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一四章 专业打假
    第一一四章  专业打假

    【{ 求票!求票!求票!}】

    “成均馆,思密达!”

    “OK!”司机比划了一下,表示听懂了。开着车,载着林语,朝着成均馆大学而去。

    沿途反正林语哪里也不认识,也无心看窗外的风景,揉着太阳穴,缓解眼睛的酸涩,一边心里琢磨。

    “这放电的异能好用是好用,可是每次用完都头疼,眼睛也受不了!”

    “遇到单个的敌人还好,要是多了可就抓瞎了!”

    “对付一群可办不到,又不会战士的群嘲,也不会牧师的群疗。”

    “咋办呢?还是得想办法进化啊!”

    “不行的话!回去再打一针试试?”

    “也不知道这针打多了会怎么样!”

    林语一路上琢磨着如何改善眼睛的问题。

    没在意车速这么快,还开了很久。终于司机停了车,示意到了。

    林语没多想,掏出100美刀递给了司机,司机眼睛冒绿光。

    “欧巴!三克油!”特意跑下车给林语开了车门。

    林语挥挥手,装的很潇洒。

    “安宁西卡色呦!”司机朝着林语的背影深深鞠了一躬,开上车恋恋不舍的走了。

    林语抬头看了看大门,成均馆的字样自己还是认识的,只是,这里似乎不是上次来的那个门。

    “哪个大学没有个三四个门的?进去找吧!”

    林语很清楚,这种规模的大学校园,面积都是很广大的,但是自己一定能找到,有鹰眼呢!

    往里走,打开鹰眼,四下观察,“嗯?没有?”

    林语很纳闷,“这是多大的个学校啊!”

    继续朝里边走,一边走一边观察,怎么越走感觉越不对,环境完全不同了。

    “上次来,好像没见过这栋大楼吧?这楼里边怎么都是机械零件啊?”

    在往前走,楼里看见一群玩电子产品的。

    林语有点蒙,拿出手机一定位,“我去!走丢了!”

    原来司机把林语拉到了位于水源的自然科学学院!

    “啊!望撒哥几!”林语也学会了一句。

    没办法赶紧回吧,又打了个车往回走,这回是真的到了明伦堂所在的人文学院。

    但是,走进校园就感觉气氛不对,好多警察!

    林语看见前边不远处有两个警察在检查过往的行人,于是闪身拐进了旁边的小路。

    鹰眼开启,在明伦堂的四周还有两拨警察,显然是之前着火引起了警察的怀疑。

    “这个时候去拿,可不明智!”林语想了想,给文娜发了个短信,然后朝着其他方向走去。

    转来转去,老远就看见一间礼堂里人头攒动,台下的掌声一浪高过一浪。台上边,一个身穿白色太极服,齐肩长发,尖嘴猴腮眯眯眼,八字胡须一点点, 身高臂长的麻杆儿,正在台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林语好奇,走近一看,嚯!~,还是个说国语的!

    旁边站了个翻译,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倒像是个跨国双簧节目。

    “咱们两国本属同源,太极发展一脉相承。”麻杆儿看看翻译。

    翻译赶紧“思密达!思密达!斯密斯米思密达!”

    “自上古洪荒,山海未分,于你国釜山之颠,生阴阳二泉。”

    翻译一听,心里苦逼了,“我尼玛!!!!!”

    “这种句式老师哪教过啊!阿西!”

    “思密达!思密达!斯密斯米思密达!”下边掌声一片,狂热的直接跳起来了!站在椅子上大喊:“gaoli!gaoli!泡菜都是我们的!”

    林语抬头看了看舞台上方悬挂的横幅,是用两种文字写的,“热烈欢迎大夏太极文化宣传大使太极门掌教宏宣大法!”

    “我去!职业骗子?骗到国外来了?高手啊!”

    林语混进了礼堂,顺着墙边挤到了前面,就靠在墙边上看着。

    只见这麻杆儿继续说道:“彼时高丽有大能之士,悟阴阳而创太极,演八卦,传与我中原大地。后被发扬光大。”

    “尼玛!卖主求荣啊!你!你!你妹的!”林语有点气愤填膺了。

    “想我一脉单传千载,今于我手,立不世之功,开天地先河,创立此太极新法,欲广施善缘,开宗扬法。”

    “我之功法,久练可逆阴阳,可违天道。逆天改命,大道长生!”

    “我之功法可治肥胖、阴阳不调、气虚盗汗、声音嘶哑、不孕不育、长黑指甲。。。”

    “我尼玛!”林语使劲憋着,相当难受。

    “下边我来给大家演示一下!”下边的粉丝们更狂热了。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瞪眼看着。

    只见麻杆儿站起身,走到台中央抱拳行礼,然后一套杨式太极保健操,打得是行云流水一般。

    “哗哗哗!”掌声雷动啊!

    “真本事!厉害!牛叉思密达!”

