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三 第八十六章 需要破解密码
    两人一路寻,一路找,没找到。

    眼前已是海边,从西岸到了东岸,看见了悬崖壁立,惊涛拍岸,日暮低垂,霞光如缬,倦鸟归林。就是没看到祭坛的模样。

    林语皱着眉头,按说鹰眼已经让500米内的事物无所遁形了,即使再远的也能看个清楚,为啥没有呢?

    难道,祭坛不在岛上?

    林语抬眼看向远处,离得最近的岛大概有一两千米的样子,但是都没办法称之为岛,因为涨潮而殁,落潮才现。

    而且岛上的野人也没见任何的小舟木筏这类泅渡工具,个别水性极好的或许能过去,要说举全族之力做一场祭祀活动,那就不现实了。

    “祭坛应该就在本岛上,只是我们没发现,再找找。”

    林语说着向前又走了十几步,已然来到了悬崖边上,目光不由向着崖边搜索。

    这一看倒是发现了端倪。

    只见向北的方向上,悬崖越来越高,到正北方向已然成为了此处的最高峰,在峰顶上并无植物,光秃秃的一片嶙峋石峰,然而却好像多出一条小路来,显然是经常有人走形成的。

    林语示意周明跟上,向着北侧走去。

    沿着小路,一路攀爬跳跃,来到峰顶,林语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一阵微风吹过,惬意满怀四目远眺,面前海浪翻滚形成的水珠飞腾在空中,竟然有氤氲之气,仿佛置身仙境一般。

    再向前绕过几块岩石,竟然发现有几十粗壮藤蔓编制的绳梯垂到崖下去了。

    目光顺着绳梯向下扫看,下方二三十米的崖壁上竟然有个巨大的石洞面朝北方,如洪钟巨口吞气吐纳。

    “竟然在这里!应该是找到了!”林语看了一眼身后的周明,周明点点头,率先扒着绳梯下去了。过不多时,崖壁上竟然伸出一只长长的手臂,在林语眼前做了个OK的手势,还伸出食指勾了勾。

    林语一笑,也扒着绳梯下去了。

    洞口很大,有丈许高,被一条条垂下的藤蔓遮住,像是一道天然的门帘。下到洞底竟然还天然形成了一个凸出的小平台,将人接住。

    像是一个地包天的厚嘴唇子一样。

    此时已近黄昏,海天一片黛蓝,洞内显得有些灰暗。林语拿出身上的手机,打开电筒,过了帘幕,进到洞中。虽然在这样的洞中显得微不足道,但是聊胜于无。

    洞内不是很深,但空间很大,有几百平米,两边洞壁有三米多高,很光滑。

    洞壁上,画着很多气象怪状的符号和怪兽。有鱼身鸟首,有人身蛇尾的,有三头六臂的,有独目阔口的。像是用动物的血画的,很是生动。

    正中间是一个人工修建的巨大石台,分为三层,每层有三四十公分高,整体呈五边形,很是规整。

    林语和周明不由得惊叹!

    “人类的智慧真是无穷无尽,在这样的地方,一群刀耕火种的原始人,连最简单的工具都没有,是怎么修建如此庞大繁杂规整的石台的!”

    “啧啧啧,远古的那些遗迹不是也有,像什么太阳神庙,大斗兽场一类的,不都是这样,不足为奇。”

    “只是在这悬崖峭壁上,确实要更费一番力气。石料应该是在洞内就地取材的。”

    “这洞中原本应该没有这么大,都是人工开凿的,用洞壁上掉下来的石头,修了这个祭坛。”

    周明深表同意,点了点头,向祭坛上方看去,最上方平台上摆放着用动物头骨做成的碗。

    碗内呈放着已经腐败的各种水果肉类。

    平台的靠近中央的位置有五个圆洞,中间插着五根光滑的石杵。

    林语也很好奇,跟着上了祭台。

    仔细观瞧,发现最上层的石台竟然是用五块石板拼接的,严丝合缝。

    每块石板上都刻着一些看不懂的符号。但是,符号正中的图案倒是格外的清晰,一幅刻着山的形象,一幅刻着一棵大树,另一幅可得仿佛是一团燃烧的火焰,其余两幅,一幅上边是一把刀,一幅上边像是一条河。

    “山为石化,树为木生,火焰。。。刀。。。。河。。”

    “金木水火土?五行?”

    “我草!这么神奇?这个赤道荒岛上的野人,竟然知道五行学说?”

    周明摇摇头,表示不明白。

    林语拿着手机,仔仔细细的将每块石板上的符号都拍成照片,然后看了看石杵,伸手握住一根用力提起,下边凹槽内竟然还有小孔。拿手机照了照,看不到里边的样子。

    然后又拿起一根石杵,发现同样有小孔,但是形状不一样了。

    五根石杵全部拔了出来,才发现这竟然是五个钥匙孔一样的存在。

    每个对应五行图案的钥匙孔,想必都需要一件同属性的物品作为钥匙。

    “真的有宝藏?太神奇了!”

