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三 第九十章 蹊跷的火
    傍晚时分,天空的颜色渐渐暗下来,波西塔诺的山坡上灯火闪耀,每家每户开始亮起昏黄的灯光。

    远远望去,像散落在神秘山峰上的一朵朵小花,色彩斑斓,流光溢彩,从山顶倾泻倒入深邃的海面,随着翻滚的浪花一同摇曳。

    这灯火又好像是天上的星星,却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好看,又像是夏夜草丛中飞舞的萤火虫,又比萤火虫更加耀眼。

    明月当空,山峰上繁星般的灯火和天上的月亮交相辉映,倒映在海面上,如梦似幻。

    这个季节有些冷,尤其夜晚海风一吹,让林语三人又仿佛回到国内,回到了固宁。

    但是这并不影响其他游人的情致。

    他们三三两两的走出房间,在各自的平台上,或者干脆来到外面的海滩旁边,点上几道自己喜欢的菜品和一杯清凉的灰皮诺葡萄酒,坐下来欣赏夜幕下的海滩,享受着完美的假期!

    “走吧,我们也找个地方吃饭,恐怕要等到很晚才能行动了。”

    林语说道。

    “走吧,张叔,我们去吃饭。”老张向文娜点点头,随即三人走进了旁边的一家餐厅。

    这里曾是诺贝尔奖得主约翰斯坦贝克到过的餐厅,并在这里写下了那段形容波西塔诺的美丽文字。

    “波西塔诺是一个梦境。你在的时候,她不是很真实。你离开后,她变得栩栩如生,波西塔诺的美丽俘获了每一个过路人的心,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服务生拿来菜单,示意点菜。菜单是英语和意语双语的,林语还能对付,老张就有点傻眼了,抱着菜单发愁。

    林宇主动帮助老张点了一份意大利鸡蛋脆饼和炸凤尾鱼。

    自己则要了一份青瓜松露意大利面加烤章鱼。

    文娜点了一个朝鲜蓟炒西班牙火腿、那不勒斯肉酱通心粉。最后还要了一个本店的特色油炸饭团和玛格丽塔披萨 。

    服务员很奇怪的看了看文娜,意思是能吃这么多?不过既然点了,自然不能拒绝服务,同时又友好的推荐了一款红酒。

    文娜看着老张跃跃欲试的模样,便欣然同意了。

    菜品上桌,谁点的放在谁跟前,可是这三个奇怪的东方人将菜品统统摆在了桌子中央,吃了起来,你在我的盘子里插一刀,我在你的盘子里搅一搅。

    看的服务员目瞪口呆。

    这家餐厅既然很有名,味道自然是不错的。

    再加上三个人一路奔波,也确实有些饿了,所以,一桌子菜风卷残云,奇迹般的都吃完了,一点没剩。

    付了钱,给了小费,三人在服务员惊奇的目光中走出餐厅。来到了小镇的主街上。

    一边散步,文娜一边将下午老板告诉的情况详细的给两人说了一遍。

    原来,梅梅是三年前到的这里,就居住在那间烧焦的房子里。

    梅梅在镇上还算出名,因为是少见的东方面孔,再加上美丽大方,人又热情好客,狠得当地人的胃口。

    于是热衷于恋爱的YDL小伙子,有好几个都来追求过梅梅。

    梅梅的小工艺品店也是门庭若市。虽然偏僻,但总能看见游客混杂着当地人进进出出。

    可是几天前,来了两个东方人,一个老的一个年轻的。

    到店里发生争执,还惊动了警察,闹得沸沸扬扬,结果当天晚上就着了一场大火。把屋子烧个精光。

    梅梅本人失踪,两个东方人也被抓走了。

    林语听完皱着眉头,想不明白为什么。

    乔家仲是梅梅的同学,更是梅梅当年的恋人,绝不会因为发生争执就放火烧屋。

    更加不会伤害梅梅。鹏飞就更加不会了,没有一点点的恩怨,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就竟是谁放的火呢?

    梅梅又为什么什么失踪了呢?她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遇害了?

    活着又在哪里呢?

    三人看似在闲逛,可是谁也没有作声。更不像其他游人那样,疯狂的拍照。

    因此有点显得格格不入。

    街道两旁都是鳞次栉比的酒店和餐馆。这时节人很多出出进进的。

    还有些不怕冷的,坐在街边的露天餐桌旁,喝酒聊天看风景。

    文娜发现在街边同样有几个本地人有些格格不入。不喝酒不聊天,眼神四顾,却好像不是在看风景。

    林语察觉到文娜挽着自己的手有些异样,随着文娜的目光看过去,心中一惊。

    “那几个人身上都带了枪!”

    “张叔,我们分开走,看看他们跟不跟。”

    老张轻轻点点头,随意找了一条旁边的岔路走了进去。

    林语和文娜加快了脚步从几人身边经过。

    林语明显感觉几人的目光在自己身上狠狠地扫了几下。

    “这么明显的敌意,已经能确定了,小心点!”

    “我没有预知到危险,应该不用太担心。”

    “那我是不是能理解为,一群菜都被我收拾了?哈哈。”

    十分钟后,一个小巷子里,两个手里拿枪的蓝眼睛长毛帅小伙挡住了林语文娜的去路。

    “hei!  You!  Money!”

