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六章 终于有消息了
    31号上午,今天是周末,一周已经过去了。

    不管这一周过得怎么样,是忙碌还是清闲,是伤心还是快乐,是富有还是贫穷,日子总得过,也必将都成为过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这一天,街上的行人比往常都要多,逛街的,购物的,领孩子晒太阳的,搞对象压马路的。

    还有不论寒暑,不管阴晴,始终战斗在公园街角,广场停车场的大爷大妈们。

    周末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是难得的属于自己的时间,或者说属于家人的时间。

    他们在这样的日子里才似乎真正找回了自己,不用戴上面具,伪装出行。

    更不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左右逢迎。

    偶尔还能释放一下自己的威严,和插队付款的老女人拌几句嘴。

    对着街道上踢球玩滑板的孩子骂几句小赤佬不学好。

    对于周明警官来说,今天也是个难得的日子。

    今天终于没啥事可以调休一天。

    今天阳光格外的好,风也不大,想着买点菜回家陪陪父母,吃一顿不算奢侈的团圆饭,过个简单的周末。

    家在下边的一个县,离市里坐车一个多小时,说远不远,说近不近。

    这两年自打他警校毕业分到交警支队,就总是没白天没黑夜的工作。

    作为新人,作为警察,作为一名基层的普通交警,他理所应当,也必然要冲在最前边。

    但凡出警,上路执勤,他都是积极主动。

    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休息日都在路上了,陪父母的日子越来越少,有时甚至一个多月都不能回去。

    周明内心也很纠结,要么辞了工作,干点别的?

    周明也曾经考虑过,思来想去,还是觉得父母含辛茹苦供自己上了警校,毕业了能专业对口工作稳定,这就是父辈们期望的。

    虽然工资不多,但贵在稳定。

    今年,全球闹疫情,经济衰退,单就固宁市这个小地方,年初的时候就有好多餐饮娱乐关了张。

    现在虽然稳定了,老百姓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节奏和氛围,但是想自己干点啥着实不容易。

    自己又何尝不是辛辛苦苦的学习学习再学习,才能有今天的光景?

    而且自己这专业,干别的还真不好干,专业习性太强。

    虽然说苦点累点,但是工作好听又好看,警察哎!

    多少人羡慕啊。

    往那一站都透着威风凛凛正义的化身啊。

    算了吧,这辈子就干这个了,也不赖,再熬几年,如果表现好,立个功,提个干,也着实安逸。

    想到这儿,周明对着镜子整了整便装,走出宿舍。

    先去超市逛逛,买点好吃的,然后坐车回家。

    晚上让老妈整几个好菜,陪老爹喝几杯。

    记得家里还有几瓶放了几年的洋河,一直没舍得喝,这回也让老爸割回肉。

    心里美滋滋,脸上自然就挂着笑,一路上见到同事,热情打招呼。

    出了警队大门,站在路边打车,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周明见到是陌生号码,便很官方的接通了电话。

    “喂您好,我是交警队周明,您哪位?”

    对方似乎有些腼腆,支吾了两声说道

    “俺,俺是看见了您们的那个撞车的广告儿。。。”

    “是通告”周明说。

    “您是认识被撞的人?”

    “唔唔,好像是认识,照片也不是太真注,身量面膜像我原来的一个同事。”

    “哦,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俺是送快递的,方通快递员。”

    “这不年初闹瘟疫,快递不景气,老板开了一些个人,林语就不干了,就是被撞的那个,像林语。”

    “我也不干了,我现在送外卖,外卖倒是还好送,就是时间上没个准儿。。。。。。。。。。。。。”

    周明@#%&,

    “您方便见个面,到医院帮我们辨认一下吗?

    他现在还在昏迷呢,确定不了身份,我们工作不好开展。”

    “嗯嗯,中吧,俺今天休息。

    俺打电话就是想立个功。过年回家俺也好跟俺爹妈说道。

    还有俺们村的二狗子他们,竟说我啥也不是,这回能吹比牛震他们一个跟头啦。”

    周明。。。。。。。。。。。。。。。

    “那太好了,感谢您支持我们工作,那咱们一会儿医院门口见。”

    “唔,中,您贵姓警官?我咋认您?”

    “免贵,我姓周,我一会儿开警车穿制服过去,好认。您就在大门口那等我就行,我很快就到。”

    “中,那中。”对方挂了电话。

    周末计划泡汤了,看来下次再补吧,一会儿打个电话跟老妈说一声儿,这周就不回了。

    哎,走吧。

    周明转身回了宿舍,迅速换好警服。又去办公室拿了警车钥匙,急忙向医院赶去。

    不一会儿到了医院门口,远远就看见一个穿着印有某外卖标识的瘦干小伙子,在门口柱子旁斜靠着抽烟。

    见警车来了,扔掉烟屁,向警车张望。

    周明停好车,下车直接朝他走过去。

    “我是一大队周明,是你打的电话吧?咋称呼?”

    “唔,俺叫赵光新,是俺打的。”

    “好好,那咱们走,在急诊二楼呢。”

    随即领着小哥进了医院,上了二楼,直接来到病房。

    推门正看见文娜坐在林语床边,拉着林语的手,看着林语发呆。

    面容有些憔悴,还有些哀戚。

    想必是这两天心情不好,也没休息好。

    周明走上前,文娜看见来人了,迅速放开林语的手,退到自己的床边,显得有些紧张。

    “还好吧?伤怎么样了?

    这小伙子还没醒?

    别担心,我问过张医生了,没生命危险了,会醒过来的。

    你的责任认定基本上清楚了,

    你不是全责,但是车速过快,没有礼让行人,也要负主要责任。”

    文娜点了一下头。回了一句:

    “嗯。”

    周明继续说:

    “诺,这是快递公司的小赵,来帮我们认人的,他说可能认识,这是他原来同事。”

    周明介绍身后的快递小哥。

    文娜抬起头打量了一下赵小哥,微微点了一下头。

    算是打了个招呼,随即又低下头。

    小赵哪见过这样的美女,虽然很憔悴,但是真的好看,就像电视里的明星一样漂亮有气质。

    连忙咧开嘴笑着上前一步,探身问好,

    “俺是赵光新,你好”。

    说完话不好意思瞟了一眼文娜,脸就红到了脖子根,连忙又退后一小步。

    脸上依然挂着和煦的笑容。

    说道:“俺在饿不饿当送餐员,您要是需要送餐可以找我。我保证又快又安全送到。”

    “前天荣恒大厦停电,我跑楼梯给送了个18楼的都没耽搁。”

    文娜没等他说完,已经就转过身,拉上了帘子,躺到了床上。

    小赵顿时很尴尬地瞅了瞅周警官,脸上坚持带着笑。

    周明见状也没在做理会,拉着找小哥走到林语床前指着说道:

    “这就是被撞的伤者,你仔细看看,是不是他?”

    小赵看向林语,这人虽然脑袋被包成了粽子,但是眉眼鼻子嘴倒是露在外边呢,只是眼睛和嘴都肿得老高。

    他又向前迈了一步,来到林语的跟前仔细瞧了几眼,扭头向周警官说道:

    “就是这小子,林语,错不了!他还欠我20块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