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三 第九十二章 神秘的第三人
    【{ 求票!求票!求票!}】

    “还能是谁!可不就是他!”老张笃定地说。

    “我一看这字,就知道是他!”

    “当初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住在一块磨合。他每天都会写信给家里人。”

    “有时候,还会主动那给我看,让我提意见。”

    老张背着手走到阳台门旁边,望着玻璃窗外的夜景继续说道:

    “这个人是个军人出身,军事素养很过硬,参过战,在战场上负过伤。”

    “我记得脸上有一道很长的疤。据说是被刺刀划伤的。”

    “这个人心狠手辣!我曾经亲眼见过他手撕活狗!(带引号致敬那些手撕鬼子的神剧!)”

    “而且,功夫也很好,进化的优势是力量。我们当初比试过,在伯仲间,可是。。。”

    老张转回身,看了看林语,慢慢走回沙发坐下。

    “我来了将近百年了,却不知道他穿过来是什么时候的时间。”

    “如果他很年轻,可能有点麻烦!”老张皱了皱眉头。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我们毕竟一起打过交道,我试试看能不能说服他。”

    “当年被扔进虫洞,哪个心里没有恨!”

    “他叫什么名字?”林语好奇地问。

    “名字?”老张诡异的笑了笑。

    “他叫张开朝!”

    “嗯?有点乱啊,不是您老人家叫张开朝?”

    “呵呵呵,我当初是为了。。。。哎!说起来话长了。就当是为了纪念吧,所以就用了他的名字。用了将近百年了啊!”

    老张若有所思的愣了一会,似乎在回忆百年的光景,里边有多少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用习惯了,也不换了!我就是张开朝!”

    在座的诸位也是一阵感慨,尤其是乔家仲这位第二批来的人,他算是跟老张情况差不多,也是穿越的时空点太靠前了,结果白白消耗了青春。

    弄得本来好好的一对恋人,变成了我生卿未生,卿生我已老。

    现在其实心里最着急担心的,就属乔家仲了,谁的女人谁担心。

    梅梅当初被做了基因进化,可是压根没显现什么异能,只不过是身材更加匀称,皮肤更加细腻,整体上更加娇俏可爱了。

    在被强迫实验的人中,算是个失败品。可是乔家仲不这么想,当初是抱着非她不娶的心思了,看到这结果简直美翻了天。

    要是日后能够始终年轻漂亮,自己看着赏心悦目,还能省了不少的化妆品美容保健药。

    有钱干点啥不好?

    现在虽说,梅梅还对他念念不忘,可是自己成了个半大老头子,咋还能有那样的念想?

    只是时常能多看她几眼,聊解相思之苦也就知足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心里的惦记那是一分都不少。

    爱情这个东西,摸不到看不着,牵肠挂肚是她,茶饭不思是她,夜不能寐还是她。

    为她欢喜为她忧。剪不断,理还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那。。张叔,明天我们这样。”

    “你在明,我在暗。你想办法拖住他,我找到梅梅的确切位置,然后救出她。”

    “那个人我们都不熟悉,您自己掂量,能说服他改旗易帜最好,不行也不勉强,最重要的是,您得注意安全,保证全身而退。”

    老张点点头,“放心吧,我这把老骨头,还没那么脆弱。”

    “我的进化在内功,形成了气劲,而且我这百年来的修炼也不是吃素的。”

    “他要是冥顽不灵,我也不在乎送送他!”老张说了狠话,又觉得不太符合现在的人设,便不再说话。

    林语转身跟文娜说,“你明天还是得把钱准备上。”

    “好,我明天一早就去准备!”

    “其余的人就不要去了,在酒店等消息,一旦有什么意外情况,你们千万记得立刻走。不要犹豫。”

    “家仲、鹏飞,如果事情有变,你们到时候保护好文娜,去恶魔岛找周明。”

    文娜的手紧了紧,随即又放开了,因为没有预测到危险发生,所以稍稍安了心。

    乔家仲和孙鹏飞重重的点了点头,异口同声说了句“老师放心。”

    交代完了事情,又商讨了一下细节。

    老张又把这个人的特点详细给林语说了一遍。

    林语了解了,心里也有了些底气。凭借着自己的速度优势还有进化了的鹰眼,林语觉得自己要是和他正面杠上也不怕。

    “怕个毛线啊!退一万步讲,老子就算是死了,也能昨日重现,你行吗?”

    “干就完了!”

    之后大家各回各屋,老张推开门,自己的小美人还在遥远的恶魔岛,今夜就只能自己独守空房了。

    老张关了灯,盘膝而坐,双掌朝天,闭目观心。丹田一股热气自然而生,顺着大小周天运行开来。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好歹练一练,心里更有些底。

    刚才老张话说的很满,很漂亮。

    总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涨了别人志气,灭了自己威风不是?

