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三 第七十八章 撞车了
    柳岩沉默了有一会儿,看了看林语,开了口,继续说道:

    “林先生,不瞒你,说实话,在你们之前也有人要买来着,都被我拒绝了。”

    “哦?为什么?出的价钱不合适?”林语有些好奇地问。

    柳岩摇摇头,“不不,是因为,不是讲华语的!都是一群讨厌的洋鬼子!”

    “我虽然现在生活在这边,但是我母亲是华国人。所以我算半个华国人。”

    “我也不瞒你,你下船的时候,在沙滩那都听到了。我算是私生子。”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还没成家,就去了华国留学,在那里认识了我妈。两个人是同学。”

    “之后在一起三年,可是老爷子被家里催着回国,不知道有了我就走了。那以后就再也没回去。”

    “我妈生下了我,等啊等。一直到我6岁那年,我妈才带着我来找,发现老爷子已经娶了妻,生了她。”

    柳岩看了一眼柳晴继续说道,

    “本来我妈是要带着我回国去的,但是知道了真相以后,就留了下来。一直生活在外边的私宅。”

    “那时候,老爷子也是逼于无奈,家族联姻,没办法。”

    “直到五年前,老爷子死之前让我认了祖,我才继承了这份家业。”

    “我骨子里还是特别怀念华国的,这辈子不能回去了,是个遗憾,所以我宁愿选个故乡的人卖了祖业,也不会便宜那些洋鬼子。”

    林语听完有些动容,“了解了,柳兄,谢谢!你还惦念着祖国。”

    “有你今天说的这些话,我相信你!”其实林语心中还有疑问。

    特别想问问那个异能女杀手的事情,可是?

    这种氛围,这个场景,这么浓的感情,能问?算了,先在肚子里烂着吧。

    “林先生,我跟你算是很投缘吧,所以说了这么多。”

    “咱们虽然是做生意,但是我很愿意交你这个朋友,希望以后我们能守望相助。在这个世界上,我真正算得上朋友的不多,希望你算一个。”

    林语拍了拍柳岩的肩膀,“那我就认你这个朋友了!希望你不要食言!”

    “我林语也定然不负你!”

    柳岩很激动,握住林语的手,“兄弟了!啥也不说,当哥的给你减掉两千万,算是见面礼!”

    “哈哈哈哈,那感情好!谢谢哥哥了。”

    柳岩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了,“走吧,咱们得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宿营了。明天再有小半天就能到了。”

    说着站起身,顺便拉起了林语。

    “都收拾东西,准备出发,找地方宿营。”柳岩命令一出,保镖们迅速起身,收拾好东西,按照之前的战术队形,两个在前,两个在后,一个策应,准备出发。

    柳岩看了一眼还坐在地上的柳晴,皱了皱眉,比划着叫一个保镖过来,指了指柳晴,“你扶着她走。”说完拉着林语,头也不回向前走去。

    柳晴抬起头看着柳岩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没做声,在保镖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跟上队伍也往前走了。

    翻过一个山头,找了一块比较平整的缓坡位置,一行人,停了下来。

    这里树林不是很茂密,周围正好有几块突出的岩石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防护。

    于是大家就开始动手建临时营地。几个保镖看样子都是野外生存的好手,也不用指挥,就分工明确的干了起来。

    有的去砍树做支撑,有的去找宽大的树叶做屋顶,还有的去捡拾干柴准备生火。

    林语也不矫情,主动上前帮忙,不一会就搭好了几个简易的窝棚。

    其中两个窝棚里还铺好了睡袋。显然是保镖背包里的。

    这时候,远处“啪啪啪啪!”传来了几声枪响。

    林语紧张的赶忙向枪声的方向看去,原来是开船的打了一只肥硕的野猪回来。

    不一会儿,保镖帮忙拖着野猪走回来,叽哩哇啦的说了一通本地语,林语也听不明白,意思倒是知道,晚上有好吃的。

    看着保镖们忙活开来,林语也没什么事情,钻进一个窝棚休息去了。

    老张正睡得香,似乎还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回到了久违的家,看见了自己的妻子已经老的不像样子,就连自己的两个孩子也已经变成了坐轮椅的。

    “哪打枪!”老张突然惊醒,望着远处,刚刚在睡梦里似乎听到了几声枪响。

    小美女本来靠在老张身上也睡着了,这猛然的一激灵,小美女也醒了,揉了揉眼睛,有些迷茫,不知道又怎么了。

    老张静静的听了一会,没有再听到任何声音,放松下来,看了看边上的小美女,没有作声,起身四周观察了一下,已经快要太阳落山了,再走不现实,于是决定今晚就在这过夜。

    老张指挥小美女看着火,自己到旁边林子里用掌力击倒两颗小树拖了回来,搭在洞口上沿,又找来一些大树叶铺在上边。简易的窝棚就搭好了。

    洞里边一是有些憋屈,二来味道有点大,老张也没打算睡在洞里,“就这么凑合一晚吧,搂着小美人,应该不会冷。”

