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二十九章 精神病还是女流氓
    文娜的心愿达成了,别提心理有多高兴。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曾经说过要给他买一块表,一起看着时间去旅行。直到今天才实现。

    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时间可以超越生死,但时间不能阻隔爱情。心中响起那首歌:

    “往后余生都是你。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

    “想带你去看晴空万里,想大声告诉你我为你着迷,往事匆匆,你总会被感动。”。。。。。。。。(致敬经典)

    文娜幸福的牵着林语的手臂。林语不卑不亢也不说话。

    两人开车回了家,一路上林语也在沉默。

    直到进了家门,文娜放下东西。

    林语才默默地说:“表,太贵重了,我真的不能要。”说完不敢抬头。

    文娜愣了一下,似乎感到了林语的内心受到了伤害。

    才知道今天有点操之过急。

    “我总想把一切都给你,总想赶快弥补你这些年受的苦。

    可是忽略了你的感受。

    你还没有觉醒,你不知道过去,你只是个普通人。”

    想到这些,文娜有些后悔。

    她走上前去,抱住林语的腰,深情的看着淋雨,轻声的说:

    “对不起,我忽略了你的感受。但是我做这些,都是源于我爱你。原谅我的莽撞好吗?”

    林语默不作声。

    “好不好嘛,小哥哥,人家错了啦。”

    文娜决定换个角色。

    “好不好嘛,原谅人家啦,以后不会了啦。”

    文娜噘嘴,扮可怜。

    手还不停摇晃着林语的胳膊。

    林语心中像打碎了五味瓶。

    像是跌落在雨中受伤的燕子,像是在沙暴中走失的骆驼。

    按说,无论谁遇上这么优秀的女孩爱上自己,定会日日早起,沐浴更衣,虔诚的在佛前烧上一柱高香。

    可林语知道,这或许不是爱情。

    是一个懵懂无助的女孩心中的天真幻想。

    是一个从小听着童话故事长大的孩子对未知的渴望。

    甚至这只是包裹着感恩之心的美丽糖果。

    总有一天,文娜会长大,文娜会知道这一切多磨荒唐可笑。

    幻想就是幻想,永远不可能照进现实。

    当美丽的泡沫无情的碎掉,那对于文娜会是多么大的打击,会是多么痛苦的经历。

    “我不能这样做,我配不上她。

    我甚至已经偷偷的伤害了她。”

    “我是一个碰瓷的骗子啊!”林语几近崩溃。

    抱着头蹲在那,一言不发。

    文娜也停止了撒娇,时间仿佛就静止在了这一刻。

    文娜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了这样。

    一时的鲁莽,会对林语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她似乎忽略了什么。

    愣了许久,场面也冷了许久。

    文娜眼里留出了眼泪,无声的顺着脸颊滑落,滴在下边蹲着的林语手臂上。

    一滴一滴一滴,慢慢汇聚在一起,继续滑落,直到摔在地上,粉碎,之后又恢复原来的模样。

    沉默,继续抱着头沉默,这是林语此时的性格。

    在他这26年的生命里,也许只有过一次,唯一的一次坚强勇敢执着,就是抱着文娜站在那样的雨夜里,站在孤儿院的门前。

    但是林语却把它忘了,彻底的忘记了,

    剩余的日子,都是默默地活着。

    听从孤儿院阿姨的话,听从老板的话,克制,认真,谦和,成了他的性格。

    文娜蹲下身,手轻轻地抚摸林语的手,想给他一点点勇气和温暖,想给他一些安慰和鼓励。

    她轻柔的拿开林语抱头的双手,轻轻地捧起她的脸。望着他。

    林语也哭了,泪水也是无声的滑落。

    他内心的纠结在抬起头看着文娜的一刻,都变成了交互缠绕的钢索。

    人都说心乱如麻,他心中的麻是钢做的。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古灵精怪,但又温柔体贴的美丽姑娘。

    不知从何时起,他每日心中期盼的,也是能见到她,能和她朝夕相处。

    哪怕短暂的离开,内心也会产生思念。

    他甚至有时会吃醋,看到他的美丽会自卑。

    这些其实都源于内心深处的喜欢。

    然而此时林语更多的是痛苦和无助。

    他不知道怎么办,但他固执的知道,这一切不可能。

    “林,你喜欢我吗?”

    文娜捧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深情地问。

    林语没有回答,只是痴痴地望着她。眼睛里除了泪水分明全是喜欢。

    “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我是为了报恩才来找你。

    也是为了报恩才会这样照顾你。

    更是为了报恩才给你买这买那。”

    “不,你错了!林语,你错了,我是真的爱你!”

    “不需要理由,不需要解释,总有一天,你会知道。”

    “爱情,是你在未来,在我心底种下的一粒种子。所以未来我一直会爱你!”

    “但是,现在我来了,我找到了你,我现在就要开始爱你!不能再等一分一秒!”

    “我不要等到未来!”

