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六八章 密谈
    第一六八章  密谈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驱逐舰缓缓地停靠在码头上,岸边的人们挥动着双手,向着林语等人致意。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真诚的问候,而并不是出自礼仪的需要。

    当一个人久居异国他乡,忽然见到与自己同样的肤色、说着相同语言的国人时,都会情不自禁的出像这种表现。

    考察站里的工作人员不多,只有十来个人,但此时,欢迎的队伍里却多了几个荷枪实弹的人。

    林语知道,这恐怕就是上次派来寻找失踪人员的队伍了。但是,他们现在群龙无首,显得有些没精打采的样子。

    下了船,两拨人热情地握手,然后做了自我介绍。

    考察站的领队名叫张汉良,已经在陆陆续续这里工作了五六年时间,让林语很是佩服。

    林语命令将一些不常见的水果和新鲜蔬菜拿出一些,送给考察站的各位科学家和工作人员。

    考察站则是准备了丰盛的海鲜大餐,为大家接风洗尘。

    席间,林语问起了失踪人员情况,可是被领队张汉良的敬酒给遮了过去,其他人也是闭口不谈。

    林语知道,这里边似乎有些蹊跷,就不再多问,与大家热热闹闹的吃完了饭。

    考察站上没有那么多的房间供人居住,因此,吃完了饭,林语等人又回到了船上。

    同行的,还有队长张汉良。

    “抱歉,林队长,刚才吃饭的时候,我打断你,是有原因的。”

    在林语的办公室里,张汉良主动跟林语道歉。

    “快坐!别客气!”林语一边给张汉良让座,一边将一杯沏好的茶放到了张汉良的身前桌子上。

    “我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些机密是不能让太多人知道的?”

    “保密纪律这么严格?”

    林语也端起一杯茶,坐到了张汉良对面的位置上。

    张汉良点了点头,“我怀疑队伍里有内奸!”

    “南极这个地方,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得多,全世界各个国家,只要有点实力的,都想来分一杯羹。”

    “所以,这里不仅是科学考察的圣地,更是间谍的天堂。”

    “我已经习惯了,对于不熟悉的人,在没有确认之前,尽量不谈涉及的机密的话题。”

    林语笑了笑,“嗯!你们真不容易!”

    “看来,我的觉悟还要提高啊!”

    “林队长见笑了。”

    张汉良端起茶杯,闻了闻,喝一口,赞叹道:“好茶!”

    “好久没有喝过这么好的茶了!”

    林语暗暗记下,想着一会儿给这位劳苦功高的张队长带一些。

    “上次来的杨处长带了一个小队的人,据说是澳洲分部的。”

    “可是,出事那天,杨处长和失踪的两个人,都是从国内来的。”

    “反而,整个小队没有任何损失。”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怀疑这里边是不是有问题。”

    “所以,我在报告中特别提到了,要派可靠的队伍来。”

    林语点点头,原来,组织还算是比较信任自己的,否则也不会让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情。

    “您有怀疑的目标吗?”

    林语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问道。

    张汉良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沉默了良久,叹了口气。

    “说实话,我已经习惯了不信任任何陌生人,因此,新来的这些人我都有暗中观察过。”

    “可是奇怪的是,没有任何破绽。”

    “杨处长失踪当天,是被委派了另外一个护送任务的,是杨处长亲自下的命令。”

    “那天一大早,我们需要派人去两外一个方向的观测点记录数据,因为头几天出了事,所以杨处长就命令小队全程护送,避免再次出现人员失踪。”

    “等到队伍走后,杨处长却突然找到我,要了事故地点的电子坐标地图,带上随行的两个人,急匆匆地走了。”

    “我最初没有怀疑有什么问题,可是杨处长一出事,我才明白杨处长的用意。”

    “她似乎是故意支开了这个小队的成员。”

    “事后,我专门询问了两名当天去测绘的队员,他们说出发不久,曾经遇到了别国的队伍在路上抛锚。”

    “这个小队还上前帮了忙,耽搁了大概将近15分钟的时间。”

    “这原本也算正常,在这片大陆上,各国队伍互相帮助是传统。”

    “可是好巧不巧的,这个时间段,恰巧是准备出发的杨处长,刚刚拿走了电子地图和定位仪的时间。”

    张汉良叹了口气,“我现在都不知道相信谁好了。”

    “或许我们科考站的队伍里也有人通风报信。”

    “我不相信事情都是巧合,能联系到一起的事件,其中必有因果。”

    “林队长,我愿意配合你们做全面的调查,必须要清除掉队伍里的内奸,否则我们的所有科考实验,都将面临巨大的泄密危险。”

    “我说句不中听的话,这比失踪几个人要严重得多。”

    林语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眼神扫了一眼对面的墙壁,随即收回目光。

    “您说的这些,目前只是怀疑,也没有怀疑对象,这不太好办,不过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帮您查清楚的。”

    林语做出了保证。

    “您能把失踪的位置地理情况,以及沿途详细的情况,给我介绍一下吗?”

