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一五章 一窝鱼
    第一一五章  一窝鱼

    【{ 求票!求票!求票!}】

    林语感觉捡到了宝一样。没想到啊,搂草打着了兔子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精神攻击啊!

    这要是能研究出方法,给文娜或者文雅学了,那不就天下无敌了吗?

    “这只兔子必须拿下!”可是此时这么多人,咋能带走他呢?不行啊!

    “求救吧!那个任务推迟点没关系,反正一本书又跑不了。”

    想到这儿,林语拿出手机,走到没人的地方,拨通了文娜的电话。

    简单把情况一说,自己无意中在学校里发现了一条大鱼。

    文娜听完,也是一脸兴奋,二话不说打车就来了。

    此时礼堂里的麻杆儿,已经被自己的两个人给抬到了后台,简单的包裹上,就匆匆撤离出了礼堂的后门。

    林语在后边远远的尾随,发现他们一路跑进了一座偏僻的小楼里。

    小楼的外墙上,是用汉文制成的铜字,叫做儒道研究会。

    “嗯?”

    “难道是?李秉国的老巢?”

    “这俩货不会还有勾连吧?”

    林语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开启鹰眼向小楼里查看。

    三层的小楼结构并不复杂,一层是个门厅 ,进门的位置正中,摆放着孔子的雕像 。

    雕像的前面还摆放着一只铜鼎,鼎内燃着香 。

    从雕像身后的楼梯上到二楼 ,左右各有三四个房间 ,每间室内的装修都很古朴雅致,但功能不同 。

    有专门儿用来写字画画儿的书房,有专门儿用来喝茶看书的茶室,有专门儿用来下棋的棋社 ,还有专门儿用来睡觉的卧房 。

    然而二楼没有人,每个房间都空荡荡的。

    目光转向上,三楼上的房间并不多。

    很多房门都上了锁,有两间屋子里杂乱无章地堆着一些杂物 。

    然而林语看向三楼最东边的房间,却发现房间里另有洞天 。

    这看似普通的房间,其实是个套间,和隔壁上锁的房间,形成了外明里暗的格局 。用一个简单的博古架挡着。

    里间没有太多的陈设,但摆了很多椅子 ,看上去像是一个会议室 。

    屋子里在上手正中的位置,摆着一只硕大的雕花木塌。竟然有点儿像一把威严的龙椅 。

    椅子背后是一副木雕的对联,刻着“仁以处世明义知礼,智慧笃学诚信不欺 。”

    正上方有一块匾,匾额上书写着烫金的博爱天国四个字。

    可是,更加奇怪的,在两侧墙面上,竟然挂着几个佛家的万字符,而且是变形的。

    每个万字符的末尾都变成了一只狰狞的骨手,向前伸着,似乎要抓住些什么。

    “邪教组织?”林语有些纳闷儿 。

    “咋滴,你们就这种水平,还敢玩教派呢 ?”

    纳闷儿归纳闷,可是扫看了一圈儿,人都哪去了?

    明明是跑进来了,可是怎么一个人影儿都不见呢?

    目光从三楼又回到一楼,往下边看去 ,“我去!”

    “竟然还有秘密,原来在下边儿还有一层空间!”

    这几个人竟然躲在这里,而且地下室里竟然还有两个女学生!

    “哎呀!一窝泥鳅!都不是好鸟!”

    “滴滴滴”文娜短信来了,已经进了学校大门。

    林语按照位置,接上文娜,回到小楼附近。

    “我在这儿发现一拨子骗子,这拨骗子不简单,似乎还有发展成邪教的野心。”

    “咋样?我进去把他们都拿下!然后咱们都带走!”

    “呵呵呵,你现在咋跟人贩子是的!”

    “感觉不到危险,去吧!还是要小心些!我在门口接应你。”

    “我准备钓鱼!看我的!”林语呲牙一乐,摸进了小楼。

    打开鹰眼,找到下地下室的入口,原来在一间不起眼的小房间里。

    这么隐蔽,也不知道,当初修建这座小楼的目的是什么。

    林语观察了一下,地底下情况不复杂,一个不长的甬道,前边有一个大房间,里边有两个小套间。

    此时所有的人,都在里边小房间,忙活着给那位趴在床上的麻杆儿上药,没人注意入口的动静。

    林语轻轻的推开小门,顺着楼梯悄悄地往下走。

    走到最下边,林语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子美钞,抻出一张,叠了个纸飞机,就用力往大房间那边扔了过去。

    然后又叠了一个,轻飘飘往前送了送。落到了甬道里。

    之后脚底下随意丢了一张,慢慢退到楼梯上,选了个甬道里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又丢了一张。

    就这样,一直把钞票接二连三的扔了一路,直到小房间门口外。

    然后藏在了门后边。

    没一会儿,鱼儿上钩了。

    一个出来似乎是要拿东西的,看到地上的钱,眉开眼笑,私下里悄悄的迅速捡起来,揣在了口袋里。

    再往前一看,还有!于是一路捡到了林语面前。

    一个手刀干脆利落放倒,拖出门去,招呼文娜收了。

    再次故技重施,又一条鱼上钩了。放倒拿下。

    下边的人等着两个人拿东西,可是一出去都不见了人影。

    麻杆儿骂着娘,又派了一个人出来看,结果又不见了。

    不一会儿,屋里没闲人了,就剩下麻杆孤零零地躺在床上。

    “都他么的死哪去了?”

