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二 第四十五章 进化之鹰眼 风速
    沉默良久,林语抬起头,看见仪表上显示的时间,已经过了12点了。

    “现在已经是23号了。今天该是个好日子啊!”林语想。

    今天是个能创造奇迹的日子!

    “我曾经选择了23号重生。”

    “我又在23号这天带着文娜逃离。”

    “成功穿越,来到了这个时空。”

    林语想着,“可是,今天黄历真特么不对呀!”

    沮丧的摇了摇头,

    “今天的运气是真的差。当初选这天是不是有违天和?

    还是和我八字原本不合?运气用尽就尿了?”

    林语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哎!情场太得意了?

    垃圾屌丝被倒追,不符合老天爷的审美么?”

    “哎!想那么多也没卵用,先祝自己生日快乐吧!

    林语闭上了眼睛,心里默念:“林语,生日快乐。哈啤波斯嘞。”

    缓缓地伸出右手,轻轻地拍了两下心脏的部位。

    算是个生日安慰吧,林语突然觉得,生活应该有点仪式感。

    林语靠在椅子上,随手在口袋里摸索起来。

    上下翻遍了,才想起来,自己从撞车那天起就再也没抽过烟了。口袋里没有啊!

    玛德,都忘记了!好久没买过烟了。

    也不是想就此戒了。

    一是本来烟瘾就不大,原来也就是特别累的时候,偶尔抽一口。一盒烟,有时候能抽很久。

    二来是撞车住院了,医院里压根就没机会啊。

    想抽烟?想啥呢?

    现在天天和文娜腻在一起,朝夕相处的。

    “嘴里有烟味?也不太方便吧?”林语无奈。

    没有烟,怏怏的颓在椅子上,思绪还是伴随着失落飘忽了起来。

    回想起27年前的今天,自己抱着文娜,穿越回了这个时空。

    那是一个寒冷的雨夜,刻骨铭心的冷。

    甚至,直到现在想起来,还不由自主的让人打寒战。

    “那天,真是狼狈,抱着光屁股的文娜,冒着瓢泼一样的大雨!

    哎,怎一个惨字了得!”

    “那时候,文娜这小娘子,可没有现在好看!”林语嘴角有些上扬。

    “身材也不好!肉嘟嘟的,小短腿儿。”

    “我自己还是个孩子啊,给她换过多少次尿布来着?”

    林语有些记不得,反正很多次来着。

    “可是后来,没多久你就被人带走了啊!

    歌是怎么唱的来着?

    那夜的雨,也没能留住你!”林语有些感慨。

    “二十多年的时间,你被人收养,我在孤儿院长大。

    话说咱们还真不算青梅竹马,压根没玩过郎骑竹马来,绕树弄青梅的游戏好吗?

    我在应该尿尿和泥的年代,就失去了还穿着尿不湿的你。

    你那时候,可曾偶尔记起过,固宁西郊孤儿院里的丈夫林语?”

    “前不久见到你的时候,我都认不出你了啊!

    你当时,真特么美!腿好长!胸?呃!不是A!”林语眼睛里闪着光。

    “但我更喜欢你淡蓝的头发,那一直是我以为的,爱情的颜色。”

    “是啊,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我们还是原来的模样。”

    林语想着文娜头发的颜色,然而,最近这些时日发生的一幕幕,却像放电影一样,在林语眼前闪过。

    好多的惊喜!好多的惊讶!还有好多的惊吓呢!

    “逃了27年,真的安全了吗?”林语不敢肯定。

    “就在几个小时以前,又出现了姓宁的!”

    林语心里沉甸甸的,像是压了一块石头。

    “我这个两任丈夫,实在是不称职啊!

    那些个后宫小说,也不知道特么怎么编的!

    哎!我咋就连一个都保护不好呢!”

    “再说,我这么脆弱也就算了,

    安排这样一个老婆,真是不适合带出街啊!好危险啊!”

    “人傻、钱多、长得靓!进的了厨房,打不了流氓!”

    男不强,女还弱!哎!还有个坏蛋隐藏着!

    林语再次将目光扫向药剂,

    “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了!怎么也得再试试!”

    眼睛里闪烁着红蓝两色的荧光。

    “如果选择蓝色药剂,那么无论成功与否,我至少能保证活着。只是这幅单薄的躯体,就再也不能进行进化了。

    如果选择红色。。。。”林语犹豫了,“可能,可能会死啊!”

    虽然记忆已经进行了重新备份,虽然自己的基因信息也早就进行了保存,即使是死了,还是可以克隆重生的。

    “但是,那还是不是现在的自己呢?”林语想,又想到前世的自己。

    “那已经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自己了吧?

    不同的成长经历,不同的生活环境,虽然基因相同,模样一样,可内心呢?真的不一样啊!”

