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三 第九十九章 乱了,回国(卷三完)
    第九十九章 乱了,回国(卷三完)

    【{ 求票!求票!求票!}】

    推杯换盏间,酒已经喝了有一小半,茶也喝了一壶了。

    此时桌上的龙虾壳倒是没有几个,凉菜也只是吃了一个盘边。

    伸手对焦了几次,王卓终于握住茶壶把,又给周奕宁倒了一碗,还洒了一滩在桌子上。

    随后又抱起酒坛子,给自己倒了一满碗,端起来,自顾自的喊了一声“干”,向着桌上的茶碗一碰,仰脖子喝了个一滴不剩。

    放下碗,王卓努力睁着迷蒙的双眼,痴迷的看着双眼赤红,娇 喘连连的周奕宁。

    嘴里已经开始大量分泌唾液了,喉结不停的上下涌动。

    王卓心中已经是激情澎湃了,暗道:“来劲了是吧?哈哈哈。这药可贵!牛丽丽我才用了半片,给你硬是放了一片。”

    甩甩脑袋,王卓觉得脑袋越来越沉,怀疑的看了看酒坛子,“今天这黄酒咋上头这么厉害了?老子三斤不倒的量啊?”

    随即又被眼前的诱惑和心中的欲望冲散,“管特么的!”

    再也不想忍着了,双手扶着炕桌,扭动着屁股,向周奕宁爬去。

    周奕宁心里也打鼓,“咋感觉这么难受?药在酒里,我又没喝!”

    眼见着王卓晃晃悠悠的起身,爬了过来,一只爪子已经就要碰到自己身上了,可是为什么就是感觉浑身燥热,一点力量也提不起来?

    忽的一阵头晕目眩,斜斜的躺倒在了炕上。

    想自己三岁习武,现如今已经快赶上五达的功力了,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周奕宁眼神越来越迷离,胸口越来越难受,看着王卓爬到自己跟前,爬到自己身上,恶心的嘴唇马上就要贴到自己脸上了。

    终于,周奕宁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单手为刀,砍在王卓的后脖梗子上。

    王卓立刻像一坨死肉一样压在了自己身上,不动了。

    周奕宁感觉一阵窒息,浑身无力,眼中最后的一丝清明,最终也失去了。。。。

    翌日的清晨有些阴冷,人们像往常一样,在拥挤的街头寻找着方向。有人走着老路,有人变了方向,有人陷入迷茫。

    然而毕竟是新的一天,时间总是冷静而又刻板的将我们带向远方,没有理由,无需勉强。

    新办公楼所在的上海西街,是这个城市最为繁华的地方之一。人多车多,推车卖早点的也多。

    牛丽丽像往常一样,买了个街角那对夫妇推车卖的鸡蛋灌饼。然后准备步行5分钟到办公室,早餐也吃完了。

    牛丽丽只要想吃鸡蛋灌饼,就一定会买她家的,因为她家的个大,放的土豆丝多,还比别人便宜五毛钱。

    不是老板心善,还不是因为干的晚,占的地方不好,为了吸引顾客,才用上的营销办法。

    这年头连卖鸡蛋灌饼的都不容易,被逼着用上了商业手段。

    牛丽丽才咬了两口,正面就撞上了董蕾,原来的业务部经理,现在的网络运营中心总监助理,相当于是个副总监。

    牛丽丽懵懵的看着董蕾,因为他看见董蕾是从王卓的车上下来的。

    那辆车牛丽丽怎么能忘呢,她坐过不止一次,而且第一次就是在这辆车上给了王卓。

    “啷个情况嘛!”牛丽丽有点心堵。怔怔的看着董蕾向她走来。

    走到近前,董蕾拍了一下牛丽丽的肩膀,“丽丽,咋在大街上吃,不卫生的,都是尘土和汽车尾气。”

    “董,董总。”牛丽丽有些胸闷加心虚。

    “你,你坐王总车子来的哈?”

    “呵呵呵,别误会啊!车是我男朋友,昨天开回来的,说是昨天送了他,让今天开来公司。不用白不用!”

    “啊!”牛丽丽感觉心里舒服了点,“走佬!”两人朝着公司走去。

    “董总,你说。。。”牛丽丽欲言又止。

    “叫啥董总,刚才你叫我就没说你!我就是个助理!再说咱俩可是同一朝的老臣,叫董姐!”董蕾有些嗔怪的搂上牛丽丽的肩膀。

    “有啥事情就说,虽说你董姐在公司不能手眼通天,但好歹也是个不大不小的角色,能帮忙的我一定帮。”一句话听得牛丽丽心里热乎乎的。

    董蕾这女人,很放得开,人长得一般漂亮,但是酒量很是可以。也会察言观色,论人说话,所以从张总那时候起就很受器重。

    林语接手公司以后,还是重用了她。现如今公司里竟都是新面孔,牛丽丽有啥话都没处说去,就这个董蕾还算投脾气。

    牛丽丽想了想鼓足勇气说道:“董姐,我想辞职了。”

    “啊?为啥呀?干得好好的。林总也是个没有城府套路的直率人。”

    “咋啦?谁欺负你了?告诉姐!姐帮你收拾他!”

