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二 第五十三章 最后的计划
    宁显福觉得自己被忽悠了。

    交代完罪行的当天,自己就被车拉到了这个看守所。

    看守所里都是未决的,还有些拘留的。

    固宁这个小地方,看守所也小里小气的。看守所在北郊,不大,是个原来的村小学改建的。

    由于犯事的人少,监房大多都空着,只有三个房间住这七八个人。两个房间是拘留的。一个就是他,还没判的。

    房间很小,只有一张木板床,上边铺着草垫子。还有一个用木板隔着的蹲坑,一个洗手的柱盆,算是厕所。

    “明天就是平安夜了吧?”宁显福想,

    “后天就是圣诞节,再过五天就是元旦了?不是,好像是六天。”

    “回不去了,本来答应你们要回宁家村的。”

    宁显福低下头,看看一身监服,有些大。也不是新的,虽然洗的很干净。

    据说之前那个没穿几天,就毙了。

    “我还能活多久?”

    “谋杀,绑架,估计是活不成了。即使判个死缓,跟死了也没啥区别啊。”

    “即使侥幸活下来,以后就在高墙里边过了?

    每天搬砖还是做胶鞋?”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想要的,是那个曾经虚无缥缈,又忽然近在咫尺的黄粱美梦啊。

    “只要抓住文娜,搞到那个D空间。然后就能穿越去未来!

    无尽的财富,飞车,人造美女,还有长生。那才是老子想要的啊。”宁显福靠着床栏杆,深深地叹了口气。

    “老子要拼一把!”宁显福低吼着。

    “宁显福?怎么还不睡?”巡查的警员隔着门说道。

    “哦,有点不习惯,睡不着。”宁显福小声回答。

    “赶紧睡,不早啦。”

    “是,就睡了。就睡了。”说完宁显福往下窜了窜,翻个身,脸朝着墙。似乎是睡了,可是眼睛依然睁着,眼里冒着光。。。。。

    。。。。。。。。。。。。。。。。。。。。

    还有三天就是元旦了,宁显福要求和家里通话的要求被拒了。

    警察告诉他,在没有审判之前,不允许与外界亲友联系。唯一可以的,是通过律师转达。

    宁显福死心了,心中筹划着,脑海里一遍一遍重复着演练着自己的计划。等待着开庭审理的日子。

    这也许是他这辈子最后的计划了。

    廖桂花,因为怀孕,有小产的迹象,因此被准许保外就医,获得了假释。

    同时,廖桂花也通过律师传话给宁显福,如果两个人不死的话,她愿意等他,因为孩子,她愿意余生,一家三口一起过。

    宁显福当时听到消息后表现得非常激动,痛哭流涕,在警察面前深深的忏悔。跪在地上足足哭了有两个小时。

    过后表示,如果有活着的机会,一定痛改前非。

    自己也是接受过教育的人,同时自己曾经还从过军。一时糊涂,才误入歧途。也是因为穷,所以才铤而走险。

    种种迹象表明,宁显福已经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罪责,已经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在看守所的日子,狱警每天对宁显福的表现都大加肯定。

    甚至几天后,宁显福还被委派干起了每天巡察的工作。

    宁显福非常兢兢业业。做的很认真,很仔细。

    日常一起看电视之前,宁显福还自愿现身说法,用自己的痛苦经历教育那些犯了小错误而拘留的人。

    教育他们不要因善小而不为,更不能因恶小而为之。

    人一旦失去了底线,终将酿成大错,滑进罪恶的深渊无法自拔。

    在看守所这些日子,宁显福写了近万字的忏悔书交给了看守所,并且希望能将忏悔书复印一份,交给自己已经回老家养老的偏瘫父亲。

    警察方面当然不会给的,按照规定犯人在没有审判定邢之前,是坚决不允许与家人有任何联系的,怕串供。这是原则问题。

    但是,警方确确实实感受到宁显福的转变,也相信宁显福是一时糊涂,误入了歧途。

    并且宁显福本质上还是不坏的,从他日常待人接物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很热心,待人和善,乐于助人。

    于是看守所方面破天荒在日常记录上,给与了宁显福很多正面的肯定。

    而且官方正式书面提请法官,适当量刑,考虑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终于开庭审理的日子定下来了,法院通传,将在2021年的1月4号,公开审理廖桂花和宁显福的案子。

