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三 第八十二章 都是命啊
    老张心里美滋滋,自己要开始新的人生了!

    神特么的穿越,神特么的任务,神特么的报仇啊!

    “老子都不管这些个破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点残生得幸福!”

    “啦啦啦啦!”

    “咔咔咔咔!”

    “卧槽!咋啦?”船底传来了巨大的响声。

    紧跟着船身也剧烈地晃动起来!

    小美女乌甄嬛正在二楼甲板上努力练习国语,忽然一晃,被摔倒在地上。

    小美女赶紧跑下舷梯,惊恐的看着老张。

    老张放慢了速度,努力的让船稳下来,赶忙跑到后边去查看。

    一检查,老张傻了眼,船底破了个大口子,正在往上冒水,咕咚咕咚的。

    “擦!咋回事?”老张纳闷,“开的好好的怎么就破了?”

    “难道是底盘太低?托底了?”

    “这也不是开跑车玩越野啊?”

    还真是!老张对这一带不熟悉,开始涨潮,原本很多小的岛屿刚被淹没,可是山尖尖离水面不过半米,老张把船直接开了上去。结果悲剧了。

    老张这下慌了神,船破了,还咋去暹罗?

    老张也是见过风浪的,立刻决定,返航!

    已经开出来十几海里,但是总归还不太远,按照这个速度应该能到岸边。

    老张加足马力,并且让小美女想办法,能堵就堵,不能堵就往外舀水,尽量拖延时间。

    乌甄嬛同学看这情况也是慌了神,赶紧把房间里的床垫子啥的一股脑都搬下来,往缝子里塞,那哪堵得住啊!

    坐上去都飘起来了!

    小美女拿出了吃苦耐劳的看家本事,抱个水桶往外舀水,一桶接着一桶,怎奈也挡不住水越来越多。

    最后,当老张看到岛就在眼前的时候,船沉了。

    老张和乌甄嬛及时的套上了救生衣,还抱了一个大的救生圈,两个人就这样漂啊漂。

    终于筋疲力竭的漂回了恶魔岛。

    上了岸,两人全都仰倒在沙滩上,神情呆滞地望着湛蓝的天空。

    “老天爷只允许我在这个岛上实现理想?”老张想哭。

    “说好的新生活呢?”

    “不行!还得想办法,那些个上岛的肯定有船,咱们等着,再抢一艘!”

    老张订下了计策,心里稍安。现下不能再去岛的西北边了,那里太危险!

    “去哪里安营扎寨呢?”

    躺了好一会儿才努力爬起来,四周看了看,就近!就在这儿死磕,总能等到船来。

    “啪!”老张拍了乌甄嬛屁股一巴掌,“起来!咱俩找地方搭个庇护所。”

    小美人劫后余生,更加听话乖巧,一骨碌爬起来,拉着老张的衣角乖乖的跟老张去找地方搭窝了。

    林语好不容易摆脱了柳晴的魔爪,溜出房间一看愣住了。

    “这特么就是个迷宫啊!”七拐八拐的地下通道闪着昏暗的灯光,还时不时出现个岔路,走来走去,感觉自己是一直向下的。为啥?因为越来越黑啊。

    底下没了光,林语开了鹰眼,“我草!”

    “这结构怎么这么眼熟呢?”

    林语推开旁边的一扇小门,走进去,对面还是一道小门,推开走出去。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旋转楼梯,直达地底,底下乌漆嘛黑的,啥也看不见。

    楼梯的不同位置会有一个小平台,每个平台上都有一道门。

    “这?这不是未来那个研究所大楼的结构么?”

    林语心中的惊讶无以言表,弄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命中注定的因果?是某些人恶趣味的故意模仿?还是我的记忆被篡改了?

    林语心中有种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

    “不会是因为我的穿越,真的改变了未来时空的历史吧?”

    “那我如果再回去,还会是之前的结果吗?”

    巨大的疑问萦绕在林语的心上,就像是干了一杯掺假的二锅头。

    “想了也没用!到哪会儿,算哪会儿!”林语看了看旋转楼梯,迈步朝上边走去。

    哼哧哼哧终于走到了最上边,推开平台上的小门,经过一条通道,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天然山洞,山洞前边有光,一定是出口了。林语快步迎着光走出了山洞。

    站在洞口外,刺眼的阳光,让林语适应好一会儿。

    双目清明,抬眼四望,眼前的风景顿时把林语吸引住了。

    身旁高大婆娑的椰树混杂着当地特有的安达曼红木,以及棕榈树,枝繁叶茂,生意盎然。

    树下漂亮的凤尾蕨和龟背竹依恋缠绕着,中间还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的艳丽小野花。

    远处是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海天一线处,几艘远洋的货轮就像小时候的小小纸船轻轻摇曳。

    近处海浪翻滚,白色的浪花拍打着礁石、崖岸,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浪花间时而有海鸟掠过,几声鸣叫,清亮而高亢。

    “真是一处世外的仙山!”

    林语正自感叹,忽的,一只巨大的鹰从面前一闪而过,直扑海鸟。

    鹰十分巨大,双翅展开像一架幽灵战机般扑向猎物。

    几个翻飞,一爪抓在海鸟的头上,立时腾空而起,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灰点。最后消失不见。

    林语受到了震撼,“好凶残的巨鹰!”看见鹰,又想到岩。

    “岩鹰由此而来?”

    林语回过神来,转身寻路,抬眼看见不远处树木间很多茅屋草棚。

    周围三三两两的人影晃动,再一细看,“我草!”

