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一三章 新任务
    第一一三章  新任务

    【{ 求票!求票!求票!}】

    高丽国,位于首尔市中心,钟路区明伦洞的成均馆大学人文科学院内。

    文娜挎着林语的胳膊,在幽静的校园里漫步。前方是一座古色古香的仿明式建筑,屋檐下挂着牌匾,中间写着三个大字 ‘明伦堂’。

    灰色的长条石台阶上,此时,正有一位身穿传统高丽国服饰的老头,对着明伦堂正门牌匾鞠躬施礼。

    今天是华国春节的正月初二,也是高丽国“旧正”节的第二天假期。来此参拜的人,要么是本校的老师或家属,要么就是本市有名望的文人雅士。

    延续了 “成均馆”一直保留下来的民族教育的传统。崇尚儒学,尊奉孔子,一直是高丽国从古至今的好传统。

    这也正好印证了,他们是我们不折不扣的附属国。

    这个成立于1398年,也就是明成祖朱元璋驾崩,朱允炆上台那一年的成均馆,一直是高丽国皇室子弟的皇家学院。

    现在已经发展成为高丽国首屈一指的著名综合性大学。

    这座古色古香的明伦堂里边供奉着孔圣,也是当年儒学大家们的讲堂。而眼前这位参拜的人,想必对于儒学有着很深的情感。

    老头一丝不苟的三拜九叩完,似乎累的有些气喘,整理了一下蓝色道袍的领口,将黑笠上的系带松了松,然后掀开后边的分叉,席地坐在台阶上休息。

    林语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老头叩拜完,才放开文娜的手,径直走了过去。

    “李忠国先生,春节好!给您拜个年!”林语用国语礼貌的说道。

    老人愣了一下,缓慢地抬起头,看着林语,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年轻人,你认错了,我不叫李忠国。并且我认识你吗?”老人操着一口地道的国语说道。但是这发音,如果让国人来听,总能听出来,这是一个外国人说的。

    “哦,对不起,记混了,您现在应该叫李秉国。单身。身份证上是高丽国京畿道人,成均馆大学儒学教授,同时还兼任中文系和情报学系的教授。现住大学教工宿舍706,对吗?”

    老头的脸变得有些白,似乎吹了风,还有些轻微的抖动。

    “你想干什么?小子?”

    “那么好吧,其实我时间也挺紧的,我就长话短说。”

    “我来有三件事儿。”

    “第一,代表你老婆、孩子、代表那年被烧死的,你的双胞胎弟弟兼同事李建国,向你问好。好多年不见,他们是很想念你的。”

    老人眼角抽了抽,没有说话。

    “第二,我代表有关部门向你收回你盗走的东西,听说还剩下那本古籍善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一本诡异的古武功法,对吧?”

    老人的脸开始不自主的剧烈抖动起来,似乎随时会发生中风。

    “第三嘛!要不你先把东西交给我?我就告诉你?”

    “不知所谓!小子!这里是高丽,不要找事!我随时可以喊保安,或者报警。”

    老头向着四下看了看,除了远处的女孩,似乎没有别人。

    老头站起身,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林语开口说道:

    “我奉劝你,赶快离开这里,我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在哪个电视或者小说里学来的老套台词?”

    “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坏人总是这样说?显得自己足够坏么?”林语摇摇头。

    “看来,你是不打算承认了是吧?”

    林语有些委屈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说道:

    “我这身儿过年才买的新衣服,恐怕。。。。。”

    “也不知道队里给不给报销!”

    林语抬起头看看老头,“要不咱俩商量一下,你不用异能好不好?”

    “阿!西巴!”老头怒不可遏,伸手一掌向着林语打来。

    林语赶紧闪身躲过。只觉得老头的掌风,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烤的身上暖烘烘的。

    “哎呀!你自带红泥小火炉?”

    “老同志千万不要玩火,引火烧身啊!”

    老头哪里还有心思跟林语废话,出掌越来越快,掌风越来越热,到后来,竟然变成了呼呼的明火。

    林语上蹿下跳,左扑右倒,绕着院子里的几棵树来回跑,不让老头近身。

    老头追得上气不接下气。“西巴!!!!!啊!西巴!开赛Ggi!”

    “说国语!老头!”林语一边跑一边教育老头,“做人咋能能忘本呢!刚才你不还给夫子他老人家磕头呢吗?”

    “啊!西~混蛋!龟儿子滴!老子今天不弄死你龟儿子,老子跟你嘞姓!”

    “对嘛!对嘛!袍哥人家!就该这样讲话!”林语夸了一句,一不留神,“呼!”一个火苗就把林语的裤子烧了个窟窿。

    “我草!老头!要不是我怕眼睛肿了过不了海关,你早完蛋啦!你当我怕你呀!”

