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二 第四十三章 掳与救
    文雅开着车,一路追踪着那辆掳走文娜的银灰色轿车,并且大脑不断感知着留在文娜大脑里的D空间投影坐标。车子一路向西。

    渐渐接近了张广达公司所在的开发区物流园。

    林语心中怀疑,“难道真的与张广达有关?

    可是解释不通啊,为什么?”

    林语想不通,也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先找到文娜要紧。

    视频监控上显示的车开到物流园附近,沿着园区边上的一条土路开进去了,便失去了踪迹。

    文雅也开车到了这里,失去了目标。

    这边早年没有征地以前,是个村子。

    有很多老百姓的土房子,也没有规划,零零散散的分布在物流园更西边的地方,从来没有过监控设施。

    现在也几乎没有人还住在这边,绝大部分都荒废了,只有极少数的院子被废品收购站占据着。

    即使是废品站,也不是都有人住,只是当个破烂仓库。

    再往西就是高速公路,还有大片的荒地,没有人家了。

    物流园的位置原来叫做西关村,是固宁市的最边缘了。

    早在上个世纪,这里还有一段土墙,一个破败倒塌的城门楼。据说很久以前这里是固宁的西城墙。

    可是随着战乱,这里被荒废,被遗弃,没了人烟。

    解放后,部分百姓,在这里建起了土房,开了荒,慢慢的成了一个拥有一百多户的村庄。

    靠着几亩开荒来的贫瘠土地艰难地生活了下来。

    周边的沟沟坎坎都被放养的羊啃光了,更显得苍凉。

    前几年,这里终于迎来了变革,市里搞大开发大建设,征了土地,把村子集体迁到了物流园的东边,更靠近市里的位置,这边物流园没有用到的土地和土房,又再次荒废了下来。

    车子开到物流园的西边已经没了路。

    都是废弃的土地和土房。

    零零散散的分布在荒野里。

    没有动静。

    天已经黑了下来,此刻眼前黑黢黢一片,没有灯光。

    林语下车,四周查看着,寻找车行驶的痕迹。

    文雅则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受着文娜的位置。

    她虽然能接收到文娜传来的信息就在附近,可是不能精准的定位到,还是要一点一点的寻找。

    林语内心非常焦急,文娜被抓走已经接近两个小时了,不知道此刻歹徒对文娜做了什么。文娜有没有生命危险。

    林语胡乱的在附近查看,越找越心焦,这附近虽然没人住,但也不能说人迹罕至。

    毕竟还有一些废品收购的车子要来这里送货拉货,也会有些附近的公司,将大宗的废纸箱等一些物品拉过来卖。

    所以地上横七竖八的有很多车辙印。

    林语也分辨不出是什么车的。

    只能简单地看出来,有些车辙印较宽,是货车的。

    有些已经模糊不清,显然时间有些长了。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车辙印想着不同的方向开了过去。

    这么一大片的破房子,这么分散,要是挨着一个一个的找,估计天亮也找不完。

    而且,此时林语还不敢大声喊。

    怕惊动了歹徒,再次悄悄转移,或是狠心伤害文娜该怎么办?

    林语心急如焚,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没有方向。

    文雅这时也下了车,指着前边说道:

    “走,我大概感觉到了方向。”

    两人将车熄火锁好,快速的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在黑暗的荒野上,像两只奔跑的猎犬追寻着狡猾的猎物。

    文娜此时满脸的汗水混合着泪水。

    嘴已经麻木,身前的衣服上已经被血染透。

    由于过度的惊恐,再加上一直用牙咬着碎片,已接近体力的极限了。

    文娜大口的喘息着,身上的胶带被一点点割开,已经快到臂弯的地方了,一旦过了臂弯,文娜胳膊就可以用上力气了,使劲挣扎就应该可以挣脱。

    “我一定能出去!老公等我!”

    想到这里,文娜心中充满了希望,不顾嘴唇的疼痛,和身体的疲乏,再次低下头,

    将头使劲埋进胸口,一点一点摩擦着胸前的胶带。

    “快了!快了。。。”文娜不住的鼓励着自己。

    ………………………………………………………………………….

    此时,那个绑架了文娜的男人,坐在一间屋子里,脚搭在茶几上,嘴里叼着烟。对面站着一个女人。

    “你去,给那怂货再下一剂猛药,他已经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了,小娘皮已经在我手上了。

    等你那边把公司的股权全部弄到手,我再放了她,让你们完成交易。

    到那个时候,我们拿了钱就可以远走高飞了。”

    女人一脸堆笑,铺的粉再也掩盖不住皱纹,在灯光下形成一道道闪着白光的沟坎。

    “好的,我这就去办,让那个老不死的赶紧死!”

