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零八章 新闻发布会
    第一零八章 新闻发布会

    【{ 求票!求票!求票!}】

    离2021年的春节还有十天的时间,也就是腊月20,2月1号的这天。经过多方筹划,速风公司的新闻发布会,终于如愿以偿举行了。

    作为一家新兴的快递公司,速风显然是高调的。

    董事长总经理是两个不到三十岁的情侣,可谓是金童玉女。

    公司尚未走入市场,却率先成立起了旨在扶危救困,帮扶家庭困难群众;支持教育,改善当地教育环境和基础建设;关爱妇女儿童健康,支持妇女儿童福利事业为三大目标宗旨的速风基金会,并在当天由基金会秘书长林语,代表基金会,像当地教育主管部门,民政主管部门,妇女儿童联合会同时捐款各100万元。

    此举立刻引起了全固宁市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速风公司的名声也迅速走进了千家万户。

    报纸、广播、电视台、新媒体,当天报道转播了发布会的全过程。并对速风公司勇担社会责任,开创快递业务新领域等多个方面,进行了不遗余力的赞扬和鼓励。

    林语亲自为企业代言,在发布会上首次亮相公益广告。

    霎时间,一身海蓝色卡其布工装,印着白色速风快递LOGO,阳光灿烂而略显有些黑的青春面庞。

    明亮深邃的眼神,健硕挺拔的身姿,扶着一位腿脚不方便的老太太过马路,这一速风快递人形象,立刻深入人心。

    有心人会发现,在这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新闻发布会上,竟然主管经济的副市长,以及政府秘书长,甚至党委副书记都亲自到场表示了祝贺。

    虽然没有上台讲话,但是领导露脸这种事,不是什么样的企业都有这种殊荣的。

    在发布会期间,领导们纷纷跟一位其貌不扬,看上去像个街道基层干部一样的中年女性亲切握手,相谈甚欢,让外界无不猜测,这家公司很有可能是有背景的。

    这位神秘的女士,没准就是哪位省部级大员的家属。

    一时间,速风公司风头无两,俨然成了当地的明星企业。

    当吃瓜群众还没有从热炒的新闻中抽身,奔赴下一个关注热点的时候,速风公司的第二场新闻发布会接踵而至。

    2021年2月5号,农历的腊月24这天,速风公司联合当地所有快递公司共同成立了快递行业联合会,文娜女士高票当选联合会首任主席,林语则当选首任执行秘书长职务。

    并且在发布会上,各方共同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

    这一天最引起社会强烈反响的,是一个名为“双百”的扶贫计划。

    联合会借助速风基金会,拟每年投入公益资金5000万元,扶住当地100个乡村脱贫致富。并为当地建立100所公益小学。计划分三年时间完成。

    这样的壮举不是哪个土豪随随便便张张嘴巴就能办到的。它不像直接的捐款捐赠活动,直接发钱就完事。

    扶贫,建学校这样的事情,是一个长期复杂艰巨的浩大工程。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考察定向、立项审查、管理验收,各个环节不仅仅需要资金的投入,更需要大量的技术管理人才的参与努力。

    可以说这是个既费力又费神,还不一定能见成效的事情。但是速风公司竟然能联合行业内的所有公司,实现了这一伟大的行动构想。

    因此这家尚未正式开业的快递公司,已然成为了固宁市本行业的领头羊。

    林语作为速风公司的股东,总经理;基金创始人兼秘书长;企业联合会秘书长;“双百”计划的创始人和执行人,声名鹊起,迅速成为了固宁市的杰出企业家、优秀青年的杰出代表。

    再也没有人会提起这个企业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更加没有人会关注发生在林语周围的那些诡异的刑事案件。

    仿佛一夜之间,林语就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成了这个时代的宠儿,固宁人的骄傲,化身正义与善良的天使。

    速风公司的形象危机彻底解除了。开年会,发红包,放大假。

    相信开年后的企业正式挂牌运营,一定会顺风顺水。

    公司员工欣喜异常,有这样有前途、有发展、有威望的公司做平台,大家都鼓足了干劲儿。

    招兵买马也初见成效,第一次新闻发布会结束当天,人力资源部门就收到各样的应聘简历不下百个,其中还有在职的政府公务员,国有企业退休高管,海外归来的名牌硕士、博士。

    林语本着应留尽留的原则,只要是有真才实学的,一概留下。

    眼镜男终于在放假这一天鼓足勇气提出了辞职,林语同意了。

    牛丽丽如愿以偿当上了行政部的主管,但是行政部来了一个新总监,两个新经理,一个行政秘书。结果,牛丽丽还是在这个部门的最底层,手底下唯一一个能指使干活的就一个新来的行政小秘书。

