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九章 又一起车祸现场
    清晨,天微微亮,小城的街道上已经可以见到环卫工人开始忙碌的身影了。

    他们是一个城市的美容师。

    没有他们,你无法想象城市会最终变成什么样子。

    然而他们又是那样的低微,是一群生活在这个社会最底层的普通人。

    没什么文化,没什么技能,甚至已经没有什么体力了。

    只能靠时间的牺牲付出,换取活着的本钱和尊严。

    文娜蹲下身,用手扶住一位环卫老大爷的胳膊,细声问道:

    “大爷,您没事吧?”

    大爷皱着眉头,一只手握着扫把杆,另一只手使劲压着腹部。蹲在地上。

    他看向文娜,眉眼努力地舒展开一点点,摇摇头,示意没事。

    又摆摆手,示意文娜不用管他。

    然后紧咬着牙,踉跄着站起身。手拄着扫把。

    “大爷,我看您这样,正好我要去医院,我送您去医院看看吧?

    叫的车马上就到了。”

    “姑娘,谢谢你,我没事,早起有点凉,胃受点寒就疼,老1毛病了。

    一阵也就过去了,你不用管我,

    我这条街8点早高峰前要扫干净,没事,你去忙吧。”

    说完咬了咬牙,倔强的挥起扫把,向前走去。

    文娜望着老人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便不再坚持。

    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自己的难处,也有自己要坚持的尊严和底线,老人不想别人帮忙,就由他吧。

    “这还是我第一次主动和人打交道,主动想要帮助别人,

    看到这位大爷的艰辛和坚持,我也能想得到你的艰辛和坚持,哎,会很苦吧?”

    文娜想着。

    “滴”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身旁,一名留着寸头,长相清秀,穿西装打着领带的司机摇下车窗问道:

    “女士,是您叫的专车吗?”

    “您手机尾号多少?”

    司机说话声音有些阴柔。

    “嗯,1223”司机核对了一下说:

    “好的,请上车”

    文娜打开后排车门,拎着一个精巧的小号皮箱上了车。

    随后,车驶向医院。

    一路上,司机通过后视镜,不住地打量着文娜。似乎对文娜颇感兴趣。

    文娜抬头发现司机在看她,便身子往车门边靠了靠,倚在后座上扭头朝车窗外看。

    司机见文娜从后视镜里消失了,有些失落。

    开口说道:“墅城这里比较偏了,这里住的基本都是自己开车,你打车不好打吧?”

    文娜嗯了一声,继续看着窗外变幻的景色。

    过了几秒钟,司机见没有回音,又开口说:

    “美女,您这么漂亮,真叫人羡慕,做你男朋友特幸福吧。”

    沉默。。。。。。。。。。。

    “没有男朋友吗?”

    继续沉默。。。。。。

    “小姐姐,加个微信,交个朋友吧?

    有时间约着一起出来玩?”

    。。。。。。。。

    司机见文娜始终不做声,便悻悻的闭了嘴。

    车子又开出去5分钟,这时路上已经热闹了起来,往市里行驶的方向车流如织,早高峰开始上演了。

    司机开车还算平稳,技术也是很娴熟,加速、变道、超车都行云流水毫无滞涩。

    时而按一下喇叭,轻点一脚刹车,也没有降低乘坐的舒适体验。

    离医院还有3公里,车子终于走不动了,前边红绿灯发生了追尾,堵车了。

    司机看看了停滞不前的车流,有些懊恼。

    今天这单虽然挣得多,但要堵在这里时间太长也是不划算,耽误下一单生意啊。

    司机有些无聊,双手在方向盘上来回摩挲,扭动一下身子,回头看了一眼。

    发现文娜还是看着窗外怔怔的出神,好像有心事,便又自顾自说道:

    “咱这儿还算好,到了一线大城市那些地方,早高峰才叫吓人,车子一堵十几公里,没有个把小时根本动不了地方。

    到大城市最好是坐地铁,虽然挤点儿,但能到地方啊。”

    “我是首都体育学院上的学,那会儿在首都,挨哪儿都堵,早上地铁里人都跟下饺子似的。

    小姐姐你哪毕业的?”

    说完又回头瞄了一眼文娜。

    文娜看了看表,快八点了。

    又看看了车外的情况,各色车一辆挨着一辆,一直延续到前边一百米的红绿灯口。

    这时绿灯已经亮起,但直行车道并没有挪动的迹象。

    只有左转车道在缓慢的放行。

    “要不左转吧?”文娜终于开口道。

    “行,那咱少绕一点儿,也比堵着不动强,其实走后边那条街,从正对着医院的帽亭巷穿过去,也不算绕。”

    司机说着已经打了左转向,眼疾手快从车队里掰了出去。

    左转路上一辆A6一个急刹车被挡在了后边,

    “滴。。。”

    一声急速地喇叭响。

    司机没有理会,继续朝前,一直开到红绿灯口,红灯亮起,司机停下。

    刚停稳车,就听后边“砰”的一声,关车门的动静。

    接着,一个梳着油头,带着墨镜,脖子上一根大金链子的哥们就怒气冲冲走了过来。

    走到司机门侧,“咣”一脚踹在车门上。

    嘴里骂骂咧咧,“你特么找死呢!敢别我的车!”

    手上“啪啪啪啪!”拍着车窗,“给老子滚出来!”

    司机见状,拉起手刹,打开双跳,解开安全带,开锁推开车门,

    张嘴就骂,“死流氓,臭流氓,你想咋滴?我正常变道,爱你毛事?”

    大金链子二话不说,突然一个黑虎掏心,直捣黄龙,一拳当胸打来。

    “哎呦!”

    “你耍流氓,你摸我胸!快来人啊,耍流氓啊!”

    大金链子一愣,骂道

    “死变态,死伪娘,老子稀罕你么?”

    边上渐有吃瓜群众围了上来,各种小声嗤笑,小声议论。

    “呦呵,不讲武德啊,这是偷袭。”帅哥笑着说。

    “现在的人啊,男不男,女不女,世风日下,真该好好教育教育了。”年轻人要耗子尾汁啊。

    一个眼镜老先生气哄哄的表态。

    “这小伙子长得倒还清秀,可惜啊,伪娘。”一个小媳妇说。

    “我就喜欢这种小哥哥。。。”边上一个胖姑娘手里攥着一个超大号煎饼果子,一边往嘴里填,一边欣赏地看着这位被袭胸的。

    “看神啊,老娘是女生!”司机一声怒吼。

    坐在车里,没有下车的文娜一愣,

    “女的?”

    围观的众人也一愣,

    “女的?”

    大金链子更是一愣,

    “真是女的?”

    “老娘跟你没完,你等着。。。。。。。。”

    说完掏出电话,照着大金链子和他的A6一顿拍照。

    拍完上车还拿手指着大金链子怒道:

    “你给老娘等着!”

    这时左转绿灯亮起,众人一哄而散,回归正轨。

    正牌女司机揉着胸口,开车上路。嘴里骂咧咧不停。

    大金链子也上了车。

    左转超车,疾驰而去。

    车后排的文娜看看司机,想要安慰两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闭了口。

    终于在早高峰7点58分,文娜赶到了医院。

    “终于回到你身边了啊!”文娜眼里都是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