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二零章 迫 降
    第一二零章  迫 降

    【{ 求票!求票!求票!}】

    看着李烟月单纯而渴望的目光,林语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拉着李烟月的手,快速的走到商务舱,把她按坐在自己对面的空位上,然后系上了安全带,紧了两下。

    文娜诧异的看着林语,心说,“怎么?把人抓来了?不是说先不动手吗?”

    然后目光看向这个叫李烟月娇娇弱弱的小姑娘,怎么感觉那张娇俏鲜嫩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愤怒、不甘,反而,那是一脸的迷恋?

    文娜闭上了眼睛,几秒种后再次睁开,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各位乘客,请您再次检查您的安全带是否系紧,请您将双手扣在前方的座椅背上,将头放在手背上放贴紧。或者蜷起身体,双手抓住脚踝,将头埋进双腿间,保持这个姿势。”

    “再重复一遍,请你检查安全带是否系紧,双手扣住前方座椅,将头放在手背上贴紧,或蜷起身体,握住脚踝,将头伏低。并保持这个姿势,直到飞机平稳着陆。”

    机舱里的人们经历了刚才的险情,现在都变得无比配合,严格的按照要求检查安全带,迅速摆好自己的姿势,甚至互相监督,互相帮助纠正动作的错误。

    飞机开始在海面上空盘旋,林语已经透过机身看见了岸边的灯火。

    现在是夜间,但是林语依旧能够看到这里的滩涂海岸。

    塔台给出的迫降地点选择的很不错,这是一段相对僻静的海岸。

    岸边的人家离还很远,而且近海的地方是一片泥地滩涂,出产跳跳鱼,也就是弹涂鱼的海滩。

    林语再次扫视了一眼机舱内部,乘客们都已经准备好,几个昏迷的人,也有乘务员按照救治办法进行了固定。

    林语看了一眼李烟月,小姑娘眼中竟然没有一丝的害怕和担忧,怎么竟然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羞怯和喜欢?

    林语纳闷,这姑娘不会是吓傻了吧?

    “赶紧的!看我干吗?照做啊!头伏低,抓脚踝。保持住!”

    说完转身走到文娜面前,把她的安全带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然后又从座位下边拿出救生衣帮着文娜穿好,系好绳带。

    全程文娜没有说话,只是很乖巧的配合,直到一切准备停当。

    “亲爱的,相信我!会没事的!”林语温柔的在文娜额头亲了一口。“听话!按照标准动作做好,我去驾驶舱帮他们迫降。”

    “等我回来!”

    “好!放心!我们会没事的!”

    林语点点头,准备前往驾驶舱,又看了一眼李烟月,快速的抽出他座位底下的救生衣,“穿上它,以防万一。”

    李烟月怔怔的看着林语,鼓起勇气问了一句:“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林语!”

    说完,将救生衣塞在女孩怀里,快速的向着驾驶舱走去。

    文娜抬起头,看了看李烟月,这姑娘虽然娇小,但是身材一点也不差,多亏身高臂长,否则想要将身子完全伏低,手握在脚踝上还有些障碍。

    女孩正在奋力的将救生衣的带子系紧,可是胸前的位置总归漏了一大块,无奈将带子松了松,系好,弯下了身子。

    文娜嘴角翘了翘,突然间脑海里想到了柳晴,又想到了自己。似乎还是柳晴大些。不甘心的撇了撇嘴,再次紧紧地抓住了脚踝。

    林语敲开了驾驶舱的门,此时机长正在紧张地看着雷达屏幕上的数据,操控着机舵。由于是夜间,能见度十分有限,更加大了迫降的难度。

    机长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紧张的注视仪表。

    副驾驶也是一脸紧张的盯着各项设备指示灯,给几张反馈当前的飞机各系统运转情况。

    林语坐在第二排座位上,将安全带系好。

    “下边我来充当你们的眼睛。保持飞机15度仰角。刹车,右转舵10度滑行。”

    “右转10度,那我们不就是垂直海岸降落了吗?这样会增加冲击力。很有可能冲到岸上去。”

    “一旦剧烈摩擦,会起火的!”

    “放心!不会的,下边不是沙滩,是泥地,尽管冲。如果按照你这个角度下去,我们会陷到泥地里,到时就麻烦了。”

    “听我的!”

