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十章 他们叫我风滚草
    躺在病床上的活着的林语是真的想死了。

    是的,活着。

    林语睁开眼的瞬间,看到房间的陈设,是医院的病房。

    感觉到身体的状况,

    脑袋疼,胸口疼,胳膊大腿哪都疼,就已经确定了。

    活着。

    可活着真的不如死了!

    之前脑海里几次醒来见到的天堂五星级酒店套房,都特么是梦啊!

    竟然还幻想高科技穿越?

    想死!想死!

    窗外天光微微亮,偶尔能听到过路的汽车轰鸣和笛音。

    病房内静的出奇,林语知道,这房间里就他一个。

    边上的监护仪滴滴滴,有节奏的响声,再次告诉林语,他虽然活着,但是好像伤的很严重。

    碰瓷失败了,本来只想讹点钱儿,把房租的窟窿补上,不至于无家可归。

    然后继续努力挣钱,继续活着,继续攒钱为了买房娶媳妇。

    可撞成这样,不知道还能不能站起来。

    也不知道究竟都撞坏了哪里,更不知道以后是不是还能正常娶媳妇。

    撞他的司机不知道是谁,跑了没有?

    还是警察发现了他是碰瓷的,准备在他醒了之后来抓他?

    医药费应该都是欠着的吧?

    撞成这样,救治的钱应该花了不少吧?

    这些都要他醒了之后来付?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为啥就没死呢?

    林语。。。又闭上了眼睛。

    。。。。。。。。。。。。。。。。。。。。。。。。。。。。。。。。。。。。。。。。。。。。。。。。。

    早上八点,医院的病房开始热闹了起来,医生护士忙碌着查房,陪床的亲属也都陆续买来了早点,服侍住院的病人用餐。

    保洁们开始各种清理卫生。

    窗帘全部打开,日头已经升起,阳光像一道金色的流苏照进病房,照在病床上形成极美的金色光带。

    两名护士走进病房,看了一下监护仪记录,拿出小本本写写画画,然后开始整理林语的床铺。

    林语闭着眼,手藏在被窝里,紧张的攥紧拳头。努力使自己保持装死的状态。

    这时,一名护士掀开被子,将林语的下身裸露在空气中,似乎是在摆弄管子。

    拔下一个盛满黄色液体的袋子,插上另一个空袋子,然后手就顺着管子直奔林语的身体中部!

    林语顿时感觉到管子的存在,似乎还往里边怼进去一点儿?林语立时绷紧了身体,被触碰的同时,身体不自主的起了反应。

    小护士“噗嗤”一声轻笑,盖上了被子。

    扭头小声跟边上的另一名护士咬着耳朵,两人小声的调笑,林语没有听清楚,但他确定是在说自己。

    林语26年的人生经历中,从未有过这样的接触,就更别提经验了。

    就像从没死过,不知道死后是什么状况一样。

    林语心里一声叹息,

    “哎,又演砸了!”

    小护士看着林语紧张的面部表情,觉得不对,立刻上前查看伤口,手指轻轻戳了一下林语的胸口纱布。

    “哎呦!”林语终于忍不住喊出了声。

    是真的疼。。。。。。

    小护士一脸惊喜,看向另一位,

    “醒了!醒了!这次真醒了!”

    “我去找张医生!”说完向门口跑了。

    刚到门口“哎呦”一声。

    小护士撞到正在开启的门上。

    一看是文娜进来了。

    文娜急忙道歉,“对不起,没撞坏吧?”

    小护士忙说:

    “没事没事,我太急没看到,帅哥醒了,我去找大夫去!”说完侧身出去,一溜烟儿跑了。

    文娜惊了一下,反应过来,肯定是他醒了,赶紧往里走,来到病床前,一脸喜悦关切的看着林语,

    轻声问:“你醒啦?”

    林语眼睛眯开一条缝,偷偷打量文娜。

    发现不认识,但是真的好美啊!

    这是谁呀?

    医生?

    不像,太年轻,没穿白大褂啊?

    上一班护士?

    有可能吧,护士有这么美的?

    这么美当护士?林语想着。

    又把眼缝稍微放大了一点,渴望把美女的样子再看清楚些,印象再加深些。

    “水!”“水!”

    像是所有高光主角,醒过来后的第一句台词一样,林语选择了最为熟悉的情节,回答了文娜第一个字,

    “水。”

    林语觉得这一幕应该表演到位了吧?

    随即内心坚定,“成功!”

    文娜听到林语要水,赶紧放下手中的箱子,拿起床下的胆瓶,转身走向自己的床头柜。

    她拿起自己的杯子,倒了半杯水,放下胆瓶,端起杯子朝向自己的嘴边,小嘴撅起,轻轻地吹了几下,又浅浅的尝了一点儿,觉得有点儿烫,又放在嘴边,使劲吹了几下。

    再从自己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一只勺子,放到杯子里搅动着,走到林语床头,弯下腰,拿勺子舀了多半匙,在放到嘴边吹了吹,小心翼翼的递到林语嘴边,

    “来,张嘴,慢慢喝,别急。”文娜温柔的说。

    林语看着文娜这一系列操作,早就痴了,这什么情况?

    “究竟是不是穿越了啊?”

    据说酒入愁肠能化作相思泪。

    这一勺无限温柔的白开水,送进林语的口中,流进胃里,顺道儿也流进了林语的心里。

    人生中从未有过谁,如此温柔体贴的照顾过自己。

    福利院里的阿姨,兄弟姐妹,以及后来的同事,或者姑且称为哥们儿的人,都不曾有过。

    即使是搜肠刮肚,找到所有童年生病时的场景片段,都找不到一丁点儿这样的戏码。

    从撞车开始,林语感觉自己这操蛋的人生,像是被偷了代码,或是开了后门。

    更像是中了病毒一样,不可思议的混乱梦境,醒来后,睁眼就见到了传说中的田螺姑娘。

    人生真的能如此开挂吗?

    那特么是死了好,还是活着好呢?

    林语懵逼了,完全不能用有限的所学知识找出答案。

    没学过啊!林语愁肠百转。

    又送了几勺温柔水,林语呆呆地盯着文娜,呆呆地喝。

    文娜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像是多年的恋人,深情而默契,动作轻柔而韵律。

    见林语并没有要停的意思,便又喂了一勺。

    然后细声说:“你昏迷了三天,一次不能喝太多,慢慢来,会好的。”

    林语呆呆地“哦”了一声。

    文娜温柔一笑,放下杯子。

    又注视着林语说道:“我是文娜,文静的文,娜是安娜的娜”“你叫林语?”

    林语望着文娜绝美的面容,呆呆地说:“他们叫我风滚草”。

    文娜露出询问的神情,看着林语。

    林语继续说:“疯子,滚一边去,草鸡的意思。”

    文娜。。。。。。。。

    林语意识到,又垮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