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十八章 别客气,睡这里
    楼道里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

    文娜闻声,没等待林语的答案,迎出了门。

    帮着接过周警官手里的东西,分类整理起来。

    “还挺沉,在医院过日子,东西不少啊!”

    周警官走到林语身边坐下,调笑地说。

    “呜。。。。。。。。。。。。。”

    水烧开了,发出了鸣叫。

    文娜走过去关火,拎着水壶走过来“杯子在哪?”朝着林语问。

    林语指着墙边的矮柜,

    “左边柜子第二层”,“没有茶叶。”

    林语尴尬的补充道。

    周明说道:

    “没关系,文娜你也别忙了,我得走。”

    “你一起吗?刚才司机问什么时候走。”

    文娜拿出杯子,涮了涮,倒了半杯水,放到林语跟前的茶几上。

    “一会凉了把药吃了。”

    这才向周明说道:

    “周警官,你坐那辆车回去吧,车费我已经付过了。”

    “我跟你下楼去,把我的箱子拿上来。”文娜说道。

    周明很诧异,心说“这是?住一起啦?发展这么快吗?”

    看看文娜,又看看林语。

    “我帮他收拾一下,晚些时候再打车走,咱俩也不顺路。”

    文娜补充道。

    “那行,那我就坐你的车走了”。

    周明拍了拍林语的肩膀,“好好养伤,有困难打我电话啊。”

    说完起身朝外走了。

    “谢谢周警官,慢走啊,我就不送了,等伤好了再请你吃饭。”

    林语朝着门口喊。

    “好嘞,你养着吧,走了。”

    楼道里传来周警官的声音,“蹬蹬瞪”下楼了。

    文娜抓起桌上的钥匙,说了句“等我会儿”,

    “砰”关上门,就跟着下楼了。

    房间里又恢复了冷清。

    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其他人类来过这里了。

    是去年冬天?林语记不清了。

    住在这里的几年时间里,林语也曾邀请过几次同事来出租屋里小酌,谈心。

    但更多时候,这里仅仅是他睡觉的地方。

    每天回来,简单洗洗,倒头就睡,成了这里最多的场景。

    但这里也被叫做家,林语唯一的栖息地。

    今天这里似乎短暂的有了些生气,很快又变成了冷清。

    林语呆呆地看着屋里的一切,好像从来没有改变过。

    唯一确定有人来过得痕迹就是茶几上那杯冒着热气的水。

    几粒药,放在茶杯不远处的一个小药瓶盖上。

    这是林语唯一需要餐前服用的药。

    文娜已经给他准备好了。

    可是文娜走了。

    “她是说要回来的吧?”

    林语在心里反复问自己。

    “好像是的吧?”

    林语望着门口,支起耳朵仔细听,没有动静。

    林语端起水杯,感受了一下温度,头低下,最靠近茶几。

    用舌头粘住瓶盖里的药,粘进嘴里,猛猛地喝了一口水。

    将药咽进肚里。

    然后将剩下的水一饮而尽。

    然后静静地呆坐在沙发里,听着楼道里的动静。

    时间就像沙漏,一分一秒的悄悄溜走,楼道里始终没有动静。

    窗外的光慢慢暗了下来,从光明走向昏黄再走向灰暗。

    最终彻底黑暗。

    “哎!”林语终于发出了一声叹息。

    他扶着沙发起身,一瘸一拐的走到窗前,冷风吹进来,林语感到清醒了些,随手关了窗子。

    又艰难的走到卧室,艰难的关了卧室的窗子,再转回客厅。

    屋里边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林语打开房间的灯。

    昏黄的灯光似乎给房间里带了一些温暖和生气。

    使得林语从之前的状态里恢复了出来。

    他像往常工作时归来一样,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转身走进厨房,接了一锅水,放在炉子上,打着火。

