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七章 谁来照顾你
    周警官听闻赵光新的话,心中一喜,终于弄清楚这小伙子是谁了,这就好办了。

    为了确认真实性,他特意详细询问了林语原来所在快递公司营业地址。

    然后马不停蹄带着赵小哥去了快递公司进一步核实情况,并了解一下林语的家庭情况。

    这样才能尽快通知家人来处理事情,也能尽快有人照顾他,让他早日康复。

    快递公司都有员工档案,虽然林语半年前就解聘了,但想必问清楚他的个人情况,查到他的家庭住址什么的应该不是难事。

    毕竟知道姓名就可以调户籍信息了。

    但是周明觉得没这个必要,去快递公司问更简单些。

    林语在这快递公司也干了将近两年,相关情况作为公司应该了解的很清楚了。

    开车大概过了半个小时。

    两个人来到了位于固宁宁东区的叫馨园的小区营业房,快递公司就开在这里。

    赵小哥领着警官周明进了营业部的门,迎面就看见两名快递员在给快递包裹打箱。

    见来了人,扭头朝这门口瞧过来。

    其中一个戴眼镜的胖子认出了赵小哥,便放下手里的活计迎了过来。

    赵小哥也是咧嘴一笑,上去照着胖子的胸口就是一拳,随口笑道:

    “死胖子,哈哈,恁还活着嘞,咋样啊?还中不中?跟我去送外卖吧?挣得可多嘞。”

    胖子捂着胸口,龇牙咧嘴,笑骂道:

    “你个死二球,咋这么久不来看大家,还以为你让ZF教育了呢!”

    说着话,这俩人又勾肩搭背抱在了一起,你怼我一下,我给你一拳。

    笑闹间,赵小哥忽然反应过来,后边还跟个警察呢,顿时收敛了做派,赶紧堆笑着给周明介绍,

    “周警官,这是俺老乡,胖子,他跟林语就熟识。”

    转头又对胖子说:

    “这是交警队的周警官,他是来问问林语的事情,那小子前天让车给撞了,挺严重,还昏迷着呢!”

    胖子赶忙上前跟周明打招呼,周明也走到跟前和胖子握了下手,说了声你好,继续问道:

    “咱这经理在吗?我想看看员工档案,查一下林语的具体情况。”

    “在,在,您等下,在后边库房,我给您叫去!”

    胖子一边朝后走一边叫喊:

    “刘经理,刘经理,警察同志找。。。。。。。”

    “咋啦?大呼小叫的,警察来了怕啥,咱这儿合法经营,又没邮寄违禁品,怕啥的,别喊了,我找个件儿,等会的!”

    一个女人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里间屋里传来。

    胖子顿时很尴尬,笑着瞟了一眼周明,随后又喊道:

    “经理,不是滴,误会啦,是林语撞车了,警官来咱这里调档案的。”

    话音落,打里间走出来一位中年妇女,烫着焦黄的头发,脸上糊着厚厚的粉,但只擦到了下巴颏,和脖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眼影画的有点重,像是被揍了的熊猫。

    嘴唇的颜色倒是挺鲜亮,红红的,像是刚喝完鸡血。

    女人一边走一边捋下套袖,掴打着身上的土,

    啪啪啪啪,硬是打出了节奏。

    周明上前搭话,

    “经理你好,我是交警一大队的周明,林语是你这里的员工吧?”

    “早就开了,干活偷懒,还经常迟到,半年前就开除了。”

    女人手里动作不停,嘴里也没停,

    “那小子和我们公司已经早就没关系了,他就是杀了人也和我们没关系,您也知道,我们这种地方,人员更换很勤,三天两头进人走人的,犯啥事了?

    我刚听好像是撞了什么人?

    逃逸了?

    我们可好久没见过他了,他也没来过。”

    要说良心这玩意,还真是!

    当老板的哪有那玩意!周明腹诽。

    “您误会了,是别人把他撞了。

    先开始我们不知道他的身份,直到今天小赵给我打电话还去了医院,才证实是林语。

    我们过来是想看看他的员工档案,想看看能否知道家庭详细信息,他现在还在医院里昏迷着呢。

    也没人照顾,挺惨的,我们想尽快联系到他的家人。”

    “哦,这样啊。”

    女人后知后觉,终于停了手里的掴打。

    “档案啊,我得找找看,还在不在,毕竟走了半年了,也不知道扔哪个旮旯去了,也没准当废纸卖了。”

    周明。。。。。“那麻烦您给找找?”

