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十七章 要不先跟你混着
    林语几乎一宿没睡,心里不是滋味,自然也就没心情再管梦里的D空间。

    天刚蒙蒙亮,林语就悄悄坐起身,倚靠着床头出神。

    其实医院里的病房并不是全黑的,楼道里总是亮着昏黄的光。

    所以透过门上的观察窗,灯光就肆无忌惮的照射进来。

    在医院里睡觉也是要凭本事的。

    医院里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病人来就医,来抢救。

    各种痛苦的呻吟声时不时地就会搅乱宁静。

    还有各种咬牙放屁打呼噜,各种咳嗽吐痰吧唧嘴。

    真正能睡得着的时间,也就是后半夜那几个小时。

    还别赶上护士推车子送药,换液体,检测记录啥的。

    林语知道,这段时间,文娜特别辛苦。

    不仅休息不好,每天还要为了照顾他的饮食、起居、用药操心。

    每天的口服药,文娜总是细心的打理,该到吃药的时间,水总是温度刚刚好。

    这要特别细心的准备,提前把水倒上,算好冷却的时间。

    到吃药的时候,才能不烫嘴,又不凉。

    每天吊针基本都是上午,文娜总是细心的看着,总在第一时间通知护士换药。

    因为连续吊针,不能天天扎了拔,拔了扎。

    所以林语的手上埋了针。

    每次吊完针,护士给林语用胶布裹好针,文娜也要再细心的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粘贴牢固。

    之前林语不能动,所以都是导尿。

    但自从可以下地了,林语坚持自己上厕所。

    房间里的厕所虽然不远,但也足够让林语吃些苦头,左臂和右腿都打着石膏,让林语每次活动都像个小脑萎缩的运动失调者,各种跑偏。

    柔弱的文娜几次都是架着林语,送到厕所里,等林语站好扶好才出去,等在厕所门口。

    解决完,立刻进去,架着林语回到病床上。

    小的还好,大的更麻烦。

    厕所是蹲便。

    林语坚持不用便盆在床上解决,就只能用坐便。

    于是,文娜特意去买了坐便器凳子。

    才解决了林语上厕所的麻烦。

    这些腌臜的琐事,即使是结发的夫妻都未必有文娜做的那么细心,那么不嫌弃。

    更何况两个本不相识的人,只不过因为一起车祸,才有所交集。

    更何况,文娜是那样年轻漂亮又土豪的娇滴滴女孩子。

    “哎!”林语心中深深的叹口气,

    “这情我是一辈子都还不完了。”

    “我这操蛋的人生,能对得起谁?”

    心中暗想,

    “如今,如此禽兽不如的,欺骗了一个善良的女孩子。”

    “罪孽深重!”

    这是林语所能想到的最华丽的,表达对自己评价的词。

    又想到现在自己的状况,即使再快恢复,也至少要两个月才能再次工作。

    然后,就算再努力拼搏改善生活,理想估计,好转也得三五年。

    凭现在文娜的实力状况,就算三五年之后,自己想要找到能与之匹配的报答方式估计也不容易。

    再说,到时候文娜还认不认识自己都不知道了。

    多么龌龊的开始,多么奇幻的过程,多么美妙的经历,多美悲伤的结尾。

    人生的悲哀,

    就是总在你不经意间戏谑的铺陈出一番美丽的光景,

    又在你最不经意间毫不留情的狠狠打碎,

    赤裸裸地嘲讽你的无奈。

    “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林语内心感到一丝痛苦,

    “真的是有些离不开了啊”。

    这种感觉就像是伊甸园里树上的苹果,充满了诱惑。

    更像夏娃眼中的亚当,亚当眼中的夏娃。

    ………………………………………………………………………………..

    太阳终于升起来了,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挤进来,照射在床头柜上,把床头柜上的杯子,拉出长长的影子。

    窗子外也开始喧嚣起来,各种嘈杂的声音也从窗缝里挤进来,仿佛争先恐后的要躲进杯子的阴影里。

    文娜那头也有了动静,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声。

    不记得是从哪天开始,文娜开始不再和衣而卧,而是每晚换上一身素花的分体睡衣。

    就像在自己家里的主妇,轻松随意。

    “睡醒了?”林语轻声问,“睡得好吗?”

    “嗯,还好。肯定比不了家里。”文娜随意答道。

    “刺啦。”帘子拉开,文娜穿戴整齐。

    “我先去洗漱,回来帮你。”

    文娜朝洗漱间走去,回头看了一眼林语床下盆子,发现里边是空的,转头对林语说:“快换了。”

    说完脸色微红地走进了洗漱间。

    林语尴尬的挠挠头,侧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条崭新的平角裤。“哎,真是丢人。”

    林语在被子里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内裤脱下来。

    一只手换内裤达人,期间还要面临腿上石膏的障碍。

    要是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估计林语也可以参赛了,史上最难换内裤比赛。

    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穿上新的,把换下来的内裤折叠,放在了床下的盆子里。

    林语有些鬼使神差,昨天明明说要自己洗的。

    可骨子里好像很渴望文娜帮自己洗。

    丢到盆子里又反应过来,自己说自己洗的,可是这时候想拿出来已经晚了,够不着了。

    需要很费劲的横着趴在床上去够。

    正在林语撅着屁股,伸手要够内裤的时候,文娜走了出来。

    看见林语的动作,“噗嗤”笑出声来。

    林语赶紧正回身位,一把拉过被子盖好。装作若无其事。

    文娜也没说话,伸手拿起盆子,又走回洗漱间。

    哗啦啦的水声传来。

    林语那个尴尬呀。。。。。。。。。。。。。。。。。。。

    早餐过后,尴尬的情绪有所减弱,护士也来送药,吊针,一通忙活。

    这个时间段,文娜去了医办室。

    应该是询问出院的事情。

    林语又开始失落。

    失落,再失落。

    过了一会儿,文娜回来了,坐在林语床边。

    想了想说道:“我已经说好了,明天可以出院,出院手续过几天来办。

    再过两周以后过来复查,拆石膏。”

