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一九章 气 流
    第一一九章  气 流

    【{ 求票!求票!求票!}】

    机头猛然向下,机舱里的人们,感觉就像做了海盗船,船身从最高点向下俯冲,整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

    伴随着剧烈的颠簸,就像在爆米花锅里剧烈跳动的玉米粒儿。

    从机舱的中部突然传来一声嚎叫:“啊!!!要坠机啦!我要死啦!我要死啦!”

    整个机舱就像翻滚的油锅里倒进了一瓢凉水,炸锅了!

    此起彼伏的嚎叫声,伴随着哭声,咒骂声,还有低沉悲凉的祈祷声。

    “请大家保持冷静!系好安全带,待在座位上。”

    “遇到气流,造成机身颠簸是正常现象,请不要惊慌!保持冷静!”

    机舱里再次响起空乘的声音。

    “放屁!骗子!”

    “快降落!我要下去!我不想死呀!”

    开始有人摇晃着站起身,拿自己的行李。于是更多的人,站起身,将行李仓门打开,翻找自己觉得最贵重的东西。

    随着剧烈的颠簸,各种衣物,箱子从行李仓中被抛出,在机舱中飞舞,砸向下方的乘客。

    惊叫声、哭喊声、混杂着物体的撞击声,与空乘人员的广播声萦绕在整个机舱里。

    李烟月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看着前边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被一只行李箱砸中脑袋,整个人顿时成了血葫芦。

    旁边一个年轻的妈妈紧紧地抱着不停哭闹的孩子,身体不住的哆嗦着,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嘴里不停地祈祷着上帝保佑。

    在他们的前排座位上,两名白发苍苍的老人,神色镇定,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互相注视着,眼中充满了恋恋不舍。

    同排座位的男子正在奋笔疾书,写着什么遗言。

    “难道?我就这样死了?”李烟月不甘心,人生才刚刚迎来即将怒放的时刻,前一秒就要凋落?

    “我还没有男朋友啊!好不甘心啊!”李烟月想着。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方的行李仓。

    李烟月果断的解开了安全带,挣扎着站起来,巨大的失重感,和剧烈的颠簸,险些让李月烟甩出座位。她紧紧地扒着座椅靠背,将手伸向行李仓。

    然而,自己的箱子早已经不翼而飞,应该是滑到前边去了。

    “要找到那本书!”李烟月咬着牙,左摇右晃地躲过疯狂的人群,向前搜索着,目光在行李仓和座位之间不停地焦急地寻找着。

    “各位旅客,请保持镇定,请回到您的座位上去!系好安全带!”

    “各位旅客,请保持镇定,请回到您的座位上去!系好安全带!”

    “请您务必保持冷静克制。。。。。。。。。”

    失控的机舱里,人们已经对于这样的劝告置若罔闻了。似乎下一秒钟飞机即将从内部,被失控的人群撕裂一般。

    林语从紧张和焦急中冷静下来,迅速开启鹰眼,查看着飞机内外的一切。

    驾驶舱里,正副机长正在紧张地手动操作。仪表盘上的指示灯依旧在正常工作着。气压高度计显示飞机已经从12000米下降到了7000米。短短的半分钟时间,飞机几乎是大头冲下,在往下掉,为了躲避高空中那恐怖的气旋。

    林语看向飞机外部,左侧引擎在高强度的负荷下,已经开始冒烟,燃料箱油管也出现了裂痕,开始往外漏油。在这种状况下,如果不能及时恢复正常的飞行角度,那么飞机真的有可能会失去控制。

    林语放开紧握着文娜的手,解开安全带,站起来,努力稳定着身体,朝飞机驾驶室走去。

    乘务长立刻出声制止,“先生!请您立刻回到您的座位!这样很危险!”

    林语从口袋里掏出证件,在乘务长眼前晃了一下,“我是国家安全领导小组特别行动处的。我对飞行有一定了解,我可以帮忙。”

    “现在我要去驾驶舱看看,闪开吧。你最好去机尾,稳定好乘客情绪。”

    乘务长显然没有想到,被这个名头吓坏了,下意识道:“先生,您。。。”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剧烈的晃动摔了出去。

    林语手拉着杂物间的门框,努力的向前挪动。

    身后噼里啪啦的一大堆杂物砸过来,林语一闪身,躲进杂物间,一个箱子猛地砸在驾驶舱门上,箱子弹开,散落了一地的女人衣物。

    林语从杂物仓中闪出来,正要去拉驾驶舱门,忽然看到地上散落的一堆衣物中夹杂着几本书,其中一本用一条丝巾包裹着,纸张古朴陈旧,使用棉线混编着金线装订。

    林语上前一把捞起揣在了怀里。顺手拉住了驾驶舱门把手。

    “咚咚咚!”林语使劲的砸着驾驶舱。把证件贴在门边的对讲仪屏幕上。“我是国家安全领导下组特别行动处林语。”

    “快开门!飞机要失控了,我有办法解决!”

    “咚咚咚!快开门!”

    “对不起先生,无法证实你的身份,请你回到座位上去!”

    机舱里传来了机长的声音。

    “蠢货!立刻拉起飞机!掉转航向!快开门!”

    “你口袋里装着违禁的药品还有一小瓶威士忌,需要我说出药的名字吗?蠢货!开门!”

    机舱门打开,一脸惊恐地副机长看着林语,“你怎么知道的?”

    “闪开!”林语一把推开副机长,钻进驾驶舱。

    “立刻把飞机拉平,保持姿态,掉转航向,找到最近的地点迫降!”

