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二四章 我买了!
    第一二四章  我买了!

    【{ 求票!求票!求票!}】

    三人一路走,一路闲逛,感受着不一样的景致。

    人们都说,不到燕京城,你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国。的确,燕京城里的老百姓,骨子里就透着一股子民族气。精气神儿都不一样。

    大概走了有20分钟,到了一座过街天桥底下,一位大姐急匆匆的推着一辆三轮车站在那里,一会儿电梯门开了,大姐推车进去,消失不见了。

    “哎呦我去!天桥都是带电梯的!牛啊!”林语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兴冲冲跑过去,上了天桥。

    天桥上行人不多,都行色匆匆的,一看就是有事儿干的。

    不像林语三人,状态上就是闲人,一准儿是旅游的外地人。

    天桥上一位中年大哥,长发飘飘。穿着一件灰色的羽绒服,靠着窗户边上,摆了一大块的彩条布,上面放了很多画。

    见到林语三人走过来,操着一口地道的河南京腔,热情的上前打招呼。

    “怎么着?大兄弟,看看画?都是美院老师画的,带两幅回去?挂在客厅里,档次立马提升好几格。”

    林语也不太懂,不过看着还不错,都是字画。有装裱好的卷轴横幅,有立轴的中堂。

    还有一些没有裱的斗方花鸟。

    “怎么卖的?”林语问了一句。

    文娜柳晴觉得没意思,自顾自的走了。

    “棒槌来了!”中年大哥立马来了精神。

    “您看上哪幅作品了?我给您打个折!这幅上善若水,这幅厚德载物怎么样?”

    “原价三千,今儿个,遇上兄弟您,一看就是个有品味的,您看着给就行了!我当交个朋友,咋样?”

    林语假装点点头,“三十卖么?”

    “啊?啊?”大哥愣了。

    “您说多少?三十?别开玩笑了兄弟!美院的教授啊!全国知名的书法家,三十?您真当文化不值钱呢?那肯定不中!”

    “这样的字我卖给老外至少一万起,都不带还价的!谁骗你是孙子!”

    “我去!咋还骂人呢?”林语心说,

    “你还真别跟我装孙子,我上辈子也是收藏过字画的人,附庸风雅谁不会啊!”

    林语不抬眼,顺着摊儿往前走。

    “哎!大兄弟!我也是实在人,你再加点儿,我狠狠心,要不是该交房租了,谁忍心把这家藏的东西拿出来换钱啊!”

    “不瞒你说,这字你放上个十年八年保准儿升值。要不这样,我诚心卖,你诚心买,一千五咋样?”

    大哥紧追不舍,“兄弟考虑一下,机会难得!我也不总在这,下回你想买,想找都找不到我了。”

    林语心里一乐,“是被城管撵的么?”

    低头继续往前走。

    马上就要到地摊的尽头了,大哥一咬牙,“八百!最低了!我今天豁出去了我!人穷志短,马瘦毛长!”

    “你看我仨月都没舍得理发了!咋样兄弟,来一幅吧?”

    “我出50!”林语咧嘴一乐,看着大哥。

    大哥脸上就像是喝了三瓶老陈醋,又半天没上厕所一样,复杂难受的表情。

    大哥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转头往自己的摊上走去。

    林语无所谓,本就没想买,快走几步,去追已经下了天桥的文娜和柳晴。

    “来来来!80,80给你了!”

    身后的大哥手里拿着字,紧追不舍。

    林语回头一笑,“高仿水印的成本价?”

    老板一愣神儿 ,“兄弟,你是个行家啊!我服了 !”

    林语心说,“我要说我纯靠蒙的,你信吗 ?”

    “这样吧。那个斗方的写意花鸟画心,我按照这个价挑几幅,好歹是手工画的。行,我就拿,不行,我就走了。”

    “你没看跟我一起上来的俩姑娘都没影儿了吗?一会儿要是走丢了可咋整!”

    “得嘞!今天碰着行家了,您挑!还是那个价儿!”

