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一八章 往事如烟
    第一一七章  往事如烟

    【{ 求票!求票!求票!}】

    “难道是真的发现了苗头,跑了?”林语看着手里的女孩照片,一脸木然。

    走出女生宿舍,林语四顾茫然。

    “这大千世界茫茫人海的,上哪找去?”

    “守株待兔?要是兔子不回来了呢?”

    林语苦恼的摇了摇头,又看了一眼手里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娇小的身形,一脸清纯阳光,眼睛里闪烁着天真烂漫,两只长长的羊角辫,拢在胸前。双手比心,正对着镜头开心的笑着,笑容是那样的灿烂迷人。

    “一个这样的女孩,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林语一边向前走,一边怔怔的想。

    “就是单纯的好奇,然后拿过去看看?”

    “还是为了伸张正义,保护国宝?”

    林语认为也无非就是这样,将照片揣进兜里,出了校园。

    文娜站在校门口,一脸戏谑的的看着林语,盯得林语毛毛的。

    “高丽国的女孩,是不是另有一番味道?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说的什么话!根本不是我的菜!赶紧走吧!”

    林语拉住文娜的手,急匆匆回了酒店。

    李烟月穿着一身高丽范儿的休闲工装,将帽兜扣在头上,在机场百无聊赖的闲逛,溜溜等了一天,终于熬到了夜航班机的进港。

    “还有两个小时就可以登机了。嗯嗯,干妈,放心啦!口罩都带好了,嗯,是的,你邮来的N95.放心放心。首都见。”

    李烟月挂了电话,左右看了看,掏出包里的一碗泡面,向着热水房的位置走去。

    “饿了一天,用泡面对付一下吧。还是想吃烤鸭啊!”

    “实在不行,来碗炒肝,配二两猪肉大葱的正丰包子也行啊!”

    女孩想着包里的书,“会有的!会有的!”

    坚定地打开泡面盒,把调料包拿出来,接了水,盖好盖子。端着碗小心翼翼的朝着休息区走去。

    “哎呦!对不起!对不起!”不小心撞了人的李烟月赶紧鞠躬道歉。

    “It doesn’t matter.”文娜礼节性的回答了一句,并没有在意。拉着林语继续往前走,到了休息区,找了个空位坐下。

    “这么简单个事情,谁想到整这么复杂!没完成任务,会不会扣工资啊?”林语郁闷的坐下,一脸不甘的说道。

    “好啦,别想了,会找到的,她也许就是简单的临时走开有事情。等这边有消息,大不了再来一次就是了。”文娜坐下,解开一边的口罩,准备透透气。

    “快戴好!这里可不比国内!”林语赶紧伸手给文娜仔细的戴上。

    偶然间一抬眼,就发现刚刚撞了人的小女孩,走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放下面碗,摘掉了口罩。

    “嗯?眼熟!”林语再仔细一看,“我草!这么巧?”

    文娜顺着林语的目光看向身后,发现林语正盯着一个吃泡面的女孩一脸惊奇。

    “哎!你够了啊!想有什么坏心思,也不用这么明目张胆的吧?”

    “我还在这呢!”文娜一脸嗔怒地说道。

    “什么?什么坏心思啊?哪里有什么坏心思啊!”

    “那女孩!是李烟月!”

    “啊?不会这么巧吧?”文娜也惊讶的看了看远处的女孩。

    这时,林语已经将口袋里的照片递给了文娜。

    文娜反复的对照看了又看,也终于确定,这女孩就是李烟月啦!

    “难道她也要回国?”

    “看样子是的!”林语此时已经开启了鹰眼,在女孩的身上扫了一遍,没有发现书。

    又看向离她不远的行李箱。

    “嗯?果然在!”

    “书就在他的行李箱里!她真的是想带回国的!”林语小声的说道。

    心里想着,“果然是个爱国的女孩子啊!拿了国宝,准备回国献宝,不能下手了啊!保护她回去吧!不出意外就好!”

    “那?我们?”文娜询问的看了一眼林语。

    林语收回目光,转回身坐下。

    “反正也是一起回国,到国内看看情况再说吧。”

    “嗯?看到人家小姑娘漂亮,就不忍心动手了?”

    “还说没什么坏心思?哼!”

    “呃!怎么会呢!这里也不好下手,反正现在也跑不了,到国内见机行事吧。”

    “万一她是为了把国宝带回去交公呢?我们不是冤枉好人了?”

