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三章 醒了就好说了
    “玛德!演过了?”

    “我这是。。。。。。死了?”

    “歌里说天堂里有一束光,

    我这是上了天堂?

    咋特么这么刺眼?”

    林语睁开眼,眼睛里就是刺眼的光,他连忙又闭上,腹诽了好一阵,脑子里转了千百回,也没想清楚。

    人生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首演即终章。

    在街头的大舞台热闹不过5分钟,便曲终人散了。

    “还好,房租是永远躲过了,房东也没机会找我要了。”

    林语终于释然了,眯着眼睛,慢慢适应着,睁开来。

    我勒个亲娘哎,这是什么情况?

    林语睁开眼看清了状况。

    自己正漂浮在一团淡蓝色的空间内,像是海水,但更像是胶水。

    外边是看不清的刺眼白光。

    他再看向自己,发现自己除了手,似乎还有脑袋以外都是马赛克。

    难道除了重要的部分,其他都被马赛克了?

    可是作为男人,虽然还不算真正的男人,但林语笃定,作为男人某些部位也非常重要,可是。。。。没了?

    林语“@#&*¥#。。。。。。”

    天堂也与时俱进,变成网络空间模式了?

    林语想挣扎着起身,身体使劲一挣扎,顿时感觉周围的浮力消失了,身体急速地下坠,下坠。周围也越来越暗。

    “完了”天堂变地狱了!

    这下马赛克都保不住了吧?

    就这样下坠,下坠,

    林语意识也开始模糊,不知道多久,

    “砰,”林语再次失去意识。

    第二天上午,周警官陪同副大队长来到医院,

    询问了一下林语的情况,得知林语并没有醒来的迹象,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

    只是昨夜心电监测有过短暂的异常,身体也曾经发生过抽搐,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目前生命体征还算平稳。

    另外一张床上,文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睁着眼睛出神地望着窗户外。

    可是依旧像是雕塑一样,什么也不说。

    不吃、不喝、不上厕所。

    让大夫诧异的是,检查结果也出来了,并没有迹象表明受到严重刺激,得了精神类疾病。

    可是这状态。。。。也只能再观察观察。

    周警官近前看看了,询问了两句,文娜也不搭理,转个身朝里。

    周警官无奈,将文娜车上的私人物品给带过来了,随手放在了床头柜里。

    告诉文娜,车已经在队里做技术鉴定了,里边的东西给她拿过来了,让她检查一下,别少了东西最后不好说。

    文娜依旧不做声。

    周明和队长见状,也无奈,刚出事,心情不好可以理解,

    “那就再说吧,”

    说了一句,“你先休息我们过几天再来,”便退出了房间。

    周警官和队长想要做笔录,详细询问当时的情况的目标显然是没办法实现了。

    无奈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先看看通过道路监控,行车记录仪,能否回放当时的情况了。

    另外,还要通知文娜的家里,以及通过媒体找寻这被撞小伙的家人,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要不这官司咋个能理清啊,黑户也结不了案啊。

    肇事车辆已经拖回了交警队,还要进一步做技术勘验,回头还得通知保险公司定损。千头万绪一堆事儿。

    “哎,算了,先回吧”,楼道里队长说道,

    “下午你先去一趟文娜住处,看看能否通知到她家里人过来照看一下,她这情绪不稳定,再要寻死觅活的可咋办。

    等到小伙子醒了,或是联系到家人,确定了身份咱再来吧。”

    “嗯,行吧,那咱走。”周警官答道。

    “对了,我再去跟张大夫打声招呼,让多注意点那姑娘,队长你先去车里等我。我马上就来。”

