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三 第七十章 监视与反监视
    拎着讹赖的监控设备,周明和同事悄悄地来到了,林语所在房间对面的一栋居民楼。

    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栋六层楼,住户是老两口,靠着在附近卖些低劣的翡翠制品过活。

    所以,老俩很愉快的搬走了。

    去大马坎的矿上收些原石它不香吗?最近大马坎都涨到了天价,要不是舍不得每天早起那一句问候,老俩早就想走啦。

    问候是啥?是一只鹦鹉。老俩的精神寄托,会三国语言,牛的一批。

    老俩下定决心要出去看看世界,虽然最远也没出了雾露河的范畴。但总比窝在仰光这个过气的旧都,辛苦赚命要心情好些吧?

    周明进了屋,最快的速度来到窗口,选好了机位。

    把红外摄像机架好。对了对焦,看向对面的窗口。

    对面的酒店是老式的格栅木窗,其实不利于监控,更何况还拉上了窗帘。

    只能隐约的看出里边的人在干什么。

    其实这样的工作,周明并不适应,虽然学的是刑侦专业,但是毕业之后一直从事的是交警的工作。

    即便参加专案组的这段岁月,也是这儿跑那儿跑。从来没有这样枯燥的在一个地方这么无聊过。

    “嘎吱嘎吱嘎吱!”

    “嘎吱嘎吱嘎吱!”楼上传来一阵响动,让周明更加烦躁,这破楼豆腐渣啊!一点也不隔音!

    同事岁数大些,显然是见过风浪的,笑了笑,走到一台老式冰箱前,打开了门。

    “空空如也!啥也没留!够抠的!”

    “你先看着,我去买点吃的喝的。”

    “好,你去吧,我盯着。顺便买包烟!”

    “你不是不抽烟?”

    “这不是孤独寂寞冷吗?实在无聊吧嗒一根。”

    同事出了门,周明捂上了耳朵,盯着摄像机,那边屋子里三个人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不知道在干什么,也没机会安装窃 听器,没有声音。

    “得想个办法,过去一下,装一个!”

    周明翻着从吴巡长那讹来的设备,窃 听器有火柴盒那么大,型号估计还是2000年左右的。

    “跟我岁数差不多了!这破烂!上学的时候实践课用的道具都比这强!”

    无奈的摇摇头,周明将三个窃 听器,连同接收设备拿出来,组装好,试了试。

    “还好,至少能用,有总比没有强!”

    林语三人拿到枪和检测仪回到酒店,先是在房间里四处仔细的搜查了一圈,还好,没有被窃 听。

    又走到窗边,撩起窗帘的一角向楼下看了看,此时已经入夜,行人渐少。似乎监视的人也撤了,500米以内没有发现可疑的。

    目光向着对面的楼群一扫。

    “嗯?”只见对面一家住户窗户里边摆着一架摄像机!

    “原来你在这儿藏着呢!”

    再放开鹰眼仔细向房间内看去,“我草!周明!”

    只见周明在鼓捣窃 听设备。

    林语放下窗帘,一脸沉重坐到沙发上。

    文雅已经打开了电脑上线了,可是卖岛的人不在线,只能等。

    无聊的听着歌。

    文娜走过来,坐到林语身边,“怎么了?”

    林语正愣神寻思为啥周明会追到国外来盯梢,是哪里暴露了?

    “周明!在对面!监视我们!”

    “啊?怎么会?”

    “我也想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我得想办法过去查查。”

    “还没消息吗?”林语看向文雅。

    文雅摇了摇头,“留言了,告诉对方我们已经到了,请求见面。”

    “他给的坐标虽然是这间酒店,但是他不知道我们的房间,想必应该安全。”

    “那。。。你会房间休息吧,晚上不要外出,不安全。”

    “好吧,那我回自己房间了。晚安啦!”文雅走了。

    “我们也睡,等半夜我去看看!”林语看向文娜,文娜皱着眉点了点头。

    十点多,两个房间相继关灯了。

    周明看对面正常休息了,又观察了一会,没有什么异样,便和同事简单的煮了点面。

    吃完,两个人商量了值班顺序,周明负责白天,同事负责晚上。

    周明也去睡了。

    凌晨两点,林语睁开眼,用鹰眼扫向对面的房间。周明躺在床上,另一个人也趴在桌子上,似乎是睡着了。

    林语悄悄地起身下了楼,想了想没有从正门出去,而是进了后院。

    后院是一个大的游泳池,还有室外休闲的桌椅,此时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

    林语从一侧墙边翻了出去。

    绕了一大圈,林语转到周明的那栋楼,上了楼顶,路上顺便解了一根晾衣绳,试了试,很结实的尼龙绳,也足够长。

    将尼龙绳在楼顶找地方栓结实,另一头做了个速降的绳扣拴在身上。

    扒着女儿墙向楼下四周观察了一下,没人,开启鹰眼又仔细地查探了一下,确实没有危险,林语开始下降。

    到了六楼的窗户,向里边查看,这是一处空房子,没有人住。倒是个很好的观察点。

    林语继续向下,五楼屋里住了五口人,老老少少的都睡熟了。窗户外安装着老式的防盗网,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老旧的不成样子。

    林语没敢碰,怕出响动,往开让了让,从旁边往下降。

    再往下马上要到四楼窗口的时候,林语呆住了。

    “我草!”