    也就是元旦放完假的第一天。

    宁显福表现得很平静,在和狱警的日常聊天中也表示,一定乖乖的认罪伏法,争取宽大处理。

    看守所的干警也为他感到高兴,毕竟还年轻。

    而且通过了解案情,这起案件应该适用于刑法中的第二百三十二条:定罪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在量刑时,法官会充分考虑实际情况,以及宁显福的表现,不会因为杀人既遂,就要一律偿命。

    会综合全部案情,正确评价罪行轻重和行为人的人身危险程度,给宁显福以适当的刑罚处罚。

    宁显福属于怂恿他人谋害张广义,并未亲自实施杀人过程。另外手段也够不成特别残忍。

    到案后表现特别积极悔改,因此干警私下也给宁显福分析了,应该不会判死刑,无期,甚至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几率大。

    才不到30岁。即使判个无期,在里边好好表现的话,减刑下来,最多10几年就出来了,还是年富力强,有大把的光阴可活呢。

    宁显福也表示想通了,就盼着早日认罪伏法,早日改造,早日重新做人了。

    可每到深夜,宁显福躺在床上,总会默默地靠着墙发上一会呆。与平日里的积极乐观形象判若两人。

    看守所里没人知道,白天的明显福和深夜里的宁显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深夜的宁显福是阴郁的,呆滞的。有时候还会在脸上闪过意思狠厉。

    宁显福的心中似乎有一团风暴在酝酿着。

    也许一直等着浓云的聚集,等着那狂风刮得更猛烈些吧。

    。。。。。。。。。。。。。。。。。。。。。。。。。。。。

    林语着些天忙的不亦乐乎,除了学车练车,和文雅文娜过招,就是在D空间的二楼反复的摸索试验着。

    功夫的长进是日新月异的,鹰眼和风速的异能也似乎在不断壮大着。

    之前文雅还能跟林语战个平手,甚至偶尔还能钻个空子,赢上林语一两招。

    可是渐渐的,文雅打不过了。

    虽然林语的力量不行,但是林语找到了窍门。

    随着对各种搏击技巧的娴熟,林语总结了一套适合自身的打法。

    林语利用鹰眼可以很清晰地掌握敌人的进攻线路,在做出规避的同时,利用速度攻击敌人的薄弱要害。

    招招阴损,招招要命。不是踢裆,就是打人太阳穴,要么就是攻击腋窝,腿窝。

    还好文雅是个大闺女,这要是真碰上敌人,恐怕也是讨不了好处了。

    文雅已经准备给林语找厉害的对练了。而且计划着下一步的实战演练。

    就等来年公司的事情全部解决好,就该提上日程了。

    文娜也有很大的进步,毕竟也是基因改造过的。虽然暂时没有林语那样的异能,但是比起普通人那也是强了很多。

    因此文娜也算小成,对付个别流氓,现在是绰绰有余了。

    要不是忙前忙后跑完了公司收购的事情,给文娜多一些时间,应该有能力,可以参加职业的女子搏击比赛了。

    这一天,离元旦放假还有最后一天的时候,文娜林语终于与张广大的公司签署了合同,以950万的最终价格,拿下了公司所有的股权。公司正式更名为“速风快递有限责任公司。”

    也是同一天,林语接到了周明打来的电话。

    宁显福的案子要开庭了,时间定在下月4号的上午10点。

    要求林语、文娜、文雅,到时候要出庭作证。

    林语痛快地答应了。

    但是电话里,周明委婉地说了廖桂花怀孕的事,还说了宁显福最近在看守所里的表现。

    最后劝林语,如果能够在心里达成谅解,那么在作证的时候,要秉持公正的心进行陈述,尽量不要有主观的臆测。

    得饶人处且饶人,给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算是一份功德。

    林语听了没说什么,保持了沉默。

    放下电话,林语内心有些不爽,还有些担心。

    他一直怀疑宁显福的动机并不是那么单纯。

    隐隐感觉到可能跟宁涛有关系,

    可是凭着大家都姓宁,就咬定宁显福是知道他们秘密的人,有点说不过去。

    而且这个秘密,这个猜测,对谁都不能说。

    坚决不能说!

    一旦秘密泄露了,那对于他们三个人来说,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跟文娜商量了之后,最后决定,照实说!

    至于法官怎么判,那是法官的事情了,也是宁显福和廖桂花自己种下的恶因,自食其果。

    剩下的时间,宁显福廖桂花平静地等待着开庭。

    林语文娜也平静的等待着开庭。

    然而,谁也不知道,后边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