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二六章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第一二五章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 求票!求票!求票!}】

    过了一会儿,那把茶刀似乎冷却了下来,林语手靠近,已经感觉不到温度,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中仔细瞧了瞧。

    完全看不出什么端倪。

    “奇了个怪哉!”

    百思不得其解,林语也不再想了,闭上眼睛进入了冥想。

    不一会儿睁开眼睛,来到了D空间。

    二楼的房间里,几个活宝已经是东倒西歪的躺在了地上。

    李秉国倒是硬气。浑身上下烫的焦糊一条一条的。

    林语查看了一下,电瓶似乎是没啥电了。

    “怎么样?服了吗?”

    林语坐在椅子上,手里耍着那把小茶刀问道。

    几个人一声不吭,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

    “呦!可以呀!硬气!”

    林语也不说话,扭头去了仓库,又找出来两块新的大容量电瓶,重新接好。

    “那你们就接着再玩两天吧。”

    线头一碰,电就通了。

    “噌噌噌噌!”

    “啊!”

    林语看了一眼李秉国,冷哼一声,

    “告诉你!我找到那本书了!你个王八蛋的老东西,造孽啊!”

    “你都不配有那么好的姑娘!得好好治治你!”

    “啊!”李秉国似乎想到了什么,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嚎叫。

    林语不再看他们表演,出了D空间。

    “滴滴滴滴!”电话响了。

    “亲爱的!”

    “啊!”

    “亲爱的!”

    “啊?”

    “啊什么啊?我喊你,你答应,柳晴喊,你也答应,你想干嘛?”

    “啊!啊?什么跟什么呀,我这正考虑事情呢!”

    “怎么了?逛街结束了?”林语赶忙问。

    “不是!是需要你保驾护航!赶紧打车来西单。我们俩在图书馆门口草坪上等你吧,就那个图书的雕塑那,快点啊!”

    “哦!”林语挂掉电话,穿好衣服,想了想,将那把茶刀依旧装进了上衣口袋。

    出了门打上车,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老远就看见俩人坐在长椅上,脚底下堆积如山。

    “完!又得当苦力了!”林语无奈,愁眉苦脸的走到俩人面前。

    “两位姑奶奶,要不咱们把西单买了吧?”

    话音未落,边上一大妈,狠狠地瞅了林语两眼,

    “吹牛比!你咋不说买紫禁城呢?也不谁家的傻逼孩子!”

    林语看着大妈远去的背影,那叫一个憋屈,“管得着吗?”

    文娜柳晴看着林语吃瘪,哈哈大笑。

    “行了!拎上,走吧!”

    于是就看到两个天线一般的可人儿在前边手挽着手,走的那叫一个花枝招展。

    身后边跟着一个苦逼的黑小伙儿,手里拎着大包小包。

    “嘿!哥们儿!够幸福的!那个是媳妇?那个是妹妹?”

    “匀我一得了!”不知道啥时候凑上来一个油头粉面的,跟林语打趣。

    “想啥呢?都是我的!哪凉快哪待着去!”

    林语快步上前,拉住文娜,“娘子留步!我说咱能收起来吗?非要让别人觉得咱特土豪吗?”

    文娜嘿嘿一笑,“费什么话!拎着!”

    好不容易回了酒店,给柳晴开了房,三人各自回了房间,林语已经累得走不动道了。

    进门把东西往地上一扔,趴在床上就不动了。

    文娜从卫生间里出来,生拉硬拽的把林语揪起来,

    “快试试,给你买的衣服鞋!”

    “啊?都是给我买的?”

    “别废话,快脱!”

    “。。。。。。。。”林语表示很无奈。

    一个小时以后,天已经黑了下来,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来车往,一派繁华。

    三人穿戴整齐出了门,沿着街道一路走一路看,这条街上,饭馆里几乎都满着人,甚至有些店门口还排起了长队。

    终于走到胡大的四分店,找了个座位,店小二给三人点了单。林语还要了一瓶百年牛栏山。

    吃着免费的瓜子,喝着茶,没多大一会儿,一大锅馋嘴牛蛙就端上来了,立时香气扑鼻。

    小龙虾要了两种,一种是清蒸的,一种是辣爆的。

    二话不说,十指开动!

    柳晴、文娜看着林语自己喝也没啥气氛,主动加入了战团。

    三人推杯换盏,一会儿文娜就醉了。刘晴酒量惊人,过年那天就没少喝。并且好像没啥事儿。

    林语却渐渐上了听,再喝估计就高了。

    三斤牛蛙,三斤小龙虾,外加一个拍黄瓜,吃的干干净净,一瓶白酒也都喝了。

    酒喝高兴了,胆子自然也就大了。

    出了门,林语一把将两人搂过来,一边挎着一个就朝前走。路边的行人看傻了眼。

    “这哥们有点张狂了啊!”