    “只是简单地抢劫?你俩确定?”林语无语,遇上劫道的了。

    “Sure!Take out all of  the money!”

    “嗖!啪啪!”

    “两个败类!我代表正义消灭你们!”

    “Oh! God! Please forgive me!”

    两个持枪抢劫犯没过五秒钟就被林语打趴在地,跪地求饶了!

    林语兴趣缺缺,不过勉强收下了礼物,两把枪。

    “Go away! At once! ”

    两个人风一样的消失了。路上还撞了一下某位老先生。

    老先生很和蔼,没有找他们麻烦,拎着两把手枪,向着林语走来。

    “喏!给你一把防身!”老张叔如沐春风,一脸得意。

    “嘿嘿!”林语从后腰拔出两把枪,在面前抖了抖。

    “我也有!要不咱俩换?”

    “嘚瑟!”老张把枪掖到腰上。

    “只是简单的抢劫的话,还得我们自己找线索去,走吧!”

    “人多不好行动,我去那间烧焦的房子看看!张叔,你带着文娜先回酒店等我消息。”

    林语决定自己去调查。

    “那!好吧!你自己多小心,我和张叔先回去!”

    林语点点头,闪身出了巷子。

    再次来到那扇被烧得面目全非的房门前,林语见四下无人,轻轻推开门,闪身进去,然后回手把门关上了。

    这是一间面积并不大的小套间,里边还有一间只有七八个平米的小房间,应该算是卧室。

    外边这间就算是平时梅梅卖东西的营业房。

    房间内被烧得面目全非了,除了地上的一堆灰烬,就剩下黑黢黢的墙面和屋顶,以及屋顶上坚强的老式吊扇了。

    林语似乎闻到了一股汽油燃烧后的味道,显然这起火灾不是正常的大意失火,而是有人故意浇上汽油点的。

    林语开启了鹰眼,仔细在房间中搜寻着,包括墙面和屋顶上。可是并没有什么发现。

    “警察已经搜过一遍了。有价值的线索都被警察拿走了?”

    林语不死心,转身进了里间的小屋。小屋里除了一张被烧焦的小床空空如也。床上的被褥烧成了灰,摊在床上,也似乎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林语失望的摇了摇头,默默地走出房间。

    “算了,走吧!啥也没留下。”

    林语低头往外走,忽然在那堆灰烬里看到一小团烧焦的物事,里边有金属。

    林语蹲下身,小心的在灰烬中捡出来,放在手心中。这是一小块残骸,像是一块被嚼的无味吐掉的口香糖沾了灰。

    里边的金属准确的说是被烧焦的电路板。

    林语肯定这是一个窃 听 器!

    说明这里一直有人在监 听梅梅的日常。

    或许就是因为乔家仲和孙鹏飞的到来,在这间屋子里说了很多秘密,所以才遭了暗算。

    “得把局子里的家仲和鹏飞先捞出来!”

    “或许他们能知道点什么!”

    林语打定主意,站起身走到门口,向外望了望,没有人。

    随即推开一道门缝,一闪身出了大门。

    沿着门前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就到了之前的主街位置,林语一边走一边打开手机地图,查看警局的位置。

    可是找了半天,没有!

    “啥破地图啊!”林语只好继续往前走。

    沿街都是当地人开的特色小店,有手工彩绘盘子,有D I Y手工制衣。还有各种贝壳纪念品。

    林语想了想,走进了一家小超市,买了一瓶水。

    看超市的大妈很热情,主动跟林语问好。林语随即像大妈求救:

    “啊,咳咳!Can  you  tell  me?”

    “What?”

    “啊!那个,police station !How  can ....”

    “oh!Lost your wallet?”

    林语赶紧点头,你说丢钱包就丢钱包,“Yeah! yes,lost!”

    “oh! too sad!”

    “come!”

    老大妈走出柜台,一招手,带着林语来到街上,指着远处说到:

    “godown!and the red house,left!”

    一边说一边比划。

    “left  left! You know  ?”

    “oh!Thank you  Very much  !”

    感谢感谢!大妈您人真好!

    跟我们首都大妈一样热情!

    “go!go!go!”大妈热情似火,比划着让林语赶紧去。

    “哦嘞,哦嘞,哦嘞 !”林语按照大妈说的朝前走,可是一边走一遍琢磨大妈刚才说的话。

    “left  left  left?”

    “左转左转再左转?”

    “那不是转个圈回来了?”

    “确定?不是忽悠我?”

    林语确定没有被热心大妈忽悠,因为到了那个红色的房子前边,向左边看,就发现了一辆警车。

    警车后边是个像过去国内生产队大队部那样的拱形破牌楼,上边刷着蓝漆,写着白字“Police  ”。(想知道我为啥知道这么清楚?告诉你们,我从b站的视频里搜到的,我拼吧?)

    “找到了,进去?”林语犹豫了一下,鹰眼看向这刷着米黄色漆的普通房子。

    里边跟所有的警局差不多布置。便民椅,接警台。后边有几件办公室,最里边是一间装着铁栏杆的拘留室。

    两个垂头丧气的男人蹲在墙角里。

    “就是你们!终于让我找到了!”

    林语迈步往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