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四 第一三一章 坏人一箩筐
    第一三一章 坏人一箩筐

    【{ 求票!求票!求票!}】

    【明天上架,欢迎订阅!】

    宁五在岛上已经呆了十几天。这十几天里,宁五心里很纠结,都说故土难离,叶落归根,国人对于老家这件事情,看得有多重,想必不用说。

    家里人都知道了宁五带着一众人去了固宁打工,又莫名其妙地集体出了国。想必是攀上了高枝儿。

    宁五一个孤老头子倒还无所谓,可是这些个晚辈就不一样了,即便是没结婚的,家里也都有了对象。

    这次一出国,说不定就勾搭上了外国娘们儿,那那那!这日子也就过到头了!所以这十天里,宁家村那边炸了锅。

    各种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宁五自从过年那天,打电话给家里报了平安以后,手机铃声就没消停过。

    你宁五爷是领头的,不找你哭诉找谁?

    宁五有心找林语说道说道之后的安排,可是林语初一就走了,再回来就一头扎进实验室,连人影也见不到。

    等到听说出来了,再去一问,回国了。

    “达?咋办呢么?屋里头都吵完咧!再不回,要离婚呢!”

    “怂货!连个娘们都管不好!”宁五没好气的说。

    众人一脸苦相,都低着头,也不好再说啥话。反正苦着脸,您老人家也能看的见。

    宁五看看众人,一咬牙,“我给林总打电话,不行都回七,固宁那公司也能行呢么!到窝儿七,给林总帮忙,当个保安总行呢!”

    众人脸上露出了笑容,“行呢!行呢!”

    林语接到宁五电话,满口答应了。人之常情嘛。当初逼不得已,把众人抓了,现在都归顺了,也不好再限制自由,想回来,就回来吧。

    可是带过去容易,想回来?哪有那么容易啊!一个个甚至身份证都丢了,更别说护照啦。

    正常的渠道肯定是不行的,只能还是利用D空间给带回来。问题是文娜、文雅、柳晴还有自己都已经回国了,现在唯一能用亚空间的,也就剩下一个万梅梅了。

    于是林语又打电话通知万梅梅,带上众人买机票回国,到固宁公司来报道。

    想着正月十六公司开业,还能赶上热闹热闹,所以万梅梅买好了正月十四的机票。

    当天,乔家仲老早就陪着万梅梅到了机场,腻腻歪歪的送梅梅进了安检,这才恋恋不舍的返回了岛上。

    梅梅到了深市要转机,自己拉着行李箱到自助购票机上买票,排队的人不多,梅梅摘了口罩,想喘口气。后边的老男人立刻就不干了。

    从骂骂咧咧发展到推推搡搡,梅梅瘦瘦小小的哪是对手,一下子就被推倒在地上,胳膊肘都摔青了。

    梅梅气不过,走到角落里没人的地方,就把宁五爷几个人放了出来,反正到了国内,即使没身份证补办一下就好了,自己带着一票人呢!挨了欺负,总不能忍了吧?

    把事情一说,宁五爷还没反应过来,手底下这帮子那都是敢刀口上舔血的主儿,能忍这个?

    二话不说找到那老头,拎着后脖领子就进了卫生间。

    结果,结果众人都被抓了。连万梅梅都被扣了。

    林语接到消息,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就出了这种幺蛾子事情。都安全到了国内,还能集体被抓?

    更何况,这些人户籍所在地离着几千里,又没有行程记录,有的甚至身份证都没有。咋来的?

    众人倒是硬气,一句多余的话不说,知道事情严重,万一说错话就完了。林总一定有办法把大家捞出来。

    没办法,公司这边再忙,也得先处理这事情。林语连夜到了深市,

    来到机场派出所保人。

    谁知道等了一宿零半天,都没见到一个领导。普通警察都推说自己说了不算,所长不在,又联系不上。

    虽说正月十五没有正式的假期,但是对于国人来说,其实也是很重要的。

    很多要外出打工的人,今天和家里人吃一顿团圆饭,明天就要再次起航,背井离乡带着梦想和家人的期盼去奋斗。

    林语无奈出去买了元宵,想着给关在里边的众人送进去,还特意多买了十几份,给全所的警察同志好歹联络联络感情,一碗元宵咋也算不上贿赂。

    可是,拒收了。连同被拘留的众人都吃不到。有规定,暂时不准探望。

    林语那个气!眼瞅着时间都要下午了,今天晚上必须要回去,明天开业典礼怎么也不能耽搁。

    林语犹豫再三掏出了自己的证件,往桌子上一拍,没有十分钟,所长就出现了。

    态度很恭谨,但是事情可没那么简单。你再牛逼的身份,这些人也得查。当我们公安机关是你家开的呢!

