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十二章 你是疯儿我是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林语心心念念的房东债主。

    “你是哪位?有什么事?”周明先搭话了。

    “哦哦,警官您好,我是这小子的房东。

    他在我那住了有两年了,这不今年闹疫情,他说又被开除了,手头紧,我才让他缓交了俩月房费。

    谁知道他一欠就是三个月!

    到现在眼看要交下个月的房费了,那就是三千多块啊!”

    “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就指着这点房租过活呢。

    住不起就赶紧还钱腾地方,我又不是开养老院的,养老院也得交钱不是?”

    “警察同志,正好您在,您给评评理.”

    “多亏没给撞死啊,要不我这房租就打了水漂了。”

    “哎,这年头,好人真不能当!

    你这刚刚发了点善心,老天爷就得惩罚你。”

    “这回警察在呢,小林你也甭想跑了,你得给我个章程,啥时候给钱啊?”

    林语听了这机关炮一样的话,就感觉胸口被炮弹轰炸了一千多遍。顿时感觉一阵烦闷。

    么得!

    不就是2000多块钱吗?

    至于吗?

    逼死人撒?

    老子不就是暂时给不起吗?

    我特么不是因为要给你还房租,我至于成这样了吗?

    虽然心堵,但是话说不出来。

    真给不上啊!

    林语索性闭了眼睛,皱着眉头,头歪到另一边,呻吟起来。

    文娜见状,赶紧上前问:“哪里不舒服?”

    说着话,手里就把报警铃按响了。

    转头对房东胖子说:“才几个钱啊,就至于这样逼债?

    你过两天再来,让他跟你算清楚,你把收据带来,我给你结清。”

    周明也在一旁说:

    “老哥,你也看到了,林语受伤不轻,刚刚早上才醒,不差这两天。过两天好点了,你再来算也不迟。”

    胖子瞅瞅文娜,又瞅瞅周明,怏怏地说道:

    “我是没啥说的,我个老爷们哪有那么小气!

    要不是我给他宽限这么长时间,他早滚蛋了,还能让他欠了这么久?”

    “还不是家里母老虎哦!

    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几天没见小林回来,非说小林跑路了,就跟我不依不饶的。这刚知道了消息,让我今天必须过来要房钱。

    要不然,要不然。。。。

    今天既然有你俩担保,我就先缓缓也行。

    我不认得这位美女,我可认的警官你这身官衣。”

    “到时候要是要不回来,老婆不依不饶要打要骂,我可找你!”

    周明警官。。。。。。“行了,差不了你的。我姓周,交警队的。人跑了算我的。”

    说完,周明看时间也不早了。

    于是说道:

    “文小姐,那就拜托你了,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啊。

    交通事故我处理的多了,但是像你这种,能做到这种程度的,我真是没见过,对你我是放心得很。”

    “你们这事儿也不复杂,看样子也很好解决,都是通情达理的人。”

    “你俩都先养伤,不着急,养好伤再说。”

    “那我就先走了,咱们有事电话联系。”

    “说完看向房东,那咱们走?

    您去哪?顺路我送您?我开警车来的。”

    胖房东一听,也十分知趣,

    “哎,那可不用!警车送我回去,街坊邻居咋嚼舌头,还以为我犯啥事了呢!我自己走就行。不麻烦您了。”

    说完又瞅瞅文娜,

    “美女,那我就后天再来啊?

    我上午还是这会儿来,你可别不在。”

    文娜厌烦的回了句:

    “放心!”

    起身拿起箱子,回自己床那边去了。

    房东又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林语,

    心说,“这样往哪跑啊。回去跟老婆好交代!”

    于是放心的跟着周明出了门。

    房间里只剩下了林语和文娜,谁也没有再说话,一时间有点冷场。

    文娜想着,林语可能因为房租的事情不好意思,也就没有再说话。

    林语想着,“房东跑来要债,不会让自己碰瓷讹钱的事儿,真相了吧?”

    心中惴惴,也没说话。

    两个人就自己在自己的床上耗着。

    文娜鼓捣手机订餐。

    林语就那么躺着不动,他也得能动啊。

    过了好一会儿,林语这边终于说话了:“药,药。”

    文娜一愣神,

    “啊这?切克闹?”

    。。。。。。。。。。。。。。。

    林语:“药没了!”

    文娜这才反应过来,输的液体没了,得换药。

    “哦,哦,我叫护士!”

    赶忙跑过来,按响了呼叫铃。

    把液体速度调到最慢。

    又走到门口巴望着。

    一名小护士,手里拿着两瓶液体从护士站走了过来:

    “换药?”迎着文娜问。

    “昂,药完了,该换了。”文娜点头。

    侧身让小护士进门,也跟着进来。

    关限速,拔掉空瓶,检查好新液体,消毒,插针,调节限速,一气呵成。

    “这两瓶吊完,今天就没了。今天十点以后不要再吃东西,明天早上不要吃喝,要做完检查再吃哈,帅哥。”

    小护士嘱咐林语。

    “哦。好。”

    文娜也点头表达谢意“谢谢啊。”

    “不用,不用,没了叫我哈。”说完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屋里又剩下了文娜林语两个人,文娜看看林语,小心翼翼地问:

    “要不?看会儿电视?想不想看?”

    林语有些没反应过来。

    看电视?

    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

    记得那还是小时候的事,一到每周五,一大帮孩子围坐在电视旁,等着看卫视综艺。

    等着到了每个寒暑假,五集连播的电视剧,能看到浑身通透舒爽。

    后来自己一个人过,就再也没看过了。至今仍然记得那些些经典到不能再经典的情节啊。

    “你他娘的还真是个天才!”

    “大师兄,师傅被妖怪抓走了。”

    “大师兄,师傅和二师兄被妖怪抓走了。”

    “照顾好我七舅姥爷家的三外甥女。”

    “我不叫喂,我叫楚雨荨。”

    “呵呵呵呵,”林语想着傻乐着。

    “对了对了,还有那些耳熟能详的影视金曲!”

    林语心中节奏走起。

    “啊啊啊,情深深,雨蒙蒙,世界只在你眼中,相逢不晚为何匆匆,山山水水几万重,一曲高歌千行泪,情在回肠荡气中。”

    思绪无限飞扬的林语,突然道:“昂,有还珠格格吗?”

    文娜。。。。。。。

    耳边似乎想起了那首脍炙人口的歌:“你是疯儿,我是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