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二十六章 这种聚会没压力
    第二天,两个人一大早就下楼开车,往医院赶。现在的医院,不敢说人满为患。

    但也真的是人山人海,红旗招展。

    那阵势,要是犯了心脏病的,等个挂号就能让人挂了。

    所以,上医院得赶早。

    因为可能要做检查,两个人都没吃没喝。再说,文娜也不太饿。

    到医院,直接走后门。

    后门人不多?废话,大夫家的后门,你以为是个人就能走的?

    文娜扶着林语,直接联系主治医师张主任,啥也别说,就说来感谢,张大夫虽然嘴上推脱,但还是告诉两个人还来急诊这边二楼办公室找她。

    一路上,捂着肚子哎呦的,抱着脑袋哎呦的,阿嚏阿嚏阿嚏的什么样的都有。

    看着就揪心,人间炼狱啊。

    可是每当文娜扶着林语从他们身边走过,这些个声音就消失了。个个生龙活虎。

    “我去!这女的!啧啧啧。我去!这男的!我勒去!”

    喷嚏帅哥喷着说。

    完全不在乎声音有多洪亮,还肆无忌惮的朝着文娜打了个口哨。

    正在洋洋得意,边上带着红袖章的保安就过来了,

    “同志,立刻带好口罩,要不按疑似隔离。”

    帅哥立马就蔫了。

    上了二楼,来到张主任办公室,张主任正在就诊。

    一位上了点岁数的男人,梳着三七头,根根整齐明亮。

    衣着干净得体,气势沉稳干练,身体也挺沉稳,坐在大夫办公桌旁的凳子上,肚子在桌子的空隙里。

    这位显然是有点身份地位的,说话铿锵,不卑不亢。

    不像一般的小人物,见到大夫就肝颤。

    只听见这位大叔说道:

    “张主任,感谢您的诊治,有时间到我办公室坐坐,我那里最近有人送了些冻顶乌龙。

    也不算怎么太好,但贵在国内稀少,是台湾那边过来的。

    我一个原来的下属,前些日子带考察团去台湾,知道我爱喝茶,特意给我带回来的。”

    话语间,哪里还听不出来赤果果的炫耀。

    “张大夫,我们来了,您好忙啊。”文娜插嘴道。

    中年大叔似乎脸上有点不悦,倒也没有发作,轻哼了一声,

    “小朋友,有些规矩,稍等我看完。”头也没回的说道。

    张大夫看看了看文娜林语,哪能不认得,还多亏林语,自己职称评定今年是稳了。

    于是笑着示意:“稍等,先坐,先坐。”

    中年大叔这时候又接着说道:

    “那张主任,您看我的诊断证明?”话说了半截。

    张大夫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马处长,按说院长打了招呼,您的事我必须要尽心竭力。

    可是,这病例真的不好办,检查结果都有化验单,有X光片,都不归我管。

    硬要改动,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轻度脂肪肝写成肝癌早期真的很难办。”

    “现在管得严,弄不好我这是要丢工作的。”说完一脸无奈,

    “要不您先回去,我请示一下院长?”

    “哎呦,张主任,这点小事情你不会让我给你门院长亲自打电话吧?

    要不然我现在就让他下来?

    怎么说他现在也算归我管。”

    “这。。。。。”张大夫更加为难。

    “文娜,这手机录音真清楚。

    不愧是国产大品牌,你听,一点杂音也没有,而且不失真。”林语旁若无人大声说道。

    中年大叔心中一惊,“莫不是调查组暗访的?”

    狐疑的回头看。

    眼中立刻异彩连连,就像扫描仪一样在文娜的身上扫来扫去好几遍。

    心中暗叹:“真漂亮啊,之前咋没见过。”

    脸上却装的一本正经说道:

    “小同志,哪个单位的?我叫马爱国,在政府机关工作,我这里和张医生谈些事情,不太方便。

    要不你们先去外边等,一会我忙完加我微信,有啥事情解决不了可以找我。”

    说完再次扫描文娜。

    文娜一把抱住林语的胳膊,扭头靠在林语肩膀上,根本不搭理。

    大叔一看,心说:

    “特么这么好的鲜花竟然插在了土坷垃上,还不如插在牛粪上。”

    “那这样吧,张主任,您先忙,我的事回头打电话说。”

    大叔见两人也没有回避的意思,觉得保险起见,决定还是先撤了。

    张大夫看暂时解了围,脸上恢复了笑容,赶紧起身要送,大叔一挥手,

    “不送”。

    迈着四方步,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是哪里的蛀虫,咋还没双规?就应该检举揭发他!

    文娜没好气的说。

    张大夫赶忙制止,“哎呀小文啊,你可别给我捅娄子,我就想安安稳稳的治病救人,可不想找麻烦。”

    “好啦好啦,既然咱们的救命恩人说话了,就先饶了他。”林语说道。

    张大夫一看俩人亲密劲儿,哪还不知道咋回事,谁还不是过来人呐。

    于是笑着说:“咋啦?来办手续?”

    “是啊,今天三件事,一是办出院,而来,今天特意想请您吃顿饭,感谢您。三是顺便给林语再做个检查。”

    “怎么样?方便的话,中午请您吃个饭?”