    这是做煎蛋面的基本步骤。

    接下来就是煮一锅挂面捞在碗里,再放几粒葱花,放一点盐和味精,撒上一些花椒粉拌匀,最后在上面铺上一个煎蛋。

    这碗煎蛋面就做好了。

    在经济拮据的时候,煎蛋可有可无。

    林语拉开橱柜的抽屉,半把挂面躺在里面,其余再没什么了。

    这是被撞前林语吃过的,还剩了这么多。

    林语清晰的记得。

    鸡蛋是没有了,也没有葱花。

    家里就剩这半把挂面。

    林语望着炉火出神,思绪飘回刚来这里住的时候。

    那时节是春末,林语从城市的最西边搬到这里,原因只有一个,这里离他上班的快递公司近,而且房租也更便宜些。

    春天小区里到处是欣欣向荣的景致。

    地上长的不是一般小区里的绿化植物,而是各种茁壮成长的蔬菜。有的开了花,有的刚冒芽。

    这让林语感觉很温馨,没有因为环境的陌生而感到孤单。

    这些景象似乎是童年记忆里最美好的,因为孤儿院的院子里就是这样,一到春天满院子角角落落都会种上各种菜。

    还会养些小鸡小鸭。

    福利院里有个小小的浅浅的池塘,鸭子每天都会在里边嬉戏玩耍。

    自己是大概四五岁的时候进到福利院里边的吧,再之前的记忆为零。

    林语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是模糊地一道光。

    所以童年是从5岁左右开始的,开始到结束都是每一年满院子的蔬菜陪伴。

    在那里有着无限的快乐。

    各种蔬菜上会长不同的虫,他清楚地知道哪个时节去哪片菜地里捉哪种虫子玩。

    甚至冬天,也会在某个角落里翻出一两只蛰伏冬眠的玩伴。

    所以走进这个小区,让他一下子又找回了童年的记忆。

    他很喜欢这里。

    也经常会和菜地的主人讨论该预防什么害虫,该如何施肥打理。

    甚至有时候林语不忙的时候,还会主动帮忙除草,捉虫。

    有些需要分秧、掐尖的技术活,林语也得心应手。

    因此小区里很多人都熟识并喜欢林语。

    经常拿自家种的菜与林语分享。

    所以林语又会省去很多生活上的成本,比如做煎蛋面,没了葱花下楼拔一颗就是了。

    但现在,林语做不到,虽然院子里还有葱生长着。

    但林语腿不行。

    林语又突然想到了年初被自己狠心卖掉的手机。

    那是自己家里为数不多的很贵重的一件物什。

    因为工作没有了,因为没钱了,所以狠心卖给了小区门口的手机店。

    因为相熟,店主还给了林语公道的价格,一千六百元买的手机,用了不到一年,林语很爱惜,成色很新,所以成交价卖了360元。

    不知道被店主卖掉了没有,想必早就卖掉了吧。

    放在手里会很快贬值,所以流通会非常快。

    林语出神的时候,锅里的水已经响边儿,呲啦呲啦的响。

    可以下面条了。

    林语抓起挂面,揭开锅盖,准备下面条。

    “咔哒”门锁开了,文娜走了进来。

    “等着急了吧?快来接我一把。”

    林语在厨房门口,看见文娜左手拎着她的箱子,右手拎了两个硕大的超市的袋子,里边各种蔬菜肉类挤得满满的。

    身后还放着一桶油,一小袋米,一小袋面。

    “你在干嘛?哎呦,做饭那?

    不错哎!我看看,做什么好吃的了?”

    文娜放下皮箱,拎着袋子走过来,挤着林语身子,把头伸进厨房看了一眼。

    “以为什么好吃的呢。”文娜不屑的说。

    “别愣着啊,放冰箱里。”

    文娜将手里的袋子递给林语,回身去拿米面油。

    “超市里人还真是不少,我第一次来这边,路不是很熟,想着在小区门口随便就买了,谁知道走了这么远。

    又拎着箱子,失策了。”

    文娜叨叨着,拎着米和面过来,“放哪?”文娜问。

    “哦,橱柜里。”林语机械的答道。

    文娜将米面放好,又转身去拿油。

    “火关了吧先,等下我来做。”

    “哦。”林语木木的随手关掉火,水慢慢不再沸腾,平静下来。

    “别愣着了大哥,去那边坐着着吧,一会就好。”

    文娜走过来捋着袖子,从墙上摘下围裙系在腰上。

    回头看林语还楞在厨房门口,笑着说道:

    “怎么?不相信我?我也是一个人住,平时也做饭的。”

    “去吧,等着尝尝我的手艺。”满眼的温柔。

    林语自从认识文娜,感觉脑子经常宕机。经常需要重启。

    “这是?要过日子?”

    林语脑回路被问号填平了。

    呆呆傻傻的看着文娜没有反应。

    文娜扶住林语的胳膊,拉着他朝沙发走,“来,慢点。”

    林语机械的任文娜摆布着,被放到沙发上。

    愣愣的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文娜已经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饭菜的香气就飘进了客厅。

    林语还没有从宕机中重启。

    “文娜究竟要干嘛?

    她其实是一只狐狸精来的?”

    “我是她的蚌人?”

    林语胡思乱想中。

    “她要拿回我身上的白丹?”

    “住院做了好几回ct,大夫没发现身体里有丹啊。。。。。”

    “怎么就两个盘子?”

    文娜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哦,都打碎了,没买。我自己够用。”

    林语放大了声音回道。

    “我要不要报警?”

    “警察不信的吧?”

    林语继续胡思。

    “快好了,准备开饭了啊。”

    “电饭锅已经跳闸了,再焖几分钟。”

    文娜的声音又传来。

    “哦。”林语回应。

    “我又没有手机,家里也没电话,我不能开着窗户喊救命吧?”

    “警察来了我咋说?狐狸精要害我?”

    林语看了一眼厨房方向。

    “这好像不科学吧?”

    “一个大美女,给你做饭,你说人家要害你?谁信啊?”

    林语郁闷。

    “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啊?”

    思绪开始要上折,板胡已经在脑海里响起。

    “来啦!”

