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五零章 电梯惊魂(下)
    第一五零章  电梯惊魂(下)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西尔维娅在经过短暂的极度恐惧之后,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这两个人显然是冲着皮埃尔来的!”

    都是我的错!都怪我啊!”

    “我一定要想办法,不能让他们伤害皮埃尔!”

    西尔维娅深深的喘息了几下,然后颤抖着说道:

    “你们是不是FD公司的人?”

    “你们是不是黑袍?”

    “我是你们首领的女人!”

    你们要是敢动我,你们会死的!我保证!他一定会杀了你们!”

    “赶快放了我俩,然后从这里滚出去!”

    西尔维娅愤怒的看向两个男人。

    “嗯?”

    “老板的女人?”

    一名医生听到西尔维娅的话,伸手捏住了西尔维娅的下巴,将西尔维娅的脸粗暴的扭向自己。

    “你说自己是老板的女人?”

    哼哼!虽然还算漂亮,但是你骗鬼呢?”

    “老板缺你这样的女人?”男人讥讽道。

    “老板身边有的是年轻漂亮的模特,你算个什么东西!”

    “哼!老实待着!”医生狠狠地推开了西尔维娅。

    “我保证你们会下地狱!他一定会杀了你们!”

    “海滨自由城的那座鸢尾花古堡就是他送给我的!”

    西尔维娅继续愤怒地瞪着两人,说道。

    “你们不信可以去问!”

    “我记住你们两个了!到时候你们就等着死吧!”

    两名医生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惊疑。

    随即一名医生脸上露出了狠绝的表情,小声说道:

    “或许真的是!那!就更不能留了!”

    “我们没有完成任务,还劫持了老板的女人!”

    “如果让老板知道,也是难逃一死。”

    “带出去!做掉她!”

    另一名医生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西尔维娅,淫邪的点了点头。

    “当当当!”外边有人敲响电梯门。

    两名医生立刻警觉地将手枪指向电梯外,并将小护士和西尔维娅拽到自己跟前,一人一个控制了起来。

    “别紧张!我们只是按照要求,准备将电梯门手动打开一个缝隙。”

    “请你们保持克制!顺便问一下,打开多大的缝隙?”

    “5公分!哦!不!15公分!”

    “不不不!10公分!是的!标准的10公分!”

    “不许耍花样!”

    “好的!请稍等!”

    “奉劝你们不要耍什么花招!否则我们就开枪!”

    “哦!请放心!我们高卢鸡一向很绅士!我们会信守承诺!”

    “放你娘的屁!你们这群白皮猪!你们的阴险狡诈是全世界出了名的!”

    “你们犯下的罪行,要是都写出来,估计卢浮宫都装不下!别说没用的!”

    “我不会相信你们!只要我看到威胁,我就开枪!”

    “听懂了吗?我一定会开枪的!”

    “西尔维娅!西尔维娅!你在里边吗?”

    “哦!上帝!求你们!不要伤害她!”

    电梯外边突然传来一个男人歇斯底里的喊叫声!

    “哦!皮埃尔!皮埃尔!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西尔维娅听到皮埃尔的声音,顿时痛哭起来。

    “是我招惹来的祸事!我对不起你们!求你原谅我!皮埃尔!你知道的!我是真的爱你的!”

    “闭嘴!你这臭婊子!”一名医生怒不可遏,一巴掌扇在西尔维娅的脸上。

    顿时,西尔维娅的嘴角就流出了鲜血,脸也很快的红肿起来。

    “不要伤害她!我是院长!你们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们!”

    “只要你们放了她!千万不要伤害她!”

    “哼哼!你说了不算!你这狗  娘  养的小白脸!”

    “让警察来!我们要见能管事的长官!”

    “好好好!我负责去找他们的长官来!你们千万不要伤害她!”

    “西尔维娅,你坚持一会儿,我一定会救你的!”

    西尔维娅的心被狠狠地刺痛了一下。

    “他不仅不怪我!还不遗余力的想办法救我!”

    “可是!可是!我是个交际花!我不值得啊!”

    “呜呜呜呜~”

    “你这个勾引小白脸的臭婊子,我们老板要是知道了,一样也得弄死你!”

    “闭上你的嘴巴!不许哭!”

    此时电梯门缓缓地开启了一个十公分的缝隙。

    两名医生举着枪,手臂狠狠地勒着两个女人的脖子,将女人挡在自己身前。

    “都退后!退后!”

    勒着小护士脖子的医生,挟持着小护士向前挪了几步,来到门前,透过缝隙,看到外边围满了人。

    有很多警察!外围还有几名记者。

    再远的外围,还有很多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和病人在围观。

    整个一楼大厅里,可以说是人满为患。

    “人都退出大厅!不许在这里!赶快滚出去!否则我要开枪了!”

