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三十一章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7点零5分领导陆续都来了。7点整,终于仪式已经开始了。

    这种不鸟人的态度林语还是很喜欢的,说好的7点正式开始嘛。

    不过开场一位电台的当家女主持,在台上各种开场,硬生生拖到了领导入场。

    “下面让我们有请各位领导入席。有请市人力资源保障局副局长路洪波同志上台讲话。”无缝衔接,时机把握恰到好处的主持受到了热烈的掌声。

    领导的讲话倒是很有水平,除了恭喜培训班的顺利结业,预祝各位年轻企业家,创业青年宏图大展外,

    还详细分析了当下国际国内经济形势,人才就业形式,以及本市的经济和人才发展扶持政策。

    听得在座的人热血沸腾。有几个性子直的,甚至想立刻就赶回去加班开会、招兵买马、融资上市。

    林语也若有所思,“常年打工,一来不稳定,二是啥时候才能安身立命?要想有个光明的前途,还就得自己创业。”

    于是乎,接下来的各种发言,各种演讲,听的是仔仔细细,十分认真。其间还不住的点头。

    旁边的文娜看在眼里,心里一阵暖流。“我家这个小傻瓜,终于是要开窍啦。这是有心思要大干一场吧?”

    “当年那种废寝忘食的干劲儿又来了。但这回可不能让他只顾着忙工作,再苦了我。我也得跟着他一起干。”

    文娜计议已定,心里开始盘算资金的问题。

    之前安排的5000万早已经到账了。可是直接拿出来,林语又是要推脱。用啥办法呢?

    正当文娜苦苦琢磨的时候,台上换了风格。

    讲话陆续都完了,下边该是酒会了。

    这本就是为了促进本市创业新团互相增加人脉,创造机遇组织的。

    当然酒会才是重头戏。

    领导也都亲民加入,和一些已经小有规模的新秀攀谈,时不时给些意见建议。

    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拥护。

    “咱们市的这些领导真是老百姓的娘家人,又给政策,又给资金扶持,还帮你培育人才环境。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遇啊。”

    一位中年创业的大哥豪迈的举起杯,大声说:

    “来各位!让我们以有这样的好父母官,干一杯。感谢国家,感谢各位领导!”

    大家纷纷举杯应和。掌声一片。

    林语文娜身边不远处,一对上了些年岁夫妇模样的人,却眉头不展,一脸苦涩。

    两人小声嘀咕:“人倒霉,老天爷都不帮你。你们是赶上了好时节,我是赶上了梅雨季。”

    林语好奇,支棱着耳朵听俩人继续说,

    “不行咱就看能不能转让把,少亏一些,也总比赔干净强。

    现在国外的疫情这个样子,物流都断了。

    说不上哪一天才能缓解。车队养不起,人也养不起啊!”

    “也是,再加上我这身体不提气,关键时刻掉链子。”

    “那就盘了吧,我也不想干了,咱俩带着儿子找个地方养老得了,钱也够花了。”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林语听了个七七八八

    。听说做物流的,来了兴趣,自己本行嘛,虽说只是个基层打工的,但是好歹也能勉强算是圈内的。

    本着同情安慰的意思,林语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两人旁边,

    举起杯子友好的邀了一个酒,俩人会意,举杯回敬,抿了一口。

    见林语穿着不俗,手腕上的手表都得百十万,随即上来攀谈。

    文娜这时后也来到了身边。

    互相寒暄之后,那位自称张广达的先生开了口,

    “林小兄弟,年少有为,在哪高就?”

    林语尴尬:“赋闲在家。”

    “哦?那此次来参加酒会是寻找机会?”

    林语心里说:“我倒是想啊,哪有机会给我啊,我穷的就剩文娜了。”

    文娜接口道:“张先生您是做什么的?”

    “哎,不值一提,也是靠些朋友关系,想做物流,专门做本市到港口的货运。

    谁知道现在疫情严重,朋友的进出口生意都停了,我这里刚铺了摊子就砸在手里了。

    2000万挺不过明年,开春之后再这样,就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了。” “两位见笑了”。

    说完尴尬一笑。

    林语闻说,有些迟疑问:“物流非要做国外的?国内市场也很红火啊?”

    “哎,本来我老公是要重新开拓国内市场的,可是。。。身体出了点问题,也没有精力再干了。”妻子解释说。

    “哦,那可惜了。身体最要紧,还是先治好大哥的病,其他的都会好的。”

    俩人感谢地一笑,碰了一杯。

    文娜看着林语,又看看夫妇,心中若有所思,“这倒是个好机会。”

    于是机灵地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这才和林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文娜挽着林语手臂问:“怎么样,我的小哥哥,听了这么多,有什么想法么?”

    林语也不避讳,“想法谁没有,光有想法有啥用?”

    眼神飘向刚才的夫妇看了一眼。

    文娜心领神会,“我反正是说好跟着你混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屠夫吃猪手。嫁个挑夫满街走。”

    说完往林语身上腻了腻。

    林语有些害羞,“这种场合你也敢作妖。不注意影响么?”

    咳嗽一声,手臂松了松,接口说:“你之前参加这个培训班,是想干什么来着?”

    “我啊,没想好,就是觉着无聊,才学的。总得干点什么吧?”

