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三 第八十七章 权 杖
    “那个。。。。老人家啊,您说的祖魂是?”

    “乌拉拉!”老头扑通跪到地上,像个蛤蟆一样,双手手肘前伸着地,脑袋就像磕头虫一样磕了起来。

    “邦邦邦!邦邦邦!”

    比作者求票磕的还带劲!

    “唉?老人家咱先停!停!我懂了!别磕了!流血了!”

    林语赶紧上前把老头拉起来,扶着坐回沙发上。

    一不小心,靠在沙发扶手上的权杖让林语碰了一下,眼见着就往地上划去。

    林语眼疾手快,一道残影,权杖就握在了手中。

    林语拍拍胸脯,呼出一口浊气。

    “吓死我了,这要是给摔坏了,讹我咋办?就更不走了啊!”

    刚要交还给老头,忽然林语感觉一股电流通便全身,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只见权杖的顶上,老鹰头骨的双眼中发出了湛蓝的光芒,越来越盛。

    老头见状,“噗通!”又跪在林语面前,“邦邦邦!邦邦邦!”

    一旁一直没有搭腔的柳岩也看呆了,“卧槽!兄弟你这是升级了?没打BOSS直接就满级了?炫啊!”

    林语只觉得浑身暖洋洋,一股热流游走全身,然后竟然全部冲向了双眼。

    林语感觉双眼一阵刺目,啥也看不见了。

    “完了!鹰眼给毁了?这是个什么道具啊我说?有这么安排剧情的?太狗了吧?”

    林语欲哭无泪,眼睛很干涩,就好像眼球变成了老鹰头骨里的蓝宝石。还特么噼里啪啦的放着电!

    屋子里三人,一个手拿权杖紧闭着双眼,一脸痛苦。

    一个匍匐在地,使劲磕头。

    一个在边上一脸神奇的看戏,就差小板凳和西瓜了。

    过了好一会儿,林语倒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老头倒在地上,捂着脑袋,哼哼唧唧。

    柳岩终于回过神来,赶紧上前查看林语。

    “兄弟?什么状况?神灵附体?法力如何?”

    “我就神灵附体你大爷!”林语咬牙不答话。

    “怎么样啊?哪里不舒服?”

    “你瞎啊!我眼睛闭成这样,你看不出来?”林语皱皱眉头。

    “是眼睛?”柳岩小声询问。

    “嗯!还算你明白事儿!”

    “要不多喝点白开水?”柳岩补了一句。

    “。。。。。。我。。。”

    “要是有妞能看上你这个白痴直男,我林字倒着写!”

    林语心说,“我不告诉你,你是不是还要加点红糖?”

    “有眼药水吗?我眼睛干痛,睁不开了。”林语咬着牙说了一句。

    “哦哦,早说啊,有!有!我给你去拿!”

    留言又看了看地上的老头,“老头人,您要不要喝水?”

    “滚!”

    柳岩把老头重新扶起来,轻轻的扶着坐到沙发上,掉头出去了。

    老头开口了:“主人!”

    “你终于回来了!我的主人!”

    林语闭着眼琢磨,“这是?跟我说话呢?”

    还没反应过来,忽然一双老树皮似的手,就握住了林语拿权杖的手。

    “嗯?”林语坐直身子,“干嘛?抢?给你给你,我压根也没想要啊!抢啥啊!”

    “主人!请您收回您的权杖,带领我们去寻找光明吧!”

    “老头怎么忽然国语就利索了,还用上了比喻?”

    林语听是听明白了,可是一脸懵逼。

    什么主人?什么回来?什么光明?我是谁?我在哪?

    老头人很激动,继续说着,

    “主人,我族人世代守护这个岛,保护着祭坛,就是为了迎接能激活权杖的真正主人回归!”

    “这是我族世代流传下来的使命!”

    “现在您终于回来了,权杖属于您,至高无上的权利也属于您!全族人都是您的奴仆,您一言九鼎,您可发布任何命令,甚至可决断生死,我们绝不违抗!”

    “我去?这是还用了成语?”

    “先不说主人不主人的,我是不是可以忽悠他们搬家了?”

    林语心中有些小惊喜,鹰眼坏了可以再进化,这权利可是天上掉馅饼。

    “咳咳!”林语清了清嗓子,使劲眯着眼说道:

    “老人家!既然你们任我为主,那,那我如果让你们搬家,你们现在可愿意?”

    “谨遵主人吩咐!”老头赶紧弯腰磕头。

    “成了!”林语心中偷笑。

    “不过。。。。。”

    “嗯?逗我呢?”

    “主人!”老头接着说,“我想知道为啥非要搬家呢?”

    “是呀?为啥来着?”

    “哦,对了,让你们搬家,是因为岛上有文明世界来的女子,你们族人全都赤身裸体,这没办法相处啊!”

    “哦,原来是这样。”

    “那?我们要是全穿了衣服呢?”

    “穿?你不是说不方便?”

    “不是能脱么?”

    “。。。。。好像有点道理啊!可是你们毕竟不开化,要是一高兴就脱,也不方便啊?”

    “主人!其实,我有个两全的法子。”

    “那你说说看。”

    “我们可以搬到岛的东南方向去,离这里不近,平时我们约束族人不过来这边,另外,我们也可以学习,学习穿衣服,学习礼仪,学习语言,都可以。”

    “主人,其实您的族人们很聪明,您只要找来人教他们,有个三年五年,肯定能学会!”