    林语拍拍屁股,赶紧来个变速跑。

    “话说老头,你这火异能,是不是总也用不完?”

    “那你家平时做饭烧什么?是不是很省天然气?”

    “你家冬天取暖呢?”

    “组稿啦(找死呀!죽을래)!我要弄死你!”

    “嗯?组稿啦?男频还是女频?”

    “呼呼呼!”顿时旁边的树枝就烧了起来。

    林语一看这架势,“不行了啊!一会把警察招来了!”

    躲过老头一掌,一个闪身,跳到了屋顶上。

    “嘿!老头!这呢!我在这呢!”

    老头抬头一看,“嗯?唉?唉?”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就像抽了羊角风一样,身体僵直,“噗通!”就倒在了地上。

    “文娜!快!”一旁吃瓜看戏的文娜,不慌不忙的走上前,揪住老头的脖领子闭上了眼睛。

    “唰!”老头原地消失了。

    林语从屋顶上跳下来,揉揉眼睛,“还好还好。电量刚刚好!”

    “快走吧!树冒烟了!警察该来了!”

    两人手拉着手,迅速消失了。

    首尔酒店,699房间。

    “先抽半斤血?”

    “一个老头哎!拢共有半斤血吗?不会直接挂了吧?”

    “那抽四两?再少恐怕不够!”

    李秉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白布单,旁边有人在说话,讨论抽血什么的。

    李秉国身体一哆嗦,“是说我呢吧?”

    立刻想挣扎起身,谁知道浑身无力,就像失去了知觉,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了。

    李秉国恐惧了!

    当年在博物馆监守自盗,亲手杀了自己的孪生弟弟,放火烧了博物馆,自己都没有害怕过。

    可是李秉国有个最大的弱点,就是怕血,天生晕血,看见血那就完了!准晕菜!

    还好自己注意,这些年轻易不会有人能伤害到自己。逃到高丽以后,自己将盗来的文物悉数变卖了,唯独留下了一本古籍。

    这是难得的唐本,纸张都是皇室特供的花帘纸,虽然只有寥寥十几页,但是字体俊逸,颇含风骨。

    在博物馆工作的间隙,李秉国经常偷偷对这本书进行研究,竟然发现这是一本传说中武功秘籍。

    笃信古武的李秉国偷偷练习,竟然真的练出了气感。

    这让李秉国欣喜若狂,再也无法自拔,每日心心念念的想要得到这本古籍。

    终于有一天,趁着弟弟李建国值夜,李秉国潜入博物馆,打晕弟弟盗宝,还放了一把火,没想到烧死了弟弟,也烧伤了自己的手。

    哪知道因祸得福,竟然获得了异能,身体里随着功法吞吐,掌心就能冒火。

    来到高丽的李秉国改头换面,隐藏了这么多年,终于被行动组找到了。

    林语接了这个差事,但是不能白接。好不容易抓住个会异能的,怎么也得搞点研究材料啊!

    “别!别杀我!我给你们!”

    李秉国是真的害怕了。别的死法或许还能接受,这放血疗法,啧啧!那就算了!很恐怖的好嘛?

    林语文娜相视一笑。林语一把掀开李秉国身上盖着的白布单,满脸冰寒的看着李秉国。

    “说吧,藏哪了?我的耐心有限,所以你时间不多!”

    “在!就在明伦堂里。”

    “嘿?可以呀!老同志,玩的灯下黑?”

    “明伦堂的什么地方?”

    “说具体点!”

    “在,明伦堂供桌下正对的那块方砖底下。有个石板盖着的。”

    林语一头黑线,这老家伙真是鸡贼,他要是不说,谁能想到?

    不过一想也释然了。

    李秉国来了高丽几十年,秘籍估计早就滚瓜烂熟于心,不需要时常翻看。

    藏到这明伦堂,也很方便,作为本校的儒学大师,首席教授,明伦堂是可以经常来的。

    其他人就不行了,除了有限的开馆参观时间,没办法随意进入。藏在这里反而很安全。

    林语冷笑了一声:“李忠国,或者叫你李秉国。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第三件事情了。”

    “我遗憾的告诉你,你犯下的罪行不可饶恕,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啊!不要!你不讲诚信!”

    “咔!”林语手起刀落,砍开了桌上的半块西瓜,西瓜汁喷溅在李秉国的脸上。

    李秉国脑袋一歪,晕过去了。

    “这人咱们带走吧,拿去做研究。你就在酒店等我,我去去就回。”

    “好,小心些!”

    林语点点头,出了酒店,直奔成均馆大学明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