    老张想了想,眯着眼瞅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小美人,

    “这姑娘虽说稍微有点黑,但是挺有料。不错不错,带着她最少不寂寞。”

    已经睡了一小觉,这会也休息过来了,老张索性将剩下的蛇肉挑好的放在火上烤起来,准备多烤一些留作备用干粮。就这么放着,很快就会变质腐烂,也是浪费。

    渐渐地天黑了下来,火上烤着肉,老张将小美人搂在怀里,手不老实的在小美人身上摸索着。

    耳边就听得“嘶嘶嘶”的声音。正是意乱情迷的老张原本并没有在意,只当是烤肉发出的声音,可是过了几秒钟,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而且好像是身后的洞里边发出的。

    老张放开小美人,抻头向洞里边看,黑漆漆的,看不见什么。但是恍惚感觉到了有东西。

    老张随手抽了一根燃烧的木头举在眼前,再次向洞里边看去,

    “妈呀!”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洞里边密密麻麻的数不清的大蛇小蛇,慢慢的往洞口游走,在其中,还有几条比之前杀掉的蟒蛇还要粗壮的。

    老张所说见多识广,经历坎坷,但乍一见到这么多蛇也是头皮发麻。这里边明显还有剧毒的三角脑袋。

    老张赶紧拉起来小美女,一把抓起捆包好的水袋和肉干,就往山上跑,小美女一脸懵逼,“刚才你不是要?”

    “为啥突然就跑了?”

    老张也不解释,就是一个字“跑。”

    可是黑灯瞎火的,又带着一个拖油瓶,根本跑不快,小美女像个睁眼瞎不是撞树就是绊倒。

    老张就听得身后嘶嘶声不断,而且数量巨多,这大晚上的,这么多蛇,不好对付,弄不好被咬上一口,那可是要命的!虽说自己基因进化过,可也不是百毒不侵啊!跑!跑!跑!

    身后的蛇群似乎是铁了心,一直紧紧的追着,而且好像越来越多。

    老张心说“这特么的是一路上还壮大队伍呢?”

    稍一停脚,身后就有蛇窜过来,连点征兆都没有,张嘴就咬,老张一掌拍出,蛇就被轰飞到树杈上,可是架不住太多了,刚轰废一条,接二连三的蛇就上来了。

    “我特么不就吃了你们一条蛇吗?至于吗?那是你妈还是你老婆?”老张愤怒了,掌风连连,近前的蛇被拍飞了好多。

    好汉架不住群狼,老张架不住群蛇,毕竟也是年过一百的老汉了。

    身子骨怎么着,也比不了当年,况且这几天风餐露宿,也就今天算是吃了一顿好的,前两天那都是半饱,体力明显跟不上。

    “特么的!不行!还得跑!”

    老张一手扛起小美女,嗖嗖嗖,又开始跑。蟒蛇大军继续追。

    这边林语一行人,水足饭饱,也累了,准备休息。

    两个保镖挤一个,四人占了两个窝棚。

    柳岩因为先进了一个窝棚睡下了,船夫看了一眼,二话没说就进了柳岩的窝棚。

    剩下林语和柳晴尴尬了,窝棚只剩最后一个。

    林语心里边发着密电码,“我该怎么办啊?在线等,挺急的!”

    柳晴看了一眼林语,没说话,一瘸一拐的奔着窝棚走去,就剩下林语独自在风中凌乱。

    虽说是热带岛屿,可是这在半山腰上,晚上小风一吹,还真有点凉,林语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左右尴尬。

    “还不快来睡!”

    窝棚里传来柳晴的声音。

    林语更尴尬了。这。。。这。。。这。。。

    “让我如何是好哇,呀呀呀呀。。。。”

    “快点呀!”柳晴又喊了一嗓子。

    林语一咬牙,一跺脚,“睡就睡!我怕啥?”

    闷头朝着窝棚走去。

    走到窝棚门口刚要往里边钻,忽然眼光一扫,

    “嗯?”山头上似乎有两个人影一闪而过。

    夜里因为太黑,林语也没看清是什么人,但是肯定是人!

    林语顿时警觉起来,冲着窝棚里的柳晴小声说道:

    “似乎山顶有人过去了,你先别睡,警醒着点,我去看看。”说完话摸出腰里别的枪,拉了一下枪栓,朝着山顶走了几步,想了想,又朝着窝棚走去。

    “柳兄柳兄,好像有人!”林语喊醒了柳岩。

    保镖听说有人,也钻了出来。

    柳岩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什么有人?”顿时一个激灵。

    “不会是他吧?”暗叫一声“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