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十五章 睡睡醒醒的日子
    “呵呵呵呵。”文娜捂着嘴笑了起来。

    并且抬头娇嗔的看了一眼。

    “潜台词好像是:“死鬼!”

    “呵呵呵呵”文娜捂嘴继续笑。

    眼睛笑成月牙儿,捂着肚子,弯着腰。

    林语已经无地自容了,哪里有个地缝儿,赶紧让我钻一钻。

    要不回那个梦里的D空间?

    林语已经紧张混乱到想入非非了。

    “不要误会啊,我是说。。。。。

    我的意思是,我不太方便,又光棍一条,又不认识什么人,只能麻烦你。”

    “正好你也有伤,方便的话,就陪我多住几天院,”

    “要不方便就算了,我也知道这样有点太过分。。。。。。”

    林语极力解释。

    文娜终于止住了笑,脸红扑扑的看着林语,“我知道,我知道。

    没关系啦,我反正也没事儿,就在这陪你,照顾你。”

    “我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这样照顾过人,也不知道你满不满意啊?”

    文娜笑着说,“哪里有照顾不到的,你告诉我,我努力改进好不好?”

    “至于。。。。睡觉嘛。。。。。”

    “呵呵呵呵。。。。。”文娜看看了躺在床上打着石膏的林语,

    “哈哈哈哈哈哈。”

    文娜不厚道的大笑起来。

    林语哪里还听不出又被调戏了,感觉自己这一轮彻底完败了。

    “好好好,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林语发自肺腑地,诚恳的答道。

    “好啦,你先休息一会儿,有事儿叫护士,我先出去一下,买点东西,很快就回来啊”。

    就像一个小媳妇一样交代着,随手把呼叫器放在林语手方便拿到的地方。

    又拿起林语的右手比划了一下,确定能快速拿到,才起身朝自己的病床走去。

    文娜收拾了一下衣装,检查了一下随身的包包,朝林语挥挥手:“走了啊,一会就回来。”嫣然一笑出了门。

    一下午百无聊赖,林语不停地望向门口的方向,一次次失望于期盼的身影仍旧没有出现。

    期间,林语按过两次铃,第一次要了水喝,第二次又要了水。

    林语第一次深刻体会到,

    当人生中心心念念的期盼,变成度日如年,是如此的令人坐立难安。

    更别说躺着不动了。

    其实,文娜还真没有走太久。

    一点钟出的门,三点钟,当林语数羊数到,大脑计数器已经几近崩溃的时候,文娜回来了。

    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像是出街购物的小媳妇,脸上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

    “我回来啦!”文娜将包包蛋蛋放在自己的床上。

    呼出一口浊气,“时间虽然不长,但买了好多东西。”

    “今天步行街那边人好多啊,打车着实不好打呢。”

    文娜一边翻捡着东西,一边说道,“我是打了个黑车回来的。”

    “来看看,怎么样?”

    文娜手里拿着一件时尚的浅灰色男士卫衣,

    双手抻平了摆在胸前,朝向林语说道。

    “想着眼看没几天就冷了,过几天恢复好点了,想要出去晒晒太阳啥的,得穿。怎么样?喜欢吗?均码175,你应该能穿。”

    “哦还有。”琳娜说着,放下卫衣,又拿起一条黑色的男士运动裤,展示给林语看。

    “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款式,你腿上有伤,这条运动裤很宽松,薄厚也合适这个季节穿,就给你先买了两条。”

    “你看,”文娜拿起裤腿,从裤脚处侧面捏住拉链,刺啦,把一条裤筒变成了一片。

    “可以拉开的,这样你打石膏的腿就方便了。”

    文娜心细如斯,竟然还考虑到了伤腿。

    “还有鞋。”文娜又掏出一个鞋盒,拿出一只软底透气的跑步鞋。“乔丹的正品,穿着应该很舒服,41码。我看了你鞋的尺寸。”

    林语心说,“这些都是给我买的?都是给我买的?都是给我买的?”林语感到受宠若惊。

    也不知道回答什么好,呜呜了两声,

    “我其实都有,在家里,不好拿。”

    “很贵吧?”林语小心翼翼地问“多少钱?”

    林语打算记个小九九,回头钱总是要还的。

    文娜没有接话,嘴角一笑,

    “还给你买了几件小东西,我放在你床头柜,反正暂时用不到。”

    于是,又掏出两个小盒子,没有打开,直接放到了林语的床头柜抽屉。

    “哦对了,我想着你可能没带卡,再有明天你那房东不是说要来吗?

