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四四章 黑袍人
    第一四四章  黑袍人

    【{  求票!求票!求票!}】

    【感谢订阅支持!】

    晚上六点半,古堡里灯火辉煌,虽然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但是按照以往的贵族传统,宴会厅的餐桌上,摆放了高大精美的金烛台,蜡烛已经点燃。

    能够容纳近百人的大厅里,一架昂贵的三角钢琴,摆放在房间靠近角落的台子上,一位美丽的姑娘正在弹奏着著名的南国玫瑰圆舞曲。

    佣人们端着一盘盘精美的食物,有序的在餐桌旁穿梭着。几名侍者正在开启一瓶瓶香槟和红酒。

    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端着酒杯,互相寒暄。门口还不时有新的客人到来。

    来的人大都盛装出席,男人穿着华丽的燕尾服,洁白的衬衣上打着领结。女士则是穿着露背低胸的晚礼服,披着肩纱,带着传统的帽饰和华美的装饰手套。

    这显然不同于现代年轻人的狂欢派对。这是一场高规格的上流社会圈子里的社交。

    虽然来的都是平日里的同事,但是私下里,这些医生的身份背景也略有不同,很有些草根平民崛起的新星。

    在行业内虽然受人瞩目和尊敬,可是到了这里,就明显能看出来了阶级的不同。

    谁和谁在一起聊得很开心,谁的女伴又和谁的女伴相谈甚欢,这些暗地里都是有讲究的。

    毕竟阶级社会不讲阶级,会让人觉得很荒谬。

    七点整,钢琴曲陡然一变,人们的视线齐齐的望向中央的楼梯。

    一身精致考究,剪裁得体的黑色燕尾服,帅气逼人的院长大人,臂弯里挽着一位娇艳的蝴蝶夫人款款走下楼梯。

    大厅里顿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作为此次宴会的主角,皮埃尔和西尔维娅准时出场。

    皮埃尔牵着西尔维娅缓缓走到大厅的中央,微笑着环顾四周,人群逐渐安静下来,脸上洋溢着和煦的笑容,眼睛里充满了崇敬和赞许。

    皮埃尔很满意这样的效果,因为此时楼上的房间里,已经回家修养的祖父大人,或许此时正在派人搞现场直播,来观察自己的德行。

    “各位亲爱的同事、朋友、我最最亲爱的战友们,欢迎你们能够赏光,让这百年陈旧的古堡焕发了新的生机。”

    “首先,请允许我介绍我身边这位美丽高贵的女士。”

    “她就是我们聪明睿智的、美丽善良的、前议长大人的千金,西尔维娅??福雷斯蒂小姐。”

    “哗哗哗!”掌声再次响起。其中还夹杂着明目张胆的赞美之声。

    西尔维娅非常端庄典雅的向大家致意,把一个上流社会名媛的形象展示的淋漓尽致。

    很多草根的女伴暗地里撇着嘴,心里有些酸溜溜的。

    “风流寡妇有啥可装的!现如今这个信息时代,谁还不知道谁的名声?切!”

    接下来我还要隆重的介绍一位美丽的小姐,“丽芙蒂娜小姐,就是那边为我们演奏钢琴的美人!”

    众人随着皮埃尔手指的方向看去,丽芙蒂娜向众人报以微笑,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一段如行云流水般的旋律充满了整个房间。

    显然是精心准备的介绍信。

    众人的掌声再次毫不吝啬地响起。

    皮埃尔等掌声渐渐停息,清了清嗓子说道:

    “接下来,让我和身边这位美丽的女士,为大家献上今天的第一支舞,希望你们今晚玩得愉快。”

    钢琴的声音再次适时地变回了圆舞曲,众人自觉地退开,让出了场地。皮埃尔和西尔维娅在人们的掌声中缓缓地跳了起来。

    一支舞跳完,众人开始带着自己的女伴,或者物色了别人的女伴跳了起来。没有跳舞的人,则是站在餐桌旁优雅的选择了自己心仪的食物。

    正在这时,皮埃尔忽然惊奇的发现,自己的祖父竟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二楼的平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大厅。

    皮埃尔心中一惊,“难道祖父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

    “可是自己明明做的天衣无缝,风度展现的淋漓尽致了呀?”

    皮埃尔放下手中的酒杯,跟身边聊天的几人说了声抱歉,然后快步的向着二楼奔去。

    “祖父您怎么出来了?是不是我们吵到您休息了?”

    “哦,亲爱的孩子,不!我是被你们的热情感染了!很好,你的这些同时很出色!”

    皮埃尔心里一块悬着的小石头落了地,微笑着走到近前,扶住祖父的手臂,

    “祖父,那您想不想跟我们下去喝一杯?”

    “喝一杯就算了,皮埃尔,你跟我先来一下,我想,是时候将一些东西交给你了。”

    皮埃尔听到这样的话哪里能不激动,“好的!亲爱的祖父!”

