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二五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第一二五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 求票!求票!求票!}】

    四个人打了一辆车,急急的往医院赶 。

    林语坐在副驾驶给司机指路 ,哪里堵了车 ,总能第一时间绕过,比导航好用多了 。

    到了医院来到急诊室门前 ,抢救的灯依然亮着 。

    连续两天的遭遇,再加上担心、着急和劳累,李烟月再也承受不住这么巨大的压力 ,瘫坐在救护室外的长椅上,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

    柳晴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也猜出了个大概。

    这姑娘一定是跟高丽国的任务,还有那本书有关系 。

    于是,和文娜一起坐在李烟月的边上 ,柔声安慰着她 。

    “来!拿着!这张卡里边有50万美刀,银 联 的,你可以直接取国币 。剩余的钱我随后一定会打给你,你放心 。”

    文娜适时地掏出一张卡递给李烟月,李烟月满含热泪抽噎着,抬头看了看文娜,又看了看林语,摇了摇头 。

    “我不能要这么多 !我只是想救干妈的命 ,给我做手术的钱就好了 。”

    “这么多钱!我真的不能要 !”

    “拿着吧,姑娘 ,你要是觉得不忍心,那你上完学就来我们的公司上班吧 !”

    文娜朝着林语眨了一下眼睛 ,林语撇了撇嘴 。

    “得!这是又高薪聘请了个委培生 !”

    李烟月有些发懵 ,幸福这种东西总是来的这么突然吗 ?

    在李烟月20年的人生经历中从来没有过 。

    “嘎吱!”抢救室的门终于开了 ,一名头发灰白,满脸胡茬儿的老大夫摘掉了口罩 ,走了出来 。

    “病人家属 ?”询问的眼神扫向众人 。

    李烟月赶紧跑过去 ,“怎么样了?大夫 !”

    “大夫,没事儿 。”老头为了缓解紧张情绪,还幽默了一下,“病人手术也很成功 !”

    “不过有件事情我得跟你知会一下 ,病人有早期的胃部肿瘤  ,为了让病人减少再次开刀的痛苦 ,我的建议是合并手术 。”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现在就回去 ,接着将肿瘤切除 ,如果你不同意合并手术 ,那么我就要安排缝合啦 。”

    李烟月显然对这些没有经验,不过凭直觉考虑,大夫说的没错,保守治疗什么的,总归不如一刀切了 。

    “同意!同意!我签字 !”

    老大夫点了点头 ,“那就准备去交钱吧 。”说完大夫又回了手术室 。

    李烟月又变得开始手足无措 ,在楼道里来回的走动着 。

    文娜走上前拉住她的手 ,把那张银行卡直接塞在她的手里 。

    “快去吧,别犹豫了,赶紧去交钱 !密码是六个八 。你自己改吧 。”

    “或者你直接把钱转到自己的卡里边也可以 ,这样用起来可能更方便些 。”

    李烟月眼睛里含着泪花 ,“等我妈的病稳定了 ,我就跟你们走 ,你们说让我干啥就干啥 。”

    “从今往后,我愿意一辈子给你们打工 。只要给口吃的,能让我活着就行了 。”

    “呵呵呵呵 。”文娜被逗笑了 。

    “那这不成了,卖身为奴了 !”

    “不要想那么多小妹妹 ,你的灿烂人生才刚刚开始 ,先努力完成学业再说,其他不着急 。”

    “我们的企业叫速风快递,总部目前在固宁。今年海外也会拓展子公司 ,到时候你可以双向选择 。”

    “留在国内也行,想去国外发展也可以 。总之公司欢迎你。  ”

    林语走上来,“那本儿书我就先带走了 ,你不介意吧 ?”

    李烟月咬着嘴唇使劲的点了点头 ,复又抬起头看着林语的眼睛 。

    “林大哥 ,短暂的偶然相遇 ,让你在两天之内 ,连续的救了我两次 !”

    “你一定是上天安排,专门来搭救我的 !我发誓!会用我的一生来报答你的 !”

    林语尴尬的微微脸有些红,“你言重了!”

    “我不是还拿了你的书吗 ?”

    “你能跟我过去那边一下吗?我有个特别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

    李烟月郑重其事的跟林语说道 :

    “求你啦 !”李烟月眼神看向尽头楼梯口的角落 。

    “好!”林语看了看一旁的文娜,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柳晴。

    发现两人此时也正在打量着自己 ,脸不知道为什么,又有点红了 。

    “我这是怎么啦 ?我没做什么亏心事 ,怎么会感觉有点儿心虚呢 ?”

    林语自己也感觉到有点儿莫名其妙 。

    转头跟着李烟月来到了墙角 ,李烟月四下里望了望。

    见没有人,突然扑到了林语的怀里 ,扬着头在林语耳边吐气如兰的小声说道 :

    “那本书非常非常宝贵!是一本失传已久的武功秘籍 !”

    “你一定要相信我 !”

    “那本书原来是李秉国的 ,我曾经亲眼见到过他施展,手上甚至可以喷火 。”

    “我保证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因为李秉国是我的亲生父亲 。”

    “我是不会骗你的 !你一定要把那本书珍藏好 !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可以练一练 。”

    “其实我已经练了 ,而且现在产生了气感 。”

    李烟月将一只手贴在林语的胸膛 ,运起功法,想让林语感受一下 。

    可是这姿势,就连自己都感觉到太暧昧了。顿时脸也红了 。

    林语正在尴尬不已,忽然感觉自己的胸口热热的 ,真的有一股暖流涌了进来 。

    “没想到还真的平白无故捡了个高手 ,这回似乎又赚了 。”林语想 :

    “如果将来他能进行基因进化 ,想必也会是像老张一样的高手吧 ?”

