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零七章 一个女处长
    第一零七章 一个女处长

    【{ 求票!求票!求票!}】

    公司风平浪静了三天,市局的电话终于来了。

    有人通知林语,上边来人了,要见他,当然还有文娜。

    没有预料中的阵仗,见面也不是在市局,而是在外边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餐馆的包间里。

    或许是因为馆子太小太破,或许是因为地方太过偏僻,亦或是菜真的不好吃,总之,餐馆很冷清。

    直到林语坐得屁股发麻了,也再没见有人来吃饭。

    但是在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后,那位上边来的人也到了。

    林语细心地打量了一下这位其貌不扬的中年妇女。

    要说这人长相,是那种扔在哪种场合里,都不会觉得突兀的模样。

    常见的刷子头,小圆脸,戴个普通的黑框眼镜,身材适中匀称,穿着一件普通的长袖毛衫,外边是小开襟的女士风衣。

    乍一看有点像是邻居家大姐,又有点像街道的女 干 部。

    放在工厂里就像个会计,放在写字楼里就是个办公室老主任。要是放在学校,不是宿管阿姨就是管后勤的,要是放在医院,那就是放射科的女护士,压根不存在。

    “我姓杨,杨树的杨。你们可以叫我杨同志,但最好称呼我杨姐。”这位上边来的领导开场白说的朴实无华。

    倒是深得林语和文娜的欣赏。

    “服务员上菜!”林语也做了个开场。

    于是接下来,两方人都没有说话,而是喝着茶水,看着服务员半个手指头擩在盘子里,端上来一盘盘色香味都不是很齐全的菜。

    当然菜量还是很实惠的,尖尖的一大盘子。

    “菜齐了!”服务员也终于来了一句台词,退场了。

    “来!杨姐,吃菜!边吃边聊。”文娜挺热情的招呼着。

    杨姐一笑,如沐春风,“来来,我们先碰个杯,算是正式认识一下。”

    杨姐端起面前的酒杯,杯里的白酒是高度的散酒,店里卖的。

    林语特意倒了个凸液面的满杯。

    只见杨姐轻松端起杯劝酒,酒就像被吸在了杯中,晃晃悠悠的,但就是一滴不洒。

    林语、文娜很诧异,相互看了一眼,也端起酒杯来,伸到面前。

    三个杯子撞了一下,杨姐一仰脖,二两一杯的高度酒一滴没剩,干了。

    林语一看,心道:“我去!将我?高手咋啦?吓唬人么?”

    “我真干不了!”尿尿的说了一句,“我尽量!”一仰脖剩了个养鱼的底儿,也算马马虎虎表现不错。

    文娜抿抿嘴,端着杯,小酌了一口,然后轻轻放下,给林语夹了一口菜,然后拿起公筷给这位杨姐也夹了一口。

    给林语夹的,是一道荷塘小炒里的鲜百合。给杨姐夹了一道红焖鸡冠。

    杨姐一看,顿时对文娜笑着点点头,“谢谢啦,文小姐秀外慧中,是难得的佳偶,小林你可有福气啦!”说完,一个大鸡冠子,一口就吃掉了。

    “嗯嗯,真香!你们也尝尝!尝尝!”

    林语看了看,并不是太明白文娜的用意,但是执行力是肯定不差的,夹起百合就塞在了嘴里。

    今天的菜都是文娜特别交代厨房做的,还为此多加了些钱。

    这个荷塘小炒,各地都有不同的做法,材料也不尽相同。今天的荷塘小炒放了新鲜的百合、莲子、荸荠,配菜是胡萝卜和荷兰豆。

    这个菜寓意着一团和气,既是个开胃菜,也是个开心菜。

    点的红烧鸡冠,也就是鸿运当头,那是溜须拍马必须的。有领导基本上都要点,都要给领导布这道菜。

    哪个当领导的不希望平步青云,鸿运当头的?这是讨喜!

    其余的菜,点了竹笋烧肉的高风亮节,还点了一个清炒佛手瓜的高抬贵手。总之都是给对方示好的菜。

    所以杨姐很开心,暗暗称赞,“小姑娘很有心!很会做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正题终于来了。

    杨姐又跟两人碰一个满杯,加在一起,小一斤酒下了肚儿,这才不慌不忙的说道:

    “你们的情况我基本都掌握,包括之前在本市发生的一些事情,更包括你们在国外发生的那些事情。”

    “现在有两个很合理的建议,我说给你们听听。”

    林语放下筷子,不卑不亢的说道:“杨姐请讲,我们洗耳恭听。”

    说完,鹰眼悄悄地向着杨姐扫去,只见她脏腑中云气升翻腾,喝到肚子里的酒,此时都化作了水蒸气,悄无声息的,沿着身体经脉向脚底涌去。

    再一扫杨姐脚下,水汪汪的一滩湿渍,鞋子却是干的。

    林语心中有了数,这位杨姐异能有没有先不说,首先就是个内家高手。比起那泡在玻璃罐子里的宁五爷,可是强的多的多。

    不过自己也不怕,除非你绝缘,不怕电!