    “吃饭就算了。”张大夫笑着说,

    “你也看见了,我这一天忙的,水有时候都喝不上,我这几十年中午就是食堂。

    心意我领了,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

    你们好了,我就高兴了。”

    文娜见状也不强求,

    “那行吧,回头我托人给您弄点儿二代的大红袍,也不比他台湾冻顶差。”

    文娜还在打击那位大叔,显然还是气没消。

    张大夫也没说推辞话,只是说了几句:

    “哎呀,客气啦,客气啦。”

    感觉怎么样?小林?我看气色不错。

    小文,你咋样?

    张大夫挨个询问。

    林语说,我感觉好得差不多了。

    文娜也说,我早就好啦,不信您看。撸起裤脚说,“这里缝了两针,您看连疤瘌都没有啦。”

    张大夫一看,满是惊奇,“哎呦真好,小文呐,你用的啥护肤品,一会一定推荐给我,这皮肤好的,真水滑。”

    于是张大夫一通电话,安排的妥妥的,小护士带着林语去检查,文娜去办出院手续。

    上午检查完,一会儿结果就出来了,林语的骨折线完全消失了。

    张大夫都看得目瞪口呆,心说:

    “这小伙子身体真叫棒,恢复这么快,怪不得小文这姑娘能看上。”

    于是,果断拆了石膏,张大夫又嘱咐了一通,回去还是要注意,年轻人精力旺盛,不要做剧烈运动,刚长上的骨头毕竟很脆弱。

    说完看看两人,“明白了吗?”

    文娜一脸不好意思,点了点头。

    林语一脸呆,“明白什么了?”

    “您再说一遍,我没注意听。”

    文娜。。。。。。。。。。。。。。。。。。。。

    “张大夫说,暂时不能打篮球,快走了,别麻烦张大夫啦。”

    说完,打了个招呼,拉着林语就走了。

    初时,刚拆了石膏林语还不太习惯,腿不敢吃劲儿,走路还有点拐,手臂也有些麻木。

    可是没过了几分钟就适应了,完全看不出来, 20多天之前还是个抢救的。

    路上,文娜兴高采烈,林语终于算是基本康复了。

    所以决定今天晚上不回家做饭,就在外边吃。于是开车拉着林语,来到了德容楼订了包间。

    刚上楼梯,身后就有个人喊:“文娜小姐。”

    文娜回头看,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身后跟着两个年轻的小姑娘。

    看着这人似乎见过,可是想不起来。

    一脸疑惑,“您是?”

    “文娜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姓王,创业企业家培训,我就坐您旁边,还跟您借过笔记,您忘了?”

    “哦。王总,您好您好,这么巧,您也吃饭啊,我们先上去了”说完拉着林语继续往上走。

    这位王总一脸郁闷,“哎哎,文小姐,别急啊,正巧赶上了,我们也没外人,一起啊?这位是?”然后看了看林语,询问道。

    “我男朋友,不方便,下次吧?”说完继续往上走。

    王总,心说你长得漂亮了不起啊,这嘎嘎蛋蛋的小子这么没气质,不知是哪个有钱人家的混蛋。

    还不是鲜花插在了嘎嘎蛋蛋上。

    “那好的,下次我请文小姐吃饭。”一边说一边也往上走。

    “好的。”文娜不回头,手里小心的扶着林语。

    毕竟上楼梯不比走平路。

    “哦对了,文小姐稍等,我正好想起一件事来。”这人有点没皮没脸。

    这时文娜林语已经走上了二楼,人家在后边叫,总不好意思不理人,于是站下身,等着后边的王总也走上来。

    王总走过来继续说道:“咱们培训班结业的时候疫情严重,最近这不解禁了,代课的王教授,也就是我父亲,想本周末就是明天组织所有学员开个结业会。

    顺便组织一下联谊,毕竟大家都是刚刚创业,或者想要创业,很需要人脉。”

    说着眼睛余光扫了一眼林语,继续说道:“参加酒会的还有市里负责商业的领导下,规格很高,王教授的意思,大家务必参加。”

    “本来要明天通知到家的,今天正好碰上了。”

    “怎么样?酒会可以带个人。”又补充了一句道。

    “嗯,好,我知道了,我考虑一下,要没事的话我就去。”

    文娜回答完,客气了一下就和林语去了包间。

    王总见人走了,一挥手对着身后说,走,吃饭。夹着小包也进了包间。

    “你参加了个什么培训班?”坐下后,林语问。

    “哦,年初的时候,无聊,想做些事情,就报了个班,市人力资源局举办的,创业培训。”

    文娜把桌上的菜单拿起来递给林语,

    “看看想吃什么?”。

    “你点吧,我随便。”

    “明天酒会你去吗?”林语问。

    文娜看林语没接菜单,就自己打开了翻。

    林语问话,心里却打鼓:“什么意思?这傻瓜有点吃醋?”

    心中窃喜,抬头看了一眼林语,林语面无表情。

    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那要看某人敢不敢陪我去了。”文娜回答很狡猾。

    “切!这种小场面。。。。

    林语很不屑。“去就去!我光着脚还你穿鞋?”

    林语说完自己也纳闷,我为啥要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