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三 第六十九章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别急!慢慢说!我们来也不是旅游,是有重要的事情。”

    “你先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

    乔家仲看了看窗外,压低声音开始讲述。

    “我们一共十个人,是第二批被送入虫洞的。”

    “第一批据说只有三个人,是没报希望的试验品。具体都有谁,我不太清楚。”

    “我们被关在公司大厦地下50层,每天在监视下做研究。”

    “后来,有一天,我,孙鹏飞,廖凯,万梅梅被带出来,宁涛见了我们。”

    “我们的家人都被宁涛用各种手段控制了起来,他让我们跟着六个基因强化战士进入虫洞,来寻找你们。”

    “他们制定了详细的计划,虽然不能跨时空通讯,但是,我们十个人的目的本就是要在这边发展势力,找到您,然后抓住并控制您。”

    “您手里有D空间,您可以实现精准穿越,我们的目的就是控制您穿越回去。”

    “当年一起穿越的十个人是绑在一起的,但是穿越过来还是分散了。当时有预案,如果分散在不同的时空,每个人也要每过一年到岩鹰海上的基地去看看,如果时空能对上,就要取得联系。”

    “倘若时空对不上,岩鹰还没有出现,也要互相留下暗号,彼此建立联系。”

    “在那个时空我们谁也不认识岩鹰组织,可是。。。林总工,我听说岩出现了!”

    “是个特别厉害的雇佣兵!”

    林语心中一惊,未来那个组织可是震惊世界的黑暗组织。势力遍布全球,岩鹰可以说是黑暗世界的掌控者,甚至很多国家政权的背后都有岩鹰的影子。

    “难道?”

    “这次卖岛的就与他们有关?”

    林语收回心思,“一起穿越的,你联系到几个人?”

    “算上我有六个人都联系上了。孙鹏飞,廖凯都比我穿越的时空点晚,他们还年轻,但是也都娶妻生子过着普通生活。”

    “那一直在D空间缝隙内游荡岂不是长生不老?”林语心中遐想,继续听乔家仲说道:

    “万梅梅穿越来的时空点最晚,现在在YDL国,自己做了点生意,还是她自己一个人。当年我们还曾经。。。。。哎!”

    “我已经在这个世界活了20多年,她却还像当初一样年轻。”

    “另外还有两个基因战士,他们跟我们本就不对付,没怎么了解他们,据说也当了类似雇佣兵一类的,在地下世界发展势力。”

    “但是好在,他们要听我们的命令。因为他们虽然有你们的照片,但是没和你们接触过,所以要我们找到你们确切消息,才会用到他们来动武。”

    “嗯。。。。他们,嗯怎么想?你知道吗?”林语郑重的看着乔家仲。

    “我是说,如果把我的消息告诉他们,你觉得他们会。。。。”

    “绝对没问题!我敢保证!他们都和我一样,对您万分尊重!”

    “而且都对宁涛恨之入骨,绝对不会背叛您!”

    林语看了一眼文娜,文娜轻轻的点了点头。

    林语不再犹豫,“好,那你想办法联系他们,我保证,一定带你们回去!”

    “太好了!”乔家仲激动地不住双手颤抖,紧紧地攥着拳头。

    “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回去!我要报仇!”

    “哪怕与他同归于尽!”

    “放心!仇一定会报!但是不需要拼命!”

    “你联系他们,尽快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然后来这里与我们汇合。”

    “记住!我的临时身份是台湾人林伟奇,英文名字叫Vikki,我是一名大学教授。她们俩,姐姐叫文琳娜,妹妹叫文琳雅。”

    “在外边不要暴露我们的关系,只是相谈甚欢的驴友。给你我的电话号。”林语手写了一个当前的电话递给阿仲。

    “另外也可以去斯特兰德酒店找我们,就算万一我们不在,也会给你留信的。”

    “好,我记住了!”乔家仲站起身,将身前的酒杯端起来,向着三人行了个礼,一饮而尽。

    “那我先走了!老师您保重!”说完鞠了个躬,恋恋不舍又充满希冀的走了。

    没一会儿,一个陌生短信发来了,林语打开一看,乐了。

    “老师,一兴奋忘了给您留电话,这是我的号码。阿仲。”

    林语看了看电话号码,默念了几遍,牢牢记住,然后随手把短信彻底删除了。

    此时,阳光警察局办公室里,一个身穿灰色警服,戴着眼镜的胖子,一边擦着脑门上的汗,一边训斥面前的几人。

    面前几人都是平民打扮,一个个捂着前边,捂着后边,满脸痛苦。

    “丢人!让国际同行怎么看我们?一群笨蛋!”

    “叮铃铃!”电话响了。

    胖子止住骂声,接通了电话。

    “哈罗!我是吴雍丹。”

    “哦,好的!一会儿见!”

    “快去换衣服!同行马上到了!一群蠢货!”

    周明放下电话,看看了仰光的夜,天空中的星星似乎都散发着热气。

    “走吧,希望顺利!”身后跟着一名同事,坐上了去往警察局的出租车。

    “豪迈尼玛尼?”

    到地方后,周明有点不适应,操着半生不熟的英语问了一句。觉得自己说的可能有点别扭。

    “两万块!公平价!”司机的国语倍儿标准。

    “我去!”周明一头黑线。

    “哥们儿!我们来的时候都打听过了,一般都是8000,你这太黑了啊!最多10000!”

