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七一章 弄死他们
    第一七一章  弄死他们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林语转身离开了。

    文娜呆呆地跪坐在床上。

    最终,两个人没有说一句话。

    林语下了船,一个人来到了检查站找到了领队张汉良。

    “人我只救出来两个,其余的,估计。。。”

    林语看了看张汉良,就下去的话没有说,但是,他相信对方应该能明白了。

    张汉良点了点头,沉默的没有说话,双手交叉在一起,用力的揉搓着,也不知道是因为悲痛,还是因为紧张。

    “张队,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林语开口道。

    张汉良沉默里一会儿,抬起头看着林语,眼睛里是一种渴望的光芒。

    “那,这件事情,你们还查吗?”张汉良问。

    林语眼睛盯着张汉良,严肃地问道:

    “你希望呢?”

    “我?”

    张汉良再次低下头,似乎在做内心的挣扎。

    过了几秒钟,张汉良再次抬起头,眼里闪出坚毅的光芒。

    “查!”

    “必须查!”

    林语点了点头,“既然这样,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已经把人救回来了。”

    “好!”张汉良顿时明白了。

    “我已经联系了,从燕京来的队伍,明天就到了,我们明天开始,大张旗鼓的查。”

    林语说完,拍了拍张汉良的肩膀,站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来到室外,望着天边不落的太阳,林语再次响起了零号。

    那张和文娜一模一样绝美的脸庞,那充满了惊奇和迷茫的眼神,让林语心中一阵沸腾。

    “她还活着吗?”

    林语转头望向冰川的方向,那么大的一座冰山都陷入了地底,神仙都未必能获得下来,更何况一个女子了。

    林语用拳头狠狠地捶了几下脑袋,垂头丧气的上了车,朝着那片冰川的方向驶去。

    文娜呆立在床上很久,眼睛望着林语离去的方向,心中像是压抑了许久的一块石头,忽然碎裂成一把把锋利的尖刀。

    “他终于还是先知道了!”

    “我为什么没有勇气告诉他我知道真相呢?”

    “因为我现在是人,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女人!我怕!”

    文娜掩面而泣,“我真的害怕失去你呀!”

    柳晴站在门外,有些吃惊的看着屋里的文娜,想上去劝解,又有些害怕。

    柳晴从未见过这样的文娜,印象中,文娜一直是坚强、睿智、沉稳、笑靥如花。

    可是今天,文娜却哭得如此伤心欲绝。

    “你。。。。”柳晴走到文娜近前,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开口。

    文娜委屈的扑在柳晴怀里,继续伤心哭泣。

    柳晴就这样轻轻地抚摸着文娜的头发,任由文娜躲在自己怀里哭。

    “哭吧!哭够了,或许就能释然了。”

    这世间最美是爱情,最伤也是爱情,痴情生嗔,薄情遭恨,爱情的世界里哪有什么公平正义可言,谁爱的深,谁就更容易受伤。

    世间有多少痴男怨女,就有多少理不清的情感官司,更何况,他们这种不落世俗,不入五行的复杂关系。

    柳晴知道自己劝不了,也不合适劝什么,这因果终究需要他们自己去解。

    林语独自站在冰川外,眼睛盯着曾经如梦似幻的地方,人生仿佛被强行插入了一段番外的剧情。

    然而,匆匆那一瞥,林语怎么也忘不了!

    归根结底因为,那人的样貌是文娜。

    文娜已经成为了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肝似肺。可是突然间的变故,让林语很难理解。

    爱情最令人苦恼的事情,不是彼此不能相互包容,而是彼此不够了解。

    当某一天突然发现,自己曾经以为无比了解的人,变得那样陌生,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疏远和恐惧。

    冰川早已经恢复了平静,可是林语的内心,却始终无法平静。林语努力的开启鹰眼,想要看透地下的情况,可是屡试不爽的异能,在这里仿佛掉了线。

    林语在等。

    虽然不清楚自己究竟在等什么。

    也许是希望有奇迹来临,也许是希望出现某个让自己释怀的理由。

    直到第二天,林语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冰雕,整个人已经不能思考了。

    耳朵里再次传来了机器的轰鸣声。

    “来了!”

    “老子应该就是等你的!”

    林语从冰洞中钻出来,抖掉身上的雪,盯着走到冰壁前一脸呆滞的大胡子。

    大胡子使劲揉了几次眼睛,又反反复复查看了几次电子地图,确定自己不是遇到了鬼打墙。

    下意识的在冰壁上拍了几下,再也没有等来神奇的冰门,大胡子确认,出事了!

    不知怎么的,这个秘密神奇的基地似乎不存在了。

    “上帝啊!究竟发生了什么?法克!再也没有后续的图纸了  ?”