    “谢谢你,烟月。告诉我这么多。”

    心里却想,“其实你说这些,我已经知道了 ,我要是告诉你我就是为这本书来的,你不会怪我骗你吧 ?”

    林语一开口说话 ,忽然提醒了李烟月,再保持这个姿势的话 ,似乎有点儿过分了 。

    赶紧朝后退了两步 ,低着头害羞的不说话 。

    林语见自己说完 ,李烟月立刻退走了,也不好再解释什么,只好又说了两声抱歉 ,转身向文娜走去 。

    李烟月眼里闪出了一丝失望 ,随即也就释然了。

    “人家身边有那么多红颜知己 ,还缺自己这个吗 ?” 你认为想着自己的容貌,身材,学历背景 ,哪一样都比不了面前的两位神仙姐姐 。

    “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剩下的时间我在这里就好了 。”李烟月有些神情淡漠的说道 。

    林语刚刚走到文娜的面前 ,听到身后的话 ,也没回头 ,只是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文娜 。

    文娜戏谑的一笑 ,随即对着默默走过来的李烟月说到:

    “那好吧,我们就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你随时打我们电话 。”说完从随身的包里边掏出一张名片 ,递到了李烟月的手中 。

    “谢谢你,姐姐 。你们都是我的大恩人 !”说着深深的朝着三个人鞠了一躬 。

    三人微笑着道别,然后朝楼下走去 。

    李烟月望着三人的背影,再次深深地鞠了一躬 。心中充满了希冀 。

    独自一人坐在长椅上开始发呆 。

    出了门,林语问两人下边怎么安排,文娜挽着柳晴笑嘻嘻的说道:

    “你刚刚花了500万博美女欢心,接下来我俩要去逛街买衣服,犒劳一下自己,你嘛!爱干嘛干嘛去吧!”

    林语一头黑线,“那好吧,我先去订房间,中午你俩吃吧,晚上我们去吃牛蛙、小龙虾。”

    “那就晚上六点簋街见?”

    “好吧!那我们走啦!林大人保重啊!不要光顾着心花怒放,撞了电线杆子什么的。哼!”

    柳晴捂嘴笑,看着两人打情骂俏,心里却不是滋味儿。

    “走啦!走啦!”柳晴拉着文娜转身走掉了。

    林语想了想,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东直门,路上用手机搜了个乾元大厦的商务酒店,看看网评还不错。

    于是决定就住那了,晚上吃饭也方便。

    办理了入住,林语给文娜发了酒店位置,然后,进了房间。

    坐在窗户前的椅子上,林语从怀中掏出了,那把小刀。

    这是一把制作精良,甚至有些奢华的茶刀,整体像是一只栖息的凤凰。

    尾部自然卷曲成尾羽,加上双翅巧妙地设计成了手柄。刃部是凤凰的颈首,很锋利,闪着幽光。

    最关键的是,在凤凰卷曲的尾羽中间,镶嵌着一块幽兰的宝石,竟然与林语得到的那只权杖上的宝石非常相似。

    林语开启鹰眼,看向手里的蓝宝石,只觉得目光被宝石吸收了一样。

    宝石内部仿佛一个巨大的旋涡,充斥着恐怖的能量。

    林语心中疑惑,如果说这把刀就是五把钥匙之一,那么,蓝宝石的能量应该也可以吸收的。

    上次林语握住权杖,蓝宝石的能量就涌进了林语的身体,可是这次,为什么没有反应呢?

    林语反复的看了又看,觉得没有什么异样。刀上的蓝宝石虽然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着诡异的能量,但是什么动静也没有。

    林语放下刀,揉了揉眼睛。

    “算了,先洗个澡,休息一会儿吧。这两天也累坏了。”林语心中想着,走进了卫生间。

    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房间,在这冬日里,带来了一丝温暖。放在桌上的茶刀沐浴在阳光里,仿佛也在吸收着阳光的温暖,变得火热起来。

    不一会儿,到身上的蓝宝石开始闪出微弱的蓝光,直接穿透了桌子,映射到了地上,然后一闪而逝。

    此时的林语躺在浴缸里,浑身舒爽,不知不觉睡着了。

    梦中,林语仿佛进入了一个无边无际的时空通道。

    在那里,到处是星星点点点的亮光,每个亮光里都仿佛是一个熟悉的世界,在上演着不同的悲欢离合。

    林语徜徉其中,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

    就那样茫然的盯着光点发呆。

    突然,一个光点主动向林语飞来,猛然间飞进了林语的双眼。

    林语感觉双目一阵刺痛,随即被梦惊醒了。

    林语感觉身下的水温已经凉了,自己不知道睡了多久,起身打开淋浴冲了冲,穿上浴袍出了房间。

    本想躺在床上再睡会儿,看到放在桌上的茶刀便即走过去,准备将茶刀收起来。

    林语将手伸向茶刀,触碰的一刹那,林语感觉像是触碰到了一块被火烧过的烙铁,赶紧一丢。

    这才发现,桌子上已近留下了一块焦黑的印痕。

    林语心中大惊,“这是怎么回事啊?”

    【{ 求票!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