    “那我就给您找找看,可不敢保证一定找得到啊。

    要不您先在这坐着等会?

    我得回楼上,档案都在楼上柜子里,这边营业房地方小没地方放。”

    说着指了指靠墙边一排塑料凳子,

    “您俩先坐会儿。”

    “小赵你也不是外人,自己坐啊。我去去就回。”

    “中,中,经理您忙,我不见外。”

    互相客气完,女经理出了门。

    赵小哥又忙着让周明随便坐,便朝胖子说道:

    “胖子,林语恁俩原来跑一个片区,他你应该熟啊,你知不知道他家里情况?你管给说说呗?”

    “林语啊?”

    胖子手里活不停,麻利的又打好一个包裹。

    再拎过一个纸箱来,竖着一圈胶带,刺啦刺啦粘好,嘴里说道:

    “还真不太清楚他家里啥情况,他平时也没有提起过,”

    接着横向刺啦刺啦,粘了两圈。

    把箱子放正,沿着封口又粘了一道儿,这算是完成了。

    “不过,他住哪我倒是知道,离这里不太远一个小区,租的房子,是个顶楼的阁楼。

    俺还去喝过酒呐,不过好像就他一个人住,也没见过有别人。”

    胖子把纸箱抱起,码放到出货区,认真的贴好快递单,走回来,一屁股做到小赵身边,

    从兜里掏出半盒皱皱巴巴的烟,抽出一根递向周明,

    “警官,来一根儿?”

    “谢谢,我不抽烟。”周明摆手。

    随即胖子把烟扔进嘴里,想了想又抽出一根递给赵小哥,赵小哥犹豫了一下道:

    “不好吧?挨罚还少了?”

    “她罚你个屁啊,你都人走茶凉了,顶多遭白眼儿。”

    “我也不怕,盯着点儿,回来了就说你抽的。”

    说完笑着迅速点着火,吧嗒吧嗒紧嘬了两口。

    “呼!”

    一个大烟圈朝着后窗户的方向漂去,越来越大,越来越模糊,最终变成一片朦胧的烟团慢慢散开。

    “要说林语俺俩关系是不赖,他这人心善,人也老实,干活也实在。

    但就是老板瞧不上,总挤兑他。

    年初闹疫情没啥活,老板舍不得底薪,首先就把他开了。

    知道开他好说,林语也不会闹事儿,要是换了我试试,哼!”

    “吸,呼,”又一口烟。

    胖子像是打牌上了听,一脸惬意,接着说道:

    “就今年,丢了那几个件,客户来闹,还是我帮忙打发的,背地里黑幕谁不知道咋回事?

    赔钱能抵货钱?”

    说完自己一愣,偷瞄了一眼周明,感觉自己说漏了话,赶忙把烟又放进嘴里,低头猛吸了两口。

    “胖砸!”

    “你又在工作区抽烟!”

    “这个月工资扣两百!”

    一声厉吼从门口传来,胖子吓得一哆嗦,手里烟掉在地上。

    胖子赶忙盖上一只脚,暗地里使劲。

    故作镇定的望向门口。

    只见经理拿着一张表格走进来,胖子脚底一撮,把烟屁滑到凳子底下,嘴里嘟囔着

    “这不来客人了吗,下不为例呗”,

    说着起身灰溜溜的朝着剩下的包裹走去,又麻利的打起包来。

    这时,女经理已经走到周明面前,将一张表格递给他

    “还真找到了,你看看,员工登记表,都是这个格式”。

    周明看见经理进来时,就站了起来,这时候接过表格,嘴里道了几声感谢,眼睛就落到了纸上。

    纸上贴着林语的照片,正是被撞昏迷的这位。身份是能百分之百确定了。

    接下来就看到出生年月日,

    1994年12月23日,

    籍贯一栏写的是本市海南路州城巷65号。

    家庭住址是宁东区顺祥小区9号楼6-1-阁楼。

    再往下家庭关系三栏都空着,后边备注写了两个字

    “孤儿”。

    周明一愣,又回忆了一下籍贯地址:周城巷65号,好像是本市孤儿院啊!

    哎!谁来照顾你呀,兄弟!

    周明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