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四章 死还是没死
    周明警官风风火火地赶到医院。

    必须问问清楚,这究竟是咋回子事。

    周明停下车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二楼,疾步走到病房。

    一推开门,就看见几名大夫围着林语的病床做检查。

    几个小护士拿着小本本圈圈点点,一边点头应承一边记录着。

    旁边病床上的文娜此时不是躺着,而是坐在床边幽幽的望着林语的病床流眼泪。

    周明一愣,这两位究竟什么情况啊这是?

    周明上前刚要询问,张大夫做了个稍等的手势。

    随后停了手中的检查,关了手电筒,揣回兜里,又将听诊器挂回脖子上,这才转回身,

    看了一眼文娜,又小声向旁边的护士交代了两句,便拉着周警官往外走,

    “咱们到办公室谈去”。

    周警官听了张大夫这话,有些纳闷的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文娜,没做声,随着大夫走了出去。

    来到医生办公室,女大夫示意周警官先坐下。

    自己仔细地洗了手,又在柜子里找出一个纸杯子,放了点茶叶,接了热水冲开,递到周明面前。

    周明连忙起身,双手接过茶水说道:

    “谢谢,您别忙,赶紧说说咋个情况?”

    张大夫做回自己的座位,拿起杯子喝了口水,这才说道:

    “你别急,毕竟算是好消息,听我慢慢说。”

    我问过今天值班护士了。

    你刚走,那姑娘就起了床,自己去了洗手间。

    护士不放心还在门口听了听,小姑娘估计也是憋够呛,输了一上午液,咋个能不上厕所呢?

    上完厕所,好像还洗了脸、刷了牙、洗了手、梳了头。

    出来之后跟护士还说了几句话,问了一下小伙子的情况,然后就坐在了那小伙的床边,拉着小伙的手发呆。

    坐了大概有两个多小时。

    期间护士劝她要休息,她也回答的很正常。

    说没关系,伤不重,不要紧。

    后来护士来给他俩换药,先给小姑娘换,中间拉了帘子的,

    你知道这是操作规范,虽然你们警方要求两个人一起监护,可毕竟是男女有别,即使一个昏迷着,也得避嫌。

    换药过程中,护士听到那边似乎有动静,掀了帘子一看,小伙儿两手乱抓,睁着眼睛。

    这就也顾不得换药了,赶紧跑过来找我。

    我一听睁眼了,就立刻给你打了电话。

    等我走到病房,发现小伙子眼睛又闭上了,咋叫也叫不醒,联系几个院里的专家过来会诊,你刚才也看到了。

    各项指标基本正常,生命体征也还平稳,可就是又昏迷不醒了。

    不过,我估计是没啥危险了,大概是颅脑手术造成的后遗症,观察几天,好好用药,应该能很快醒过来,

    醒了之后有啥后遗症再看再对症治疗,醒了就好说了。

    周明警官听完点点头,又问:

    “那姑娘要不要找个心理医生看看?

    您确定这儿没事?”说着指了指自己脑袋。

    大夫见了会意的一笑,

    “保证我可不敢百分之百保证,但就目前情况分析,应该是正常的。”

    “你们要是不放心,可以正式下个书面通知,要求我们做这方面的鉴定检查,我们才好有动作。”

    “要不然我们不经过病人同意哪敢私自做额外检查,这毕竟也是花钱的事不是?”

    周明警官听了,想了想说,

    “那就看看再说,您忙吧,我先回去了,有情况及时联系。”

    说着,周明警官起身和大夫握了一下手,就朝外走。

    路过病房,他把门推开个门缝儿朝里边看了一下,发现文娜又躺在床上没了动静,也许是哭累了,又睡了吧。

    于是不作停留,果断下楼开车回了单位,回去还一堆别的事呢。

    此时的林语,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又有了意识。

    慢慢的,他睁开眼睛,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在那个胶水一样的环境里了。

    他在一个房间里,顶上亮着柔和的灯光,墙面铺贴着淡蓝色的浮雕壁纸,地上铺着深灰色的手编地毯。

    房间里摆放着精美的实木家具。

    看起来似乎是一间卧室。

    我勒个亲娘哎!

    这是。。。?

    林语顿时激动了。

    活着的时候压根没住过五星级酒店。

    也就那么两次办事看见过酒店房间的样子,印象中感觉还没这个好呢。

    那都要两三千一晚,傻子才住呢。有病么?

    花三千大洋睡一晚上觉,是能增加内力啊,还是能长寿?

    三千块钱都够我吃两个月好饭了,还得是隔顿有肉的那种。

    想想自己最窘迫那会儿,连续吃了一个多月的方便面馒头,一顿饭俩馒头,一袋方便面,一天有时候还只吃两顿,一个月下来才花了200块。

    要是按照这样计算,人家住一晚上酒店,不是够自己吃一年的方便面馒头?

    是不是偶尔还能加个鸡蛋榨菜?

    就是去年,年景好的时候,自己也不敢这么造。

    一个月挣得虽然不少,房租水电物业费就去了一个大头儿,骑车天天外边从早跑到晚,俩仨月就得换一块电瓶。

    鞋也是一年磨坏好几双。

    书得看吧?

    毛1主1席他老人家说过,一天不学习赶不上刘1少1奇。

    虽然现在没啥本事,凭把子力气挣钱养活自己,但总有跑不动扛不动的时候啊?

    还是得学点啥,将来有个稳定的安身立命的营生。

    再说,岁数也不小了,老婆这种生物,不奢望找个太好的,总归得寻寻觅觅一个。

    要不然夜半三更,凄凄惨惨戚戚,面对冰冷的被窝,一个人最难将息。

    娶老婆得有房,得有钱,那不得省吃俭用攒着啊?

    房子就算便宜些的郊区房也得3000一平米,两居室的小户型,六七十平米也得20万。想想就觉得没盼头啊。。。。。。

    现在好了,死求了。咱上天堂了。

    这些都不用再想了,就是不知道天堂里还能成亲不?

    过去老人不说有阴亲吗?

    看着眼前,林语越发的激动,天堂里也有五星级酒店啊!

    莫非我这是上辈子积了德,这辈子虽然死的早,好人终归有好报,也算是死后该享受的待遇?

    老天爷开眼了,感谢太上老君耶和华,阿米豆腐,阿门。

    他看向自己的身体“我擦@¥%#&。。。。。。”

    他拿手浑身摸了摸,有血有肉似乎还有温度,

    “说好的马赛克呢?”

    “我特么到底是死了没死呀?”

    再次陷入混乱思考中。。。。。。。。。。

    此时的林语,光不溜丢的躺在床上,身上零件一应俱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