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零二章 再见宁五爷
    【{ 求票!求票!求票!}】

    “对不起嘛!林总!我,我昨天有些不舒服!”

    牛丽丽眼泪汪汪,撅着小嘴,含着胸,低着头,左手勾着右手小拇指,放在身前,身子一晃一晃的。

    “好啦好啦,我也不是批评你,生病的事情,人之常情。原谅你啦!这个月的奖金你照发!按照主管发!”林语赶紧安慰安慰。

    牛丽丽眼睛一亮,“真滴?”

    “嗯!!!!!!!!!”林语压了压,

    “你一会儿去业务上调人,挑几个能说会道的小姑娘,给我赶紧招人去!”

    “给你一周的时间!不管用什么办法!划的那些重点岗位,必须给我招齐!”

    “能不能办到?能办到你就是行政主管!”

    “没得问题!保证完成任务!”牛丽丽一挺胸,敬了个礼。

    林语使劲憋着笑,眼角的褶子都多了几条,赶紧挥挥手,让牛丽丽撤退。

    四仰八叉的靠在沙发里,想着昨天文娜说的那些个划上了两层圈圈的人。

    林语歪着脑袋思前想后,觉得这些个人好像都是一伙的!气质都差不多!

    林语反复的眨着眼睛,眼前就一次又一次的浮现出开会时那些人的影像。

    “以往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这些人好像?”林语乜着眼望着房巴,感觉房顶的白色墙面上立刻就呈现了一幅高清照片。

    最后林语确定了,“这些人就是有点像!”

    “应该不会是一个妈生的吧?”林语觉得这事儿有点玄幻,八竿子打不着的几个人,咋就长得有点像呢?

    牛丽丽刚刚送来的员工档案,我也都看过了,姓啥的都有,按说不会是一家的,地点也。。。

    林语突然发现个问题,虽然是不同的地方,但是!好像都是一个省的吧?

    林语一个激灵坐直身子,“我得再查查!”

    行政人资的办公室倒是挺大的,早些时候是按照5人编制配备的,但是,现在也就牛丽丽一个人,所以显得有点空旷。

    林语透过敞开的门向里边望了望,发现牛丽丽正在打电话,听起来不像是公事儿,因为说话的语气就不一样。

    林语也不是个爱听墙根儿的人,但是公司非常时期也就多听了几句。

    这一听,林语有些皱眉头。

    牛丽丽嘴里边一口一个五爷的叫着,好像一会儿中午还约了吃饭。

    林语心说,“这小姑娘该不会是让什么渣大叔给骗了吧?”

    “这年头,就流行大叔配萝莉,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成熟稳重的。”

    “要不?下班跟着去看看?”

    林语悄悄退后了几大步,然后加重脚力,把步子迈的当当作响,还故意咳嗽了一声,喊道:“丽丽!”进了办公室。

    牛丽丽回头一看老板来了,赶紧小声说了句“一会儿见!”

    就赶紧挂了电话,“林总,啥子事?”

    “哦,你把新进的员工档案再找出来,我再看看。草草看一遍,也没记住几个,我再细看看。”

    “奥,好的好的。”

    牛丽丽赶紧到档案柜里翻出来一沓子员工登记表,还有试用期合同,身份证复印件,学历复印件一大堆的东西。

    “林总,所有资料都在这了,我给您抱过去?”

    “不用,我就在你这翻翻看看,熟悉熟悉,你忙你的。”

    林语坐在牛丽丽对面的空桌子上,翘着半拉屁股,开始翻,刚翻了两页,余光看见牛丽丽盯着自己看。

    林语转过脸,“怎么了?”

    “没事没事!”牛丽丽脸一红,赶紧低下头。

    林语忽然发觉坐在办公桌上确实是不雅观,拉开椅子,端端正正的坐下继续看起来。

    最近公司招聘的人员着实有点多,将近百十号人,各个部门的都有,但是业务的居多,除了话务,大头还是快递员。

    这里边签的面试意见很杂乱,有周奕宁签的,有王卓签的,还有业务和前网络运营中心总监签的。

    不过基本上的原则是对口,自己用的人,自己面试签意见。

    林语一边看,一边留意昨天说到的几个人,把他们的资料都找出来单放一堆。

    牛丽丽看林总往外挑简历,心中好奇,问了一句:“林总,您这是要提拔谁?”

    “哦,我就是昨天开会觉得这几个人有些特别,想详细了解一下。”

    牛丽丽走过来,随手翻了翻这几份挑出来的简历,“我有印象,这些都是周总亲自面试的。”

    “面试资料都是周总给我的,还特别交待面试的时候要专门交给她。”

    “嗯?”林语顿时明白了,都和周奕宁有关系。

    “丽丽,你把周奕宁的档案给我找出来我看看。”

    “哦,好的!”牛丽丽转身走向档案柜。

    翻了半天,迟迟没有找到,“奇怪喽!都在这的,啷个没了噻?”