    “左侧的引擎已经开始冒烟了,马上就会停车,油管也裂了,用不了三分钟,你就会发现油压下降。”

    “快点!”林语把证件拍在机长面前!

    “你不想我现在弄死你的话,就听我的!”

    机长害怕的一哆嗦,颤颤巍巍的拉起了操纵杆,并狠狠地踩下了方向坨,飞机开始慢慢转向并开始平飞。

    “不要怕!冲过前边那片气流团,它很小!相信我!”

    林语瞪着鹰眼,目视着前方,对机长命令道。

    “冲过去,加速!冲过去!”

    “隆隆!”巨大的引擎轰鸣声传来,飞机像一只在暴风中孤独的雨燕,翻飞着,冲进气团。

    一阵剧烈的颠簸,让所有解开了安全带的人瞬间被抛向舱顶,然后又重重的砸在地上、椅子上、人的身上。

    机舱内获得了短暂的寂静。随后传来低吟、喘息和有气无力的呼救声。

    乘务长和两名空姐忍者身体上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着把摔倒的乘客扶回座位,给他们扣紧安全带。

    文娜坐在座位上,紧张的双手紧握,闭着双眼,努力的保持者冷静。

    她一直在利用异能感受危险的到来,一旦发生危险,她得选择第一时间将林语带进D空间。

    哪怕自己死了,也必须要保证林语的安全。

    虽然,万一自己真的不幸死了,会有些麻烦,但是,她必须这样做,至少能保证林语生命的安全。

    文娜失去的也无非就是这具肉身,她可以用精神体的方式暂时存在于D空间里,直到林语帮她再造一具身体出来。

    当然,这是万不得已的事情,也是他和林语最后的倚仗。

    林语此时眼睛紧紧盯着飞行仪表盘,燃料箱的刻度显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下降,引擎故障灯已经亮起。

    机长正一脸紧张地呼叫着塔台,报告着最新情况。

    “我们需要迫降了!燃料最多还能坚持15分钟。我们离燕京机场还有至少20分钟的航程。飞不到了。”机长一脸严肃的说道。

    “通知塔台,报告准确位置,给出合理迫降地点。飞机调整姿态,降低飞行高度。准备场外迫降吧。”

    林语依据大脑里的飞行常识,冷静的判断着形势。

    机长点点头,开始进行迫降前的各种检查记录操作。

    “我去后边看看,帮助安抚一下乘客,这里就拜托了!”林语说完转身出了驾驶舱。

    此时飞机已经摆脱了气流,飞行趋于平稳。机舱里的乘客也逐渐冷静了下来。

    乘务长和两名空姐正在一边安抚乘客,一边检查并紧急救治刚才受伤的人。

    坐在座位上的人,此时脸上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微笑,更多的人则掩面而泣。

    几个没有受伤的热心旅客,自愿的帮助整理从行李仓中掉出的东西。有些散开的,也基本上都做到了物归原主。

    李烟月并没有找到自己的行李,并且由于那一次巨大的颠簸,也被高高抛起,然后撞在了舱顶上。

    还好落下时,李烟月凭借着身体反应,及时的调整了落地姿态,没有受到更重的伤害。

    否则,现在可能也像另外几个人一样,晕过去了。

    这时,李烟月再次起身,沿着过道一直朝前寻找着自己的行李箱。

    迎面和林语撞个正着。

    “你最好回到座位去,系好安全带。”林语看了一眼李烟月说道。

    “我的行李不见了!我必须找到!”李烟月一脸着急的看着林语说道,“那对我很重要!”

    林语沉默了一秒钟,“什么样的?我帮你找。”

    “是一只米色的中号拉杆箱。箱子上贴着一只粉色卡通兔的。”

    “好,我帮你找到,你赶快回去,系好安全带!”

    李烟月看着林语,心中莫名的有一种信任,于是点点头,回了座位。

    林语转回身,来到驾驶舱门口,散落的行李还堆在地上。

    林语将看似是女孩的衣物,包括几条可爱的卡通三角裤和胸罩简单的折叠好,放进那只米黄色箱子,连同地上的书都摆放好。

    想了想,犹豫了一下,最终从怀里掏出那本被丝巾包裹的书一同放了进去。

    扣好箱子,然后返回机舱,将箱子递给李烟月,“你简单看一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然后赶快坐好。”

    “非常感谢!欧巴!太谢谢了!”李烟月赶紧起身鞠躬,习惯性的用高丽语表示了感谢。

    林语没有再说什么,掉头去帮助空姐救助伤患了。

    李烟月打开箱子赶紧往下翻找,然后松了一口气,将那本书拿出来反复看看了看,没出现问题,这才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贴身的衣服里。

    关箱子的时候,李烟月看到叠的整齐的内衣放在最上面,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她羞涩的抬眼看着不远处的林语,赶忙又低下头,迅速扣好箱子,然后放到头顶的行李仓中。

    再次看了一眼忙碌的林语,心里泛起了一丝涟漪。

    脸上似乎开始不由自主的发烫,心跳也突然加快了跳动。眼神开始变得慌乱起来,又想看,又不敢看。

    “各位乘客,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广播再次响起。

    “很遗憾的通知各位,由于飞机出现了一些故障,我们准备在场外实行迫降。”

    “请您保持镇定,配合我们的工作人员,做好防护准备。”

    机舱里刚刚平复的恐慌情绪在此弥漫开来。。。。。

    李烟月突然鼓起勇气,站起身,冲到林语跟前,一把抓住林语的手,

    “我要跟你坐一起!”

    【{ 求票!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