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二 第四十二章 生日送个礼物
    走过了2020,艰难的一年,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深有感触。

    愿这世间春暖花开,愿这世间没有疾苦,愿这世间有情人终成眷属。

    感谢2021,让我们有机会,迎接美好。

    祝愿牛年大吉!好运连连!

    文娜车子开得不疾不徐,眼见要到墅城小区的门口了,却一拐方向,向着喊郎山进山的道路开去,像是要到山下转转的样子。

    后边那辆车果然,过了一会儿出现在了通往喊郎山的道路上,坠着文娜的车,一路跟了过去。

    文娜将车停在山脚,三人下了车。

    左右看看,还有一些锻炼的人,有的上山,有的下山。

    有的三三两两打着拳,耍着剑。

    见到不方便抓人,三人互相使了个眼色,朝着喊郎山上走去。

    沿途都是石阶小路,另外还有一些是自然踩出的土路,通向周围的树林景致。

    走到半山腰,三人远远看见纳凉银灰色的车开了过来,停在了山脚,下来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男人。

    男人手里拎着一个编织袋,打扮上像个拾荒者。

    文雅悄悄地向着旁边的小路隐匿而去,离文雅和林语大概保持两三百米的样子。

    按照文雅的能力,应该得到信号很快就能包抄过来。

    林语和文娜继续慢慢往山上走着,山脚下的男人似乎身体素质很好,上山很快。

    离林语和文娜二人越来越近。

    林语给文娜使了个眼色,两人加快脚步,上了山顶。

    山顶上此时已经没有人了,四周都是树木,很茂密,只有一条路通向旁边的峰顶上的亭子。

    林语和文娜,闪到一颗距离小路不是很远的大树后藏好,准备就在这里围堵这个跟踪他们的人。

    时间过去了大概二十分钟,林语文娜算计着,这个人应该出现了。

    可是并没有听到有靠近的脚步声。

    “林语感到很奇怪,莫非这个人察觉了?”

    “再不然,这真是个上山来拾荒的闲的环保志愿者?”

    林语探头看了看上山的路,并没有那个男人的影子。

    文雅应该在不远的地方藏着,倒不怕有什么危险。

    再说自己好歹是个男人。

    心中稍定,决定悄悄去看看。

    “你就躲在这儿别动,我去前边悄悄观察一下。不会离的太远的。”

    林语向着身旁的文娜小声的说道。

    “那好,你千万小心,那人要是有武器,可危险。”

    文娜担心的嘱咐道。

    林语点点头,猫着腰,小心翼翼的躲闪着,向来时的小路快速跑去。

    跑出大概有100米远,这条上山的小路就尽收眼底了,哪里有人的影子啊?

    林语心中纳闷,又向旁边的树林走了几十米,抻着脖子看了看,也没发现有人。

    文雅也不知道藏到什么地方了。

    这时候,前边的树林里“啪”的一声,似乎有什么动静,林语一惊,小心翼翼的朝着声音的方向,悄悄的移动过去。

    再往前是茂密的树林,看不了多远,而且树林里幽暗。

    林语不敢马虎,尽量放低身形,小心翼翼的一边观察动静,一边慢慢地靠近,脚下很轻,尽量不发出声音。

    但是出了刚才的声音,再没有什么动静,树林里静的可怕。

    林语盯着幽深的树林看了好一会,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壮着胆子小声喊:“文雅?是你吗?”

    没有回音。

    林语又向前走了几步,绕过一颗粗大的树干,发现地上放着一个盒子。

    盒子不大,只有烟盒大小,放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边,显然不是游人随意丢弃的。

    林语用脚踢了一下,觉得没什么危险,便上前拿起盒子仔细观看,盒子是个塑料盒子,不知道是什么糖果的包装盒。

    盒盖用胶带粘着。胶带上写着两个字:“打开。”

    林语晃了晃盒子放在耳边听了听,里边似乎没有什么重量,也不是金属的声音。

    于是慢慢的撕开胶带,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只有一张叠得整齐的纸,林语打开来,发现上边写的内容,猛地一惊,

    “完了!”转身就往回跑。

    等跑到文娜藏身的地方,发现文娜不见了!

    林语放声喊:“文娜,文娜!”

    焦急的朝着上山的小路狂奔,一边跑一边大声喊着:

    文娜,你在哪?文雅,文雅!“

    跑了大概几百米,就看到那个戴鸭舌帽的男人扛着编织袋,狂奔到了山脚,迅速上了自己的车,开车一溜烟的跑了。

    身后大概六七十米的距离,文雅正在狂奔追赶,可是毕竟文雅是两条腿,等到追到停车的位置,那辆银灰色的车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脑一片空白。

    “完了,中计了,文娜被抓走了!”

    林语呆呆地再次打开那张纸,上边写着: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想要你女人的命,就别报警。”

    林语将纸揉成一团狠狠地扔了出去,用拳头狠命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我真是没用!我就是个废物啊!”

    “怎么办?怎么办啊!”一边哭嚎着,一边捶着自己。

    “快下来啊!还坐在那哭?”文雅的声音从半山腰传来。

    林语猛地清醒过来,是啊,我怎么还能坐在这哭!

    赶紧追!一定要救回文娜。!

    林语赶紧站起来,朝山下跑,跑了几步又折回头,找到扔掉的那张纸还有盒子,揣进兜里。

    向着上下跑去。

    文雅看着追不上那个人,就立刻返回山上找林语。

    得赶紧叫上林语下山追。

    要不是文娜一声吼,林语还傻乎乎在山上悲痛欲绝呢。

    两个人下了山,看看车傻了眼,来的时候是文娜开的车,车钥匙也在她身上,现在文娜被掳走了,车没办法开了。

    两个人赶紧沿着路往外跑,一边跑,文雅一边说:

    “姐夫,你别急,我能感应到姐姐的位置上,有D空间在姐姐大脑中的坐标映射,我们很快就能找到。我现在需要电脑,查找那辆车的轨迹。判断精确的坐标位置。”

    “林语恍然大悟,家里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我们回家去拿!”