    “那样对我,才是最残忍的伤害。”

    “爱我好吗?林语。”文娜已经泣不成声,捧在林语脸上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

    “是的!”林语终于开口,

    “我喜欢你!我无可救药的喜欢你,喜欢你的温柔细心,喜欢你的调皮霸道。

    喜欢你望着我的神情,喜欢你一脸幸福的微笑。”

    “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怎么样呢?”

    “你是来自天堂的花朵,我只是世间最最平凡的野草!”

    “你知道吗?我从小在孤儿院就一直谨小慎微的活着。

    我怕黑,总觉得黑暗中有双眼睛在盯着我,想要夺走我的一切。”

    “后来我长大了,不再怕黑夜,也适应了孤独。

    可是这个世界上我永远是被鄙夷,被忽略的那个。”

    “我依然谦卑的活着,每天送快递,无论遭受怎样的误解,遭受怎样的谩骂,我都得笑着。”

    “因为我知道,没有人会因为我的愤怒而害怕,没有人会因为我的咆哮而退缩。因为我就是渺小的。”

    “你说爱我,我很感动,也曾经兴奋地睡不着。”

    “可是我明白,我清楚!我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我真的不值得你去爱我。”

    “我是真的不敢爱你啊!”

    林语说了自己想说的,胸中的苦闷反而更多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他觉得应该这样做。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的一切!”文娜哭着说。

    “你受了那么多的苦,从今以后,你有我,有我爱着你,帮你抚慰所有受过的伤,有我帮你创造属于你的辉煌。”

    “相信我,你在我眼中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人,如果你愿意,你甚至可以改变人类的命运,你可以创造这个世界的奇迹。”

    “呵呵  呵呵   ”林语痛苦地傻笑着,“不!”

    “你不知道!”

    “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也不清楚我究竟是怎样的卑劣。”

    “告诉你吧,那天的撞车,其实,其实是我故意的。”

    “我是个骗子,只是想讹钱,还上这个狗屁的租金!”

    “你听到了吗?你清楚了吗?你还爱我吗?”

    “只是因为我太蠢了,才会害的自己差点死了。

    其实我要是死了也就好了,就不会害你爱上我,我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说完,林语歇斯底里的跪在地上,抱头痛哭。

    文娜愣了一下,“怪不得,那天开着车,突然就感觉脑海里有了你的信息,原来。。”文娜竟然笑了。

    她扶起林语,把林语抱在自己怀里,轻柔的说:

    “傻瓜,我的傻瓜啊!”

    “你相信吗?是命运安排我们在一起的。

    命运安排天上掉下来个小哥哥。”说完又会心的笑了。

    林语有些木了。

    感觉已经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理解这个世界了。

    更加不能理解文娜,“她喜欢骗子?”

    “是她听了我的话疯了?

    还是我疯了?”

    “是不是我没说清楚?

    还是她因为伤心,压根就没听清楚?”

    “要不我再说一遍?那我还要不要脸了?”

    “哎!反正也没脸了,我要解释清楚!”林语决定了。

    他冷静了一下,甚至酝酿了一下措辞,严肃的对文娜说道:

    “文娜,我知道你喜欢我。你是我见过的,这世界上最好的姑娘了。”

    “可是刚才,你没有听清楚。我再和你说一遍。”

    “我撞上你的车,是我故意的!我就是穷的没钱了,才想着碰瓷。

    我是为了钱,为了钱,我是个骗子。听懂了吗?”

    “噗嗤。”文娜笑了。

    “你还挺机灵的嘛,小哥哥。也没我想的那么笨。”

    “没钱了还能冒险想辙呢。不错不错!

    我是不是应该奖励你点什么呢?”

    说完进入了抽奖模式,在脑海里开始琢磨奖品。

    林语彻底傻掉了。

    “原来,原来文娜早就疯了啊!

    这是不是叫精神分裂?有时正常,有时魔怔?”

    “好可怜的姑娘,那要是这样,我是不是有责任照顾她?

    她又漂亮又有钱还是精神病?

    放出去多危险!

    要是祸害人,那得多有能量,要是被坏人祸害,我又怎么能忍心啊?”。

    想到这儿,林语似乎也不在那么抗拒被文娜爱上了。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扶着文娜站起身。拉着文娜走到客厅,坐到沙发上。

    细心的擦掉文娜眼角还挂着的泪花,有帮助文娜整理好头发。

    握着文娜的手,坚定的说:

    “文娜,不管你得了什么病,我都会照顾你,保护你,不让别人伤害你。

    既然你爱我,那我也爱你,爱你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

    说完目光坚定的看着文娜。

    还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文娜的秀发。

    突然文娜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

    “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接受我了。哈哈哈啊哈哈。”

    “哎!”林语叹了口气,心说:

    “病的还真是不轻,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骗她去医院好好检查检查?可怜啊!”

    文娜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止住了笑声,可是脸上还是挂着难以掩盖的喜悦,

    文娜突然拉着林语的手,往卧室走。

    “干嘛?干嘛?”林语惊讶的说。

    “哈哈,小哥哥,咱们晚饭不吃啦,快快与奴家睡觉吧。”

    林语大惊“你究竟是精神病还是女流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