    忙不迭的搀扶着祖父向着他的房间走去。

    大概过了十分钟皮埃尔面无表情的走出来,四下看了看,叫来一名侍者。

    “你去请约翰先生过来,到我的房间,就说我有事情和他谈一下。记住不要惊动其他客人。”

    “是的先生!”侍者去请约翰,皮埃尔转身回了房。

    进了房门,皮埃尔一脸兴奋地说道:

    “长官,我已经让侍者去叫副院长约翰了,他是神经外科的专家。”

    “嗯,做得很好,相信我,你一定会站在医学界的巅峰,世界会永远记住你的丰功伟绩。”

    “接下来,就按照刚才说的,依次让你的同事们到房间里来吧,我来给他们注射药剂。”

    角落里一团影子一边说着话,一边缓慢的恢复成了人形,但依然保持着影子的状态。

    “是!如您所愿,大人!”

    古堡外,老张带着训练营的弟兄顺利地解决了门口的两名保镖,换上了自己人。

    然后让两名身材差不多的兄弟换上保镖的衣服,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干净利落的解决了院子里巡逻的保镖,全过程用了不到一分钟。

    就剩下大厅门口还有后院的保镖了。老张看了一下情况,门口的情况最复杂,因为不停地有人出出进进,佣人们一直在往上运送食物。

    后院的保镖应该好解决一些,于是老张命令两个人,悄悄地绕到后院去,先解决了后院的再说。

    两名训练营的弟兄依旧按照原计划化妆成保镖朝着后院走去,可是还没等走到一名保镖的进前,那名保镖突然就动了手,“砰砰!”两枪,惊动了所有人。

    一名训练营兄弟肩膀中了枪,赶忙一个倒地翻滚,躲掉后续射来的子弹,顺势掏出抢来进行还击。

    保镖倒地,却被黑暗里突然窜出的两名黑袍人迅速的拉到了树后。

    老张听到枪声,心里一惊,对着耳麦说了声,“大家小心,事情有变!”就迅速窜向后院。

    林语此时已经换装成一名侍者走进了大厅,正在往周明所在的房间走去。

    听到枪声,也是心里一惊,迅速开启鹰眼想后院查看,一看更是吃惊。

    后院里竟然隐藏了很多黑袍人,密密麻麻的不下几十人。

    “糟糕,什么情况?”

    林语也顾不得什么暴露不暴露了,对着下边的人群吼道,“注射了的人随我来。”

    只见下边大厅里原本听到枪声都有些慌乱的人群,突然间好多人放下了手里的东西都向着林语的方向集合。

    剩余的人则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慢慢聚拢在了大厅的一个角落里。

    这一看,倒有一大半的人都跟着刚才那个侍者上了楼。而且都是医院的医生。

    西尔维娅透过大厅的窗子向着后院里看了看,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周围不明就里的几个小姐惊呼着,“希尔薇亚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天啊!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皮埃尔在哪?我要找他!皮埃尔!”西尔维娅疯了一样在大厅里寻找着皮埃尔。一名惊慌的侍者被西尔维娅拽住询问。

    侍者胆怯地指指楼上,“在房间里。”

    西尔维娅也管不了什么优雅,连滚带爬的跑上了楼。

    林语带着大家进了房间,瞬间房间里就挤满了人,周明也恢复了常态。

    “怎么回事?老张怎么办事的?”周明生气的问到。

    “不怪他!来了另一波不明身份的人!”

    “快,所有人听我命令,闭眼手拉手,不要慌张,我带你们走。”

    西尔维娅冲进房间里的时候,就看到刚才那名侍者,和一个陌生人在房间里,其余的人都不见了。

    “皮埃尔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

    “他们来了!他们来了!是我害了他!”

    “女士不要惊慌,皮埃尔先生很安全,你先说说谁来了?我可以帮你!”

    “不!你们都会死!他们是撒旦!黑袍撒旦!他们是一群魔鬼!”

    林语听完若有所思,这个女人显然知道些事情,给周明使了个眼色,周明会意,悄悄地走到西尔维娅的身后,一只针管无声无息的瞬间就扎进了西尔维娅的手臂。

    西尔维娅只觉得精神一阵恍惚,突然间就和面前的两个人建立了联系。

    虽然叫不出两人的名字,但是内心里对他们无比的信任,生不出任何抗拒之心。

    “两位大人!他们是FD的人!他们的首脑让??阿伦是我的情夫。他!他一定是来杀我们的!”

    “别慌,闭眼!拉着我的手!”

    西尔维娅赶紧照做,只觉得身体一晃,自己就来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里。

    面前有一扇门,西尔维娅推门走进去,眼前就变成了无限光明的一间超大实验室,里面现在站满了人。

    都是自己熟悉的面孔,皮埃尔赫然就在其中。原来刚才那些人都神奇地来了这里。

    西尔维娅拨开人群,几步冲进皮埃尔怀里,嘤嘤的哭泣起来。

    “对不起亲爱的皮埃尔,是我害了你!是我把黑袍人引来的!对不起!对不起!”

    “哦!亲爱的,不要怕!老板会收拾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