    “好!”,二人二话不说一路狂奔回了家,来到家中打开电脑,文雅迅速接驳了道路监控系统,快速地寻找着那辆车。

    林语则是找到备用钥匙,也不管自己开车的本事了,急匆匆跑回山脚下去开车了。

    “找到了!”文雅兴奋地对着冲进门的林语说。

    林语握紧拳头,“走,我们追!”

    文雅抱着电脑,跟着林宇跑出家门。

    车子被林语开了回来,索性这一路上没啥人,林语安全把车开了回来。

    林语硬着头皮要去开车,被文雅一把拉住,“我来开吧,你帮我看着电脑。”

    “好”!林语想到文雅的本事,便急忙上了副驾驶位置。

    文雅开上车,追着那辆车的行驶轨迹追了过去。

    文娜此时身上套着一个编织袋,被袋子封得死死的。在一辆车的后备箱里。

    后备箱空间狭小,蜷缩在袋子里完全动不了。

    文娜试图用脚踹了几下车厢,可是力度太小,没什么作用。

    又挣扎着,好不容易把手从身子底下挪出来,伸到了身体正面。

    文娜用力的撕扯着编织袋,一会儿就扯出了一个口子,稍作调整,继续撕扯,编织袋终于被文娜撕扯开来。

    文娜费力的从编织袋子里钻出来。

    刚透了一口气,猛然感觉车子剧烈的颠簸起来,身体不由控制的左冲右撞,撞得身体剧烈的疼痛。

    不得不停下手里的动作,用四肢狠命的撑着四周的箱体。

    避免身体在后备箱里乱撞。

    又过了一会儿,车子速度降了下来,最终停了。

    文娜内心开始惊恐起来。

    “车到地方了?歹徒就要过来了!我怎么办?”

    文娜焦急的伸手在四下摸索,后备箱里很空,显然是歹徒早有准备,就是为了装人,没有放东西。

    这时,车门打开,随即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传来。

    歹徒下车了。朝着后备箱走来。

    文娜更加着急,手脚四处猛拍猛踹。

    咔嚓一声,后备箱里靠近边上的一个小灯罩被文娜踹碎了。

    这时,后备箱盖猛地打开,一个男人站到了文娜面前。

    文娜惊恐到了极点,“你是谁?你要干什么?快放了我!救命呀!”

    “救命啊!救命!”文娜大声的喊叫着。

    身体恐惧的缩成一团。

    “嘿嘿,小娘们,你就是喊破喉咙,这里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男人阴恻恻地说道,一只大手向着文娜抓来。

    文娜激烈的反抗,手脚胡乱的抓着踢着。可是无济于事。男人一只手抓住文娜的头发,另一只手抓住文娜的胳膊用力往外拽。

    文娜吃痛不已,反抗力几下就被男人拉出了后备箱。

    文娜用尽最后的力气手扒着车厢边,胡乱的抓了一把,手里摸到一小块灯罩碎片,死死地攥在手里。

    接着就被狠狠地摔在地上。

    文娜感觉浑身剧痛传来,忍不住呻吟了几声。

    “狗日,想要弄到你还挺不容易。废了老子这么大的劲!”

    男人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

    “看我回头怎么消遣你,妈的小娘皮。真是挺漂亮!”

    说着伸手在文娜的脸上刮了一下。

    淫笑着,将文娜拖拽着,进了一间屋子,拉到里边靠墙跟儿的一把靠背椅上。

    文娜挣扎中将手里的灯罩碎片迅速偷偷塞进嘴里。一言不发。只是拼命挣扎反抗。

    男人一手揪住文娜,另一只手照着文娜的后颈就是一手刀。

    文娜顿时晕了过去。

    男人用胶带将文娜和椅子捆到一起,捆成了粽子,直到一卷胶带用完,再拿出一卷胶带,又疯狂的再文娜的嘴巴上绕了七八圈。

    随后将剩下的一股脑又缠到了文娜身上。这才罢手。

    做完这些淫笑着看了几眼文娜,便转身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走了出去。

    “砰”关了门。“咔嚓咔嚓”传来了上锁的声音。

    之后就没了动静。

    文娜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没有动静,黑漆漆的,静的可怕。

    文娜忍着剧痛,借着微弱的光四周打量,这里似乎是一个洗车房,边上有一些洗车的工具。

    但是又有些不像是对外的那种,因为里边像仓库,堆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这里更像是某个自家的车库。

    文娜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听不到任何想动,人声,甚至汽车的声音,哪怕是狗叫都没有。

    好像这里是荒无人烟的地方。

    文娜努力的克服着心中的恐惧。

    “老公和文雅一定会来救我的!”

    心中想着,逐渐冷静了下来。

    文娜用舌头顶着灯罩碎片,在嘴里感受碎片的形状,找到锋利的地方,用舌头小心的顶着放到牙齿中间咬住。

    努力的顶着封在嘴上的胶带,舌头用力的往外顶。

    嘴吧不住地使劲蠕动,终于嘴上的胶带被撕开一个口子,文娜呼出一口气。

    接着文娜咬着碎片,使劲低着头,去摩擦身上缠着的胶带。

    身上的胶带只是在胸口的位置胡乱的绕了很多圈,缠到了椅子上,手被缠到背后,文娜勉强可以够到胸前的胶带。

    她就一点一点的用嘴巴够着磨着。嘴唇被碎片划烂了,流出了殷红的血。

    文娜依然没有放弃,继续坚持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