    “人呢?人呢?”

    麻杆儿气的七窍剩了五窍。无奈自己哆嗦着起身往外走,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前不久在台上揍自己的那个小子。

    “啊呀呀!你竟然还敢出现!老子今天弄死你!”

    麻杆一个虎扑就上来了,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

    眼看着就要到近前了,手指头都已经要摸到那家伙的肩膀了,下一刻就是该一把抓住,一个过肩摔了。

    “怎么我眼睛里看到了火花?”

    “嘶嘶嘶!”

    麻杆儿倒了!

    这次没有捂着菊花,但是身体依旧在颤抖着。

    顺利摸了一窝鱼,林语高兴坏了。

    “这次出差虽然辛苦些,倒贴也值了!多好的工具人啊!平时上哪找去!”

    林语又进了D空间,挨个把人控制好,临时阻断四肢的神经系统,对于林语来说太简单了。

    无声无息的返回到校园里,已经是夕阳西下,倦鸟归巢,警察也撤了。学生也很少,大部分都回家过节了。

    偶尔有几个,不是宅在宿舍里玩电脑,就是努力构思码草稿。

    偌大个校园里空荡荡的。

    为了不引起注意,林语独自沿着观察好的小路,朝着明伦堂的方向去了,文娜则暂时出了校园。

    林语轻车熟路,来到明伦堂外,此时这里已经围起了警戒线,着火的树,被临时做了防护。

    除此之外,在没有什么状况了。林语悄悄地越过护栏,进了里屋。

    房间里有些昏暗,林语开启了鹰眼,扫视一下供案下边的地砖,果然正中间有一块松动过。

    再往下看,大概不到半尺的位置有一块略小的石板,石板下边是一个包裹严实的袋子,袋子里显然是一本书。

    “找到了!”林语迅速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工具,钻到供案下边。

    沿着缝隙划了一圈,然后两边同时用东西往上撬。不一会儿,上边的一块地砖被撬起来了。

    林语双手并用将下边的土拨开,露出底下的石板,找到边缘又一撬,从石板下边将包裹拉出来,揣进怀里。

    迅速的将石板、土、地砖还原。钻出供桌。一个闪身出了屋子,快速的消失在了暮色里。

    找到文娜,两人打车回了酒店。

    进了房门,林语迫不及待的从怀里掏出包裹,一点点小心地打开。

    里边是一本线装书。

    看着线装书,林语皱了皱眉头,似乎感觉哪里不对头。

    轻轻地翻开书页,“我草!”

    《老婆大人请进化》删减本?作者像风一样自由行走?

    “玛德!老头你疯了吧?敢骗我?”

    “你是没有死的觉悟吗?”

    “真以为我只会切西瓜吓唬人?”

    李秉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光着膀子,被绑在了一把椅子上。

    身体似乎已经恢复了知觉。手脚都能动了。

    深深地喘息了几口,脑子稍微又清醒了一些。李秉国开始回忆之前发生的事儿。

    本来还占上风的拼斗,怎么忽然间就身体麻木,像是触电了一样,四肢抽搐了?

    李秉国使劲回忆着那一幕,“好像是那小子喊了我一嗓子,然后,然后自己向他望去?”

    再然后?“对了!想起来了!”

    “那小子眼睛能放电!把我电倒喽!”

    李秉国心中暗恨,“不小心,着了那小子的道!”

    那小子竟然也是异能人,会放电的异能!阿西吧!”

    “等老子恢复了,看不整死你个龟儿子!”

    “老子不看你了!老子把眼睛蒙到起!看你咋个朝我放电!”

    又恢复了一会儿,李秉国适应着用了用力。

    感觉虽然还是有点虚弱,但是功力确实恢复了不少。

    于是心中信念慢慢坚定了起来,“等我再歇会儿,挣脱这绑缚不是小菜一碟?”

    “老子只要放火一烧!”

    “等会儿!”

    李秉国眨了眨眼睛,仔细的往身上看去,“这是?”

    “电炉丝?”

    “我就日你仙人板板滴!你个龟儿子硬是要得!”

    “咋个想出来滴嘛!”

    “咋个想出来滴嘛!”

    李秉国沉默了。李秉国哭了。

    感觉整个人生都黯淡无光了。

    “阿西巴!搞个锤子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