    大胡子有些气急败坏的砸着冰壁,可是面前的冰壁似乎之前是自己从未触摸过的山顶。

    大胡子还不死心,从自己的车里拿出来几只手雷,疯狂的炸塌了一大片坚冰,露出了里边黑色的岩石。

    又炸开了一大块岩石,里边依旧是岩石。

    大胡子彻底绝望了,将一旁的企鹅高高的抛飞,重重的摔死在地上。

    “法克!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来告诉你!”

    林语站在大胡子的背后,阴冷的说道。

    大胡子一惊,完全没想到自己身后竟然会突然出现一个人。

    “你是谁?”

    大胡子下意识的将手伸进衣服口袋摸枪。

    眼前一花,“砰!”

    大胡子脑袋重重的挨了一脚。

    一击KO.

    “老子还用跟你废话?”

    林语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金属盒子,里边有三只针剂。

    一针扎在大胡子的脖子上,大胡子似乎吃痛的呻吟了一声,慢慢的醒了过来。

    “说吧!把你知道一切都告诉我。”

    “是的主人。”

    半个小时以后,林语一脸冰寒的看着眼前这个叫汤姆逊的家伙。这货是霉国的科考站的,同时也是个间谍。

    “这么说,是这个基地里的人帮你袭击了我们的科考队员?”

    “哦,是的,主人,在这片大陆上,我们是不方便自己动手的。”

    “万一有人逃脱,事情败露,那就是国际事件。”

    “提供情报的人除了我们这边的那个副领队,还有没有别人?”

    “哦!我亲爱的主人,拉拢一个副领队已经让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了。”

    “更何况,这已经足够了。只是一些消息罢了,重要的数据获取,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林语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克制着弄死眼前这个杂碎的冲动。

    “给你一周的时间,把你们在南极大陆上所有的人员全都带到这里来!”

    “哦!主人!这有点困难!”大胡子有些为难的表情。

    “你敢违抗我的命令?”

    “哦!不不不!我是您最忠诚的仆人!上帝可以作证!”

    “让你们的上帝一起去死吧!老子才是你们的上帝!”

    “主人!10天!给我10天的时间!我保证!一个不落!全都会站在您的面前!”

    林语冷眼看了看大胡子,“少一个人,你身上就会少一个零件!”

    大胡子身体一颤,急忙弯下了腰,不住地点头。

    “滚吧!”

    “好的!主人!”

    望着连滚带爬离开了的大胡子,林语恨恨的咬了咬牙。

    “老子要把你们都弄死!收点利息!”

    ??

    科考站再次迎来了一批人员,从燕京城辗转了多地,换遍了交通工具的三处人员,终于抵达了南极大陆。

    领队张汉良照例举行了欢迎仪式,可是林语并不在。

    王小虎作为三处新生代的领军人物,自然也有着自己的过人之处。

    家里矿,朝堂里有人,一身功夫是正儿八经的八卦掌掌门人亲传。

    只不过确实是太年轻,又没受过什么挫折,所以有些飞扬跋扈。

    这些都是这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固有的习性。

    牛志刚到底是跟了来,及时压不住王小虎,但是作为这次行动明面上的负责人,牛志刚还是有些手段的。

    最起码体制内的人,都知道有个法宝,叫做行政命令,官大一级压死人。

    尤其是从小耳濡目染,见惯了自己家里边形形色色官场上的那些事儿,王小虎更能够认清形势,大是大非这种问题还是能拎得清的。

    “既然林队长已经开始展开了调查,那我们也就不要再耽搁了。”

    王小虎清了清嗓子说道:

    “我建议马上展开搜救行动!至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你说呢?牛队长?”

    牛志刚推了推眼镜,端起茶杯来咄了一口,慢慢把杯子放回到原处,这才不紧不慢的说到:

    “我虽然是名誉上的总负责人,但是,实际上这次行动还是要听林队长的。”

    “我的意见还是先等一等,看看林队长那边开展的调查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商量商量再说吧!”

    “你!”王小虎有些气恼。

    “时间就是生命,早一刻展开救援,就能多一分生还的机会!”

    “你不知道吗?”

    牛志刚笑了笑没说话。

    张汉良一看这架势,也不是自己能够插话的,索性看着神仙打架。

    “牛胖子!我问你话呢!”

    王小虎动了真气,大声地质问。

    牛志刚轻蔑的看了一眼王小虎,幽幽的说道:

    “做人要懂得规矩!”

    “做事要懂得规律!”

    “你自己出去站上24小时,要是还能全须全尾的回来,我就听你的。”

    “距离发生事故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我想请问,他们是带了移动房车还是咋的?”

    “生还?”牛志刚冷笑了两声。

    “幼稚!”

    “能将同志们的遗体找到,就算是谢天谢地了!”

    王小虎被呛的哑口无言,没了言语。

    “这次行动的关键,是找出原因,如果是某些敌对国家针对我们行动,那事情就严重了。”

    “到时候,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哐!”门被推开,

    林语走了进来,拍了拍身上的雪,扫了一眼坐在角落里,不起眼的副领队,一脸不屑的说道:

    “那就弄死他们!”

    ??

    ??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