    “哦,好。”林语有气无力的回了两个字。

    文娜瞅了一眼林语,继续说:

    “明天我叫车送你,顺便去你家参观一下,认认门。”

    “在顶楼,又小又乱,你别嫌弃。”

    林语本不想让文娜见到那样的窘迫,但又鬼使神差的算是答应了。

    文娜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我收拾东西了,你自己看着点液体。”

    “哦,好。”

    林语就像谁家的傻老爷们,被媳妇指挥的一愣一愣。

    快到中午的时候,周警官再次过来探望。

    知道要出院了,连忙表示下午过来帮忙。

    文娜没有推辞。

    正好自己扶林语上楼有些困难。

    于是欣然同意了。

    下午,收拾停当,大包小包的不少,大部分都是林语的,包括衣服还有后续开的药。

    文娜还是随身的一个皮箱,一个挎包。

    文娜租来一辆商务车,载上林语和周警官直奔林语的住处。

    车上周警官通报两人一个消息。

    局里准备将这起事件,做一下报道。

    后续可能会有记者来采访,请求他俩配合。

    这也是为了宣传交通安全,让市民引以为戒。

    主题基调定的是,宣扬和谐社会,人间有大爱。

    车祸无情人有情,肇事司机与受害群众患难见真情。

    文娜听完哈哈直乐。林语倍感尴尬。

    车行40分钟,终于来到了宁东区靠近郊区的偏远小区,林语的住处顺祥小区。

    交警跟着,车子很顺利的开到了9号楼下。

    这是个典型的还建小区。

    早在10年前,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就使得农村包围城市的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包围着城市的农村逐渐消失,变成了城市的一部分。

    很多人从城乡结合部的农民变成了没有地的城里人,但又与城市生活格格不入。

    固执的坚守着农民的本分。

    于是像这样的小区,有着典型的拆迁还建,征地补偿聚集区的特点。

    小区里的草坪绿化变成了一楼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菜园子。

    中央大片绿化树底下也被合理的利用开发,也都种上了茄子、辣椒、西红柿、大葱。

    虽然是冬天了,仍然有几颗葱绿油油的,在寒风中倔强的挺立着。

    甚至9号楼一楼住户的窗户下边还搭了鸡窝。

    一只骄傲的大公鸡站在鸡窝顶上,防范地瞪着这几个人,小心的保护着自己的领地和窝里的母鸡。

    因为是包车,司机下了车,点上一根烟,很耐心愉悦的在楼下等着,周明和文娜,先扶着林语上了楼。

    楼道里拥塞而杂乱,各家各户的坛坛罐罐,纸箱子,垃圾袋,占领了楼道的所有可利用空间。

    正常人出入倒也没什么问题,只是对于林语一行人就显得有些难行。

    终于绕过五楼转角处的一辆折叠自行车,众人来到了林语的租住地,6-1阁楼。

    林语示意文娜,在左手边墙上的电表箱里摸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

    众人走进室内。

    进门是个不大的厅。

    左手是个两三平米的小阳台,装成了简易的厨房。

    右手是一间卧室。

    角落里是厕所。

    因为是阁楼,挑空很矮,伸手就能够到房顶。

    而且整个顶部是个斜顶,中间高,边上低。

    到卧室和厕所外墙的地方也就只有一米多高,人要走到墙边,得猫着腰,或者蹲下才行。

    把林语扶着做到单排三人沙发上,文娜和周警官都有点气喘吁吁。

    林语尴尬的让座,因为自己占据了沙发的一大半,所以将将够一个人做。

    周警官招呼一声文娜坐,自己扭头下楼,帮着去拿剩下的东西了。

    文娜也不客气,坐到了林语边上,抬头四周打量。

    房间里特别简单,厅里只有一个单排的三人沙发,一个木质的小茶几。

    阳台上两个矮柜。

    角落里一摞塑料凳子,再无其他。

    靠门边一个简易的鞋柜。

    对面靠墙放着张老旧的办公桌,桌上放着几本书一个台灯。

    再过去就是厨房。

    厨房很小,还有一个老式的双开门冰箱占据了一些空间,就更显得拥挤。

    橱柜只有半边,墙角的空隙里藏着一个煤气罐。

    文娜站起身,走到厨房,找到烧水的壶洗了几遍,拧开水龙头放了一会儿,接上水,放在炉子上。

    鼓捣了很久,点燃了煤气炉。

    转回身又走向卧室,推开斜顶上的窗户。

    走回来打开客厅的窗户。

    “通通风,好久没回来了,屋里都要发霉了。”

    文娜说着坐回林语身边。

    林语则盯着这对面墙上的半墙作息时间表、工作计划表,单月花销记账、下月花费预算等等一堆贴纸发呆。

    又回到现实了啊,这就是过往的生活。

    从现在开始又恢复了。

    林语神情落寞。

    文娜看见对面墙上贴满了东西,好奇的站起身,走近逐一的仔细看着,嘴里念叨着上边的内容。

    “9月3号,我欠老张350元.

    9月11号,小李欠我5块8。”

    林语。。。。。。。。。。。。。。。。。。。。

    “呦呦呦,不错啊,挺有计划,”文娜继续念叨。

    “郊区的土豆两毛五,市里大润发的土豆九毛八。

    郊区的西红柿一块五,市里大润发的西红柿两块六。”

    “你这是倒腾蔬菜?”文娜扭头看着林语。

    “要不?我就先跟你混着?”

    文娜郑重其事的说道。

    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