    可是老张自己清楚,想当初,自己基本上就没赢过对方。

    那个张开朝本朝,力量极大,反应速度也快,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出招狠辣果决,招招要人性命。

    而且,即便是老张中途占了上风,也能不慌不乱,找到个破绽就反败为胜了。

    “哎!这投名状不好交啊!”

    “那家伙是个硬茬子!”

    老张心绪有些乱,强行摒弃杂念,再次入定。

    不一会儿,头顶上隐约间似有白气升腾,倒还真有些仙家得道的高深模样。

    几个周天下来,老张觉得神清气爽,就这样盘坐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林语回到房间,思忖着明天的对策,文娜帮着精心准备着装备。

    林语不会游泳,这一点是致命的缺陷,明天又是在船坞码头,难免会遇到下水的问题。

    林语有些挠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半夜了,这会去学还来得及吗?

    “我这个潜质,我这个身体,我这个状态,想要用半晚上时间学会游泳?”

    “好像不太现实啊!”林语遗憾的点了点头。

    “咋办呢?”林语绞尽脑汁想,也没想到啥好办法,转身看着收拾东西的文娜。

    文娜笑了笑,抬头看着林语说道:“旱鸭子,没办法了?”

    “呃!你知道得太多了!”林语冲过去搂住文娜。

    “本大爷要灭口!”

    “呵呵呵呵,讨厌!”

    “你明天可以扮成救生员,穿上救生衣,从码头过去应该不会太扎眼。”

    “海边嘛!这种职业的人总是很多的。”

    “也对哈!就这么办!还是你聪明些!”林语忍不住赞美,轻轻地吻上文娜的鼻尖。

    文娜幸福的靠在林语怀里,“要是没有这些事情,我们也在这里买个房子,天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想想都开心。”

    “哎!为什么世间总有那么多恼人的事情!”

    “因为世人有欲望,有贪念,看见别人的好东西,总想占为己有。”

    “可是这世间的美好又岂止千件万件,谁又能真正的拥有呢?”

    “古时候的君王,现如今的首富,哪个敢说拥有过一切?”

    “其实,拥有不拥有,美好还是那个美好,它就在那,只要遇见,便是极好了。”

    “小哥哥?”

    “嗯?”

    “说得真好!”

    “呵呵呵。”

    “我能吻你吗?”

    “哦!行吧。。。。。。。。。。。。”

    清晨的波西塔诺还没有睡醒,海面平静而安详。

    偶尔几只海鸥轻轻掠过,也不会发出鸣叫,生怕惊醒了倒映在海面上,依旧闪烁的小镇灯火。

    天边开始逐渐染上一抹红霞,青白的天空布满了大片、大片黛蓝的云朵。

    一阵清风,拂过柠檬树的枝叶,哗啦,哗啦啦,似一只只淘气的闹铃,终于吵醒了人们的耳朵。

    小镇开始有了动静,一扇扇面朝大海的门窗被打开,一个个身影走出户外,伸着懒腰。

    街道上也陆续出现了悠闲地行人,偶尔几个匆匆的身影,则是晨练的游客,即使在旅途中也没忘了每日心中的坚守。

    小镇西侧的船坞码头上,开始有渔民陆续驾着自家的大船小船出海,开始了一天的生计。

    某只不起眼的游艇混杂在停泊的船中间,轻轻的摇曳着。

    在船舱甲板下边一个放鱼的水箱中,一个娇小女孩的身影,蜷缩着,身体不住的颤抖,像是因为寒冷,又像是害怕极了。

    女孩口中不停地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家仲,你在哪啊?”

    “家仲,快来救我!”

    “家仲,我好想你!”

    “吱嘎!”顶板被掀开,随即一只大手一捞,抓住女孩的胳膊,把她从水箱中拽了出去。

    “啪!”顶板盖回了原位。

    刺目的光让女孩有些更加惊慌失措,双臂恐惧的抱紧身体,不住的向后躲闪。

    “不要怕!乖乖听话!今天真的引来了林语,我就放了你。”

    一名脸上一道长疤的健硕男子说完,又转身小声交待道:

    “把她带到山顶那个废弃的古堡里边去。这里不安全。”

    “从西边没人的地方上山,完事之后,你们处理。”

    “记好了!是完事之后,蠢货!”

    “Yes sir! I will remember! ”

    金毛长发的混子用绳子将女孩捆了个结实。又用一块擦车的抹布堵住女孩的嘴巴,将女孩抱起,匆匆扛着,跑到停在旁边浮桥上的汽车旁,把女孩扔进后座。开着车走了。

    “林语,终于该结束了!我们该回去了!”

    男人眼望着初升的太阳,脸上的长疤不住的颤动,像是在开心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