    没有一个穿衣服的!

    “阿这!这哪能让文娜文雅来呢?”

    “得想办法!不行花点钱,再给这群土著找个地方安家,太晃眼啦!”

    林语不敢多看,急急忙忙沿着小路下了山,来到海边的小码头,远远看见周明站在船头,文雅文娜正坐在船尾尽情的拍照。

    林语上前,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说明了情况。

    “也不是人家柳岩为难咱们,确确实实是不宜女人上岛。”

    “反正现在也没啥危险了,里边我也大概看了一下,条件就是这个条件,反正我们后期还要建设。”

    “没什么别的事情,我看你们不如绕着岛好好转转,玩玩,东边有一片白色的沙滩挺漂亮的,不如你们去玩,我这边谈妥了,你们再过来。”

    “那怎么联系啊?没信号!”文雅问道。

    “哦,这是个问题,这样吧三小时后,你们返航来接,也差不多了。”

    “那行吧,你自己还是要注意安全。再不能出什么事情。”

    “嗯嗯,放心,你们去玩吧。”

    文娜他们开着快艇走了,林语沿路返回山洞。

    还没走到洞口,就看见柳岩带着两个保镖,在一群光屁股野人的簇拥下从树林那边的草棚中走了出来。

    当前是一名老者,头上戴着海鸟尾羽编织的帽子,腰间扎着草裙,手里拿着一根稀奇古怪的木杖,杖的顶端镶嵌着一个被磨得油光锃亮的老鹰头骨。鹰眼中镶嵌着两颗硕大的蓝宝石。太阳一照,发出渗人的幽光。

    柳岩本来一副无奈的表情,但见到林语的时候,脸上却生出无数的光彩。

    “兄弟!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没事吧?”

    柳岩很是关切地问。

    “柳兄不必担心,我只是一时的晕过去了,没事,你看?好好地!”

    “那就好!那就好!”

    “来!见见你们的新岛主!”柳岩拔高了声音,朝着身后说道。

    那老者哇啦哇啦的给族人翻译了几句话,高举双手,仰天高呼“乌拉拉!”(这安达曼语着实不会写,乌拉你们懂的,我搞个乌拉拉用用)

    随后深深鞠躬,单手抚胸。朝着林语行礼。

    身后此时也想起了一片“乌拉拉的声音!”

    一群野人皆是单手抚胸,深深地鞠躬。

    林语并没觉得很兴奋,而是见到好几个黑哥哥面露不善,虽然一切照做,但是明显的有些不忿。

    林语尴尬的笑了笑,也不知道如何还礼,于是有模有样的依葫芦画瓢,照做了一遍。

    然后就拉着柳岩就往洞里走。

    “唉唉唉?我这还没说完。。。。。”

    柳岩心说,“我这好不容易才把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哄好,你咋也是个火急火燎,慌慌张张的?”

    到了洞口,见四下无人,林语急忙说道:

    “我这刚醒,也不知道岛上的情况,你倒是跟我说说,这群野人,是不是很麻烦?我怎么看着他们一脸的仇视?”

    “没影儿的事,咋会那?别多想兄弟,走吧,我带你好好转转。”

    “那?外边?”

    “ε=(´ο`*)))唉!不管他们!走啦!”

    “要不要扶着你?”

    “哎不用!好着呢!”

    “那行!那你慢点,你慢点!唉?我说,人呢?”

    林语刚一进洞,两眼一黑,伸手去抓栏杆,谁知道这栏杆标准有点低,还没肚脐眼高。

    “哎呦!我草!”

    “嗖!”

    林语就翻过栏杆,掉下去了。。。。

    老张正辛苦的掌劈小树搭窝棚,老远就听见海面上有马达轰鸣的声音。

    老张赶紧拉着身旁的小美女伏低身子,躲在树丛里向海面上望去,

    只见一艘快艇,飞一样的冲了过来,搁浅在沙滩上。

    随即下来几个人,

    “嗯?文娜!”

    “送船来了!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

    “我刚刚决定不再抓你们去交差,你这就给我送礼来了?”

    “哈哈哈哈,天助我也!”老张兴奋异常,站起身就朝沙滩走去。

    两个小娘们,外加俩不入流的保镖,根本不怕。

    “船啊!我来啦!”老张大步流星,正迎上先下船的周明。

    两人目光相对,周明一惊,“老张?张开朝?你躲在这里?”

    老张一脸轻蔑,“认识老子?你是谁?”

    周明虽然已经答应林语要留下来帮他,可是警察的职责告诉他,这个人是杀人嫌疑犯,必须抓住!

    文娜文雅这时候也走了过来,“老张叔?你怎么在这里?”也是一脸惊奇。

    “哈哈哈,文娜,你们待我还不错,我也就放过你们了。”

    “今天船我开走了,就当是你们的报答吧。”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就朝着船走过去。

    周明心说,“你当我是路人甲?我好歹是个警察吧?”

    “站住!别动!张开朝你是杀人嫌疑犯!你必须跟我回去接受调查!”

    “嗯?警察?追到这来找我麻烦了?”

    “你们也是够烦的。人是我杀的!你能拿我怎么样?”

    “这是他们的命!”

    “张叔?你杀人啦?你。。。。”文雅也是一脸惊讶,

    “这老头这么和蔼,是谁欺负老实人了?把人逼成这样?”

    文娜若有所思,抬头看了一眼老张,平静地说道:

    “周明,必须抓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