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二 第四十八章 开局很顺利
    宁显福实在是没想到,本以为开局很顺利,糊弄着廖桂花弄钱,然后又阴差阳错的抓住了文娜,人生高光时刻马上就要到来了。

    谁成想,一枕黄粱都没实现,就带上了攻击0—2的钢手镯。

    当初在掌握了家传的秘密以后,宁显福一时也将信将疑。哪有这么玄幻啊。

    据自己的爷爷说,那时候刚刚打内战,宁家村里还剩下的男女老少加一块也不够50人了。老宁家男人除了爷爷这个瘸子保住了命,大部分的青壮劳力都被抓了丁。

    村里穷的,想当裤子都没有裤子了。

    突然有一天,村里来了一个穿着打扮像洋人一样的年轻人。找到爷爷二话不说,直接抽了一管血,放到一个没见过的仪器上一阵测。

    测完就跪下了,喊祖宗。

    爷爷顿时就蒙了,莫非是哪个宁家的分支?从国外回来认祖归宗了?

    后来听爷爷说的更加玄乎了。

    那个人出去三天,转了一圈回来,竟然带回来一箱子金条银元。还有几把枪,有打真子弹的,还有打石蛋的。

    一下子宁家村就不一样了,把剩余的老弱残兵收拢到一块,也算是有钱有枪,有了保障。

    宁家村开始修房子,收拢流民做长工。还修建了炮楼。爷爷狠狠地娶了几房姨太太。

    好景不长,没过两年解放了。爷爷成了挨批斗的地主。该没收的没收了。姨太太们也都明面上离了婚。

    但是家里把个天大的秘密藏下了。

    来的人说自己是从未来穿越的,为了找两个人,男的叫林语,女的叫文娜。也是从未来穿越的。必须要抓住这两个人。

    一旦抓住了,整个宁家村就可以去未来吃香的喝辣的,住洋房开跑车,坐飞机,想干啥干啥啦。

    爷爷哪听过这个呀,神魂颠倒啊。赶紧叫当时只有5岁的,自己的大伯记下。

    这是咱们老宁家天大的秘密,必须要完成。

    这秘密连同一个从没见过的神秘宝贝仪器,就这样被藏在了爷爷炕洞下边的密道里。

    只有宁家嫡系的子孙才有资格知道。

    来的人说是要满世界的转转,去找找看,走了就再也没回来。

    可是宁家从此多了这样一个使命。

    找到一个叫林语,一个叫文娜的。掌握着两个人身上的秘密,就可以直接穿越到未来去了。那是神仙都羡慕的幸福日子。

    直到宁显福长大,他爹才告诉了他这个惊天的秘密。他爹是爷爷最小的儿子,宁显福几个伯伯都去世了,秘密就传交给了宁显福的爹。

    宁显福的爹随着上山下乡的大潮,来到了固宁市的西关村落了户。娶妻生子。

    秘密自然也就带到西关村,成了宁显福毕生的责任。

    本来宁显福16岁从了军,接受了党的教育,是不信这些牛鬼蛇神的。

    可是查看了那台制作精密的仪器后,心里也不由得有了几分期盼。

    这显然不是那个时代能造出来的东西呀。就是现在市面上也没见过这种东西。

    于是宁显福时常将仪器戴在身上,到处转转,据说只要靠近那两个人,仪器就会有反应。

    人算不如天算,恰巧宁显福这天来找廖桂花密谋,恰巧文娜这天来找张广达商量收购公司的事情。

    仪器响了。

    宁显福内心哪个激动啊,真特么是真的啊。

    “苍天大老爷啊,原来这些都是真的啊!该着我宁显福发达啊。可以去未来,寻找我的幸福去啦,哈哈哈。”宁显福激动地几天没睡着觉。天天暗地里跟踪文娜,掌握了文娜一切动向。

    还从家里拿出了藏了多少年的一把弩枪,随时找机会要抓文娜。

    事有凑巧,天理昭彰。

    宁显福折了,一切都成了泡影。身上的仪器也被周明收缴了。

    “到底想好了没有?告诉你,老实交代,不要抱有幻想啊。”

    宁显福听着周明的问话,低着头。

    “老子打死也不说。看你能怎么样。”

    “告诉你,宁显福,我们已经掌握了你所有的证据。”周明厉声呵斥道,

    “别以为你负隅顽抗就拿你没办法,证据确凿,你不交代也可以判你。”

    “廖桂花都交代了,是你主使她谋害张广义的。”

    “绑架文娜的事情你也抵不了赖。”

    “想活命,你最好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

    宁显福心说,“老子指定死不了,老子的后人在未来那么牛逼,我要是死了,后代哪里来的?”