    队长点下头,先朝楼下走去,周警官返回医生办公室,互留了联系方式。

    特别又交代要注意一下文娜的情绪,发现异常,一定第一时间联系他。

    随后下楼开车回了交警队。

    回去之后,让内勤在官博和公众号发了启示,寻找认识林语的人。

    又联系电台交通频道循环播放三天消息。

    之后联系技术科勘验肇事车。

    做完这些已经临近中午,匆匆食堂吃了口饭,就马不停蹄的赶往文娜家所在的小区。

    一路上,周警官心里想着“这本市第一高档小区,我还真没进去过,不知道里边啥样,就是去爬喊郎山的时候有路过,这回好好见识一下。”

    墅城尚景小区,位于喊郎山的南侧,红沙河的北岸。

    依山傍水,绿树环绕。开发商特意把河水引进了小区里。

    里边据说修的像公园一样,每家的独栋别墅都带了小桥流水,亭台水榭的园林景观,给总统住都要超标的规格。

    早些年,这小城里普通楼房还是一千块钱一平米的时候,这别墅就卖到了一万多一平米的天价。

    虽然院子景观是送的,不算钱,可是超过500平米的房子,那也是普通人家一辈子都难以想象的。

    心里想着,车子已经开到了像是景区大门一样气派的小区门口。

    边上的岗亭像是城堡一样,可比交警执勤的岗亭气派多了。

    保安看来了警车,立刻过来敬了个礼,但没说立刻放行,还是很客气的反复核对了工作证,这才让进去,并告诉了7栋3号的位置。

    “这小区!安防都不一样啊!”

    周警官心中慨叹。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昨天寻死觅活的那个应该是我才对。

    我这小警察风里来雨里去,艰难与危险共存,辛劳共贫穷一色。

    跟这姑娘比,不可同日而语啊。

    要说这姑娘要啥有啥,近乎完美。

    虽说撞人这事儿有点严重,但绝不至于就跳楼啊,想不通啊想不通。

    沿着清幽的路,七拐八拐终于开到了7栋3号别墅门前。

    这栋别墅在小区的最深处,紧邻着喊郎山,离得最近的一户也有半里地。

    大门是仿青铜工艺的雕花镂空门,足有三米高。

    透过大门,能看到大门内侧是雕花牡丹的照壁,后边接着仿古琉璃瓦的连廊,通向院子深处。

    车子是开不进去的,想必是有专门的车库。

    周警官将车停在门侧,下了车,见到大门旁有对讲门铃,便上前按了两下。

    等了一会儿,不见有动静,就又按了三下,又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有动静。

    心中纳闷,按说这样的家庭,即使主人不在,也应该有个管家、保姆、花农、厨娘啥的啊,咋一点动静也没有?

    又连续按了五六七八下,这回死了心,确实没人。

    难怪昨晚问那文娜要不要通知家里,她说没人。果真没一个人啊。

    咋办?灵机一动,找物业去,一般物业都会登记业 主 信息,我去查查看。

    于是上车往回开,到了大门,询问保安物业地址,原来就在这大门旁的城堡里。

    “这里边可真得劲。”,周警官眼里看着,心里想着,进了物业办公室。

    说明来意后,得到了物业经理的亲切接待。

    警民一家亲,人民的警察人民爱,人民的警察爱人民嘛。

    可物业经理亲自查询了一番,面容尴尬的告诉周警官,这栋别墅业主姓名,只登记了一个人,就是文娜,再无其他人员。

    周警官顿时又凌乱了。。。。。。。。

    垂头丧气地往回走,正自懊恼啥也没办成,车载电话响了,一看是医院打来的。

    赶忙接起电话,说了声:

    “你好,我是一大队周明,你哪位?”

    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略带激动地声音:

    “周警官,你快来,那小伙子刚刚睁眼了!”

    周明一听,顿时眉开眼笑,终于有好消息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说了!

    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脚底下加油往医院赶。

    没过一分钟,电话突然又响了。

    周明接起电话来,喂了一声。

    电话那头小护士的声音又传来了,

    “周警官,那小子又昏迷过去了!”

    周明“%¥@#&。。。。。。。。。”又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