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三 第八十八章 五把钥匙
    “你们都别动!我告诉你们,要是不听话,我就让你们统统突突突!”

    “我草!你在干什么?”林语感觉自己要死了,气死的!

    “我这说的好好的,你把老头架住威胁算怎么回事?”

    “好吧,你不知道他们已经是我的人了!”林语很无奈,脑残这种病真的是不好治。

    “快放了他!柳岩兄!”

    “啊?这挟 持 人 质不是你的套路吗?”

    “那你抢人家权杖干什么?那你把老头抢过来干什么?”

    柳岩觉得这林语真是天马行空,让人难以琢磨。

    “好吧!你说了算!”柳岩放下刀。

    “误会!误会!”

    “呜了巴拉米东区啥课噢塔,卡米亚吗法瑞破额,刹米纳亚喀,乌拉拉!”

    “。。。。。你确定真的没骗我?误会两个字,翻译一下需要这么长?”

    “那之前那么长的一段话,就两个字乌吧?”林语感觉被骗了。

    “乌拉拉!”呼啦一下,对面的野人都跪下了,朝着林语开始磕头。

    林语蒙了,“啥米情况?”

    老头人一转身朝着林语“乌拉拉!”也开始磕头。

    林语看不见,但是“邦邦邦!能听得见啊!”

    “快快!赶紧把老人家扶起来!别磕了!”

    “老人家,咋回事?你说通了?”林语敢忙问。

    老头人站起身,鞠了个躬说道,“我告诉了她们,您是我们的天神,已经启动了权杖。他们看到您手中的权杖就都信了!”

    “啊?就这么简单?为啥呢?”

    “因为。。。您暂时看不见,但是他们看的清楚。”

    此时,如果林语的眼睛是好的,林语肯定很吃惊,原来鹰头上镶嵌的两颗璀璨的蓝宝石,已经变成了乌黑色。就像被抽走了精气神,已经黯淡无光。

    野人部落世代相传的法则就是,谁能够取走权杖的力量,就是整个部落的真神,就是整个部落的主人。连三岁的孩子都知道。

    所以,野人部落都服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按照林语和老头人之前商量好的,野人部落全体收拾东西,搬迁。

    提前派出几个精壮汉子去选择地址,林语也委托周明跟过去帮忙。

    整个部落里的男女老少排着整齐的队伍,抱着东西向着岛的另一边进发。

    第二天,柳岩的船也到了,林语的眼睛也终于睁开了。

    睁开眼的林语,感受着全新的不一样的世界。

    鹰眼再次得到了进化!

    这回就不是看的远,能透视那么简简单单的一点点长进。

    此时林语的眼中似乎有电弧闪烁,万分璀璨。

    林语独自来到崖边试验了一下,瞪着旁边的一棵树发动了意念,整棵树虽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树上的小动物们都充分感受到了!

    噼里啪啦!什么蚂蚁啊虫子啊,哗哗往下掉。树顶山原本站着两只刚吃饱正在谈恋爱的鸟,也倒霉了。

    瞬间身体僵硬,直直的从树上就掉了下来。

    老远跑来一个小野人,眼疾手快,一声欢呼,过去拎起来就跑。

    一边跑一边还乌拉拉!乌拉拉!

    “我草!这么厉害吗?眼睛能放电?可是放一次咋感觉头晕呢?”

    “这以后要是见到漂亮女孩子可不能多看了,万一一眼把人电倒,那可就尴尬了。”林语暗暗提醒自己,“不能看,不能看!”

    “林长老,收了神通吧!”文娜在远处喊,哈哈哈大笑。

    “赶紧回来,我们要吃饭了!还有好多事情要忙呢!”

    “哦,好好好,来了来了!”

    “哎呀,丰盛!”

    “烤鱼!我喜欢!哎呦!烤螃蟹!我喜欢!哈哈还有烤。。。这是什么?”

    “蟒蛇肉啊,可好吃了!”文雅举着一大块烤的焦黄的肉递过来。

    林语打了一个哆嗦,拿着一条鱼跑了。

    谁还不允许有点心理阴影啥的啦?

    吃完饭,马不停蹄,看山、看水、看荒田,这以后就是自己的领地了,哪里放置信号塔,哪里预埋光缆,哪里应该修条路,哪里再建个船码头,通通得规划一遍。

    都安排完,周明被留在了岛上,做了第一任教官。

    “都安排差不多了,我回去给人家付钱,准备物资。”

    “这帮子野人我就交给你了。周明你可要保重啊!”林语拍了拍周明的肩。意思你自求多福吧。

    “咳咳!兄弟!任重而道远!保重!”柳岩也凑了一下热闹。

    除了吃饭就在房间里不知道干什么的老张和小美人终于集体出现。

    “再会!”俩字加个抱拳。

    文雅看了看,“我走了,再见!”

