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五章 莫非我这是穿越?
    林语怔怔地傻掉了,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也没想明白。

    问题是没经验啊,从来也没死过啊!

    书上也没写过,死后的生活该是怎样的啊!

    就是这边的教授们写成了书,也不能烧了送那边去不是?

    那边和这边绝对的单向快递,不能互通有无啊。

    全新的领域,只能自己摸索了。

    过了一会,林语觉得自己想通了,要知道死后是这样,能住上这么奢华的房子,自己早死了!

    还想办法碰瓷?

    讹钱?

    还房租?

    傻啊?

    死了多好,不用再受苦受累,不用再遭人白眼,不用再受人欺负,不用再看领导脸色,不用再辛苦攒钱买房娶老婆。

    这儿有福利分房,而且生活质量立刻上了N个档次,N至少大于等于3!

    林语想着想着,身体就坐了起来,是的,他这回能动了。

    已经不是马赛克了,也没了那种虚幻感,自己是真真切切的。

    有身体,有思维。

    除了生前的衣服,还有口袋里的几张毛票,啥也没少。

    而且,林语记得撞击的瞬间,自己脑袋胳膊腿都已经不听使唤了,想必一定是撞得要多凄惨有多凄惨,可是现在啥毛病没有,压根一点受伤的痕迹都看不到。

    这天堂就是好,还自带治愈功能。

    要是进了十八层地府,那估计得是伤上加伤!

    没毛病也得给你打出毛病来,谁让你生前作孽,谁让你住3000一晚上的酒店的?

    他四周仔细打量着这个房间,这个似乎是天堂物管所一类的机构吧?专门给他这样的死后有志好青年配备的专属待遇?

    房门紧闭着,窗户也似乎是关严了的,因为有个针织刺绣的厚实窗帘遮掩的严严实实,他也不能确定。

    但是空间里似乎一丝风也感受不到,或许,天堂就没有叫风的这玩意?

    房间陈设很古典,非中非洋,现代气息浓厚,但丝毫没有减低所有陈设家具的品质。

    床包括床头柜都是纯实木的,有着优美的自然纹理,摸上去手感顺滑。

    床品也是自己从来没感受过的柔软舒适,想必应该是什么动物毛绒制成的吧?

    床的对面是一排实木立式衣柜,一直到顶。

    衣柜的旁边还有一个梳妆台,上面摆放着妆奁盒子。

    一只漂亮的鼓凳摆在梳妆台下边。

    床的右手,靠墙是一排开放式置物架,上边放着几件工艺品以及散落的几本书。

    陈设很简致,显得空间很宽敞,感觉比一般人家的客厅都要大。

    林语起身下床,发现地上有一双毛茸茸的拖鞋,心中有些纳闷,莫非这边对于性别这种东西已经不怎么关注了?

    屋子里的陈设像是一间闺房,拖鞋也是女子该穿的款式,就连刚才躺过的床也是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这是?这间房的主人刚去投胎了?

    分房的没收拾就分给我了?

    我这算是插队还是走后门啊?

    莫非管理员是我家先祖?”

    心中纳闷着,林语还是穿上拖鞋走向衣柜。

    虽说人是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去,死了光着也没啥。

    可是林语既然有意识,觉着总归要穿上点衣服才踏实些,这样光着不雅观。

    于是林语拉开了衣柜门。

    “。。。。。。。”长裙、短裙、连衣裙?

    打开第二扇衣柜门。

    “。。。。。。。”胸罩、蕾丝内裤、长筒袜?

    打开第三扇,

    “。。。。。风衣、披肩、花围脖?”

    “#%@……&*”

    说好的待遇呢?

    你们天堂就是这么为用户服务的?

    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把我的马赛克还给我!

    林语怒了,活着的时候,没人关心,没人在意,没人照顾他的感受,就像一阵轻风一样被人轻易地忽略了。

    每次他想引起别人的关注时,又被看做是狂风,令人生畏讨厌,避之不及。

    本来以为死了能舒心一点,谁知道又被忽略了。

    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

    甭管是在哪,甭管是活的死的,注定小人物就活该被这样对待?

    林语无奈,胡乱翻出一件开襟睡衣裹在身上,虽然内里还很清凉,但毕竟是有件东西罩着了。

    至于内衣一类就算了,林语生前也没这癖好,更别说死了。

    再说,谁知道之前住在这儿的女鬼是个干啥的?

    万一这边儿也有啥啥病,传染咋办?

    林语又走向置物架,随手拿起一本书,书的名字看着眼熟,《明儿再想死的事儿》,

    胡乱翻看了几页,忽然想到这是生前的网络大咖作者的作品,畅销榜上有名的书。

    自己虽然还没看过就死了,但是热衷于看小说的林语,作者名字那是肯定知道的。

    “啧啧,”

    这边也同步畅销小说?

    随后一想也就释然了,那边逢年过节都有烧东西的习俗,这边想看个小说还不方便。

    早年间,不就传说,书香门第的子女,有上坟烧报纸的故事吗?

    林语放下书,又四处撒摸了一圈,看见梳妆台上的妆奁很是精美,莫不是里边还有法宝?

    林语内心小激动,活着的时候玄幻小说是没少看,故事情节那是烂熟于心,发展到这地步了,也是该出现关键道具了。

    给咱一个能呼风唤雨,点石成金的好宝贝不为过吧,就算退一万步,来个庸俗点的防身秘籍,内功心法啥的,也凑合了。

    谁让咱生前就是一粒沙,压根没有当过什么主角呢。

    林语满怀激动,把妆奁捞在怀里,仔细看了看。

    样子是个六角的盒子,材质是木头的,紫红色带着点香气,但具体是什么不知道也不认识。

    大概像是分了三层,并没有传说中的机关,也没有什么非得两把钥匙同时打开的锁。

    只有顶上是一个簪花的盖子,上边是凤穿牡丹的图案。

    林语小心翼翼的打开盒盖,发现第一层有六个格子,但是是空的。

    嗯?莫非?

    上一家的拿走了?

    他赶紧又打开第二层,分了四个格子这一层倒是不空,里边有一枚戒托上镶嵌着小兰花的戒指。

    戒指样子虽然好看,但是一眼就知道很普通,小兰花他也认识,是琥珀的。

    琥珀有多种颜色,黄白居多,还有红的,蓝色虽然少见但想必也不是个很贵重的。

    拿起戒指瞧了瞧,又在手里摩挲了几下,发现没啥变化,莫非要用咒语?

    研究半天也没啥变化。就是个普通的戒指。

    丧气的放下戒指,又打开最后一层,顿时一脸失望。

    又是个空空如也!

    心里懊恼,这前边的主儿也太不讲究了,好东西都顺走了。

    你投胎也好,搬家也罢,这房间里的东西难道不是官方的吗?

    你都带走了是几个意思?

    再说,宝贝带走了,衣服为啥留给我?

    。。。。。。。我稀罕女装是吧?

    放下妆奁盒子,林语看向门的方向,也不知道外边啥样子,要不出去看看?

    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还是耶和华六翼天使,咱也得打个照面熟悉熟悉,

    邻居啥的是不是也应该去问候一下?

    于是林语伸手去拉门把手,准备出门。

    “滋滋”一阵电流通遍全身,那叫一个舒爽。林语又倒下了。

    “你暂时没有权限出去。”

    在手握住把手的瞬间,似乎听到了一个美得冒泡的女声说。

    “这好像不是天堂,难道我这是穿越?”

    带着奇妙的想法,林语再次宕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