    “我草!现在这年轻人!”又是一位老四九城的大爷。

    一路走,一路上接受着众人的膜拜,不知不觉就走了很远。

    可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儿,怎么街边上的景物好像都没见过呢?

    林语偷偷地开启了鹰眼,怎么老远处有一座雄伟的鼓楼?

    又走了几步,林语觉得不把牢,掏出手机一定位。

    “我擦!走反了!”

    无奈到对面打了个车,终于回到了酒店。刚才还好好的两个人,怎么此时就像挂在了林语身上一样,谁也不松开了。林语无奈,将两个人都搀回了自己房间。

    两个人进了房,东倒西歪的就扑倒在了床上。

    林语此时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估计是喝完酒,一路上吹了风,不但没醒酒,反而上了头。

    去卫生间洗了脸,换上睡衣,依旧没觉得好转。

    迷迷糊糊的,林语坐在椅子上,打开台灯,又掏出了那把茶刀,握在手里醉眼朦胧的盯着看。

    怎么看怎么觉着这把刀就是岛上宝藏的钥匙。

    但是按理说,如果真的是,那按逻辑推理,这刀上镶嵌的蓝宝石,林语应该是可以获得能量的。

    而且下午的时候,林语已经看到了这奇怪的刀,自己释放了能量,把桌子都烫坏了。

    可是为什么就没有反应呢?

    林语手里摆弄着小刀,在房间里摇摇晃晃的来回踱着步。

    一回头就看见文娜和柳晴两个迷迷糊糊的闭着眼,正在往下扒自己的衣服。

    “我滴妈!”

    “你俩这是要闹哪样啊?”

    “好好,我服了!我一会儿去柳晴房间睡!”林语心里想着,可是眼睛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两眼。

    “啧啧!”

    林语看着两个脱得只剩下内衣,再次横七竖八的躺在床上的女人,叹了口气。

    将刀子扔在床边,无奈的走过去,给两个人连拉带拽的摆弄好,躺在枕头上,又给两人盖好了被子。

    低头弯腰捡起刀子,一不留神,手里的茶刀就把手划了个口子,血顺着刀身流了下来。

    林语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看见刀子逐渐冒起了光,而且越来越刺眼。

    林语就感觉一股比上次还要大的能量,瞬间涌入身体,林语一个踉跄就倒在了床上。

    浑身像是被巨大的能量团包裹住了一样,林语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林语睁开眼,自己在一片混沌的雾中,四周看不到方向,就连鹰眼也看不到尽头。

    林语伸开双手四处乱抓,可是周围总是迷雾茫茫,一团团的云,像棉花一样紧紧地挤压着林语。让林语无处可逃。

    渐渐地,身边像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炉,烘烤着林语,让林语越来越口干舌燥,林语不停地喘息着,感觉热气流进了肺里,变成了让自己不断焦躁的迷药。胸腔像是要炸开一样难受。

    林语愤怒了,撕扯着身上的衣服,不断低沉的吼叫着,像是一头野兽。

    浓雾云团似乎是害了怕,慢慢的离得远了。可是眼前依旧是茫茫的混沌一片。

    忽然一只手掌拍来,打在了林语的头上,林语眼睛一闭,又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林语仿佛置身于花丛,鼻子里闻到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芬芳,远处似乎有女子的欢笑声此起彼伏。

    林语再次睁开眼,只见文娜身披薄纱款款走来,满眼的温情和爱意。

    文娜扑进林语的怀中,与林语深情的拥吻。林语也激烈地回应着,爱意缠绵。

    转眼间,怀里的人却变成了柳晴的面孔,依旧满含爱意的吻着林语,林语本能的躲避,可是身体却好像不由控制一样。

    再一转眼,又变回了文娜,林语虚惊一场。

    不知多少回被翻红浪,林语忘情地和文娜缠绵,爱情和欲望就像波涛翻滚的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在轰鸣中,炸裂的浪花,变成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喷溅到高空。

    又瞬间落下,最终聚合成温柔的整体。往复循环,直到潮水退去,最终归于平静。

    林语睡着了,睡得很香甜,怀里搂着文娜,觉得无比幸福。

    此时,掉在床尾的茶刀已经暗淡无光,甚至刀锋都失去了往日的锋利一般,变得有些灰暗。

    刀身上镶嵌的蓝宝石不再是幽蓝的颜色,内里也变得平平无奇,死水一潭。

    柳晴缓缓的睁开双眼,看着身旁熟睡的林语,脸上闪过一丝娇羞,眼里却满含爱意。

    柳晴轻轻的起身下床,捡起地上自己的衣服悄悄地穿在身上。把那把茶刀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再次看了一眼林语,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轻轻地开了门走出去,又轻轻地把门带上。

    床上的文娜此时也睁开了眼,脸上平静的像是一幅日落的风景画,安详宁静而悠远。

    文娜在林语的脸上轻轻一啄,然后闭上眼睛,再次甜甜的睡去。

    【{ 求票!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