    周明内心很复杂,啥也说不出来。

    看着一个一个都走了,周明呆呆地望着天,许久,默默的转身回了地下房间。

    林语一行人上了船,老张还是带着小美女占了一个房间。这次的船比上次的还大,房间多了一间,林语和文娜占了一间,柳岩占了一间,最后一间柳晴自愿和文雅妹妹亲近亲近,共用一间。

    至此,愉快的归程开始了。

    林语回到房间,跟文娜说了地牢密码的事情,两个人就关上门,专心致志的破译起了密码。

    “一丿亠丶亻木丈土几丷一大氵土山冂丬匕口又丶鸟亻亻丿厂口丨丶丶”

    最终得到:“洞杖北鹰机崖头关石”这几个字。

    “应该是北崖洞机关鹰头杖,你觉得呢?”文娜蕙质兰心找到了正确答案。

    林语笑笑,“那下边这个是啥?”

    文娜看了一会儿,“土丿匕丿丨一巾尔木目心亻”

    “是。。。老是想你!”

    “嗯!猜对!应该是我的学生之一。”林语一脸哀戚,“就是不知道是谁,老张应该知道的,哎!惨死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里!”

    文娜拍了拍林语肩膀,转移了话题,“下一个呢?我没看出来。”

    “一五一月一曰疋丿巴丨彡扌五钅匕”

    “这个其实更简单,[五行五]三个字猜出来,剩下的一目了然了,[把钥匙]三字。”

    “合起来就是五行五把钥匙。”

    “这么说来,我这个学生发现了祭坛的秘密,并且知道了打开机关需要五把钥匙,更可喜的是,那把鹰头权杖,竟然是打开木字暗门的。”

    “这样的话,我还差四把。就是没什么线索了。”

    “你说这里边究竟藏着什么呢?”

    “而且似乎和穿越有关,我的学生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在这里寻找秘密,留下线索,一定很重要!”

    “或许吧,是一堆金子也说不定。”文娜打趣道。

    “希望能够找到打开的办法,难弄清楚里边的内容。”

    林语看了看手里的几页纸张,随手将破译内容撕得粉碎。

    “我去处理掉!”说完自己走出房间,来到了后甲板。

    望着无际的蔚蓝悠远,林语脸上闪过一丝彷徨。

    两世为人,尝尽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只因为某些人的一念欲望,便惹出这么多事来。

    有的人早已经孤孤单单客死异乡。

    有的人虽然活着,却永远也不能再回到亲人身旁。

    甚至有些人一出发,就迷失在空间乱流里,永远迷失了方向。

    “宁涛,你何必呢?”

    “欲望真的比人命还重要?欲望真的比亲情友情爱情还重要?”

    林语叹息一声,将手中的纸屑抛进大海。纸片飞扬,像极了心中四散的迷茫。

    林语的目光越来越坚定,望着远方,红日高悬,心中充满了力量。

    船行驶了很远,手机有信号了。

    林语的手机振动响了,响个不停。

    林语打开手机,几十条短信和未接电话涌入眼帘。

    “老师,我找到了鹏飞,他有顾虑,但是想见您。”

    “你在哪?怎么联系不上?”

    “我和鹏飞去见了廖凯,廖凯很兴奋,现在就想和您通电话。”

    “老师您在吗?”

    “我们决定,先去找梅梅,我让鹏飞陪我去,我自己有些怕。”

    “老师,我们到了波西塔诺,还没有联系上梅梅,联系上了告诉您,您去哪了?”

    “老师,出事了!”

    林语看到这儿,心里一紧,“怎么了?”

    赶紧往下翻看。

    “收到速回!”

    “收到速回!”

    下边没有了!林语赶紧回拨电话。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我去!不好!”林语迅速返回船舱房间。

    “文娜。不好了,我的学生出事了!”林语一进门,焦急的喊道。

    发现柳晴在房间里,两个人惊奇的看着林语。

    林语也顾不上避讳了,接着说道:

    “这几天手机没信号,家仲给我发了很多短信,我刚刚看到,他和鹏飞去找梅梅。”

    “可是我收到了一条短信,上边说出事了!”

    “后边的短信都是看到速回!”

    “我刚刚把电话打过去,关机了!”

    “怎么办?文娜,我得去救他们!”

    “啊?怎么会这样?老公你别着急,我们尽快赶过去!”

    “相信她们应该会没事的!”

    “林先生,我可以帮忙给你们订机票。另外有需要的话,我那边还正好有朋友,也许可以帮上忙。”

    “啊!那太好了!”林语赶忙道谢。

    “那就麻烦你了,给我们定明天最早的机票吧。”

    “等下我把钱转给你!”

    “没关系,那我回房间拿手机联系一下,你们等我消息。”

    “好,好的!”柳晴走出了房间,林语再次拿着手机,拨打了乔家仲的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叫的。。。。。”

    “嘟嘟嘟嘟。。。”

    林语看着手机,眉头紧锁,“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即使很麻烦,手机也不会关机啊?”

    “文娜,你试试,能否用异能感知一下发生的事情?”

    “奥,那我试试吧。”

    过了好一会儿,文娜遗憾的摇了摇头“对不起老公,我。。”

    “好了,算了,过去再说吧。”

    “希望他们安然无恙,过去之后我能尽快找到她们。”

    虽然嘴上说,但是林语的内心却一片焦灼,“出的事情一定不会小!会不会?和穿越的异能人有关系呢?”

    船终于靠了岸,回到了布莱尔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