    不过牛丽丽也很开心,毕竟成了牛主管,而且涨了工资。

    公司的人员已经非常庞大了,为了缓解日常管理压力,公司扩大了人力资源部门的编制,从无到有,现在部门自HR总监以下,一共也十几个人了,算是个不小的部门。

    业务部门具体细分为六个分部,每个分部各有区划,线上部门由运营中心总监直管,业务副总统管。

    介此,速风公司完成了草创,到有完善的组织机构、运营体系的巨大转变。

    一场轰轰烈烈的创业即将展开,一只快递业的雏鹰即将展翅。迎风搏击,逆风飞扬,直冲九霄。

    腊月28,林语和文娜忙了一整天,先是去医院提早给张医生拜了年,送去了二代大红袍作为新年礼物,张大夫乐得合不拢嘴,非要留他俩晚上吃饭,但是二人婉言谢绝了,因为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回福利院看林妈妈。

    文娜、林语跑到盛世广场,买了几万块钱的东西,专门雇了一辆货车拉着,浩浩荡荡的前往福利院。

    福利院还是老样子,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外墙的涂料似乎是今年新刷的,墙面干净,颜色艳丽,上边画着的中华传统故事很是生动。

    唯独很多年前的那块固宁市儿童福利院的牌匾显得有些陈旧。

    门房是个中年人,林语不认识,原来的那位看门大爷不知道人还在不在,身体怎么样。

    林语百感交集,这里就是自己的整个童年。

    在得知林语要找林院长捐东西的情况后,这位门卫大哥拨打了林院长的电话。

    不一会儿,从福利院里呼呼啦啦走出来好几个人,当中的一位老人,头发花白,戴着老花镜,眼镜腿上两条金属链挂在脖子上。手里拄着一根似乎用了很久的手杖,佝偻着背,走路有些蹒跚,旁边的人时不时地还要搀一下。

    林语文娜眼睛里开始泛起泪花,赶紧跑上前,扶住老人。

    “林妈妈,我们来看您了!”

    老人有些迟钝的抬起眉眼,仔细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年轻人,似乎在努力回忆着,这是哪年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但是老人一时想不起来,只是眯着眼,呆呆的看着林语和文娜的脸。

    “我是林语啊!我的姓随您!我的名字是您取的!”林语眼里噙着泪水。

    “奥~~!”老人终于想起了什么,脸上绽开了笑容,“你这死孩子,多久都没回来看我了!”

    “快!我看看!”老人使劲的握着林语的手,苍老的手上布满了干瘪的皱纹,掌心也不再是那么光滑,布满了细小的皴口,感觉像是一把木错。

    “对不起!林妈妈!这些年。。。。”林语有点说不下去了,低着头,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

    旁边的工作人员解了围,“林总!文总!快到里边吧!你们现在可是咱们固宁市的名人!”

    “叫我小林就行了,啥名人!我们永远是福利院的孩子,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哎!好好,小林,文姑娘,走!我们进去吧!”

    林语笑着回应,扶住老人微弓着身子,将嘴凑近老人的耳朵,“林妈,咱们进去说!”

    “我不聋!臭小子!”老人的笑声更浓,只是似乎没有什么底气,笑声有些低沉而沙哑。

    林语扶着老人,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车,急忙对边上的人说:“您看,买了一车东西,让他们开一下后院的门,好把车开进去,要不然不好卸车。”

    “哦,好的好的,你赔林老进去,剩下的事情我来安排。”

    说完这位大姐就一边指挥着人去开门,一边引领着司机,开上车,绕到后院去了。

    从大门门厅进到福利院再到福利院的主楼,中间是一个小广场,广场上画着很多手绘,看到稚嫩的笔触,就知道是孩子们自己画的。

    林语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幸福,回忆起当年这里还是土地的情景,夏天活泥巴,冬天堆雪人,都有数不尽的快乐。

    再往前是一根国旗杆,高高地伫立着。上边飘扬的红旗分外的鲜亮。应该也是新换不久的。

    楼还是那栋楼,有些陈旧,斑驳的外墙上爬满了干枯的爬山虎藤,甚至将门厅都包裹住了。

    现在是冬天,爬山虎的叶子都掉了,藤蔓更显得逸趣横生充满了神秘,犹如童话世界里的秘密城堡入口。

    刚走到门口,“砰砰!”几声,从角落里突然涌出一群孩子,手里拿着彩蛋喷向众人头顶,顿时欢呼声在满天的彩花里飞扬雀跃起来。

    孩子们围过来,并不觉得陌生,而是好奇地看着这位电视上前几天还看过的大哥哥小姐姐,今天竟然真的出现在了面前。

    在孩子们的世界里,电视里的人物那就真的是个人物,总之是很厉害的才能上电视。

    所以每个人的眼里都是好奇和崇敬。

    文娜拉开随身带的包,把早就准备好的糖果分发出去,顿时又是一片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像悦耳的铜铃般清脆。

