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零一章 一盆麻辣烫
    第一零一章 一盆麻辣烫

    【{ 求票!求票!求票!}】

    林语感觉自己满脑袋都是蚊子叮的包,蚊子还在围着脑袋绕,脑瓜子嗡嗡的。

    本来想着,实在是无人可用了,给这个看着还算是勤勉老实的眼镜小伙,职场小萌新一个机会。

    谁知道,真是扶不起的非牛顿流体。

    “哎,你也就只能在池子里呆着了。”林语心中有些惋惜,

    “多老实的孩子!可惜。。。。”

    “呃。。我叫。。。”眼镜男后知后觉的终于鼓起勇气,想要说出自己的名字。

    “算了!算了!你去我办公室把我水杯拿来。”

    “哦哦!好的!”小伙子转身就跑出去了。

    林语收回了走神的心思,继续说道:

    “周奕宁周助理,生前给我们公司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各项岗位职责、管理制度和操作流程。”

    “我希望各位能够在新的工作岗位上,结合自己的岗位需要,进一步完善内容。”

    “给大家一周的时间,我们各部门、各岗位都重新整理职责、制度、流程。尤其是业务部门是公司的核心。请在座的负责业务的管理干部都能认真严格对待。”

    眼镜小伙子推门进来,小心翼翼的把一杯泡着菊花茶的水杯放在了林语面前。

    林语心中一暖,点头表示感谢。小伙受宠若惊,连忙又点头又鞠躬。

    林语赶忙轰走了头顶上的一群鸟,示意小伙赶紧坐下,继续说道:

    “公司开业在即,人才匮乏,必须要招兵买马。”

    “行政人资部门近期要制定详细的招聘计划,加强人才储备。。。。。。”

    林语扫了一眼,发现在座的,没有一个行政人资部门的。

    原来最早是王卓带着文雅负责这一块,后来是周奕宁和牛丽丽管着,部门一直也没有壮大过,周奕宁几乎都包办了。

    现在好,一个死了,一个跑了,部门唱了空城计。

    林语尴尬了一下,扭头朝着眼镜小助理说,“给牛丽丽打电话,问问她为啥不上班?”

    眼镜男低着头,突然觉得咋整这么安静了?

    抬头就看到林语盯着自己。

    “啊?”

    “打电话去。。。。。”林语尽量心平气和。

    “哦!”小伙站起来往外走。要走到门口了,转回头问了一句,

    “给谁打?”

    林语“。。。。。。。。。牛丽丽!”

    “哦!”小伙跑了。

    一转眼,小伙回来了,“林总,打完了。”

    “打完了?她咋说?”

    “她没说。”

    “嗯?她没说?”

    “嗯。”

    “那你咋说的?”

    “我就说,林总让你回来上班。”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挂了。”

    林语,“嗯!!!!!!!!!!!!”

    “好吧,你坐吧!”

    “我接着说啊,对了,我说到哪了?”林语感觉自己的节奏特么莫名其妙的找不着了,心里说:

    “我原来哪这样装过?”

    “我原来也是个送快递的好么?”

    林语已经找不到节奏了,看看文娜,文娜投来了鼓励的目光,

    “老公加油!你行的!”

    “我去!真不行了,不知道说啥了呀!”林语一咬牙,“算了!到这吧!”林语看了看等下音儿的众人,

    “好了,不说了!那个王慧啊!在座的这个月主管级每人奖金1000,经理级每人奖金1500,总监、副总每人3000.剩余其他人员工每人500.接下来!散会!”

    “轰!”会议室里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绝。

    林语文娜回了自己的总经理办公室。这是装修完自己第一次进,很宽敞,家具啥的规格也很高。

    自己印象里,原来自己呆的那个快递公司的老板,压根都没有专属的办公室,所以也没法比较。

    电视里到是看一些,跟这个差不多!差不多!

    “林总表现不错!”文娜进门就开心的表扬了一句。

    林语嘿嘿一笑,不置可否。

    “不过,我发现了几个可疑的人,心里怎么都充满了仇恨?”

    文娜严肃的说。

    林语惊讶的看看文娜,“快给我说说,哪几个?”

    文娜拿着笔记本,翻到自己画的那张图上,拿笔点了几个位置。

    林语闭上眼,脑海里就出现了会议室里的全景照片,每一个人都清晰无比。

    按照文娜的标注,林语一一对照,然后睁开眼睛,陷入了沉思。

    “我得查查去!”说着转身出了门,走到总经理助理的门前,想要推门进,才想起死了,又往前走到行政办公室,再一看,牛丽丽没来,也没人,一脸的郁闷。

    转头看见一个不认识的姑娘经过,主动跟他问好,赶紧叫住,“你帮我找一下,嗯,董蕾,让他来我办公室。”

    “哦哦,好好,林总稍等。”小姑娘一溜烟跑着去了。

    林语一声叹息,心想,“还真得把牛丽丽找回来!”

