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三 第九十一章 赎人
    第九十一章 赎人

    推门进入警局,此时一个看上去岁数不大,胸怀很大,蓝眼睛黄头发的女警察,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坐在椅子里,正在吸溜吸溜喝着。

    看见有人进来,放下杯子,站起身看着林语。

    似乎是很少见到这种面孔,愣了一下,随即脸上绽放出兴奋的笑容。

    是的,兴奋!

    显然林语的样貌引起了警花的兴趣。

    “Can  i  help You  ?”

    “嗯。。那个。。”林语努力组织语言。

    “I  lost  two  bodies。 ”

    小警花一听,你说啥?

    失了两次身?

    还是丢了两回人?

    我想请问你英语谁教的?

    “What?”警花很吃惊。

    林语挠挠脑袋,感觉自己可能表达的不够清楚 。

    于是乎换了个说法 ,“I  lost my brother  !”

    “Oh!”警花似乎听懂了。

    “So...what?”

    林语一头疙瘩。眼睛飘向拘留室。

    “Oh! them?”警花很聪明,猜中!

    “Oh,yeah!”林语心说你终于听懂了。

    赶紧使劲点头。

    警花从接警台里边绕出来 ,上下仔细打量了一遍林语,嘴角上翘,小手一挥,“Come!”

    招呼着林语走到拘留室门前 。

    “You sure  ?”

    警花指着屋里的两个人,忽闪着蓝汪汪的大眼睛说道 。

    “Oh, yes  !They are  !”

    林语手把着栏杆,声泪俱下的喊道 :

    “大表哥!二表哥!终于找到你们了! ”

    屋子里蹲在墙角抠头的 乔家仲和孙鹏飞听到有人说话,抬头一看 ,“啊?”

    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 。“老师您来啦 !”

    林语赶紧给两个人使眼色 ,

    “大表哥!二表哥 !我是你们的小表弟呀!”

    “哦,哦,小表弟 !”

    两个人赶紧改口 ,“你来救我们啦!我们是冤枉的 !”

    林语心中稍定 ,两个人生命没事儿就好 ,救人出去也无非就是交钱赎人呗 。

    于是给两人使眼色,让两个人安心 ,转头儿看向女警花 。

    可是憋了半天,也不知道拿钱赎人怎么说 。

    挠了挠脑袋一咬牙 ,指着两人,“They!”

    “啊,那个 ,I pay for you  !”

    “Oh, God. What  ?”警花一脸懵逼,心想 ,“你付钱给我?几个意思?需要提供有 偿 服 务吗 ?”

    随后明白了,这是要赎人啊 !

    “Oh, no, you can't  !”警花笑着拒绝了。

    “Why not  ?”林语很惊奇,咋就不让呢?你们西方国家不都是交钱可以保释吗?

    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啊?

    警花看了看手表 ,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

    “ Ten minutes  !”

    “嗯?你滴什么的意思 ?”

    “What  ?”林语补充了一句。

    “Ten minutes. It's time to go out  !”

    林语这回似乎听懂了,还有十分钟,两个人就无条件释放了 ,不需要花钱 。

    原来是本地法律规定的羁押时间到了 。

    “Oh, thank you  !Beautiful  !”林语伸出大拇指 。

    警花一听顿时脸红了,伸出兰花指拢了拢头发,还给林语抛了个媚眼儿 。

    意思好像说 :“小老弟儿啊!有眼光 !”

    “要不姐给你爆灯 ?”

    林语浑身一哆嗦 ,他咋那样看着我 ?

    赶紧转身儿,扒着栏杆儿跟里边儿说话 ,

    “大表哥,二表哥,你们都听到了,再有十分钟你们就可以出来了 !”

    警花伸手拉了拉林语的袖子 ,“Come on  !”

    林语一想也是,不能就在这牢房门口等着呀?跟着女警花朝外走 。

    “Sit down  !” 警花示意林语坐。

    随手拿起桌上的咖啡杯 ,端起来要喝,忽然想了想 ,伸手递到林语面前 ,“coffee?”

    林语一脸尴尬,心说:“外国妞儿都这么不拘小节吗?你已经喝过了好吗 ?”

    “Oh,thank you。No喝coffee.”

    “Try yourself ! ”

    警花吸溜自己喝了一口,坐在旁边。

    “Chinese  ?”

    “Yes, Chinese Taiwan  。”林语回答到。

    “Oh, good place  !”

    林语友好的微笑点头,“Here beautiful  too.”

    “And me  ?”女警花笑靥如花。

    “嗯⊙∀⊙!”

    “什么意思?”林语没明白。

    女警花鼓足了勇气,深情的看着林语,

    “Do you like me  ?”

    “我去⊙∀⊙!”这句林语听懂了。

    “啊这!”

    “这么直接?”

    虽然我早就听说 ydl人以恋爱为天职,热情奔放又浪漫。

    可是!你这么直接,好么?

    “oh  oh!It's time to go!  Now  !”

    女警花撇撇嘴,领着林语来到拘留室,放了人,办了手续。

    临走,女警花还想试一试,深情款款的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Can  you  call  me?”

    林语终于忍不住看了一眼女警花,只见女警花的头发以可见的速度根根立了起来。

    “我草!草率了啊!忘了眼睛能放电了!”