    “哦!NO!我听不懂!”

    “两万块!很公平!华国人!咱们是朋友!”

    。。。。。。。。。。。“这是在警察局门口!哥们儿,我们是国际刑警!”

    “警察?哇偶!两万二,一分不能少!”

    “我去!你还涨价?”

    “你还涨价?”

    “哦,朋友!警察挣得多!快付钱!不然我报警!”

    “。。。。。。。。给他!给他!”周明快疯了,催促同事赶紧付钱。

    “我忍不住!我说一句MMP可以吗?”

    “嗯?什么意思?朋友?”司机不解。

    “祝福的意思。”

    “哦!谢谢!也祝你们MMP!拜拜!”

    周明望着远去的出租车,心里产生了一丝阴影。

    看了看破旧的警察局,周明觉得,或许不会很顺利啊。

    “走吧,进去找那个吴雍丹巡长对接。”

    “无用蛋?这名一看就好不了!”

    两人进了警局。

    吴巡长专门为两位远道而来的同行举行了一个小型的欢迎仪式。

    会议室的桌上,摆着时令的水果,还有香槟。

    不谓不隆重。

    然而周明总觉得这些异域的同行们,表情很怪异。

    似乎是不太欢迎一样,脸上都是一副蛋碎的哀怨表情。

    甚至有些还不时地龇牙咧嘴。

    周明没办法,入乡随俗,到了人家的一亩三分地,就得适应人家的规矩。

    就着榴莲,喝着香槟,满屋子都是异域风情。

    那滋味,终身难忘。

    欢迎仪式终于结束了,说起了正事儿。

    委托缅帮同行们盯梢的人,丢了。

    确切地说,不算丢,知道住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只是暂时失去了目标动向。

    吴巡长很委婉的说起华国人,都是会武功的。

    不仅轻功了得,而且足智多谋。把诚实勇敢善良的缅帮警员玩的团团转。

    当然,吴巡长作为巡长,用的是标准的缅帮伦敦腔。

    周明听得又是一头黑线,跟丢了就是跟丢了,咋还那么多借口?

    反正接下来基本上就靠自己了。

    虽然在国外没有执法权,但是跟踪调查这种事,还是可以的。

    现在完全没有什么抓捕的状况,自然不需要再麻烦诚实勇敢善良的缅帮同行了。

    了解了具体情况,周明就告辞了。

    只说与吴巡长保持深度的联系和协作,但是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具体方案。

    吴巡长也是业内的精英,这点儿意思还不明白?倒也乐得清闲。

    烫手的山芋不好玩啊,你们都追到国外来了,那还能是阿猫阿狗的小角色?

    “最后,我们还有一个小忙,需要吴巡长的帮助。”

    周明最后还是打算从这个吴巡长这里寻求些帮助,总归比自己两眼一抹黑好办。

    “我们需要对目标的最佳监视点。看吴巡长能否协调一下。”

    “啊?这个啊。。这个好办。酒店对面就是民房,很多都比酒店高的。”

    “他们住的两间房,最大那间是个拐角,比较好监视。我帮您协调一下这间?”

    “可以可以,本来我们也不需要三个人都监视,有一间就行。而且住的也是主要目标。”

    “那就麻烦吴巡长了。”

    “哪里的话,全世界警察的任务都是打击犯罪,维护和平,协助国际刑警办案,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你们稍坐片刻,我安排人去办,很快就办好。”

    “那好,那我们就在这里再叨扰片刻。”

    于是周明两人无奈的留在了弥漫着榴莲和香槟芬芳的房间。

    “咱俩要不继续吃吧?反正剩这么多。”同事建议,周明有些不解。

    “真的不臭么?”

    “我听说,什么东西吃习惯了都一样。闻着臭,吃着香。”

    “那shi呢?”周明特别想问,说不出口。

    “好吧,你吃吧,我真有点接受不了。”

    “叮铃铃”,隔壁电话响了。

    周明竖着耳朵听半天,一句也没听懂。

    正在这会儿,吴巡长推门进来了,两位等着急了吧?

    “哦,没关系。怎么样?协调好了?”

    “托佛祖保佑,很顺利。”

    “正好有一家人的卧房对着那里,条件非常好。”

    “那家人很愿意配合,代价也不高,每天10000缅币,很划算。”

    “我就帮二位答应下来了,帮警察做事,他们很是心甘情愿的。”

    “一家人已经秘密搬走了,你们现在就可以过去了。”

    “哦对了,水电费的话,另算。”

    周明一听,“What?”

    “算你们狠!”心中腹诽,嘴上还得说“Thank you!”

    “你真是帮了我们大忙!有机会一定要去我们那里,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不把你丫裤子都当了,算我输。”周明很生气。

    “对了!借一套监听设备?方便吧?”

    “哦!佛祖啊!”

    “我国,我们,我帮你们试试,想想办法!”

    “报告!”

    “进来!”

    “巡长,那三个华国人刚刚回了酒店,遮遮掩掩的拎了个箱子。”

    “哦?”周明立刻警觉了起来。

    “难道出去非法交易了?”

    “我们现在就走,过去看看!顺便带上监听设备!”

    吴巡长脸上有点挂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