    现金可能方便些,我就顺便去取了5000,喏,放在你抽屉里吧。”

    “屋里就咱俩,也不怕丢。”

    说着从斜挎的手包里拿出一沓钞票。

    “不用数了吧?”文娜看着林语笑着说。

    林语敢忙说:

    “不用、不用,谢谢、谢谢,你写个欠条,我给你按手印。”

    文娜一笑,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袋,把钱装了进去,然后拉开抽屉,放在了衣服盒下边。显然是早有准备。

    “好啦,工作完成啦!”

    文娜会心的一笑,双手抻了个懒腰,似乎是触动了背上的伤口,稍微皱了皱眉,随即又恢复了笑容。

    文娜将衣服裤子统统收拾好,叠好,放到门口专门为病人准备的衣柜里。

    然后似乎想了一下,又都掏出来,连同床头柜里的一个盒子拿出来放到床上。

    林语不解,“难道是改主意了?”

    “虽然是新衣服,但是还要过一下水穿才好。

    今天天气不错,我拿去给你投一下,很快就能晾干。”

    文娜说完,从床下拿出一个盆子,将衣服统统扔到盆子里。

    “我去洗,你休息,要不要看电视?”

    文娜说着,似乎想到了你是疯儿我是傻的梗,噗嗤一笑,走到对面,打开电视,将遥控器放到林语手中。

    “自己调台”,说完抱着盆子出去了。

    曾经有人问,幸福是什么?

    这世界上每个人对于幸福的定义都不尽相同。

    有的人希望拥有财富,

    有的人希望拥有健康,

    有的人希望拥有智慧。

    有的人希望能够造福全人类。

    但对于林语来说,此时此刻,就是林语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

    “这样的人生不要太奢侈,会不会遭雷劈?”

    林语内心有些忐忑。

    从未想象过,此生能够拥有这样的场景。

    得女若斯,夫复何求啊。

    “呃,好像并没有得。”

    林语又有些沮丧,“这往后,还让人怎么活啊!”

    。。。。。。。。。。。。。。。。。。。。。。。。。。。。。。。。。。。。。

    林语不知不觉间,又睡着了。这一觉林语并没有回到D空间,睡得很踏实,很香甜。

    晚餐时间如约而至,喝了鸡汤,配着桂花芙蓉糕。

    文娜林语两人第一次意义上共进晚餐,吃的很惬意,气氛很融洽。只是似乎少了点情调。

    吃完饭,文娜用湿毛巾小心翼翼的给林语擦了脸、手,还有脚。

    然后从包里拿出剪指刀,给林语剪了指甲。

    林语全程没有推脱,林语认命了。

    “是的!这样的命再不认,我特么都禽兽不如啦!”

    林语自嘲的想。

    夜里,文娜如约,陪林语一起睡下,当然,是各自在各自的病床上。

    林语也迎来了D空间的修炼。

    其实就像做个连续剧的梦。

    梦里到了一个奢华的空间,什么也没做。

    完成了身体恢复机能30%。这是D空间说的。

    也不知道究竟有啥用。

    一夜无话,第二天房东心愿以偿拿走了房租,顺便安慰勉励祝福了一通林语。

    并且保证,这段时间林语住院,房租给林语减免。

    等出院以后再说。

    房东继续秉承了自己心地善良的人设。

    周警官也来了,补充签字了几份材料。听说达成了和解协议,很是高兴。

    告诉文娜,车子帮她送去4S店了,保险公司定了损,修理厂那边也在修了。

    文娜衷心表示感谢。

    上午小护士推着林语,各种检查。

    结果出来后,大夫很惊讶,林语恢复的非常快,甚至有些不科学。

    看眼下的情况,林语应该可以比预计提前出院啦。

    本来决定的牵引治疗取消了,大夫说没必要了,快好了。

    文娜恢复的也异常快速,竟然三天就拆了针,伤口愈合的不可思议的好。

    直让大夫慨叹,还是你们年轻人啊。

    这身体棒的,让人嫉妒啊。

    接下来就是如同协议说好的一般,醒醒睡睡的日常。

    转眼就过了一周时间。

    林语已经下了床。并且发现了床头柜里小盒子的秘密。

    一打的新内裤。

    林语泪流满面,再也不用光着啦。

    穿着文娜给买的从里到外的新衣服,坐在轮椅上晒着太阳,不知道有多惬意。

    林语真想一辈子就这样,不好不坏,永远停留在这样的日子里。但显然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