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二十四章 爱情是什么色的
    叶子问:爱情是什么颜色的,如果忧郁是蓝色的。快乐是什么颜色的,如果寂寞是灰色的。天空是什么颜色的,如果汪洋是蓝色的。我说天空也是蓝色的,因为他们彼此相爱了.(致敬经典——羽泉)

    林语26岁的人生中,不曾感受过爱情,甚至没有亲情和友情,就这样孤零零的活在这人世间。拼搏、进取、抗争着。

    对于像林语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内心其实是很敏感脆弱的。

    他们更能够感受到,来自周围的善意或是鄙夷。

    这是最纯粹的自我保护。是作为动物最原始的本能。

    林语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文娜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所以能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她的全情投入和义无反顾。

    作为当今社会背景下的新新人类,作为新新人类中出类拔萃的代表,作为代表中的佼佼者。

    文娜,已经不是简单的精英可以冠名的了。

    然而她却不顾声名,这样决绝地闯进自己的生活,一定是有着另外的原因的。

    所以纠结于文娜所有行为真正原因的林语,醒来之后,一直在思考这些重要的问题。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林语的认知是匮乏的,所以,林语没想明白。

    难道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的爱情?

    难道世界上真的有三生三世的宿缘?

    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包括无所不知的度娘。

    林语昨夜似乎始终是在做梦。

    他已经不能清楚的辨别,是否像往常一样去过那个D空间了。

    梦里的文娜是那样与自己亲近,真的就像是三生三世的恋人一样。

    共同经历过无数的苦难,离别、生死,更拥有无数的欢愉和依恋。

    感情的深度甚至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假如,两个人中必然需要一个人赴死,才能挽救另一个人的性命,那么相信文娜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去死。

    林语忽的又想起,文娜在自己被撞昏迷抢救的时候,曾经想要跳楼轻生的事情,就更加怀疑,这样的因果。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难道说,

    我此前的生生世世,都一直在茫茫人海中不断苦苦的回眸?

    只为今生你能揪住我的耳朵?

    这究竟是心灵的补偿?

    还是倾心的爱慕?

    还是一时的欢喜?

    还是轮回的因果?

    。。。。。。。。。。。。。。。。。。。。。。。。。。。。。。。。。。。。。。。。

    一只柔嫩的手臂攀上了林语的胳膊,手环到林语的胸前,轻轻地抚摸着林语内心的炙热。

    然后火热的娇躯紧紧地靠在了林语的背上,仿佛要融进林语的身体。

    文娜在似醒非醒之间,不经意的露出了最真实的颜色。

    “她爱上我了。或者说,她爱我,一直深深地爱着。”

    “但我却毫不知情。甚至,我之前都不认识她。”

    林语深深地喘息了几下,他决定要把这一切弄清楚。

    林语转身,先转成仰卧的姿势,文娜的手臂自然地随之契合。

    过了几吸,林语鼓起勇气转向文娜,与她相对而卧。

    文娜闭着眼睛,但似乎已经醒了。

    林语试探着将手伸过去,放在了文娜的肩上。

    文娜似乎有轻微的战栗。

    手继续向下滑去,娇躯就随之微微的颤抖着。

    最终手落到了文娜的腰间,紧紧地,搂住了文娜。

    文娜睁开眼睛,看着林语,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中有情。

    林语也这样盯着文娜,似乎想在对方眼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文娜终于开口说:“想问什么?”脸上挂着微笑。

    “你,你是不是认识我?很久以前就认识我?”

    文娜鼻间轻哼,“嗯,想听故事吗?”

    “是关于你和我?”

    “嗯,你想听哪一个?”

    “还有很多?”

    “嗯,很多,很多,恐怕一时讲不完,而且你现在也未必全能接受。”

    “那就先讲个我能接受的。”林语轻声说。

    “好。”

    “我能先出去一下吗?”

    “嗯?为什么?”林语很诧异。

    “呃,去个厕所。”

    林语。。。。

    。。。。。。。。。。。。。。。。。。。。。。。。。。。。。。。。。。。。。。。。。。。。。。。

    文娜恬静的倚在林语的怀里,林语也不再抗拒,用力地搂着她。

    “有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在1998年的12月23号,一起出现在了海南路州城巷65号的门外。”文娜开始了娓娓道来。

    “那一天,固宁很罕见的在冬季下了雨,听说还有雷电。”

    “男孩怀里抱着个女孩,来到孤儿院,说是捡来的孩子,可是自己也说不清从哪里来,自己叫什么。”

    “于是,男孩和女孩都被收留了。”

    “那时男孩大概四五岁,女孩才刚刚出生不久。”

    “男孩用那天的日子作为了自己的生日,后来登记了户口。

    院长阿姨姓林,很喜欢男孩,所以给他取名叫林语,树林的语言。”

    “院长希望男孩能够活得像风一样自由,快乐,无拘无束。”

    林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无声无息的滑落。

    “那个小女孩,过了没多久,就被一家人收养了。然后,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了国外。那个女孩养父姓文。”

    “女孩16岁的时候,父亲告诉了她所有的故事。也是在那一年,养父母不幸因为车祸双双去世。”

    “18岁,女孩回国,回到固宁,去了孤儿院。只是为了找到那个捡到她,给了她生命的男孩。”

    “女孩到了孤儿院,花了几年的时间,终于了解到了男孩的情况。”

    “她本想在自己生日那天,漂漂亮亮的出现在他面前。可是。。。”

    “别说了。”林语搂紧了文娜,泪如雨下。

    文娜也深深地埋进林语的怀里,哭成泪人。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哭着。。。默默地用泪水冲淡着,彼此这些年的孤独和寂寞。

    许久,许久,两个人止住了哭泣。相对而望,忽然又一起笑了。

    “傻瓜。”文娜说。

    “呵呵呵”林语傻笑。

    “哭这么久,饿了么?”文娜问。

    “你呢?”林语问。

    “傻瓜!我去做饭。”文娜离开林语的怀抱。

    “好。”林语痴痴地看着文娜,似乎想把这些年缺失的时光弥补回来。

    “原来是这样啊。”林语看着文娜的背影,豁然开朗。

    “傻瓜啊傻瓜。5岁之前的故事你知道么?”