    “这回好了,你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没听说么?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笃定的看着林语。

    林语一尴尬,“你真当我是没文化?那叫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

    酒会准时10点在愉快的氛围中结束散场。文娜挽着林语的臂弯走出酒店,引来无数侧目。

    “这女孩真漂亮啊。这男的。。。一般。”

    “这帅哥我喜欢,一看就不像某些花花公子。年少多金,又不花心。

    啧,真是难得。要是我男朋友就好了。”

    “切,你咋知道不花心?我们男人还有不花心的?”

    “说!你干了什么?是不是背着我又找了别的女人?”

    “呃,我没有。。。。。。。我也不花心。。。”

    又一艘友谊的小船翻了。。。。。。

    。。。。。。。。。。。。。。。。。。。。。。。。。。。。。。。。。。。。

    司机适时出现,文娜林语上了车。司机问:“两位还是回之前来的小区吗?”

    文娜想了想,试探着问林语:“要不去我家看看?这里很近的。”

    司机一听,“有故事啊这俩。”没做声,继续八卦偷听。

    林语一晃神,“去你家?呃,没准备啊”心说,“之前都想好了,要给你分开的,这发现了你有病,我得照顾你,保护你,但是。。。

    ”林语天人交战。要说真真正正和文娜走到一起,其实林语还是没有太想好。

    尤其今晚,林语见到了这么多光鲜亮丽的社会精英,富婆大款。

    要说内心里不自卑,那是不可能的。

    林语也渴望能像他们一样,有一份自己的事业,挣很多很多的钱。

    当今社会虽然衡量一个人的价值,不能简单地用拥有的财富多寡来评价。

    但是,世俗社会,人们还是简单粗暴的认为,有钱人就是有地位,就是有身份,就是有能力。

    所以想让人瞧得起,你还是得有钱。

    至于学识,本来就不好衡量,人们基本上看的是学历。

    手里拿着个MBA,手里拿着个某名牌大学硕士学位,管你是不是真才实学,管你人品怎么样。

    要是你成了专家教授,你就是说大气污染都是农村老百姓烧柴火造成的,也有人信。

    你要是说农业的发展和农民没关系,粮食是土里长出来的,农民不过就是收了收。

    也有捧臭脚的支持你。

    所以,得有钱。可是林语有吗?有,七块三。

    连欠的房租都是文娜帮他还的。林语内心的自卑可想而知。

    文娜似乎看出了林语的抵触,“师傅,回宁东顺祥小区。”文娜及时给司机回了话。

    “好嘞。”司机开车上路。

    林语心里叹了口气,好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

    文娜的手轻柔的落在了林语的手上,林语顿时感觉心中一暖。

    也紧紧地握住了文娜的手,顺势将文娜抱进了自己的臂弯。

    一路上两个人没有再说什么。

    文娜紧紧的依偎在林语怀中。

    两个人彼此感受着对方的温暖。

    司机一直把车开到了楼下的鸡窝旁,引得窝里的鸡格格叫了几声。停好车交单离去。

    两人上楼,回到了顶楼寒酸的小窝。

    进了门,林语一把将文娜包住,紧紧的抱再怀里。

    文娜心中窃喜,“这是?呵呵呵。。。。。。”

    谁想林语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过了好一会儿,幽幽的说:

    “文娜,谢谢你对我这么好,这么体贴。”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的万分之一。

    但是既然我决定和你在一起,永远保护你,照顾你,我一定会努力的。”

    “我决定了,我要创业,我要挣钱,我一定要争取一个配得起你的身份,堂堂正正的和你在一起。”

    文娜内心感动,紧紧地抱着林语,将头贴在林语的胸膛上,温柔的说:

    “其实,有钱没钱,有身份没身份,我都不在意,我只在意你爱不爱我,但既然你想,我就全力支持你。

    你想做什么我都无条件支持你。”

    林语内心更加火热,抱得更紧了些。

    可是一分钟,两分钟。

    还是没有下一步动作,

    文娜内心郁闷。

    “剧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了,你是不是应该主动做点什么了?”

    “比如说吻我?”文娜寻思,“你这傻瓜不来,要不我主动吧?”

    想到这,文娜仰起头,深情的看着林语,温热的嘴唇一步一步向着林语靠近。

    林语却好像明白了什么,忽然道:“能跟你借钱吗?”

    文娜&*!@#

    “当然,我的就是你的。”回答道,眼睛依然深情地望着林语。

    心里呼喊着:“吻我啊!傻瓜!”

    林语继续尴尬到:“我想盘下今天那对夫妇的公司,搞物流。”

    “需要很多钱的。”

    文娜说:“没关系,我早就准备好了。”

    心说:“快点吻我!”

    林语继续说:“算我借你的,我一定努力,算你投资也行,你是老板,我给你打工。”

    文娜。。。。“你说了算,都听你的。”

    嘴唇就在林语的嘴唇旁,吐气兰香。

    林语:“那什么。。。我们明天就联系。。。。。。我想。。。”

    文娜猛地吻住了林语,林语嘴里还“@#&*%……”

    文娜心里说:“你这混蛋,非要老娘用强!”

    激烈的吻着林语,不让他继续磨蹭。

    林语终于投降了,闭着眼睛,与文娜忘情的吻着。

    从门口,一直吻到客厅,吻到沙发上。

    文娜心说,“为什么不直接回卧室?”

    过了很久很久,直到两个人感觉嘴都麻了,唇分。

    文娜摸了一把脸,看着林语说:“小哥哥,你这技术从哪里学的?没看过电视么?糊了我一脸口水。”

    林语真的好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