    “我想了解一下,先要判断出他们具体的失踪地点,这样有利于我们做出推断。”

    “嗯!这没问题,那片区域我非常了解。”

    “实际上,那是我们最早建立的观测点。”

    “距离考察站有大概300公里的距离,中间的路并不难走,情况好的话4个小时左右完全可以到达。”

    “观测点是中央山脉余脉的一个冰川达坂。那片区域是进入中央山脉最佳的线路。”

    “我们在那里建立观测站,也是为了下一步能够进入中央山脉进行科考,说白了,就是为了争夺资源。”

    “我们都知道,丰富的矿产资源都在中央山脉里,所以谁先攻克进山的难题,谁就能够掌握主动权。”

    “一路上会经过几个小的冰川峡谷,但是我去过多次,都不会有什么危险,也从来没有发生过危险。直到两名测绘队员无故失踪。”

    “我也曾经怀疑过,是不是真的是意外,可是反复推敲了几次,也没有说服自己,这一路上都是老一辈人摸索了无数次的,不可能出现意外风险。”

    “除非是一个完全没有经验的菜鸟。”

    “可是我们的队员都是这方面的专家,怎么可能呢?”

    “奇怪的是,队员失踪是真的失踪了,身上的定位仪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完全联系不到信号源。”

    “杨处长的情况也是如此。”

    “所以可以断定一定不是意外  !”

    张汉良表情严峻地看着林语。

    林语一边听张汉良,一边将手里的地图递到他面前  。

    “您给我指指具体路线和位置  ,包括怀疑最有可能出事的地方。  ”

    张汉良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支笔  ,从科考站开始,到中央山脉,画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线  。

    “诺,就是这条线路  ,如果非要说有可能出事的地点  ,那,也就只有可能是在这儿。  ”

    张汉良用笔尖点了点靠近中央山脉,最后的一小块儿冰川  ,说到:

    “这里的冰川地形相对比较复杂  。有可能会出现冰川裂缝  。”

    林语点了点头,“非常感谢,这些线索都很重要。”

    说完,林语站起身,拿起保温壶,给张汉良的杯中续了水,又往自己的杯中倒满。

    “上边儿安排了三处的一队人,应该这两天也会到了。不过我不打算和他们一起查  。  ”

    “也希望您能理解  。”

    林语看了一眼张汉良继续说道  :

    “这只是个人做事的风格  ,无关乎信任  。”

    “我准备明天就去这个线路上看一看  ,您还有什么建议吗?”

    “唔,如果有需要,我可以给你做向导,随时听候调遣。”

    “那就太感谢了!有需要我会联系你的。”

    张汉良站起身,“那就不打扰了,我就回去了。”

    “行,我让人送你回去!”

    林语站起身走到柜子旁,从里边拿出一盒茶叶塞在张汉良手里,

    “不是啥好茶,拿上,回去喝。”

    “这!这不行!这怎么好意思呢!”

    “拿上!拿上!客气个啥!”

    “那,那好吧。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张汉良爽朗的笑了笑,出了门。

    林语把人一直送到船下,安排两个人送张汉良回去,转身回了办公室。

    推开门,文娜坐在沙发上,娇笑着。

    “怎么样?”,林语问道。

    “什么怎么样?林大人,您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我可没办法回答。”

    文娜一脸娇嗔。

    “别闹了,到底查到了什么?”

    “哎!”文娜慵懒的站起身,走到林语面前,

    “这位领导不简单,说话滴水不漏。”

    “怀疑来怀疑去,就是没怀疑到自己身上。”

    “那,这个人究竟有没有问题啊?”

    林语赶紧问道。

    “呵呵,这个人啊!”

    文娜欲言又止。

    “哎呀!急死我了!”

    “快说!”

    “呵呵呵,他倒是没啥问题,不过,我知道有个人有问题。”

    “谁?”

    “副领队。”

    “嗯?”林语回想着副领队是谁,可是想了半天,也没啥印象。

    “副领队?没印象啊?”

    “嘿嘿,那人是他小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