    这位杨姐看见林语用余光打量着自己,也不以为意,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满脸微笑的说道:

    “第一,跟我去自首,我尽最大努力不引渡你们,争取给你们弄个宽大处理。”

    说完看了一眼林语两人,见两个人没有任何表示,便接着说道,

    “第二,加入我们,我给你们特殊身份、特殊权利,那么你们的事情也就不算个事情了。”

    “第三呢?”林语问到。

    “没有第三,不好意思小林,这是个送分的单选题。不是A就是B.”

    “那也就是说我们没得选喽?只能加入你们?”

    杨姐微微一笑,“如果你特别喜欢坐牢,喜欢有规律的生活,我也表示理解和支持。”

    “我去!你还支持?”林语心中沉寂已久的神兽们蠢蠢欲动。

    “那不妨介绍一下,这个‘你们’的具体情况,也许我们更感兴趣。”

    林语不卑不亢,继续装AC。

    “好,那我就给你介绍一下。”

    “我那儿是个处,女的多,男的少,岁数普遍偏大,所以需要新鲜血液,尤其是外勤,更需要你们这样的异于常人的人才。”

    林语一听,“哦!原来是老处,不是!杨处!”

    杨姐脸上一白,“你最好还是叫我杨姐!”

    “上一次叫我杨处的人,现在在加勒万河谷执勤,据说前几天还不小心让人给揍了!”说完推了推眼镜。

    “好吧杨姐,那么具体都要做什么?”

    林语面带微笑,完全没当回事儿。心说“你这么大干部也有难言之隐?”

    杨姐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水,缓解了一下情绪,说道“现在你们干什么,那就还干什么。”

    “日常身份不变,不坐班,不打卡,不开会。”

    “持有特殊证件,可持枪,有工资,不过工资对于资本家来说可以忽略。”

    “另外,有特殊豁免权。但解释权归我。”

    杨姐说到这儿,脸上才显现出一个上位者的骄傲。

    “但是,只要我通知的事情,必须办好 !”

    “具体事情呢?”

    “只能告诉你,比较棘手的,与异能有关的人或事,可能是国内的,但更多的是对抗外部势力的。有危险,可能会送命。”

    “如果死了,没有抚恤金。没有奖章。可以提供免费墓地。”

    “这么危险?”林语表情很夸张,基本上可以达到专业水准了。

    “好吧,我同意!”林语懒散的靠在椅子上,一脸的生无可恋,破罐子破摔的表情。

    “嗯?”杨姐心说,“我见过不抵抗的,但是没见过你这么彻底的。好像回答的,还很,爽?”

    林语心中嘿嘿一笑,“牺牲?你想多了,哥就这点儿优势!”

    “事情危险?随时可以风速跑路!”

    “无处可藏?随时可以穿越。”

    “万一死了?哥能重生。”

    杨姐心中有些错愕,还有些小失落,“你好歹再跟我讲讲条件好不好?”

    “实在不行假装抗争一下也好啊?”

    杨姐沉默了一会,“那么,文小姐你呢?”

    “我肯定听我老公的!他说怎么就怎么。”文娜表了态。

    “好吧!那就欢迎你们加入!国家安全领导小组特别行动一处。”

    说完好像挺不情愿的伸出了手。

    林语看了看,浅浅的一握对方手指尖,随即松开。

    文娜倒是很热情,还很礼貌的搭上了两只手。

    杨姐脸上这才恢复了微笑的表情。谁知道手刚放下,林语就说了话。

    “那么作为您的下属,我想有几个问题问问您。”

    “你说!”

    “我能不能发展几个我的下属?”

    “您能不能也给弄个身份?”

    “枪支弹药什么时候能到?”

    “关于工资,我想我还是很感兴趣的,能开多少?”

    “咱们处究竟有多少人?”

    “出任务都是大家伙一起上吗?”

    “万一打不过的,我能不能提前跑?”

    “我的证件坐飞机能不能免票?”

    “还有。。。。。。。”

    “停!”杨姐扶着脑门,反复的揉了又揉,“等一下,我去卫生间!”

    说完站起身推门就走了。

    林语愣愣的看着门外,“领导了不起啊?”

    “领导就可以这么没礼貌?”

    “我还有好多问题呢!”

    文娜看了看林语,无奈的摇了摇头,感觉头上也有一群鸟飞过去了。

    【{ 求票!求票!求票!}】

    【写完这张是凌晨两点半,给张辛苦票呗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