    “别给他们发多了,总吃糖,对牙齿不好!”林妈妈慈爱的看着这群孩子,手紧紧地攥着林语的手。

    嘴上虽然说着少发糖,但是似乎并没有阻止的意思,脸上的笑容愈加的灿烂,眼角的皱纹也就愈加的深。

    林语看在眼里,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的滴落下来。

    这一幕幕似曾相识的场景,重现在眼前,可是身边的林妈妈,却再也回不到当年的模样了。

    文娜走过来,悄悄递给林语一张纸巾,林语赶忙偷偷擦掉眼泪,在孩子们的簇拥下,搀扶着老人走进门厅。

    门厅里其实很大,经常会有人来参观,有领导来视察,大部分活动都会在这个门厅里。

    墙面上布满了展板,有福利院的历史照片,从建院到现如今的变化,每个重要的历史节点都有记录。

    另外还有社会各界历年的重要捐赠名录,还有领导视察的场景。

    对面的墙上,挂着福利院所有人员的公示栏,还有先进评比栏。紧挨着的是孩子们日常生活的剪影。

    文娜在一张老旧照片上看到了当年两个人在的时候福利院的样子,捅了捅林语,指了指照片,林语抬头看去,脸上顿时溢满了幸福。

    照片里并没有林语,而是林妈妈带着几个孩子玩老鹰抓小鸡的场景。

    那时候的林妈妈还很年轻,梳着长长的辫子,穿着碎花的连衣裙,像一只高傲的老母鸡,领着一群调皮的小鸡。

    旁边的老人也在看,静静地看,或许她每天都会看一眼,但是今天她看得很仔细,似乎也想在这些照片中,找到和林语共同的记忆。

    这时候拉货的司机已经从后门进来,把车开到了小广场上,正有福利院的年轻工作人员卸车。

    林语看到,微笑着对老人说:“林妈,我去卸车,你先坐一会儿。”

    “嗯!好,你去吧,注意安全!”说完放开了一直握着林语的手。

    林语挽着老人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这才出了门,帮着大伙卸车。

    林语、文娜精心挑选了各年龄段,不同性别款式的冬装,作为孩子们的新年礼物,还每一款衣服都配了合适的鞋子。

    福利院的孩子现在大概加在一起有30几个。林语文娜买了一百多身,足够孩子们挑选了。

    另外还买了500本新出的各样儿童读物,有传统的童话故事,也有时下最流行的动漫画册。

    最后就是各样的糖果、水果、装了半车。

    林语、文娜不知道的是,他们在盛世广场儿童专柜疯狂扫货,又被有心的人拍成了视频,在网络上疯狂地传播着。

    再加上刚刚进门时,年轻的工作人员将照片发了朋友圈,于是乎,大家都知道了,这位年轻的企业家,又来儿童福利院慰问了,还捐了一车的东西。

    顿时消息就上了固宁的热搜,成了头版头条。

    发了东西,看着孩子们脸上洋溢的笑容,林语心中反而有一丝苦涩。

    想到自己两世为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还好在这个世界遇到了林妈妈。

    可是一个孩子,从小到大,从未得到过亲生父母的宠溺和疼爱,哪怕是斥责和打骂,总归是一种人生的缺憾。

    这些看似无忧无虑的孩子,其实内心很脆弱,很孤独,很无助。

    不管什么原因,毕竟他们在这个世界上从进了福利院的那一刻起,就变得茕茕孑立,需要独自面对这个世界,面对人生。

    唯一值得他们庆幸的是,他们有林妈妈,有这些福利院的阿姨照顾疼爱,能够得到一些温暖,弥补一些内心的孤独无助。

    晚饭的时候,气氛达到了高潮,孩子们载歌载舞表演节目,大家一起吃饭,一起唱歌一起欢乐。

    文娜和林语同样感受着这里的幸福,热泪盈眶。林妈妈罕见的落了几滴眼泪,但是无声无息,很自然的轻轻抹掉,依旧保持着慈爱的微笑。

    晚上八点钟,林语文娜不得不告辞了,因为有规定,无论怎样,外来人员不能超过8点离院。

    大家都有些不舍,林妈妈却催促着让两人赶紧离开,“孩子们一会就该睡觉了,疯了一天,你们再不走,就要捅破天啦!快走吧!快走吧!”

    林妈妈却一直拉着林语的手,没有松开。

    一直到了福利院大门外,林妈才放开手说道:“孩子,你现在有出息了,一定很忙,但是有时间就尽量回来看看。”

    林语眼泪再次止不住的流下来,哽咽着说不出话,只是不断地点头、点头。

    回家的路上,文娜开着车,林语坐在副驾驶座位,始终没有说话,文娜也没有问,只是静静的开车。

    路上的行人并不多,明天就是大年29了,林语、文娜也该走了,这个城市即将迎来崭新的一年。

    庚子岁即将过去,辛丑年即将到来,一切都显得万象更新,蓬勃而有朝气。

    “我想回去!”林语突然开口说道。

    “我不能无动于衷!”

    文娜看了一眼林语,点点头,“好!”

    车子猛地掉转车头,向着福利院的方向驶去。。。。

    【{ 求票!求票!求票!}】

    【相信你们都能猜到,林语要做什么,这也是我想做的,我不能看到林妈妈就这样老去,死去。】

    【一个5000字的大章,因为我无法控制情感的宣泄,总觉得有很多话要说。这一章没有异能,没有搞笑,一个包袱也没有。这一章是一个孩子对于父爱母爱的深沉缅怀,也是对于童年最美好的追忆。我在写这章的时候,几次忍不住流了眼泪。

    希望能打动你们,投出你们手里宝贵的一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