    机长咬咬牙,右手调整了一点点力度,飞机按照微不可查的轨迹,改变了一点点航向。

    最后的500米高度,飞机巨大的轰鸣反射到海面上,又传回机舱,使得整架飞机像是一间机器轰鸣的厂房。

    每个人的心都随着轰鸣不停地震颤着,巨大的恐惧在期间萦绕,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命运会将自己带向何方。

    “砰!”飞机猛烈地拍向平静的海面,激起一团巨大的浪花,然后像一只离弦的箭,快速的向前滑去。

    随着海浪的起伏,飞机也像一只童年打水漂的石块儿,在海面上跳跃着,冲向岸边。

    “砰!”飞机终于失去了最后的动力,一头扎在泥地里,停下了。

    停下的瞬间,机尾也不堪重负断掉了。

    机舱里的人们在剧烈的颠簸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直到飞机冲上滩涂,最终停下。

    许久,有人抬起头来,茫然的看着机舱内闪烁不定的灯光,终于确定飞机降落了,自己活了。泪水就像决堤的洪水般涌出,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打破了沉寂。

    机舱里的人无论认识的不认识的,不彼此拥抱痛哭失声。

    “各位旅客,我是机长,飞机已经降落,请您有秩序的按照引导,听从指挥,从就近的安全出口迅速撤离。”

    “请乘务组人员组织乘客有序撤离飞机,等待后续救援。”

    一分钟后,乘务人员打开了逃生门,并开始组织人员有序撤离。

    最先撤离的是伤员、老人和孩子,随后才是青壮年。

    林语拍了拍瘫坐在椅子上的正副机长的肩膀,转身走出了驾驶舱。

    来到文娜的座位前,文娜已经解开了安全带,正在脱掉高跟鞋,摘掉手表和身上的首饰,放进随身的背包。

    唯独那枚蓝珀的小花戒指,文娜攥在手心里。

    林语走过来抱紧了文娜,抚摸着文娜的头发。“没事了!”

    “嗯!”文娜安静的靠在林语的怀中,没有说话。

    对面的李烟月有些失落,悄悄地解开安全带,默默地离开了。

    乘务长跑过来,“林先生感谢您!赶快撤离吧!”

    “好!”林语放开文娜,“走吧!”拉着文娜的手朝出口走去。

    此时,飞机上的乘客已经基本上都下了飞机,在滩涂上艰难的朝着海岸上奔跑。

    很多人自愿搀扶老人还有柔弱的女士,努力的远离飞机。

    海岸上不远处已经能看到紧急救援车辆的影子,有警车、有救护车、有消防车,还有大巴车。

    飞机在选择了迫降位置后,塔台就通知了有关部门,做好了应急预案。紧急派遣当地救援力量赶往啪【迫降地点。

    但是这里的确很偏僻,所以来得有些晚。

    林语看着文娜安全的滑落到地面上,这才双手抱头,双腿前身,从速降滑梯上滑了下去。最后就剩下乘务人员,还有两名机长。

    当人们看到机长出现在舱门口时,都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机长满含热泪对着大家敬了个礼,然后跳下了滑梯。

    警察已经在外围一公里拉起了临时警戒线,救援人员也飞奔而来,将受伤人员台上救护车,迅速运往就近医院救治。

    其余人则被安排上了几辆大巴车,到附近的临时安置点宾馆休息,等待后续的处理。

    至于大家的物品都会有救援人员进行整理,然后统一给大家分发认领。

    林语搀扶着文娜,在泥泞的滩涂上艰难的跋涉上岸,被救护人员领着,走到海岸边公路,上了一辆大巴。随即大巴车缓缓地开走,载着一车人,向着市区方向驶去。

    林语开启鹰眼,搜寻着李烟月的踪迹,却没有找到,想必是提前上了别的车,已经开走了。

    林语没有多想,在飞机上惊心动魄的几十分钟,让林语感到身心俱疲,林语握着文娜的手,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巴车开进了一家宾馆的后院,车上的人陆陆续续下了车,被安排到房间休息,并通知大家,明天白天会和大家再次见面,共同开个会,商讨一下后续的赔偿问题。

    另外如果有需要心理医生开导的,可以到前台报名,已经为大家安排了本市最好的心理医生随时恭候,为大家做心理辅导。

    林语和文娜上了6楼,进了房间,林语叹了口气,将一直沉默的文娜抱在怀里。

    “让你受到了惊吓,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没事的,只要和你在一起,什么样的危险我都不怕。什么样的结果我都能接受。”

    文娜趴在林语的怀里,脸上没有劫后余生的悲喜,没有惊惧后的茫然无措,平静而安详。

    “以后,我尽量不会再让你涉足这样的危险了,这次回去就把空间分割必须拿下。”

    “哪怕再有危险,也可以把你送回D空间躲避,这样就安全了。”

    “嗯,好!都过去了!没事了,你也不用太心急了。”

    “好了,洗洗赶紧休息吧。”

    林语放开文娜,让她先去洗澡了。自己则坐在沙发上,再次开启了鹰眼,扫视整个宾馆。

    宾馆一共是7层的楼房,每层有十几个房间。应该完全可以安排的开飞机上的乘客,还有十几个受伤的人被送往了医院,所以房间时绰绰有余的。

    但是林语扫视了一圈下来,竟然没有发现李烟月的踪迹,这让林语感到很惊奇,

    “难道?又跑了?”

    林语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