    “到时候公司就成了我一个人的了。他那个亲生的傻儿子就让他喝西北风去吧。”

    说完一脸狐媚的走过来,靠在男人的身上。

    男人脸上闪出一丝厌恶,随即收了表情,细声说到:“乖,抓紧。早就说让你把股份弄到手,一直拖到了今天。

    要不是我阻止,他们都进行交易了。

    钱进了那老鬼的户头,必然要留给他的儿子。

    你这个后妈屁都甭想捞着。

    赶紧去吧,我也该回去了,别让小娘皮跑了。”

    “好,我今晚就让他进急救室。

    你从弄回来的毒药,我给他做一顿好的。

    咯咯咯!”女人在男人脸上吧嗒亲了一口,扭着身体一脸娇笑的走了。

    男人没有动地方,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脸上露出邪意的表情,“踏破铁鞋无觅处,找了你们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

    哼。看来那人说的都是真的,我要发达了。哈哈哈哈。”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烟盒大小的黑色盒子,看上去很精致,闪着微光。

    男人看了看,将仪器小心的放回口袋收好,站起身出了门。

    ……………………………………………………………….

    林语跟着文雅一路小跑,向着西边的一排房子跑去。

    那里的房子相对比较完整,还有几个个院子锁着门。院内堆放着一些杂物,显然还在使用。但是屋里没有灯光,应该都没有人。

    林语猫着腰,挨个院子探头观察,都不见有人的样子,焦虑的看向文雅:“能确定吗?就在这边?”

    “嗯,感觉到的信号,这边最强,应该就在这附近。”文雅笃定的说。

    “那我们俩分头找。快一点儿,有情况就大声喊。”林语说完,不等文雅搭话,纵身就翻进了面前的院子搜索。嘴里还小声的喊着:“文娜?文娜?你在吗?”

    文雅看林语进了眼前的院子,看了一眼前边的房子,向那里跑去。

    也纵身跳进院子,仔细的搜索起来。

    文娜正在努力割着身前的胶带,“就差一点了,加油!老公,我就要成功了。”文娜自己打着气。

    忽然似乎听到外边有动静,似乎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文娜停止了动作,仔细的听着外边的动静。

    “文娜,文娜,你在哪?”

    “是老公来救我了!”文娜顿时泪流满满,用尽所有的力气喊道:“我在这儿,老公!我在这!”

    林语听到屋子里有动静,是文娜的声音,心里激动得难以附加,立刻冲到门前,朝这里边喊

    “文娜?文娜?是你吗?别怕!我来了!我来救你了!”

    “老公!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能找到我!呜呜呜。”

    文娜激动得大哭起来。

    林语眼见着门上上了锁,用脚猛踹了几脚,没有踹开,有用身子撞门,撞了好几下,还是没有撞开。

    门是自己焊的那种铁门,很结实,锁也很大。急的林语赶紧四下里找东西砸门。

    文雅已经搜索到其他院子里了,听到这边的喊声,也急忙跑过来,“姐姐,小雅来救你了。你别怕啊!”文雅喊道。

    “呜呜呜,好。”文娜哽咽着回答。

    “小雅,赶紧找东西砸开这个门!”

    林语催促着,手里搬着一块石头跑过来,

    “轰”砸在门锁上,门锁晃动了几下,依旧没有砸开。

    林语正要搬石头继续砸,忽然远处一道亮光飞速的驶来,是一辆车。

    “坏了,那人回来了!赶快!赶快!”林语有点慌神。

    “不怕!你砸门救人,我对付他,这次一定不让他跑了。”文雅说完,一个助跑,疾冲几步,噌的一下跳上了两米来高的院墙。林语愣了一下,赶紧回过神继续砸门。

    车子似乎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急速开了过来,离院子还有30米,一个急刹车,停下了。

    男人伸手从后座上拿起一把弩枪下了车。

    文雅此时已经迎了上去,男人立刻举起弩枪,二话不说,照着文雅就是一枪。

    文雅看到对方有枪,赶紧侧身躲避。

    弹丸打在身后的土墙上,“啪”的一声,打掉一大块泥土。

    男人迅速压上一颗弹丸,举着弩枪一步一步向着文雅靠近。

    文雅只得再次向后躲避。藏到了身后的一段残墙后。

    啪”又一声,打的残墙墙头上彭起一大团土烟。

    文雅低着头,仔细观察身边,随手抄起几块石头,握在手里。

    躲在矮墙后边,仔细听着那人的脚步声,判断着距离。

    男人向前轻轻走了几步,举着枪站定观察。

    突然蹑手蹑脚的向旁边的破房子绕过去,这里过去正好到文雅的身后。

    文雅听着动静,忽然没了声音,知道不好,赶紧转移。

    顺着土墙,再次躲到破房子的另外一边。

    刚藏好身形,就看见一个鬼祟的身影,从房后绕了出来,

    “这坏蛋真狡猾!”

    文雅心里想着,手里的石头掂了掂重量,瞄准了那人。

    男人端着枪,像一条抓捕猎物的眼镜蛇四下扫描着,脚下标准的战术步伐,小心翼翼的朝前走三步,停下观察,再向前三步。

    离文雅藏身的地方还有不到10米远的距离,文雅甩手一个追星赶月的手法,两块石头就朝着男人打去。

    “嗖!啪!”,一块石头被男人闪身躲过,另一块石头准确的打在了托枪的手上,顿时“哎呦”一声,男人的手就垂了下去。

    男人心中大惊:“贼尼玛!高手!”心转直下,毫不恋战,一只手拎着弩枪,转身就跑。

    “站住!站住!我会查出你是谁的!”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