    “没了?再仔细找找,哦对了!你先找,一会儿如果找到拿给我。”

    林语抄起挑出来的档案除了门,直奔总助办公室。

    眼镜男今天上班有些心不在焉,总觉得空唠唠的。想着里边办公桌后边再也不会出现那个身影,内心就无比的失落。

    “我要是能够主动点,是不是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她一定是暗恋我无果,才会和王总去喝闷酒的吧?”

    “哎!都怪我!”眼镜男自责得竟然悲从中来,眼眶湿润了。

    神情一阵恍惚,仿佛周奕宁的身影再次闪现,轻轻飘过。

    “嗯?好像谁过去了?”

    眼镜男晃了晃脑袋,起身向屋里走去。

    “啊?林总!您!您什么时候进来的?”

    “呵呵,在你抹眼泪的时候。”

    林语继续在周奕宁的办公桌里翻找着有价值的信息。

    “你先去吧,我自己找点东西,下午你把这里收拾一下,把周奕宁的遗物单独放起来,警方已经通知了家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保管好,到时候连抚恤一块交给他们。”

    “哦,哦!”眼镜男尴尬的退出了里间。

    林语翻找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发现,眉头紧皱。

    “这周奕宁跟他们什么关系呢?记得好像是国外回来的。填的个人信息都是学校的!”

    “说的标准的普通话,也听出来祖籍是哪里。对了,籍贯!”

    林语把扔在桌上的登记表一字排开,发现这几个人都是陕省的,打开地图一搜,果然!

    方圆也不过百里!宁家村!地图右上角的地名映入了林语的眼帘。

    “我草!都是卧 底!”

    “一个不行!还组团来?有点过分了吧你们!”林语非常气愤,将手机扔在桌子上。

    手机向前一滑撞到了笔筒,笔筒下边压着一张名片。

    林语拿起来一看,是个旅馆的小广告。

    “和平旅社,多人间、双人间、单人间。”

    “24小时热水、电视、WIFI齐全。”

    “长住优惠。服务周到。”

    “地址:解放东街和平广场西南角,丰益巷76号。”

    “电话:232390***80联系人:孙红霞。”

    林语若有所思的将名片揣进口袋,拿起登记表走出了房间。

    中午下班,牛丽丽急匆匆拿起包就走了,外套都没穿。

    林语鹰眼注视着牛丽丽出了公司,自己也跟了出去。

    远远地坠着,发现牛丽丽依旧按照往常那样,坐两站地公交车,在和平广场站下了车。但是没有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而是穿过小树林,去了和平广场。

    林语就这样一路走着,偶尔没人注意的地方,闪烁几次,不疾不徐的远远盯着牛丽丽。

    看见牛丽丽穿过广场走到一个巨大的广告牌子底下。站在那里四处张望。

    林语将目光看向广场的西南方向的丰益巷,那里是周奕宁精心保存的小旅馆地址。对于周奕宁来说,一辈子都不可能跟这样的旅馆发生交集。

    那是固宁最最低档的旅店,最低每晚30元,一间屋子就像学校的宿舍一样上下铺,可以睡六个人。公用厕所公用淋浴。

    周奕宁保存的必定是同伙的住处。

    此时,一个人身穿军大衣,带着雷锋帽,拄着拐棍,一瘸一拐的走出巷子。远远地向着牛丽丽挥了下手。

    牛丽丽兴冲冲的跑过去,扶着这个人走进了旁边不远的一家小川菜馆。

    由于距离太远,林语无法看清那人的脸,但是总感觉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林语加快了脚步,朝着川菜馆走去。

    到了川菜馆门口,向里边扫了一眼,转身进了旁边的包子铺,挑了一个靠墙的座位坐下,要了一笼地软包子,要了一碗小馄饨。

    林语假装看着墙上的价目表,眼神却穿过墙面到了旁边的房间。川菜馆很小,没有包间,只有五六张能坐下六人的桌子。

    此时牛丽丽正在和刚才那个人说着话,脸上还绽放着灿烂的笑容。似乎是有什么高兴事儿。

    林语定睛朝那个人看去,那人已经脱了大衣,摘了帽子,露出一张苍老的侧脸来。

    林语很疑惑,“到底在哪见过呢?”正在思忖间,

    说着话的老人扭过头来,朝着林语的方向上看了一眼,林语顿时惊住了!

    那眼神冰寒凛冽,怎么能忘呢!在宁显福的庭审会上!

    就是他!

    【{ 求票!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