    “什么情况?”

    只见四楼拉着窗帘,窗帘后边一个光着屁股的男人,手里举着手机,透过窗帘的缝隙拍摄着什么。

    在向屋里边一看,“我勒个去!”

    床上一黑二白三个人,正在上演三国杀。地动山摇,山呼海啸,风卷残云,反正那叫个特别刺激。

    林语心想,“莫非是艺术工作者?”

    “拍文艺片的?”

    “这要到三楼还得小心些!”于是又往旁边荡了荡绳子。

    刚到四楼,忽然听见里边敲门的声音。

    “当当当!”

    “当当当!”

    “开门!警察!”说的是标准的伦敦腔。

    林语透过门定睛一看,“我草!周明!”

    “什么情况?上楼来扫黄?”

    “话说你个外国警察管不了吧?”

    哎一细看,后便还真跟着两个穿制服的当地警察。

    屋里的人顿时没了动静,一个黑哥们一骨碌爬起来,就往窗户这边来了。

    掀起窗帘就钻到了窗帘后边,顿时尴尬了。

    窗帘后边这位也没准备啊。俩人坦诚相见,林语还看见黑哥们呲了呲牙,意思是打了个招呼?

    “干什么?大半夜的?”床上的俩白条搭了话。

    男人穿上个裤衩,围了条浴巾,向门走去,女的赶紧拿条毛巾被把自己盖上,还紧张的向窗户看了看。

    窗户后边俩人觉得不妥,推开窗户,就往外爬。

    林语一看这架势,赶紧提了一口气,一个轻身荡到了五楼防盗网的顶上。

    四楼这两位爬出来,关了窗户。伸手拉着防盗网,一边一个躲在了窗边,就这么光不出溜的吊在防盗网上。

    这时候门开了,警察走了进来。

    “身份证!检查!”

    “我是房主,这是我男朋友,我们是合法的!”女人在床上说了话。

    一名制服警察开始在屋里四处搜索,床下边,柜子里通通看了一遍。

    然后向着窗户走来,女人一脸紧张,还故作镇定。

    “你们到底找什么?我们是合法的!我要告你们!”

    警察掀开窗帘看了一眼,窗户关着,帘子后边没有啥,于是放下窗帘往回走。

    可巧不巧,这老旧的防盗窗实在是禁不住这样的蹂躏,

    “嘎吱嘎吱”开始发出声响。

    警察听到声音,又返回来,一把拉开窗帘,伸手推开窗户往外看。

    “咔嚓!”

    “哐当!”

    “啊!!!!!!!!”

    “啪!稀里哗啦!”

    防盗窗不堪负重直接掉下来,正砸在警察脑袋上。

    倒霉催的警察立时被防盗窗砸出了窗外,连同两个坦诚相见的人一起掉了下去。

    林语千钧一发之际,脚下一借力,一个轻身,手上像是幻化成了八只胳膊,倒着绳子就蹿到了楼顶上。

    身子伏在女儿墙边,再一个翻滚到了楼顶,后背顿时出了冷汗。

    “特么此地不宜久留!我还是赶紧撤吧!”

    林语猫着腰,开启风速,一个助跑,“噌!”

    二十多米的距离,一下子就跃到了相邻的楼顶上,再一个助跑,又跳过了一栋楼。

    这时候,身后已经想起了警笛的声音,警车来了!

    林语赶紧悄悄下了楼,绕了一圈,回酒店去了。

    在看屋里的警察,和一直站在门口的周明都傻了。

    “什么情况?一愣神的功夫,窗户边的警察没了!”

    另外一个制服警察赶紧到窗户边一看,我滴妈!

    下边躺着三个人,一个警察,还有俩光的!

    警察立刻呼叫支援!周明一看,“此地不宜久留!”

    “我还是闪吧!”

    周明压根招呼都没打,跑回三楼了。

    进了门,同事一脸惊奇,“啥情况?咋掉下去的?”

    “哎!倒霉催的!不管我们啥事,意外!”

    周明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拧开盖,“咕咚咕咚!”灌了半瓶。

    “让他们自己处理去!我不过就是举报了一下!”

    周明走到窗口,掀开一角帘子向下看了看,警车已经来了。

    有警察正在查看三人伤势。楼上的两个也被带了下来,按着脑袋塞进了警车。

    周明吐了一口浊气,看向对面林语的房间,灯黑着。

    “不对吧?对面离得不远,而且前后左右灯都亮了,显然是惊醒了。你不好奇?你不看?”

    周明立刻走到摄像机前,朝林语的房间看去。

    “啪嗒!”灯亮了。

    只见一个身影摇摇晃晃的走到了窗户跟前,从窗帘里探出一个脑袋,正是林语。

    露头三秒,又回去了。

    “啪嗒!”灯关了。

    床上是两个人的身影。

    周明摇摇头,有点神经质了,离开了摄像机。

    林语躺在床边,眼睛无时无刻不在盯着周明的动静。

    看见周明不再怀疑,才舒了一口气,悉悉索索的脱掉了衣服,钻进了被窝。

    边上的文娜一直没有睡,但是看到林语行动诡异,没敢多问,一直老老实实躺着。

    见到林语放松下来,才小声的询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哎!一言难尽!一点儿小意外!”

    “没事,睡吧!没引起怀疑,我明天晚上再去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