    林语挑来挑去,挑了6幅写意花鸟的斗方,卷成一个卷,最后老板还给免了30块钱,一共收了450.两个人皆大欢喜。

    林语下了天桥,对面就是琉璃厂西街,一条古意盎然的街道。

    琉璃厂的繁华起源起于清代,当时各地来燕京城参加科举考试的举人,大多集中住在这一带,因此在这里出售书籍和笔墨纸砚的店铺较多,形成了非常浓厚的文化氛围。

    现在,这里经营书籍古玩字画的店铺很多。大多数外国人来燕京旅游,都要到这里来逛逛,浏览一番。

    据说辽代的时候这里并不是城区。而是郊外的一个小村子,名叫海王村。后来元朝在这里开设了官窑,烧制琉璃瓦。

    到了明朝嘉靖皇帝时期修建外城后,这里就变为了城区,琉璃厂便不适合再在城里烧窑,于是就迁到了门头沟区的琉璃渠村,但是“琉璃厂”的名字保留了下来,一直流传至今。

    清初顺治年间,在京城实行“满汉分城居住”。而琉璃厂恰恰是在外城的西部,当时的汉族官员多数都住在这附近,后来全国各地的会馆也都建在附近。

    官员、赶考的举子经常聚集于此逛书市,使明朝时红火的前门、灯市口和西城的城隍庙书市都逐渐转移到琉璃厂。

    各地的书商也纷纷在这里摆摊、开店,出售大量藏书。

    繁华的市井,便利的条件,使琉璃厂逐渐发展成为京城最大的书市,形成了人文荟萃的文化街市,与文化相关的纸墨笔砚,古玩书画等等,也随之发展了起来。

    林语站在街口,抬眼望见的首先就是最著名的荣宝斋。一座古色古香的二层仿古小楼。檐廊上挂着大红灯笼。

    门口摆着一对儿活灵活现的石狮子,几层台阶的门脸上方,挂着一块匾额, 取“以文会友,荣名为宝”之意,所以名为“荣宝斋”。

    据说民国那会儿,老一辈书画家如于右任、张大千、吴昌硕、齐白石这些个泰斗级人物,都是这里的常客。

    此时柳晴和文娜正抱着石狮子自拍,咔哒咔哒,就像两个领着宠物逛街的小仙女。

    今天不是周末,恰逢春节期间,人不是很多,很多家店都关着。

    但是就这样,还引来了若干留着口水的老爷们围观呢。

    林语赶快上前宣示主权。

    “你俩咋不等我!看看我买的画,回头裱好了,挂在公司楼道里。”

    文娜接过画,打开看了看,表示不懂,但是挺好看。

    一旁的刘晴看了,问道“多少钱买的?”

    “80一幅,6幅450,老板给打了折。咋样?可以吧?”

    柳晴撇撇嘴,“算你捡漏了,这要卖给老外,800一幅也是它。”

    林语嘿嘿一乐,收起了画,“走吧?朝里逛逛。”

    文娜柳晴自觉地一边一个,又挽起了胳膊。

    往前没走几步,林语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时间愣住了。

    “那不是?李烟月吗?”

    文娜循着林语的目光也看过去,只见百米外,那女孩从一家店里边走出来,低着头往前走,又进了一家店。

    林语好奇,“这姑娘打电话找我,然后,关了电话自己来琉璃厂了?”

    “莫非?不好!她要卖书!”林语赶紧拉着两人追了过去。

    走到店门口,是一家出售古籍的店。

    李烟月正在哀求着老板,“您仔细看看,这本书据说是唐朝的呢!”

    “而且保存得这么好,那点钱!那点钱肯定是不对的!”

    “您再好好看看吧!求您了,我急等用钱,要不然肯定是不会卖的!”

    老板是个三四十岁的女人,打扮得很时髦,就是这妆化得不敢恭维。

    眉毛一边浅一边浓,一边长些一边短了几分。眼圈画得是个烟熏妆,像是刚被人打了两拳。嘴唇倒是很鲜艳,配合着那张惨白的脸,红得有点渗人。

    女人眼里闪着贼光,嘴角却撇的老远,不停的摇着头。

    “您打听打听。跟这条街上,要说这古籍鉴定,我们家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您这书,不真!唐朝到现在多少年了?什么书能保存成这样?”

    “皇上的圣旨珍贵吧?都没您这本书新鲜!”

    “根本到不了唐!”老板偷偷瞥了一眼李烟月,看着小姑娘气势越来越弱,愈加的手足无措,嘴角翘了翘,继续说道:

    “我看您是真需要钱,我这人就是心肠软,这么着吧,一万八,给您高高的了。刨除我们家,您可以看看,谁家能给这么多。”

    “哎!谁教我心软!罢了!也别一万八,我给你凑个整!两万!”

    “自当是我给您救急了!回头儿,您念叨着点儿我的好就得了!”

    “咋样?这天儿也不早了,您再想想?”

    老板嘴上说着话,手上的书却一直没撂下。

    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还特意离开李烟月两步路远,生怕李烟月一把抢走了。

    李烟月咬着牙,急的像是蝙蝠没了雷达,晕头转向,眼见着出来快三个小时了,干妈那边做手术还等着钱用。

    “好吧!”李烟月一咬牙,准备卖了!

    “等等!”林语带着文娜柳晴走了进来。

    李烟月回头一看,惊呆了。“怎么是你?”

    眼见着林语走到老板面前,“我能看一眼吗?”话冲着老板说的,可眼睛却是回头看向了李烟月。

    “唉?我说!这位帅哥,这您可有点不合规矩了吧?”

    “我们这儿已经谈妥了,您来插一杠子,算怎么回事儿啊?”

    老板一脸不乐意。

    “对不起老板,这是我朋友,请您把书先还给我。”李烟月语气坚定,伸出手去。

    老板一看,没办法,把书放在了柜台上,意思是不过手,您自取。

    林语上前拿起书,也没看,将外边原来包裹的丝巾重新包上。

    然后转身对着李烟月说道:“你找过我?”

    李烟月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那怎么又关机了?”

    “我。。。我!”李烟月有些哽咽。

    文娜此时走上前,将李烟月轻轻地挽住,“妹子,别说了,我们都知道了!救你干妈要紧!走吧!我们能帮你!”

    说完朝着林语眨了眨眼睛。林语顿时醒悟,这是读心术都读出来了。

    想必是她的干妈遇到么什么难处,急需用钱呢。

    林语上前劝说道:“走!赶紧带我们去!”

    老板这时候不干了,“唉?我说,你们这是唱哪出呢?逗我玩呢是吧?”

    “书你到底卖不卖,给个痛快话呀?要不然我五万!”

    “五万我收了!怎么样?”老板有点着急,自己抬了价。

    林语回头一笑,“不好意思啊,这书我买了!”

    “你这人有点不讲道理吧?我先出的价,凭什么你五万就买了?”

    “呵呵呵!”林语笑了笑。

    “我出五百万!”说完拉上李烟月,走了。

    老板楞了半天,摇摇头,“晦气!五百万似乎也有的赚啊!”

    【{ 求票!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