    警察摆摆手,赶紧驱散了身后围观的人群,然后所有警察都退到了大厅的门口。

    只是谁也没有发现,在大厅的角落里,有一团黑色的影子,悄悄地顺着墙边游离到了电梯口附近。

    周明其实已经在角落里观察了很长时间。

    想要对付这两个人,对于周明来说,其实很简单。

    只是之前电梯口人太多,警察几乎把整个电梯口围得满满的。

    周明怕不小心暴露了异能,所以一直没有动手,静静地等待着时机。

    此时,警察把所有人都撤走了,周明的机会来了。

    电梯里的两名医生看见大厅里的人全部退了出去,松了一口气,放开了两个女人,想要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胳膊。

    正在这时,突然!一名医生就看见,本来背对着自己的同伴,脑袋很奇怪的扭到了自己面前,两只眼睛像死鱼眼一样,凸了出来。

    这名医生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脖子忽然间就断了。

    是的!

    彻底的断了!

    因为除了大脑以外,整个身体都失去了知觉。

    “怎么回事?”这是两人最后的一点意识。

    “砰!砰!”

    两个人先后莫名其妙的倒在了地上。

    小护士和西尔维娅,再度惊恐地紧紧抱在了一起,愣愣的看着两个倒地的男人。

    “他们死了!快走吧!不要暴露我!”西尔维娅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很轻的男人的声音。

    听到声音说是死了!

    西尔维娅这才从惊恐中反应过来,电梯里还有人!

    可是她左右扫了两眼,什么也没有看见。

    顾不上那么多,西尔维娅猛地转身扒开了电梯门,嚎叫着,疯狂的跑了出去。

    警察见到人质莫名其妙的跑了出来,再次迅速围拢了上来。

    此时里边的小护士,倒是很镇定,用脚踢了几下两人,发现都没了动静。

    转身一脸惊奇的走出电梯,对着警察,指了指电梯里。

    “好像,都死了!”

    警察有些莫名其妙,“都死了?”

    两名警察迅速持枪进入电梯,踢掉匪徒手里的枪,然后探了一下两人的鼻息。

    “确实都死了!”

    “可是????”

    警察们面面相觑,“这他么的是上帝出来维持正义了吗?”

    “你是有多闲啊!竟然跑出来展示神迹了?”

    警察收起枪,回头招呼同事来勘察现场。

    西尔维娅冲出电梯,在大厅里焦急的寻找着皮埃尔的身影。

    直到看见皮埃尔拨开人群跑向自己,才满含热泪的一头扎进了皮埃尔的怀里,大声的痛哭起来。

    “好了好了!感谢上帝!你没事了!”

    皮埃尔温柔的将西尔维娅搂在怀里,抚摸着西尔维娅的秀发,轻声地安慰着。

    “呜呜!啊!!!都是我的错!是我差点害了你啊!”

    周明此时已经悄悄地穿过了一道安全门,见四下里没人,迅速恢复了正常,顺着楼梯向上走,来到了三楼,然后从另外的电梯下了楼,穿过围观的人群,走出了医院。

    周明同事此刻正一脸茫然的站在窗口前,眼睛呆呆的望着楼下的医院大门和院外的街道。

    脑海里,不时地闪现出一个个场景。

    都是自己在国内的一些经历。

    有和家人在一起生活时的场景,有和同事一起开会的场景,有自己正在办案的场景,有自己审问嫌疑人的场景。

    “原来我真的是一名人民警察!”

    “可是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竟然出现在了高卢鸡的帕里!”

    周明同事重重的拍了两下自己的脑袋,皱着眉头。

    “我在记忆中搜寻了好多遍,都没找到我出国办案的情节!”

    “记忆里所有的事情,都停留在去年,难道我真的是短暂的失忆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导致了我现在这样?”

    “我究竟还有没有同事和我一起出来的?”

    周明同事努力的回忆着一切,按照一般办案原则,出国办案不可能只有一个人,这不符合程序。

    所以周明同事笃定还有人跟自己一起出来的。

    “可是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出现在了这里呢?”

    “我的同事是谁?现在究竟在哪呢?怎么样了?”

    周明同事刚刚醒来,恢复了一点记忆,迫不及待的想搞清楚这一切。

    “我得打电话回去,问问清楚!”周明同事立刻在房间了看了看,房间里并没有电话。

    周明同事叹了口气,看来我得先联系大使馆,然后和组织上取得联系了。

    周明同事走回窗口,眼睛盯着外边沉思着。

    忽然,他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走出了医院。

    那人沿着医院外的街道,快步的走远,消失在了视线里。

    “他是?他是?”

    周明同事仔细的搜索着记忆,“我怎么感觉这个人非常熟悉?”

    “那个人好像是。。。。。。”

    周明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痛苦地思索着。

    “护士!医生!”

    周明同事急切的转身跑回房间按响了床头的呼叫器。

    “我要出院!”

    “我的同事在这里!”

    周明同事冲出了病房,踉跄着向楼下跑去。

    ·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