    文娜端着电饭锅和碗筷子走了进来。

    “你盛饭,我去端菜。”

    文娜放下锅碗,转身去了厨房。

    林语看着饭锅,“蒙汗药?”

    心里打鼓。

    “盛饭啊?”

    文娜端着两盘菜走回来。

    放到茶几上。

    “哦,”林语看着香喷喷的饭菜,心中想着。

    “管不了了,吃了再说,饿!”于是,盛了饭。

    文娜拿起一只塑料凳子,坐在林语的对面,拿起筷子,先夹了一注菜放到林语碗里,

    “来尝尝吧,西芹炒牛肉,看看好不好吃。”

    然后自己夹了另一道菜,韭黄虾仁摊鸡蛋,放进嘴里。

    “嗯嗯,还好,还好,手艺没丢。快吃。”文娜催促道。

    “哦”林语硬着头皮,把饭菜往嘴里填。

    刚一入口,立刻感觉一股久违的味道,瞬间充斥了味蕾。

    那似乎是幸福的味道。

    “好吃。”林语含糊地嚼着。

    “真香,死了也值了,先吃再说,不管那么多了,当个饱死鬼吧。”

    林语最终被美食打败,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文娜看着林语狼吞虎咽,脸上洋溢着幸福,不时地给林语夹菜。

    本着浪费可耻,节约光盘的理念。

    一顿饭风卷残云,很快消灭得干干净净。

    米饭做的正好,林语两碗,文娜一碗。

    菜也一点没剩,很像是常年养成的默契和习惯一样。

    吃完饭,文娜收拾碗筷。

    林语摸着肚皮,再次发愣。

    “好像没啥异样?”

    “还没到发作时间吧?”林语YY。

    “好像有点要困的样子,药效缓和,不伤肠胃?”乱想中。

    文娜一边擦手,一边走回来,拿起水壶倒了半杯水,又在拿回来的药袋中找出林语的药,按计量分好,放在茶几上。

    “过一会儿再吃。”

    “我去冲个澡。”

    说完拎着自己箱子进了卧室,不一会儿换了一身睡衣,拿着洗漱用具进了卫生间。

    林语。。。。。。。。。。。。。#%@#*&

    “哗哗哗,”传来水声。林语心情有些激荡,

    “她在我家洗澡?”

    忍不住朝卫生间的方向看去。

    卫生间的门是那种普通的塑钢门,中间是一块半透明的印花玻璃。文娜曼妙的身影出现在玻璃上。

    林语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美女倒是见过,可是美女洗澡?真没见过。

    我是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好吗?

    我就这么容易被忽略?

    我就这么让人放心?

    就算你是得道的狐狸吧?

    林语很光火。。。。。。。。。。

    突然喊道:“快点啊。我要上厕所。。。。”

    “呵呵呵,等着。”文娜笑着回答。

    继续哗哗哗。。。。。。。。。。。

    林语。。。。。。。。。。。。。。。。。。。。。。。。。。

    又过了大概10分钟,文娜出浴。脸上带着红晕。

    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走过来扶住林语的胳膊,“走吧?”

    林语看了一眼文娜,心脏狂跳,文娜身体散发着淡淡的幽香,皮肤吹弹可破,身材峰回路转,眼神勾魂摄魄,受不了啊。。。。。

    “你干嘛?”林语有些惊恐地问。

    “你不说着急上厕所。”文娜嗔怪道。

    “哦,忘记了。”林语敢忙起身。

    文娜噗嗤一笑,顿时千娇百媚无颜色。

    林语再也不敢多看,埋着头被文娜扶着进了厕所,关上门。

    呼出一口长气。

    在厕所里磨蹭了快半个小时,实在是腿麻腰酸受不了了。

    林语终于走出了厕所。

    这时文娜已经吹干了头发,从卧室里走出来。

    “累了一天,早点睡吧。”文娜说道。

    “哦”林语应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

    “睡觉?怎么睡?在哪睡?”

    “家里就一间卧室啊。”林语脑子似乎又要转不过来了。

    愣神间,文娜已经拉住了林语,拉着他走向卧室。

    卧室里是一张榻榻米式的床,应该是房主装修时打造的。

    因为是阁楼,斜顶。

    所以摆不下正常的床。

    榻榻米做的很大,有将近一米七八的宽度,占据了卧室一大半的空间。

    靠墙的一侧精巧的设计了吊柜,可以放一些衣服。

    床已经铺好了,换了新床单。

    被子是那年林语公司的年终奖励。

    一个加厚的羽绒被,双人的。

    林语一直盖到现在。

    “可是?怎么睡?我睡这?她睡哪?”林语想。

    “你睡哪?”林语问。

    “那。”文娜指指床里边。

    “那我睡哪?”林语傻傻的问。

    “别客气,睡这里。”文娜指着床外侧说道。

    林语。。。

    “难道?狐狸尾巴这么快就露出来了?

    这是要下手了?”

    林语开始惊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