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三 第六十七章 代号黄雀
    林语、文娜和文雅三人经过转机,从昆市机场,登上了飞往缅帮城市仰光的737国际航班。

    因为联系人给的接头地点就在这里。

    同一时间,两个便衣在海关出入境登记处查找到了林语三人的出入境记录。然后也匆匆坐上下一班飞机飞往仰光。

    并且提前联系了缅帮的国际刑警组织,寻求他们帮助,先盯住这三个入境旅客。此次行动代号黄雀。

    下午三点,飞机落地,实际上此时是国内时间的四点半。因为仰光时间比国内晚一个半小时。

    一出机舱,就是扑面而来的热气。此时正值一天内最热的时候,地处热带靠近赤道的仰光,平均温度都在30度左右。再加上海洋气候影响,这里的潮热是可以想见的。

    签证办理的很快,随着人流走出机场,满眼都是穿着“笼基”和拖鞋,头上扎着“岗包”的男人。当然也有脸上涂着“特纳卡”(一种乳黄色的植物粉末),穿着“特敏”的女人。

    这是一个不穿裤子的国度,无论男女。据说男人其实连内裤都不穿的。但是没办法考证。

    果断进入卫生间换了一身清凉的装束,才缓解了从冬季突然进入夏季的尴尬。三人按照之前做好的攻略,直接打车前往预定好的斯特兰德酒店。

    司机是个中华通,说得一口地道的台普,也不知道跟哪个无良的导师学的。没说一句话后边总要加上两个字“了啦”,颇得文娜的赏识。

    下车的时候,文娜还特意多给了5美刀小费。司机有点受宠若惊,5美刀折合当地的钱大概就是7000元,可以买两个榴莲了。

    “矮油!三Q了啦!”

    “有个秘密告诉你们了啦!”

    “在这里打车,要先砍价了啦!这里的士都没计价器了啦!”

    “不砍价就上车。会挨宰了拉!”

    司机赶忙告诉林语三人,一个众人皆知的小秘密。

    “矮油!三Q了啦!”文娜赶紧学着司机的口音道谢。

    站在这间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五星级酒店门前,震撼是自不必说的。

    典型的维多利亚风格的三层小楼,米黄色的外墙,搭配简洁的白色装饰线条,配合深色胡桃木门窗。看上去既古典又充满现代感。

    刚走进大厅,瞬间就被室内的温凉隔绝了喧嚣繁乱的尘世。

    “哇塞!太美了!”文雅一屁股坐在有着美丽孔雀开屏图案的藤椅上。

    “这酒店太赞了!”

    “傻丫头!”文娜爱惜的看了看文雅,挽着林语的手臂走到前台。

    “办理入住!谢谢!”标准的美式英语脱口而出。

    文娜毕竟是在国外生活到大的,比第一次出国的林语可是强大得多了。

    分别登记好,拿着房卡,由适应生引领,来到三楼的房间。文雅一间高级套房,林语文娜一间行政套房。

    之所以林语文娜要了一间行政套房,一是为了方便接头。二是这间房把边,通过两个方向的窗户都可以观察外边的情况下。

    文娜应承着适应生的征询,林语走到窗口,看着窗外。

    现在还不到下午五点,太阳还很高,照在有些繁乱的街道上。各种各样的行人悠闲的走着。

    有的人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是为了见识不同的人与景色。

    有的人是为了逃离曾经熟悉的地方,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迷失自己。

    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旅行目的。

    看着佛塔烟云间的血色黄昏、伊洛瓦底江畔的淡然微笑。林语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美丽。

    然而,总有那么一丝的不和谐闯进你的生活,碍你的眼。

    文娜从身后抱住林语,一起欣赏着窗外的美景,远处的大金塔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出刺眼的金光,仿佛佛的箴言与荣耀。

    “想什么呢?亲爱的。”

    林语腾出一只手,抱紧文娜,将头贴在文娜的鬓边。

    “别说话,可能有窃 听。也别紧张,装作若无其事。”

    “外边我数了一下,有三个人在盯着我们,而且摸不清是不是一伙的。”

    “对面街角那个拿相机的胖子,右侧街边两个聊天的老缅。”

    文娜身子一僵,林语顺势将文娜整个抱在了怀里。

    “房间里也不一定安全,我们先出去再说。”

    林语轻轻地拍了拍文娜的肩膀,拉着文娜的手,出了房间。

    叫上文雅,三人出了酒店。

    “不要回头看,有人在监视我们,跟我走。”

    三人溜溜达达,沿着门口的大街向西,穿过两个街区,经过一座气派的白色建筑。旁边出现一条主街。

    林语三人走在路上很是显眼,因为当地人,甚至是男人几乎都打着一把伞。

    反而不打伞的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异类。

    林语往街旁边看了看,下边都是各种各样的小店。

    林语快步走过去,在一家杂货店,买了三把普通的雨伞。

    手里拿着伞分别交给文娜和文雅,林语扫了一眼不远处装模作样照相的胖子,轻声说:

    “苏雷塔在北边,不是很远,等下我们分头走,在塔下集合。”

    “我们要把跟踪的都引出来。”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林语沿着左侧的路继续向前。

    文雅和文娜则沿着那条主路向北而去。

    林语脚下越来越快,几个闪身就将跟踪的胖子甩丢了。

    前边是一座公园,公园的北边已经可以看到金黄色的塔尖了。

    林语闪进了公园。判断了一下方向,速度全开朝着文娜和文雅的方向靠拢过去。

    旁边草地上几个放风筝的孩子好不容易把风筝放了个三五米高,忽然感觉身边一股逆风刮过,风筝瞬间就给吹回来了,“啪嗒”掉在了书杈子上。

    半分钟时间,林语已经穿过公园,看见了一个街区以外的文娜,文雅在另外一条路上,身后不远不近的都坠着两个本地人,走走停停。

    “好家伙!人还不少!”林语开着鹰眼,仔细的辨认了一下几条尾巴。然后迅速原路折回。

    一只风筝摇摇晃晃的刚要落地,“忽”,一股风,吹到树上了。

    几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摇了摇头,刚才为了那风筝爬树,衣服都挂烂了,“这一回,哼哼!再见拜拜,不玩了!”

    呼啦一下,孩子都跑散了,就剩一个个子最小的,手里攥着个线轴子,眼巴巴的望着树上的风筝。

    “蹭!”一个人影闪过,孩子眼前的风筝没了。

    再一眨眼,一个外国大哥哥站在面前,手里拿着风筝递向自己。

    孩子怯生生的接过风筝,转身就跑了。

    “我的佛祖呀!这是个鸟人!能飞的!”

    林语回到自己进入公园的路上,选了一颗粗大的椰子树,躲在后边,透过树,林语盯着来时的路。

    过了有五六分钟,一个气喘吁吁的胖子才姗姗来迟,左右张望。

    胖子身后也有一个本地人打扮的,有些气喘,显然也是跟踪的。

    “这么算来就有6个人了!”林语暗暗算计,这六个尾巴怎么处理呢?

    “在没摸清楚这六个人来意之前,最好还是先别动他们。看看再说吧。”

    “但是这么明目张胆的跟踪,是不是得给点教训呢?”林语盯了一眼胖子心中有了主意。慢慢从树后隐退,向着苏雷佛塔方向去了。

    林语大摇大摆的在苏雷佛塔外边的环形路上溜达,边上都是卖小吃水果的各种摊贩,林语把榴莲买了两个,还饶了摊主两个榴莲壳。

    “摊主也纳闷,这老外要这么多榴莲壳干嘛?难道跟我一样,晚上回去偶尔得跪一跪来着?”

    走了不远,又买了一把熟透的香蕉抱在怀里。

    这会功夫,文娜何文雅也到了。三人递了个眼色,帮林语拿这东西,慢慢绕着佛塔的外围走着。后边的尾巴也就慢慢的汇拢到了一起。

    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林语放慢脚步,慢慢靠近文雅密授机宜。

    “等一下看我动作,我一扬手,你就要施展异能,时间回放5秒,过5秒钟后再回放个5秒,我有用处。”文雅虽然不知道林语干什么,但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边上的文娜似乎知道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笑得合不拢嘴,满脸通红。

    林语一咧嘴角,“游戏开始了”。

    拿上榴莲和香蕉转身朝着几个尾巴走了过去。

    距离大概还有十几米的位置,林语站下了,盯着慢慢移动的几条尾巴。

    几个人都是装摸做样的这里走走看看,那里磨磨转转。慢慢的就有三条尾巴靠在了同一个摊子上。

    林语忽的一下,脚底生风冲向了三人,三人本来注意力就在林语身上,猛然间看到林语冲过来,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两三步,眼里惊恐的看着林语。

    只见林语一挥手。三个人恢复了装摸做样。

    林语将手里的香蕉、榴莲、榴莲壳一股脑的扔在三人身后的位置。手里一闪,三人身上裹着的笼基就被抖开了。

    绕到三人身前一声大吼:“快看啊!”

    三人一惊,“这人啥时候出现的?”

    再一低头,“我草!裙子那?”

    下意识往后一退,脚底下滑腻腻的,手也捂不住了,直接就是一个后仰,“啪!”摔在了榴莲上。

    周围的人,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地游客此时都往这里看。

    “我草!原来那块布底下真的没有裤衩啊!”

    这时候,剩下的尾巴只见林语手一挥。

    “我草!咋又摔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