    林语看这麻杆儿,也是有些真本事的,再加上身高臂长,正适合太极舒展圆润的看点。

    要换了个五短身材的,一个揽雀尾不就成了狗熊掰棒子啦?

    “可你卖主求荣地出来招摇撞骗就不对了!泡菜风波都是你们这帮子败类瞎哔哔造成的!”

    “下边有哪位同学想上台来感受一下?我们选几位上台来与大师切磋一下。”

    “轰!”台下炸了锅,一群男男女女就想往上冲。

    林语一看,机会来了,蹲下假装系鞋带,就从人缝里挤了出去,直接跳上了台,同时另外一边还有几个小伙子冲了上去。

    林语身后的人不干了。“凭什么他能上,我不能上?”

    呼啦啦都往前挤,“唉唉唉?阿西!”倒了一片。

    因为有两个人的鞋带不知怎么的,竟然系到了一块儿。这一挤不要紧,俩人互相拉扯倒了,把前边的人按倒一大片。

    工作人员赶紧上前维持秩序。

    最终包括林语在内,台上留了五个人。

    麻杆儿先是摆了个推手的架,然后引导着一名学生反复推了几下,学生大概明白了之后,翻译宣布,让五个人随意进攻,大师只用太极推手化解。

    “呼啦!”两个心急的冲上去挥拳就打。

    麻杆不慌不忙,脚下踩起八卦步,或退或跟或撤、间或一个斜插,一个侧行,把两人的进攻都躲过去了。另外两人此时也攻上,台上乱哄哄的一团,你追我打。

    林语看条件已经成熟,看似慌慌张张上前一拳,实际上已经是风速闪过了一次出招。

    脚下看准时机轻轻一勾,那麻杆儿正是右脚上前一个跨步的当口,左脚突然被勾了一下,“刺啦!”一个一字马!

    台下“轰!”又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麻杆儿毫无准备的硬劈叉,立刻就麻了!感觉从此以后,三生石上再也不用写上自己的名字了。完全是扯蛋了呀!

    还得说职业骗子,就是有经验,忍着剧痛就地一个滚葫芦,就滚到幕布后边去了。

    工作人员也是个有经验的,眼见出了状况,赶紧上前拦住要继续追打的几人。

    “大师口渴了,喝口水,喝口水再战!”

    麻杆儿躲到幕布后边龇牙咧嘴好个一通揉捏,才感觉身体重要部位又回来了。站起身咬咬牙,戏还得演那!

    挑起帘幕一抱拳,抹了把嘴,意思是,“你看,喝饱了,再战!”

    一个太极起手式加了个野马分鬃,一亮相勾勾手指:“你过来呀!”

    几人立马一拥而上,挥拳就打。

    林语瞅准时机,脚下再一勾,正勾在麻杆儿将要后撤的脚后跟上。

    “唉唉唉?”麻杆儿仰面就倒,堪堪躲过了迎面的一记老拳。

    下边又是掌声一片,“太特么精彩了!欧巴!出哇嘿!我们爱你!”

    麻杆儿只觉得重心不稳,身子向后倒,下意识的伸手一抓,就抓住了幕布,谁知道迎面来了一拳,不得不继续向后倒,心里有数,反正是幕布,又摔不了。

    林语此时也到了幕布跟前,偷偷给加了一把子力气,就听得“撕拉”一声,半块幕布就被扯了下来,铺天盖地的就把台上的几个人给蒙住了。

    大家只见幕布底下几个人影你来我往。

    “哎呦!别抓!”

    “我擦!啊!”

    “啊!啊!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林语钻出来,跳下台,在人们都紧张的关注着舞台的时候,悄悄的溜走了。

    等工作人员掀开幕布的时候,全场都傻眼了。

    麻杆儿光不溜丢穿个裤衩,眼窝也青了,身上也紫了。

    重要的是,麻杆儿躺在地上,双手紧紧捂着菊花,身子一颤一颤的。台上的人老远就闻着味道不对!

    定睛一看,“阿西巴!”黄黄的一片从麻杆儿身下缓慢的流淌出来。

    “轰!”大家争先恐后的捂着鼻子都跑了。

    “阿西!什么玩意儿!”

    会场里只剩下目瞪口呆的工作人员捂着鼻子嘴,上前也不是,不上前也不是。一脸尴尬站在那。

    台上的麻杆儿手捂着菊花,目眦欲裂。

    林语本来想一走了之,可是忽然就感觉一股滔天的恨意弥漫全场,不禁惊奇的向台上看去。

    竟然发现,在麻杆儿的四周,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力场,正在向外爆发。

    “嗡!”林语只感觉脑袋里忽然像是被锤子砸了一下。

    赶紧双手捂住脑袋就冲出了礼堂,周围的人呼啦啦倒了一片。

    一个个抱着脑袋在地上哀嚎打滚。

    林语心里一惊!“精神攻击?又出现一个?”

    【{ 求票!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