    “跟你们死扛到底了!”宁显福打定主意,就是不说话。

    周明看了一下这情形,“先带下去吧。”示意同事把宁显福先收押了。

    “这是快硬骨头啊,不好啃,得想想办法。”周明觉得还是要从廖桂花下手。

    “提审廖桂花!”周明喊道。那边就有警察去关押室提人去了。

    周明看了看时间,拿起电话,拨通了文娜的电话。

    响了几声,电话接通。“喂,周警官,您好,有事?”

    电话那边传来了文娜的声音。“有事您说。还要感谢你及时来救我呢。”

    “你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宁显福抓到了。”周明说。

    “你们这下不用担心了,同伙廖桂花也到案了。你们安全了。”

    文娜那边传来了惊喜的笑声“太好了,你们真是神啊,这么快就抓到了。”

    周明脸上一红,没好意思解释,心说“捡的,算吗?”

    “哈哈哈,可能随后还需要你们过来指认。到时候我通知你们。”

    “好的好的,没问题,随时打电话。”文娜说道。

    “那好,那就随后等我电话,你们忙吧。”

    周明正要挂电话,文娜那边又说话了,

    “等一下,周警官,本来想要好好感谢你们的,正好今天是林语的生日,林语的意思想晚上请您吃顿饭,一起庆贺一下,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

    周明一听,“过生日啊,这个,我得看晚上忙不忙,真是说不好。”

    “先祝贺林兄弟生日快乐了,要是我不忙,我一定来给他庆祝一下。”

    “那好,那晚些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联系,真心希望您能来。”文娜那边说。

    “好的,那就下午再联系,我尽量。”周明挂断了电话。

    心里想着,“我跟着两位还真是有缘啊,说来也巧,怎么什么离奇的事情都跟这二位有关呢?”

    “撞车撞出了火花,俩人搞上了。”

    “没几天,又成了被绑架的。”周明摇摇脑袋,笑了笑,随即心思一转,职业的敏感性告诉周明,这里边还真说不定有什么故事。

    天下没那么巧的事情。

    “晚上我得去,跟着两位多接触接触。”

    “廖桂花带到!”审讯室门开了,廖桂花被带进来,坐到了椅子上。

    周明收回心思,开始审问廖桂花。

    “廖桂花,告诉你个好消息,宁显福抓到了。”

    廖桂花一听,“神探啊,现在的警察真是太厉害了,这才过了几个小时,就逮到了?我还有啥没交代的呢?我得赶紧想想,争取宽大啊。”

    “报告1政1府,我还知道,我们村的二蛋偷过村东头的张寡妇。”

    “二蛋他爹是村长,他还,他还偷了我。。。”

    周明“@#¥%。。。。”

    “你先详细交代清楚密谋害死张广达的事情,其他的随后再说。”

    “好好好,我交代,我保证都说。”廖桂花脑袋点的像拨浪鼓。

    “那是一个秋天,风儿那么缠绵。。。我在物流园辛勤的扫着地,一眼就看见了我家老张。。。”

    周明“@#¥,别讲故事,老实说!”

    “哦哦,我认识张广达是前年秋天,他来物流园考察。”

    “我看了他几眼,他也瞄了我几眼。我们就看对了眼。”

    “一个礼拜有吧,我们就结婚了。”

    “本来我是要跟他好好过日子的,可是宁显福那个混蛋,他暗地里来找我好几次,要跟我内个。我开始是不同意的!”廖桂花放大了音量,抬头看着周明,眼睛里满是委屈和娇嗔。

    “继续说!”周明喝道。

    廖桂花赶紧低下头,继续说道,“后来,他在床上跟我说喜欢我,要我想办法弄死张广达,我们俩把他的钱弄到手后,他带着我去国外耍。”

    “后来,后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搞到的慢性毒药,说是国外的,查都查不出来,一点一点放到饭菜里,人吃下去会慢慢变成血癌。”

    “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死了。”

    “等到事成以后,把公司卖掉,拿了钱我俩就出国。”

    “昨天他找到我,说是抓了文小姐,让我赶紧弄死张广达,然后把公司弄到手,好进行交易。”

    “所以,昨晚我就给老张的燕窝里多下了药,还放了些春药。想着促进血液循环,”

    “到时候,老张看上去像是做完那事,兴奋死的。”

    “没想到,你们当晚就来了。”

    “都是宁显福鼓动我的,我其实不想的,老张对我很好的,呜呜呜。”

    “呕,呕”廖桂花哭着哭着就作呕起来。

    周明一看,“我去,干呕?不是还有发烧啥的吧?”

    “赶紧带着去做核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