    “好吧,你是组长,你说了算!”文娜气哄哄的。

    林语不再说话,掏出手机来,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目标出现,准备回国。随行监视中。”

    飞机正点起飞,冲向夜空,向着祖国的首都燕京城飞去。

    李烟月因为是当天才买的票,所以也就只剩下了靠近机尾的座位。

    好座位都被人挑光了。

    还好有自己喜欢的靠窗的票,而且自己这排没人。可以看着窗外的景色打发漫长的旅程。

    虽然是夜间,外边也看不到什么,但是李烟月觉得看着窗外发会呆,也不错。

    可以回忆一下过去,自己记忆中那些值得记忆珍藏的快乐的事情。

    说实话,李烟月值得回忆珍藏的快乐事情真的不多。

    唯一能记起的,似乎都是和亲妈,那些少的可怜的在一起的短暂时光。

    印象中,妈妈工作很辛苦,每天都回来很晚。那时候幼小的她总被寄存在各种地方。

    邻居家、幼儿园老师家、以及妈妈工厂的门房。

    后来大一点了,就是自己一个人在家,洗衣服、生炉子、烧水、做饭。

    还好有妈妈的好姐妹唐姨,也就是李烟月现在的干妈,经常帮忙照看,要不然都不知道在那样的日子里,母女俩如何能坚持过来。

    妈妈其实很疼爱烟月,但凡有时间都会陪着她去山边玩,挖新鲜的笋子,摘树莓。

    偶尔也会带着烟月去公园玩玩滑梯,转椅。

    可是毕竟这样的时候并不多。妈妈每天都要加班。

    后来烟月从干妈的口中得知,妈妈是主动要求加班的,为此还送了礼。

    就是为了能多挣那一点点加班费,养活这个家。

    烟月印象里,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妈妈也不准她问。问就是死了。

    所以烟月从小对于男人有一种天生的腻烦。所有在情窦初开的年纪里,给她写过情书的男生,几乎都被她修理过。

    直到初三那年,妈妈去上班,就再也没有回来。工厂的吊车脱轨,妈妈就这样离开了人世间。

    烟月的干妈帮着处理完后事,带着烟月离开了那座从小到大既熟悉又陌生的小城镇,去了燕京。

    也是在那一年,烟月的干妈告诉了她所有的事情。

    她的父亲并没有死,而是叛逃了,好像说是去了高丽。因为盗窃了博物馆的文物,还烧死了自己的唯一的弟弟。

    所以当天夜里,就丢下了她的母亲,还有仍在襁褓中的她,逃了。

    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李烟月表面上很平静,但是内心却暗暗发誓,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找到那个狼心狗肺的男人,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于是李烟月从那时起,便开始一门心思的自学高丽语,并且在高考那年选择了到高丽留学。

    人生总是会有那么多的巧合。仿佛冥冥中注定,李烟月和那个男人的相逢。

    她所选择的学校,她所选择的专业,他的导师都指向了她很多年来,心底的那个目标。

    当李烟月见到那个男人第一眼的时候,或许因为血脉间那微妙的联系,她就已经认定了,就是他,李秉国!原名叫李忠国!

    她内心的恨无以复加。她甚至想过当众揭露他,让他身败名裂,然后和他一起死。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李烟月的心里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

    李秉国对她有种特别的关爱,经常利用课余时间免费辅导她,还经常叫她一起吃饭。

    但是完全没有亵渎的意思。

    只是像一个和蔼的教授对待一个可心的学生,或者像一个长辈对待一个自家的子侄那样。

    又一次,李秉国竟然当着她的面喝多了,痛哭流涕,说了很多该说不该说的话。

    说到了他的家乡,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

    还说到了那本书。

    最后,李烟月决定,将那本书偷出来,算作是对他惩罚。

    因为那本书对于李秉国已经不单是一件宝贝,更是一条人命,一个家庭,甚至是一个人的一生。

    李烟月不想让他死了,她更希望李秉国用余生的时间懊悔、忏悔。

    似乎让他失去他本以为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比杀了他更能让自己释怀。

    当晚,李烟月就悄悄把书换了,放进去一本爱情小说。

    然后她把书的内容仔细的研究了一下,证实了李秉国的酒话,这是一本武功秘籍。

    所以李烟月赶紧把内容进行了复制,然后开始无师自通的学习。

    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平淡。

    去年疫情严重,她没有回国,然而却得知干妈得了胃癌。干妈的公司也因为疫情原因破产了。

    干妈没有能力在帮助自己把学业上完。一切都要靠自己了。

    所以李烟月决定卖掉它,那本导致自己家败人亡的书。

    李烟月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不时出现又很快消失的星星点点点的灯火,内心无比的孤独和落寞。

    竟然生出了一丝想要找个人呵护的想法。

    李烟月摇摇脑袋,把这个荒唐的念头抛出脑外,靠在座椅上,伴随着飞机的轻微抖动,闭上了眼睛。

    突然,所有的灯全部亮起,飞机开始剧烈的抖动,像是小时候坐过的,奔驰在田埂上的拖拉机。

    李烟月睁开眼睛,心中有些害怕,毕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飞机上的广播此时也响起了。

    “各位旅客十分抱歉,由于飞机遇到了高空强烈气流,所以本次航班将准备下降高度,请各位旅客再次检查并系好安全带,坐在座位上保持镇静,请不要解开安全带随意走动,谢谢您的配合。”

    此时坐在头等舱里的林语和文娜也紧紧地靠在一起,双手紧握,一脸严肃。

    【{ 求票!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