    文娜偷偷地露出一丝笑容。

    “事情终于清楚了。”林语想“可是。。。。”

    两个人虽然有那样生死与共的经历,可毕竟短暂。

    再加上之后不同的境遇,形成了两个人巨大的差异,方方面面的。

    “真的可以在一起吗?”林语困惑。

    “这究竟是为了报恩,还是爱情呢?”

    林语看着在厨房忙碌的文娜,内心再也不能平静。

    “前者!一定是的。”

    林语心无来由的一阵刺痛。

    “我一无所有,我根本配不上她啊”。

    林语找到了痛苦的根由。面容憔悴,心若冰锥。

    。。。。。。。。。。。。。。。。。。。。。。。。。。。。。。。。。。

    文娜做好了早餐,走回客厅的时候,林语已经恢复了笑容。

    两个人快乐的吃饭,快乐的交谈,快乐的计划着接下来的打算。

    林语一直微笑点头应允,像一个百依百顺的丈夫。

    文娜也很开心,可是她看到了林语眼睛深处的痛楚。

    “一会儿我打算回家,哦,回我的房子,拿些衣裳,顺便再看看家里缺什么,去买点,你和我一起吗?”文娜温柔的问。

    “腿不太方便。”林语说,

    “哦,也是,那你就乖乖在家。我尽快回来。”

    文娜有一丝的失落。

    “好,那我就自己锻炼。你也不用着急,注意安全。”

    林语接着说,“这会了才吃,中午应该不饿,我等你回来,咱们直接吃晚饭。”

    “嗯,也好,那你想吃什么?”文娜问。

    “我来做吧,冰箱里还有很多菜,也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文娜担心的看了看林语的手臂,“能行吗?”

    “没问题,你看?”林语灵活的活动着露在石膏外边的左手。

    “弹钢琴都行。”

    “噗嗤”文娜笑了,“吹牛,那你小心些。

    两人继续埋头吃饭。心里却都有着一丝难以言明的遗憾。

    。。。。。。。。。。。。。。。。。。。。。。。。。。。。。。。。。。。。。。。。。。。

    文娜走了,房间里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一如往昔。孤寂清冷。

    林语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致。

    已是初冬天气,院子里的树木都已经凋落了最后一片叶子。在寒风中有气无力地瑟瑟发抖。

    那些个曾经姹紫嫣红,硕果累累的蔬菜们,也都失去了往日的颜色。

    一楼的鸡窝也很冷清,似乎近几日,林语都没有听到过那只雄赳赳的大公鸡啼叫了。

    或许,此时正在安乐窝里与母鸡们报团取暖吧。

    是啊,这个世界,就是遵循着这样的规则。

    想独立于世何其难。

    所以,无论是低等的被子植物,还是高等的哺乳动物,除了繁衍的需要,也都大多选择群居,因为这样才能互相扶助,抱团取暖。

    现如今,人越来越寻求独立,寻求个性化。

    很多丁克家族由此诞生。更有很多独身主义大行其道。

    人类繁衍?种族延续?世界上这么多人,差我一个吗?

    再说,我生孩子你养活?

    我自己还养活不好我自己,养孩子?没病吧?

    林语不这样想,林语很传统。

    尤其这么多年一个人,林语很孤独。

    所以特别想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有爱自己的温柔的妻子,有可爱健康的孩子。

    一家人在一起,能吃饱,能穿暖,能供孩子上学就是最平凡的幸福。

    然而这些对于林语来说,都算是奢望。

    不是贫穷限制了林语的想象,而是贫穷让林语懂得了现实的残酷。

    林语不想拖累谁,尤其不想拖累自己心爱的人。

    文娜的出现,让林语一时心猿意马,心中多了几许期待和憧憬。

    然而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人不能这么自私。自己不值得文娜爱,更别说永远和自己在一起。

    没学识,没见识,没钱、没车、没房子,可以说一无所有。

    两个人有着这世俗间最大的人生差异。

    一个天,一个地。

    这世界怎么可能允许天和地再次相连,归于混沌。

    所以,两个人不可能在一起。

    文娜会被世俗嘲笑。

    而且自己会被人戳脊梁骨。会被瞧不起。

    虽然自己一直都没有被人瞧得起过,但自己一直在坚守,一在抗争,一直在拼命努力变成别人眼中,有尊严的自己。

    林语望着窗外的天空,被前面无数座高楼大厦挡住的一角天空。

    很蓝,那是文娜头发闪出的颜色,很美。

    但是,那样遥不可及。

    爱情是什么颜色的?

    爱情是蓝色的,因为那是文娜头发的颜色。

    但是忧郁也是蓝色的。

    “我不能!”林语最终决定。

    转身走向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