    林语不想死,不想离开现在的文娜,不想重生,不想变成另一个自己。

    “可是,苟且的活着,怎么能保护自己的文娜呢?

    假如明天还来一次?还有这么幸运吗?”

    林语不敢赌,林语陷入了纠结。

    “猥琐发育,别浪?

    可是我不想玩辅助啊!就算是个脆皮法师,攻击高啊!”

    林语一动不动盯着药剂。

    过了很久,林语眼中似乎有了决断,目光开始坚定。

    林语抬起手,伸向装着红色药剂的液氮瓶,稳健的迅速打开盖子,拿出一只红色药剂。

    然后仔细的盖好盖子,将冷藏箱扣好,再将箱子放进保险箱锁好。

    回过头来,在旁边盒子里,取出一只新的注射器。

    仔细地把药剂吸进注射器,一滴不剩。

    看了看胳膊,考虑了一下,取掉止血带,换到右胳膊上扎好。

    用酒精棉仔仔细细的消毒。

    “今夜,浪一回吧?要是真的赢了呢?”

    林语稳定的抬起左手,拿着针剂,毫不犹豫的扎了下去!

    “轰”,林语感觉手臂传来一阵剧痛。

    像是一列突然不怎么和谐的“和谐号”闯进了身体,横冲直撞。

    林语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将最后剩余的一点药剂推进血管,针管拔掉,“啪嗒”掉在了地上。

    林语左手紧紧扣着右臂,身子弓成了虾米,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豆粒大的汗珠,好像突然就从头皮的每一个毛孔里钻出来,争先恐后的向着低处欢快的奔去。

    接着,汗珠从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里冲出来,带着林语身体里的某些平凡的颗粒奔涌而出。

    此时的林语像个漏水的筛子,往外呲着水。

    又像是被扔在仙人掌上,来回打滚的气球。

    身体里的火车还在肆虐,鸣叫着直奔心脏而去,林语感觉越来越难以忍受,巨大的压力使得林语喘不过气来。

    大口大口喘息着。

    火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终于“轰”的一下,毫不犹豫地撞在了林语的心脏上,山崩地裂一般。

    林语大脑里顿时闪过一个念头,“完了!推水晶了。”晕了过去。

    此时,楼下熟睡中的文娜似乎有了感应,身体也仿佛在微微的战栗。

    她有些痛苦的皱皱眉,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当林语醒来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少时间。

    好像只有一分钟那么短,又好像过了一生那么久。

    林语揉揉发胀的脑袋,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

    “还好!活着!”

    林语努力地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似乎,什么也没有变?”

    林语攥了攥拳头,放开,再攥紧拳头,

    “靠,还是原来那只平凡无力的手。”

    “到底还是失败了啊!

    传说中的绿巨人、钢铁侠呢?

    来个蜘蛛侠的变异也行啊!”

    “难道是黑寡妇的异能?”

    “延缓衰老?机体免疫?能抗击新冠病毒?”

    林语叹了口气。扭头看了一眼旁边仪器上显示的时间。

    时间仅仅过去了3分钟多一点。

    “真的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啊!慢慢来吧,没死就好。”林语学阿Q,自我安慰着,站了起来。

    “接下来,还有很多路要走!我得振作一点!”

    “哎!这方法没戏了,回去吧。再想办法!”

    林语想着,穿出D空间,来到三楼普通房间,朝门走去。

    “嗯?”

    林语惊奇的揉揉眼睛,再看向门的方向,

    “我,草!不是吧?”

    林语清晰地看到了门把手上的指纹。

    “隔着三四米远,能看清个指纹?”

    “真的进化了?”

    林语想上前看清楚,是不是错觉,心念一动。

    “嗯?”“我,草!不是吧?”

    “还有惊喜?”林语心动间,人已经到了门跟前,脸都贴到了门上。

    “啊这,增强了视力和速度?”林语惊奇的看向自己的手,随即左右迅速地挥动了几下。

    “我,草!看见了残影!迷踪手有没有?

    一秒钟出手十几次那么快有没有?”

    “赚了啊!”

    林语大笑,高兴得手舞足蹈。

    “我这敏捷,这速度,这属性!我就问问,还有谁?”

    “啊哈哈哈哈哈哈。”

    “砰!”一拳打在工作台上,工作台没事儿,林语萎了。

    抱着手蹲在地上呲着牙,眼泪都快下来了。

    “@#¥%,说好的进化呢?

    这么玩真的好吗?”就这么垃圾的异能,能干啥?

    “跑路吗?晚上跑路不撞树?”

    林语欲哭无泪。

    “打人的时候是挺快,然后一击娘炮飘飘拳?

    打在身上软绵绵?”

    “我去!”

    神兽乍现,以万匹为单位从林语心中跑过。

    “我特么心态崩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