    牛丽丽,胆战心惊的一宿没睡。自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要不要去自首?”牛丽丽也没有这个勇气。

    “公司是不能再去了。要不。。。买张票回老家?”

    牛丽丽打定主意,准备先回家,过完年再作打算。反正离年底也不远了,本来就是要回家的。

    住的地方是和同学合租的,到期还有三个多月。牛丽丽决定就这么算了,要是不回来,这这么空着吧。房东总会来收拾的。大不了我给他留张纸条说不租了。

    牛丽丽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心里想着。

    女孩子的东西其实是很多的,零碎得多。

    衣服得分春夏秋冬,长款短款,上班的。休闲的,约会的。

    还有各式各样与之搭配的鞋子。

    另外化妆品,包包,小饰品也得挨样仔细收拾好。

    外加上一些毛茸茸的玩具抱枕靠垫之类的,牛丽丽一狠心打算不要了,太多没办法拿。

    这拾掇两下,那收拾收拾,一转眼就到中午了,才想起今天早上的鸡蛋灌饼没有吃,压根没去上班啊!

    肚子咕咕叫,收拾东西也没了力气。索性下楼先吃顿饱饭吧。

    牛丽丽打定主意吃完饭,去买明天的车票,然后再回来收拾。

    拿着钥匙,出了门,晃晃悠悠走出租住的小区,走到路对面,准备过了和平广场去前边的一家麻辣烫。

    走到广告牌对面的时候,就看见一位身穿军大衣,头戴雷锋帽的老人家斜靠在长椅上睡着了。边上不知道谁家的几个野孩子正打算偷老人家的拐杖。

    牛丽丽生气了,“嗷!”一嗓子,把一群倒霉孩子吓跑了。

    老人也惊醒过来,怔怔的看着牛丽丽。

    牛丽丽心说这老头也怪可怜,看这脏兮兮的样子,不会是个孤苦伶仃出来要饭的吧?

    牛丽丽动了恻隐之心,走过去,挨着老人家坐下,很是温柔的将掉在地上的拐棍捡起来放在老人手里说道:

    “大爷,咋在这儿睡起?要生病得哦。”

    “吃没吃饭?中午老,要么我请你吃麻辣烫,安逸得很。咋样?”

    老人没说话,似乎还没缓过神来,又似乎有些陌生不愿意搭理。

    “尼莫看我耿直,我们川妹儿都是这个样子嘞。走嘛!走嘛!我不是坏人!”

    “走!吃七!你娃寺个好姑娘!额请你吃。”老头突然展颜一笑,拄着拐棍站起身,一瘸一拐的就朝着麻辣烫走去。

    牛丽丽紧跑两步跟上,扶住老大爷的胳膊跟着走,心想,“反正不上班,和个老头子摆摆龙门阵也不错。”

    麻辣烫是自选的,牛丽丽也不知道老人口味,就按照自己的饭量乘以2,又多拿了些肉菜。

    端上来的时候,竟然是平时自己洗脸的盆那么大一盆子。

    老人很开心,跟着牛丽丽也不见外,一个盆里捞着吃,偶尔还给牛丽丽夹夹菜。

    牛丽丽也是很开心,好久没有过这么温馨的感觉了,同事都是一副面和心不和,面善心不善的样子,更别说陌生人了。

    自己一个人生活在陌生的城市,远离家乡,远离亲人,远离所有熟悉的环境,本身就是孤独的,再加上没有个贴心的人在身边,心里没有一点归属感。

    此时此刻,牛丽丽似乎找到了儿时在家里一家人围坐吃火锅的那种感受,热气腾腾、热火朝天、热热闹闹。

    吃着聊着,虽然很多时候听不太明白,也说不太清楚,哪怕是路唇不对马嘴,牛丽丽也是笑得前仰后合。

    正吃着,电话响了,牛丽丽一看,是办公室的,心里一紧,但还是接了。

    那头是总经办新来的傻乎乎的助理,就说了一句话,还没等自己说话就挂了。

    牛丽丽是有些生气,但是心中又有些惊喜。

    虽然那小助理只说了一句话,但是信息量挺大!

    林总回来了!林总还想着自己!林总让自己回去上班!

    牛丽丽陷入了纠结,自己本来想好不干了,外加上王卓的事情,自己也有些害怕。

    “可是。。。林总这么器重自己,去还是不去?”

    牛丽丽看看吃得正香的老人家,忽然觉得可以问问他,人家都说听得老人言福气在眼前。

    “对!我问问!”

    于是牛丽丽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把自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个不相识的老头全说了,连王卓和自己的关系都说了。

    “大爷?我去不去?”

    大爷抬起头,眼睛亮了许多,点点头说道:

    “必须去!”

    【{ 求票!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