    “我去!还三年五年?仨月五个月我都嫌长。”

    “不过,倒也是个办法。本来岛上人就少,我也正缺人手,这么多好劳力,不用白不用?”

    林语心思百转,留?不留?这是一个难题。

    “好吧,我暂时接受你的建议,那你就暂时回去,通知族人,收拾东西,先搬到岛的南边去。”

    “遵主人吩咐,那我这就回去。权杖您可收好!这是宝贝!跟祭坛有关系!”

    “嗯?跟祭坛还有关系?莫非?木?”

    林语感觉豁然开朗。

    那些墙上的密码,我知道是什么了。

    柳岩开门往里走,和正往外走的老头撞了个满怀。老头微微欠身急匆匆走了。

    柳岩很纳闷,着急干嘛去?再往里走,发现林语手里还攥着老头的那根古怪权杖。

    “嗯?什么情况?”

    “把老头的权杖扣了?逼着他们搬家?好计谋!”

    林语。。。。。“以后还是少打交道,脑残得很!”

    “来来,眼药水!兄弟你待好,我给你挤!”

    文娜推门进来的时候,柳岩站在林语两腿中间,身子伏在林语身上,头向前探着。林语仰靠在沙发上,手里还攥着一根棍子。

    “放开我老公!”文娜扑过来,愣了。

    柳岩手里拿着眼药水瓶,一回头,愣了。

    “唉唉唉!我草!呲我一脸!”林语大喊。

    尴尬的气氛总是那么短暂,文娜接过眼药水,轻柔的给林语滴上。

    然后,然后扶着林语回了自己房间。

    本来说要跟柳晴睡的,可是林语这样了,咋能不管?

    柳晴一个人躺在床上,心里琢磨这文娜之前跟自己的谈话。

    “咱俩已经是好姐妹了,以后我妹妹就是你妹妹!我老公就是你老公!”

    “嗯?”

    “国内现在都这么豪放了吗?这就是现在的热词,分享?”

    “但是我看她跟我说话的时候,脸上好像?不是真诚的表情吧?”

    “我信?我信她个鬼!女人心海底针!宁愿相信自己男人不劈腿,也不能相信闺蜜花言巧语那张嘴!”

    “我真的要抢别人家男人?不!我这叫争取幸福!我都问清楚了,还没结婚!”柳晴打定主意,一骨碌翻身下床,拿起包包翻出来一堆化妆品。

    “化个妆!美美哒!”

    “林语啊林语,真是个谜一样的男子呢!呵呵。。。”

    “阿嚏!谁在念叨我?”林语翻了个身,眼睛滴了眼药水似乎并没有缓解。依旧干涩疼痛。

    “不会就此瞎了吧?那可完蛋了!我还得回D空间专门培养一对眼睛换上。”

    “那得好久都看不见了啊!”

    “当当当!林兄弟!林兄弟!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林语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文娜整理了一下衣服,下床开了门。

    “怎么了柳老板?”

    “哎呀,打搅了弟妹,我得找林语。”

    “兄弟,那老头回去让族人给打了!”

    “啊?为什么?”

    “好像说是老头把部落里最重要的东西给丢了,对了,就是你扣留的那根权杖。”

    “啊?赶紧!赶紧!带我去!”

    “你要去?不行吧?去了会不会也被揍?”

    “你扣留了人家的权杖,逼着人家搬家,会不会激起民愤?”

    “我。。。粪喷你一脸!”

    “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扣的?那是老头自愿献给我的!我现在就是他们的神!他们都得听我的!”

    “走吧,赶紧带我去!我能解决!”

    “那行!那行!唉!你慢点!不着急!打不死呢!”

    “我还是叫上两个保镖,带上家伙,把稳!你说呢林兄弟?”

    “唉?你慢点!等会我!你看不见还走这么快!”

    林语和柳岩来到洞口外,身后跟着保镖,还跟着周明。

    林语也觉得要控制住局面,光靠说是不靠谱的,因此决定要施展一下武力威慑。

    老远就听到野人部落里叽哩哇啦的一群人再叫喊着什么。

    林语快步走上前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

    空气里陡然静了下来。

    一秒钟,又恢复了正常!

    “嗯?我说话不管用?”

    “呃!不是!”旁边的柳岩搭了腔。

    “那是为什么?”

    “他们听不懂!”

    林语。。。。。。。。。

    “赶紧翻译啊!”

    “呃!我也不会说!不过!我有办法!”

    “突突突突突突!”

    安静了。

    “周明,你赶快把那老头救下来!”

    周明本想点头,一看林语这模样,“蹭!”窜了出去,瞬间就来到老头人身边,没等野人们反应过来,救将老头人拉回了自己这边阵营。

    “老人家,我来说,你来翻译!”

    “好的,主人!”

    “咳咳!你们都听着!”

    “乌拉吧啦!”

    “我现在是你们的主人!”

    “乌拉巴啦啦!”

    “你们的权杖已经认我为主,并且我已经显示了神迹,你们的头人亲眼目睹!”

    “呜吧!”

    等了一下,没下音了。

    “嗯?”林语纳闷,“这么短?你确定没骗我?”

    林语看不见,此时,一把刀架在了老头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