    “不知道这里边藏着什么秘密。”

    外边天色越来越暗,林语看了看四周,没有其他发现,将石杵放回原处,“走吧,我们先回去。”

    “岛都是我们的了,这个祭坛他们带不走的,我们慢慢研究。”

    “好。”

    两人顺着藤蔓梯子攀援而上,四周寂寂,连一只海鸟都没有。两人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可能出现的野人,绕路回了地下基地。

    进了通道,周明回了自己房间,林语又来到了之前的那间办公室,柳岩正坐在沙发里苦着脸,手中摇晃着红酒杯。若有所思。

    见到林语进来,脸上神情有些沮丧,没有作声,闷头喝了一口酒。

    “怎么了?好像我欠你钱一样。”

    “兄弟,我事情没办好。”柳岩怨气满满。

    “之前那帮子野人还是挺配合的,怎么说迁岛居住,就反应强烈。”

    “有几个野人似乎还要跟我动手的架势。”

    “玛德!不开化的猴子!”

    “兄弟你别急,我一定给你办妥,实在不行,我就叫手底下人把他们都突突了!”柳岩恨恨的说。

    “唉!那哪行!我们不成了杀人刽子手了。”

    “你怎么和她们沟通?语言又不通,你懂他们说什么?”

    “那个拿根破木棍的老头,你见过的,懂点国语。”

    “我也奇怪,他为什么懂得是国语,而不是英语,日语,葡萄牙语。”

    “我问过,老头没说,只说是祖辈曾经离岛游历,学来的。然后一代一代头人传下的。”

    “哦?这样吧,你带我去和那老头聊聊,我亲自去试一试。”

    “你?亲自去说?呃!行吧。”柳岩衣服莫名其妙的奇怪表情。

    好像是说“我都不行,你行?你土豪!你日能!你说了算!”

    “你等着,我去说说看,能不能把那老家伙请到这里来见你。”

    “那好,我等着。”

    柳岩走了,林语想着祭坛上那些奇怪的符号,忽然想到从牢房里带回来的照片谜题还没破解,于是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纸笔,打开手机照片,逐一的将照片上的内容认真抄写下来,按照顺序编了页码。然后研究起来。

    这本来就是自己发明的,所以对于破解并不是很困难,只是时间问题。

    “一丿亠丶亻木丈土几丷一大氵土山冂丬匕口又丶鸟亻亻丿厂口丨丶丶”

    “土丿匕丿丨一巾尔木目心亻”

    “一五一月一曰疋丿巴丨彡扌五钅匕”

    “没有密码本对照,只能猜了,好在内容少。”林语挠挠头,眼睛盯着这些偏旁部首,凭直觉写下了几个字:

    “机、洞、石”

    “你、想”

    外边甬道里传来了脚步声,林语抬头看去,柳岩回来了,身后跟着野人的头人和一个保镖。

    林语迅速将资料折叠起来放进口袋,离开办公桌,坐到了沙发上。

    这时候门开了,柳岩走了进来,给林语使了个眼色。林语看向柳岩身后,只见部落头人一脸阴鸷。

    林语脸上带着微笑,主动让座。

    头人将权杖放下,坐在了沙发上,并不言语。

    林语也不介意,示意柳岩坐,然后自己坐在了头人对面的位置。

    “听说您老人家懂国语?”

    头人抬起头愣了一下,努力组织了一下语言答道:

    “回主人,一点点会。”

    “哦,那太好了,能听懂就好办了。”

    林语心说,“叫我主人也不算错,可不就是要成为这里的主人了吗?”

    “那么我就长话短说,开诚布公了。”

    “我托柳兄跟您说的事情,就是我出钱,给你们找个更好的岛屿,修建基础设施,让你们整体搬迁的事儿,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看见头人一脸懵,知道自己一次性说得太多了,头人未必听得明白,就比划着说,“搬走?搬迁?迁到其他地方?”

    “哦!不!不能走!说好的!”

    “不是,老人家,不是赶你们走。”

    “是换好地方,更好的。”

    “我给钱?”

    “不,不要钱,不能花。”

    “给吃的?”

    “我们打鱼,有吃的。”

    林语一头黑线,“那给你们衣服?给你们建房子?好房子?”

    “不!不穿衣服!不方便!有房子!我们大房子!你们地底下洞里住,不好。”

    “我去!嫌弃我们是吧?合着我们在你眼里才是野人呢?”

    林语心里一阵憋屈。

    “咋说呢?”林语想了想,换个方式。

    “你们想要什么?”

    “交换条件?你说?我给?只要搬走!”

    “不能搬走!祖魂在!不能走!”

    “祖魂?那个祭坛?”林语心中猜想,明白了个大概。

    “难道他知道祭坛的秘密如何破解?”

    实在抱歉今天更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