    “啊!也不是,就是。。。就是觉得不开心。”牛丽丽最终没有勇气把王卓的事情说出来。

    牛丽丽懂,即使说了也没啥用。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好啦!好好干!别瞎想,年轻小姑娘,别总是心比天高!”

    “哎!可是我命比纸薄!”牛丽丽腹诽了一下。

    董蕾搂着牛丽丽的肩膀,一路走到公司楼下,放开了牛丽丽,稍微拉开了些许不可察觉的距离,并肩进了电梯。

    到了公司,坐到办公桌前,牛丽丽还在想着是否辞职的事情。直到九点整,公司正式上班时间,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牛丽丽接起电话,标准的问候语说完,对方表明了身份。

    固宁市刑警队的,要找领导。

    牛丽丽有些吃惊,咋个是刑警队打来的?“莫非公司出啥子事情了?”

    牛丽丽放下电话先去了周奕宁的办公室,人不在,又去了王卓的办公室,人也不在。牛丽丽只好找来了董蕾,因为别人他也不熟。

    董蕾过来接电话,对方问清了职务还是没说,要找总经理往上级别的。

    董蕾和牛丽丽两个人都很吃惊,事情似乎还不小,咋办?

    牛丽丽抓起电话,“老板们都出国了,谁也不在公司,副总级别的也没来,要不我给你我们总经理电话,你自己打?”

    对方同意了,牛丽丽就把办公桌抽屉里的小电话本拿出来,郑重其事的告诉了对方两遍。

    挂掉电话,董蕾一脸八卦的走了,牛丽丽的心却提着,总觉得好像出了什么天大的事情,可是又猜不到。

    就这么郁闷了半天,都过了中午,牛丽丽发现王卓和周奕宁破天荒的谁也没来。

    平时这两个人总是早到晚走,绝对的公司表率。

    即使是有什么外出业务,也会打个电话通知行政部,知会一声。

    可是今天奇了怪了,竟然双双玩起了旷工。

    牛丽丽忍不住拨通了王卓的电话,第一遍响了,没人接。第二遍又响了好久,有人接了,可是,是个陌生人。

    牛丽丽急了,“你是哪个?咋个拿着我们王总电话,王总呢?”

    “你是办公室牛丽丽吧?我那会儿打过电话的,我是刑警队的。”

    “你不要声张,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注意保密。”

    牛丽丽傻眼了,“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怔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下午,办公室内开始出现了各种传闻,什么王卓和周奕宁合谋,侵吞公款潜逃了。

    什么两人暗通款曲私奔了,总之两个公司现有的最高层领导无故旷工了。

    牛丽丽心里知道,这两个人出事了,都惊动刑警了,恐怕事情不小。

    牛丽丽有些害怕,看着自己前些天才从王卓手里接过的名牌包,有些不舍,但更多的是恐惧。

    “万一王卓真的是侵吞公款,畏罪潜逃,那我不成了帮凶?至少也算是销赃的吧?”

    牛丽丽越想越害怕,小姑娘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竟然吓得趴在办公桌上哭了一鼻子。

    结果,下午的流言又多了一条,办公室的牛丽丽暗恋王副总,看着王副总私奔,下午都急哭了。

    第二天,牛丽丽也没来上班,这个职位不高,但是工作相当重要的负责全公司打卡记录的人也旷工了。

    公司顿时谣言漫天。公司乱了。

    林语是在当地时间,早上七点多钟接到的电话,当时林语正和周明一起看着大家训练体能。

    周明听到是固宁市刑警队打来的电话,心情很激动,以为是向林语询问自己的事情,可是周明猜错了,林语也猜错了。

    速风公司副总经理王卓,总经理助理周奕宁死了。

    双双死在了喊郎山西苑会所里。初步判断是死于一氧化碳中毒,但是不排除他杀的可能。因为现场极其诡异。

    王卓趴在周奕宁身上,脖子上有被咬的痕迹,流了血。身下的周奕宁倒是没伤,可是嘴唇破了。

    另外两人身体内均查出死前服用了致幻药物,但是奇怪的是,并不是同一种。

    其中周奕宁服用的,在王卓随身携带的包中查到了。

    可是王卓服用的没有找到来源,这种类似古代蒙汗药的东西,现在市面上根本就看不到。

    警方是希望林语能尽早回国处理此事,林语也表示立刻就订机票,用最短时间回去处理善后。

    放下电话,林语呆呆地愣了许久,心里怎么也想不通,究竟是为什么?

    当天下午,林语文娜坐上了飞往深市的飞机,文雅则留下协调资金和后续建设。

    林语不知道,危机一直都在,危险也时刻伴随着他,只不过时间依旧冷静而刻板着,一分一秒也不会提前爆发。

    【{ 求票!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