    林语转身就跑。

    终于逃出了女警花的魔爪,领着乔家仲和孙鹏飞出了警局。

    只留下了一脸哀怨的扫把头女警花,和半杯咖啡孤独相对了。

    出了警局,孙鹏飞激动的抱住林语又哭又笑,思念之情溢于言表。

    林语好生安慰了一下,三人才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拾阶而上,往林语住的酒店走去。

    路上林语详细询问事情经过,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孙鹏飞开了口。

    “老师,事情是这样的。”

    “我俩找到梅梅,梅梅很激动,骂了家仲,怨他为啥不来找自己,还摔了东西。”

    “正好有警察经过,我俩就先走了。”

    “当天晚上,我们又去了。”

    “说了您的事儿,梅梅很痛快答应了。”

    “说是变卖了这里,跟我们回去找您。”

    “可是我们刚回到住的地方不久,警察就来了。”

    “因为白天的误会,说我们是纵火嫌疑犯,带我们到了梅梅的店看现场。”

    “梅梅!梅梅!竟然失踪了!店也被烧了!”

    “后来我们就被带回了警局调查。”

    “直到现在。”

    林语静静地听完,肯定了这事一定和窃 听有关系。

    “你们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或是可疑的事情吗?”

    “梅梅的店被人监视了。”

    “我在现场找到了烧毁的窃 听 器。”

    “啊?”两人很惊讶。“监视?”

    “老师,我们要赶紧找到梅梅,她一定很危险!”

    林语一脸严峻,“我会想办法的。”

    说着话,到了酒店门口,给两人使了个眼色。“进去再说吧。”

    大胡子老板看见又来了人,很热情,给两人开了房间666。

    三人进了666房间,林语开口道:

    “你俩先收拾一下,洗一洗。我去带文娜和老张来与你们见见。”说完出了房间。

    乔家仲洗了把脸,走向阳台。

    推开阳台门的一刹那,一股海洋气息弥漫入室,侵入了整个房间,海面已经睡着了,安安静静的,仿佛明镜一般,倒映着岛上灿若星辰的灯光,点点渔火好像金色的羽毛,小心翼翼的飘在静谧、深沉的海面上。

    乔家仲手扶着栏杆,望着宁静的海面,心中呼喊了千万遍,

    “梅梅你在哪里啊!”

    此时,在小镇的最西边,有一片船坞。一个小码头。

    这里是当地渔民停船修船的地方。船坞外边的海面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船。

    某一艘不起眼的游艇上,一名身材健硕,脸上一道长疤的东方男子,右手里拎着一把三米长的精钢鱼叉,左手抓起一把诱饵向着水里一抛,然后安静的瞪着海面。

    身后战战兢兢地站着几名当地的帅气小混混,正是抢劫林语和老张的那几位倒霉鬼。

    “嗖!”一声破风响动,鱼叉如一支利箭没入水中,叉尾上拴的锁链哗啦啦作响,也快速的没入水中。

    男人手猛然一抖,锁链回收,鱼叉又乍然从水中飞出,叉尖上,一条血淋淋的红尾大鱼一同被带出了水面。

    男人单手接住鱼叉,将鱼从叉上拔下,扔在了甲板上。用半生不熟的当地话骂了几句,意思是,

    “一群蠢货,让你们去试探他们的功夫,你们倒好,给人送去了四把枪!”

    “这就是你们灰手挡的本事?”男子指着一个金色长发帅哥,“你!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帅哥双股打颤,刚要鼓起勇气回答,男子大手一挥,“算了,不知道也罢,工具人要什么名字!”

    “去!把这封信送到他们住的酒店!不许让人看见!”

    “这次要是再办砸了!你们就都到海里去,喂我的鱼叉吧。”

    几个混子赶紧唯唯诺诺,长发帅哥壮着胆子,卑躬屈膝的走上前,双手接过信,仔细的揣进了怀里。

    一双手紧紧地捂住,好像生怕它飞了。

    “滚吧!”几个混子一溜烟跑了。

    林语叫来了老张和文娜,到了666房间。自然又是一番激动地见礼寒暄。

    文娜小脸红扑扑的,心里总觉得不好意思,一个中年大叔,一个准中年老哥哥,一声一声的师母叫着,咋就那么违和呐?

    “人家还是小姑娘好么?”

    激动了几回,大家围坐在沙发里,提起梅梅,气氛慢慢变得严肃而深沉了。

    “我觉得,梅梅被抓走,生命肯定是没有危险的,要不然干嘛要做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呢?”文娜打破了僵局。

    “而且,这个抓走梅梅的幕后黑手,一定会联系我们的。”

    “当当当!”敲门声响起。

    大家一愣,师母你是神仙吗?这么准?

    乔家仲起身去开门,是店主大胡子叔叔,手里拿着一封信。

    “Oh! lin! Here you are!”

    “嗯?给我的?Me?”林语指着自己。

    “Yeah!Your!”

    “Who gave you this?”

    大胡子叔叔,一耸肩膀,两手摊开,做了个一无所知的表情,摇了摇头。“I don’t know!”转身走了。

    林语迅速开启鹰眼,看向室外,街道上虽然行人不多,但是也还有几个,都是优哉游哉的一副闲散样子。

    没有一个可疑的。扫视了一圈,也没发现可疑目标。

    “敌人很狡猾!”收回目光,看着手里的信。

    “打开看看吧!”林语打开了信。里边竟然是用国语写的。

    “要救万梅梅,带上美刀一百万现金,自己到最西边的小码头来。明天上午9点准时到码头打电话,不到就等着收尸吧。劝你最好不要报警。否则你知道后果!”

    下边是一个手机号码。

    “绑架?勒索?”

    “就这么简单?”

    林语心中疑惑,将信传给众人看。

    “怎么样?你们觉得是真的吗?”

    “肯定是假的!老子明天去会会他!这么多年没见了!”老张站起身,一副高人模样。

    林语心中一惊,“您老这意思是?”

    “和您一起穿越来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