    “我再次重申,这些人是我们一处的秘密内线,正在办理隐秘案件。赶紧放人就完了,很多事情不是你能知道的。”

    “林同志,您这话可就有点以权压人了!我这也是公事公办,你是你,他们是他们。他们要有您这身份,我们还能抓?”

    “况且,在机场无故打人是事实吧?就这样放了,我们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法!”

    “得!”林语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您说,怎么处理吧!”

    “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公共场合聚众斗殴,拘留罚款。要是构成轻伤的,那对方可以追究刑事责任。法律的事情,想必不用我跟您解释了吧?”

    “还好对方没有构成轻伤,这些人至少拘留15天,每人罚款最少5千。”

    “你先把对方的损失赔偿清楚了,然后再来吧。”

    “行!那就麻烦了!”林语也不废话,扭头就走。

    所长看着林语的背影,冷笑了两声,“跟我玩儿?你还嫩点!打了老子的三姨夫,想随随便便了事?”

    “哼哼!老子玩儿死你!”

    所长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几个号。

    “喂?三姨夫!你就安心在医院住着,对!把能做的检查都做一遍,正好当疗养了。对!把降压药找找大夫开上一年的。”

    “那有啥?没事!有我呢!别怕!嗯嗯!”

    “我三姨不是有认识人吗?那就用你的名字也做个全身检查。对!该开的药都开了!”

    “嗯嗯,想吃啥就到酒楼要去,记得开发票啊!”

    “好的!好的!”

    所长挂了电话,笑容满面,吹着口哨儿,站起身往外走,一开门吓了一大跳。

    就看见林语怔怔的站在门口,两眼放光的盯着自己。

    所长一脸不高兴,但是嘴上不能说,人家毕竟身份特殊,也不能跟对付普通老百姓一样。吓唬不管用,凡事咱跟你讲法!

    所长作了这么多年的基层工作,这是自己最大的法宝,你再大,还能大过法去?

    我就是不畏强权,刚正不阿,严格执法,咋啦?你咬我?

    “对不起,所长同志,我刚刚掉了东西,实在不好意思。”林语嘴上说着话,身子就从所长的身边挤了进去,脸上压根没有不好意思的表情。

    在所长一脸错愕的目光中,林语走到所长办公桌旁边,伸手从桌子底下摸出一支笔来。

    转身当着所长的面儿,按了几下。

    结果,所长就开始哆嗦。

    “喂?三姨夫!你就安心在医院住着,对!把能做的检查都做一遍,正好当疗养了。对!把降压药找找大夫开上一年的。”

    “那有啥?没事!有我呢!。。。。。。。。。。”

    “。。。。。。。。。。。。,记得开发票啊!”

    林语嘿嘿一笑,“跟老子玩儿,你还嫩点儿!”

    “老子不想玩儿死你,赶紧的放人,该赔偿的我一分不少。”

    “至于降压药嘛!哼哼!”

    所长愣愣的站在门口,腿像是触了电一样,筛着糠。

    “放!放!保证不追究!”

    “每人批评教育一下,不罚款!不罚款!”

    “赔偿!不用了!不用了!我来我来!”

    所长嘴里也打着颤,脑门上一串细密的汗珠儿晶莹透亮。

    “不讲武德的不行,你好自为之吧!”

    “我在门外等着,半个小时不出来,你知道后果!”

    “好的!好的!马上通知放人!”

    所长转身就往外跑。“小张!小刘!赶紧办手续!放人!”

    所长一边跑,一边朝着前边的办公室扯着嗓子大叫。

    林语撇撇嘴,迈着四方步走出了派出所。

    没多大一会儿功夫,众人苦着脸走出了大门,看见林语站在门口外,都低头不说话。

    “好了,没时间废话,赶紧的!找地方都回空间里去,得走了!”

    说完,林语转身先去街边打车,众人走到没人的角落,进了万梅梅的亚空间。

    万梅梅这才施施然跟着林语去了机场。

    可是,林语不知道,此时一个满脸阴鹜的外国男人,正在派出所里观看着视频监控录像,旁边的所长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

    远在台岛的桃园机场,几个身材健硕的男子此时正在买票,一群人中间围着两个捂得严实的男女。像是保镖一样。

    男的风衣有些褶皱,女的一身机车装倒是很新潮,身体各处似乎是故意开了几个破洞。

    脸上的浓妆有点花,额角上还贴着创可贴。

    边上的人看在眼里,掩饰不住的鄙夷。心里边不知道把那两个字骂了多少遍。

    “这小太妹玩的太嗨了吧?都把自己玩花了!”

    “人渣!”

    【{ 求票!求票!求票!}】

    【明天上架,欢迎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